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老祖宗有“四不摸”:姑娘的腰,厨师的刀,另外两个是什么呢?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解密中美洲文明之六丨特奥蒂瓦坎的天文学

LYCAEUM 蓝色木Lyceum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第一时间接收最新文章



我们


Lyceum,源自古希腊语Λύκειον,我们译为“蓝色木”。亚里士多德以此命名他的学园,我们也期待在这里与诸位交流学艺,漫议社会、人生。古希腊的Lyceum以漫步论学著称,我们也期望在“蓝色木”中与诸位作知识与美的逍遥游。


本文原刊Clive L. N. Ruggles主编《Handbook of Archaeoastronomy and Ethnoastronomy》第730-736页,Springer出版社2015年版。原文为该书第53章。所有权利归属原作者及出版方,译文仅供教研,请勿作商业用途。


往期回顾:

解密中美洲文明之一丨古代中美洲的天文神祗(上)

解密中美洲文明之一丨古代中美洲的天文神祗(下)

解密中美洲文明之二丨德累斯顿抄本中的玛雅天文学(上)

解密中美洲文明之二丨德累斯顿抄本中的玛雅天文学(下)

解密中美洲文明之三丨古代玛雅的太阴历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92248937314132

解密中美洲文明之四丨古代中美洲建筑与景观的天文语境

解密中美洲文明之五丨萨克比:古代玛雅道路系统的社会角色

关于本文




Astronomy at Teotihuacan

特奥蒂瓦坎的天文学



墨西哥城特拉尔潘国立人类学与历史学学院研究生部

华沙潘斯沃维考古博物馆

斯坦尼斯瓦夫·伊万尼捷夫斯基(Stanisław Iwaniszewski) 

译注

微博知名历史博主

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摘要


特奥蒂瓦坎距离墨西哥城37公里,在公元一世纪上半叶,它是世界上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该城控制了黑曜石矿山并发展了广泛的经济和政治交流,尤其与古典时代的玛雅诸王朝、瓦哈卡山谷的阿尔班山和墨西哥湾沿岸。特奥蒂瓦坎创制的陶器、珠宝、阶坡式建筑风格以及对羽蛇神和雨神的崇拜流布整个中美洲。

从公元一世纪开始,这座城市便得到了精心规划。它的街道网格和主要的仪式建筑排列精确,展示了特奥蒂瓦坎人的世界观概念。


注释

阶坡式(talud-tablero)建筑风格常见于前哥伦布时代的中美洲神庙、金字塔和高台建筑中(图a),talud指建筑外壁的斜面,而tablero则指嵌入斜面上的镶板,视觉上类似台阶(图b)。

图a.多个中美洲遗址的不同阶坡式建筑外壁草图

图b.毗邻亡者大道的一座阶坡式高台

1



引论


特奥蒂瓦坎(北纬19°41′)是前哥伦布时期中美洲最大的城市。位于墨西哥谷地东北部的特奥蒂瓦坎山谷内,该城市在公元1-650年间昌盛一时,全盛时期拥有125,000-150,000居民(Millon 1992,p.344;1993,pp.18,29,33)。五百多年间,它作为一个发达的城市中心,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影响了中美洲的大部分地区。这座城市占地约24平方公里,包括一个拥有超过75座神庙的大型仪式中心和2,000多座住宅建筑,所有这些都排布在同样笔直的网格街道布局中(Millon 1992,pp.340-341,353)。这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可能居住着各种操奥托米语、萨波特克语、米克特克语、玛雅语、托托纳克语和纳瓦语的社群。

 

城市的名字特奥蒂瓦坎,意为“诸神诞生的地方”,得名于14世纪——在其崩溃和废弃后约700年——操纳瓦语的人群移居墨西哥山谷时对这座城市废墟的称呼;这群移民在一个世纪后建立了阿兹特克帝国。阿兹特克人认为第五个太阳,即他们生活的时代,始于创造了太阳和月亮的特奥蒂瓦坎。

注释

阿兹特克人相信世界已经经历了四个化身,而他们生活在第五个,他们将这些世界的化身称为“太阳”,每一阶段的世界都居住着不同的种族和神祗,每个世界都有一个象征符号,这一符号也预示了该世界终结的方式。第一个太阳,由特查利波卡(Tezcatlipoca,夜空之神)统治,当时的世界居住着一群巨人,最终它们被美洲虎吞噬。奎扎科特尔(Quetzalcoatl,羽蛇神)统治或创造了第二个太阳。这一次,世界的居民由吃橡子的人类构成,飓风摧毁了这个世界:洪水暴涨,一些人通过躲入丛林变成猴子幸存了下来(参玛雅创世神话《波波尔乌》)。第三个太阳是一个以水域为主的世界。特拉洛克(Tlaloc,雨神)统治了一群吃水生种子的人,这一世界被暴雨终结(参《德累斯顿抄本》中的暴雨记载),人类被狗、火鸡和蝴蝶取代。第四个太阳由查尔丘特特利丘(Chalchiuthtlicue,水神和丰产之神)统治。地球上的居民是吃野生种子的人,大洪水毁灭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变形为鱼类。随后是阿兹特克人的世界,也是我们生活的世界——第五个太阳(Fifth Sun),太阳神托纳休(Tonatiuh)是统治神,人类以玉米为食。这个世界的符号是象征太阳运行的Ollin,预示其可能最终会被地震摧毁。

2


这座城市位于塞罗·霍尔多山(Cerro Gordo)的南坡,这是一个古老的锥形火山,也许亦是一座圣山,亘古不断的泉水从这里流出(见图1-2)。圣胡安河(San Juan River)将城市划分为:建造在古代熔岩上的北区,富含泉水和天然洞穴;和延伸到农田和溪流区块的南区。虽然我们不知道特奥蒂瓦坎洞穴的确切意义,它们似乎象征性地与泉水相结合,被设想为地下世界的入口,或是作为人或众神诞生的地方。

图1.特奥蒂瓦坎鸟瞰。

场景上方是太阳金字塔,左下方是月亮金字塔。白线标示了特奥蒂瓦坎的东西向轴线。

图2.亡者大道(The Street of the dead)。

塞罗·霍尔多山前矗立着高大的月亮金字塔,太阳金字塔在图片右侧。

大多数特奥蒂瓦坎仪式建筑的建造时间适逢古典时代(公元1-650年)。特奥蒂瓦坎是一个规划过的城市。这座城市的建设者将特奥蒂瓦坎放置在景观中,由此与天空、山脉、洞穴和水域联系在一起。亡者大道是贯穿城市中心和仪式建筑群的主要街道,与塞罗·霍尔多山对齐,所有二级和三级街道都遵循相同的方向。 特奥蒂瓦坎的主要仪式建筑是太阳金字塔,它位于城市中心,其北边是月亮金字塔和羽毛蝴蝶神大殿(Palace of Quetzalpapalotl),而其南边有城堡(Ciudadela)和羽蛇神金字塔。

 

特奥蒂瓦坎的考古天文学依赖一份庞大的数据集。前西班牙时代的天文观测和/或历法创制实践的相关数据蕴含在考古遗存——特别是建筑朝向和在其他文化景观中发现的对齐关系——的空间布局中。城市的市区规划揭示了对天体运动理解和选择的知识对古代特奥蒂瓦坎人意义重大。环形十字图案(Circle-cross patterns)也被称为天文标记,经常出现在该城和其他古典时代的遗址,例如特佩亚普尔科(Tepeapulco)。各种具有历法-天文功能的洞穴被用来观测太阳。卡索(Caso,1967,pp.143-153)对260天占卜周期的推断,得到了最近在羽蛇神金字塔发掘的证实,在那里发现的人类遗骨应是该建筑的奠基献祭,而这一建筑是为了致敬占卜周期。


注释

环形十字图案(图d),或方形十字图案,常出现在古代中美洲的建筑和岩石上,其寓意众说纷纭,一般认为是建筑的基准线,具有天文坐标和历法意义。

图d.墨西哥科科蒂特兰(Cocotitlan)一块岩石上的环形十字图案(编号COC 1)

3



亡者大道


特奥蒂瓦坎街道网格的南-北向道路沿着亡者大道(Dead of Street)——城市主轴线——的方向建立。这条大道向北偏东方向偏移15°28′(Millon 1973,p.13),指向塞罗·霍尔多山顶峰。这一现象颇为新奇,因为坐落在墨西哥谷地西南部的奎奎尓科(Cuicuilco),一座在公元前1世纪繁盛的中美洲最早的区域中心城市,其城市主轴线朝向四季平分点(两至日和两分日)。

 

东-西朝向并不垂直于主轴线,而是带有微小的偏移(在1°~1°15′之间)。尽管有这些细小的变化,特奥蒂瓦坎的所有主要建筑都呈现了与标准方位大约15.5°的偏差,这属于所谓的15°~17°朝向群(Aveni 2001,pp.233-234)。这一朝向对建筑者来说必定非常重要,因为甚至位于城市郊外的住房也遵循这一方向。



太阳金字塔


太阳金字塔是特奥蒂瓦坎街道网格的基础:它的南北轴线指向15°28′,与亡者大道平行(Millon1973,p.13,53),而它的东西轴线倾斜度约105°45′(Sprajc 2000,p.404)。太阳金字塔是城中最早的大型仪式建筑,可以追溯到特查夸利地层(公元1-150年)。这一建筑经过了精心规划:其原始的地基为216×216m,即每条边长相当于特奥蒂瓦坎基础长度单位(83cm)的260倍(Sugiyama 1993,pp.120,122)。这个数字可能与被阿兹特克人称为“托纳波瓦利”的占卜和仪式周期的日子相关,该周期包括260天。

注释

特查夸利期(Tzacualli phase)是墨西哥谷地最早的考古文化堆积,约相当于玛雅低地的前古典时代晚期末段。

4



注释

托纳波瓦利周期(tonalpohualli)与玛雅佐尔金历相当,均为260天,对这一天数的来源,有金星周期、人类妊娠周期、热带地区一年中太阳经过天顶的天数等推测,亦有学者认为这一天数并非反映任何自然现象,而仅仅是13和20——中美洲文明中两个重要数字——的组合。

5

金字塔朝向4月30日和8月13日的日落(S prajc 2000,pp.405-406)。这些日期是有意义的,因为它们之间间隔260天(8月13日至次年4月30日),这是一个完整的托纳波瓦利周期。这两个日期也是6月22日夏至日之前和之后的第52天。总之,金字塔的向西对齐框定了260/105天的周期,从8月13日到次年4月30日以及4月30日到8月13日(见图1)。

 

当考古学家在金字塔下发现一个隧道和洞穴系统时,他们推测这个地方在金字塔建成之前是仪式活动的中心。现在,考虑到洞穴的入口标识了朝向西方地平线的视线,而在那里能够在4月29日至8月12日之间看到太阳,后一个日期足够接近当前时代诞生的标准日期(公元前3114年8月11日至13日,相当于玛雅长纪年的零日,或0.0.0.0.0 4 ajaw 8 kumk’u),考古学家因此提出特奥蒂瓦坎人认为这个洞穴是当今世界诞生的地方,也是当前时代开始的地方。鉴于这些巧合,学者们开始相信太阳金字塔下的神圣洞穴确实代表了时间的原点,并且事实上通过创造那个视线以资纪念(Millon 1993,pp.20-23; 34-35)。此外,太阳金字塔确认了城市的整体街道网格模式“面向时间开始的那一天,因为人们相信特奥蒂瓦坎是时间开始的地方”(Millon 1992,p.383)。

注释

玛雅长纪年,见《解密中美洲文明之二|德累斯顿抄本中的玛雅天文学(上)》注释2。



向东方地平线的相同朝向也产生了重要的日期:2月11日和10月29日(见图1)。这两个日子也将365天太阳年划分为260天和105天的重要间隔(2月11日→10月29日=260天,10月29日→2月11日=105天),并且也与冬至日形成轴对称,分别是其之前和之后的第52天。这些日期似乎对农业循环很重要:开始混种的农事准备工作(2月),在雨季来临时(4月底)结束种植,以及玉米成熟(8月中旬)和收割(Iwaniszewski 1991)。来自中美洲不同地区丰富的现代民族志证据表明,尽管气候和地理环境有所不同,但这四个日期可能与年度农业周期的重要节日相对应。正如布罗达(Broda 1993,p.261)指出的那样,根据萨阿贡(Sahagon 1979,p.444)的说法,2月11日,即上文提及的第一个日期,接近2月12日,这是阿兹特克新年的第一天。


注释

混种(milpa)是中美洲的一种农业种植方式,类似我国的间作套种,将玉米、豆类、南瓜等粮食果蔬作物混合种植(图c),利用各种作物特有的生物作用互相提供生长所需的微量元素,这一农业模式兼具社会文化意义。

图c.混种示意图

(图片来源:https://viaorganica.org/la-milpa-del-buen-comer/ )

6



城堡和羽蛇的金字塔


城堡(西班牙语Ciudadela)位于亡者大道的南端。在这个建筑群内,建造于公元150-200年之间的羽蛇神金字塔呈现出略微不同的朝向。这一金字塔指向106°30′/286°30′,其东向记录了2月9日至11月1日的日期,西向记录了5月3日和8月11日的日期(Dow 1967),两组日期的间隔分别为265天和100天。在太阳金字塔已经建成之后,这样的朝向设计可能反映了政治关系的变化以及统治机构向城堡地带的迁移。不同地点(不限于特奥蒂瓦坎)两组朝向的共存导致什普拉伊奇(Sprajc 1999,pp.110-111; 2000,p.408)认定它们的历法-天文功能是相互关联的(表1)。

表1.从特奥蒂瓦坎的两组朝向中推断出的太阳观测历法(根据Sprajc 1999, Figure 7 and Sprajc 2000, Table 4)



环形十字图案


亡者大道上的一个神龛经过铺砌的地板上有着一个环形十字图案,我们将其编号为TEO 1,它的视域是特奥蒂瓦坎可能存在天文学朝向的另一个相关特征,此外还有一个类似的图案被记为TEO 5,后者位于TEO 1西面城郊3公里处的科罗拉多·奇科山坡上。线条的倾斜角度为285°21′,并且几乎完全垂直于亡者大道的轴线。这一视域与昴星团的位置相吻合,埃维尼(Aveni 2001,pp.227-228)认为这不是巧合,因为昴星团在太阳第一次经过天顶那天(5月18日)偕日同升。由于岁差,这一对齐仅在公元2世纪内有效,此后也不会复归。

注释

经过天顶,见《解密中美洲文明之四|古代中美洲建筑与景观的天文语境》注释9。





天文洞穴


特奥蒂瓦坎的洞穴也被用来进行历法-天文观测。这些瓶形洞穴从狭窄的洞口逐渐向底部扩张,洞底有一个小祭坛和一块放置在特定位置的石板,通过产生光影效果强调所需的日期。洞穴1标记了两至日、经过天顶以及2月9日和11月1日的太阳观测。洞穴2标记了4月30日和8月13日以及2月12日和10月30日的太阳观测(Soruco 1991; Morante 1996,pp. 171–180)。



结论


特奥蒂瓦坎建筑朝向记录的日期也在中美洲许多不同地理纬度和生态环境的地点得到反映。由于特奥蒂瓦卡的日期数据被20天的间隔所划分开,而它们是天文季节(两至日,昼夜平分点,太阳经过天顶)的倍数,许多学者(Sprajc 1999,2000; Aveni et al.2003)提出这样一个能提供20天周期固定结构的太阳观测历法应该源自特奥蒂瓦坎或玛雅低地(见表53.2和图53.3)。

表2.对间隔为20天的观测历法方案的复原

图3 一份特奥蒂瓦坎260天历法周期方案。

由于篇幅原因,在此无法讨论与特奥蒂瓦坎的天文朝向相关的所有其他问题。

 

(译文中用英文字母编号的图片为译者所加,以方便读者理解,如有侵犯相关图片所有人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 全文完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第一时间接收最新文章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