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9月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高铁扒门的女教师,是否有资格继续教育孩子?

2018-01-11 武志红 武志红 武志红

 


日前,有两个热点新闻,很值得探讨一下。


一个是,合肥高铁站,一位女教师守着车门,不让高铁走,要等她老公。


一个是,一位自称是“盈科女律师”的女子,在朋友圈炫富。


两条新闻中的主角,都可以说是巨婴。


高铁事件中,女教师只看到了自己的利益,忽视了其他无数人的存在,据说一辆高铁迟几分钟,就会给整个系统造成破坏性影响。


高铁事件☟


某女律师发朋友圈招网友群嘲☟


炫富事件中,里面很多荒唐的事实,所以很可能是穷人造假,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在朋友圈吹水。


女教师受到了惩罚,直接惩罚力度看起来不够,只是罚款2000元。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让我有些不安。


女教师被暂时停职,还可能会彻底失去她的职业。女律师则被律师协会调查,有可能会失去她的律师职业。


让我不安的,是其中的“泛道德化逻辑”


所谓泛道德化逻辑,就是:既然一个人在道德上了,那他干什么什么都不了。


这是对一个人的全面否定。


我赞同的逻辑该是清晰的:一个人在事情A上错了,就该在事情A上付出代价,但不要轻易延伸到事情B甚至整个人的身上。


女教师拦高铁,自然是大错特错,还违反了法律。


这种希望整个世界围着自己转的行为,是全能自恋的一种表现。


然而,这件错事是A,而她的教学行为是B,不能轻易推演到,她在A上错了,就意味着她在事情B上也错了。


认为她该被停职的人,持有的观点是,她违背了师德。


那就谈谈师德这件事。


我们一直强调为人师表,可是,真要达到了我们传说中的师德水准,那老师就不是简单的老师,而是圣人和圣母了。


期待圣人或圣母,也是巨婴的渴求,这是在寻找超级保姆。


实际上,太多中小学老师朋友对我说,他们感觉自己不是老师,而成了保姆一般,这严重影响了他们的专业。


再说,教师行业现在整体的道德水准,真能当得起道德教育这个重担?


别说现在,我觉得过去的老师们也当不起。


回顾自己的上学经历,我遇到过很多好老师,但也遇到过不少糟糕老师,他们整体上的道德水准,我真不觉得比一般人要高。


干嘛对老师提那么高的道德要求呢?


在我看来,教师把书教好,就非常不错了,然后不剥削不虐待孩子,就更加好了。


非拔高到灵魂工程师这个份上,美誉太高,担子也太重。


举一个意大利的例子吧。


该国某大学的一位男数学老师,嗜好健身,身材很好,突然间成了网红,因为学生们发现,该老师是同性恋,并且拍过不少同性恋题材的色情电影。


大家想想,学生们是怎么发现他的色情电影的?那肯定是荷尔蒙旺盛的同学们搜出来的吧。


这位老师的往年旧事被曝光后,他的教师职业并没有受到影响。


实际上,他当年是挣不到钱,为了糊口而去美国拍了这些成人片,但当考上数学硕士并当了数学老师后,他就不干这个营生了。


我喜欢意大利的这种宽容。


当我把这位男老师的例子,拿到网上讨论时,很多人说,这没什么啊,这位男老师毕竟没有违法,这是他的私事,没影响他的教学,而合肥的女教师,她违反了法律,也违背了师德。


我对此是非常质疑的,对女教师特别强调师德的人,真能接受,在你孩子所在的班级上,有一位拍过色情片的同性恋男老师。


我讲的是一个复杂的伦理话题,我认为它不该简单处理,我认为社会整体上宽容比较好,但关键之处法律还是要清晰有力,那些伤害他人和公众,或置他人和公众于严重危险中的行为,必须被处罚。


只是,就在这个范畴处罚好了,不要轻易延伸。



再说说“盈科女律师”的事。


第一,她很二,但也仅此而已;


第二,如果盈科顾及自己公司形象而去调查她,这也很好,是公司为了保护自己的行为;


第三,她如果在律师方面没做错什么,最好不要剥夺她的律师资格。


第四,这事最可怕的,是那个把她的事情曝光到微博上的人,她就是在自己朋友圈炫的,什么人会这样对待朋友?


我这些都是个人观点,在微博上引起了很多争议,相信微信上也会,但这样也好,一个公共事件,我们最好是能有各种声音,而不是万众一声。


最后再重复一下我的立场:我希望能活在相对宽容的社会,就像意大利。


一个男中学老师,虽然过去拍过色情片,但还可以继续做他的数学老师,因为他数学老师的工作做得不错。


我们实际上赋予了太多职业道德色彩,但很多职业只是职业而已,这个职业整体上配不上这份道德期待,也不一定有必要。


泛道德化严重时,难以做到对事不对人。


还特别想说,有争议很好,因为我不想活在这样的感觉里:说错一句话就很危险,做错一件事整个人都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当然,犯错了,就该付出相应代价。


最后,借用媒体人李小萌发在微博上的一句话收尾


站在道德制高点,都以为自己永远会站那么高,你们根本不知道随便地极致地惩罚,是多可怕的事,谁在一个社会里生存,都可能或犯错、或懦弱,没有程序正义和基本的宽容,人人自危。



你可能还喜欢

没有回应,家也是绝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