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为什么女入有了第一次过后,就会特别想?

艾滋丧尸入校园:8年感染率上升37倍!性传播占93% 快快远离这3类学生!

被撕毁的国家契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9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西交大博士自杀:当心你的善良,培养出吸血鬼

2018-01-21 武志红 武志红 武志红
亲密,很重要
界限,同样重要



西安交通大学的在读博士杨宝德在2017年的圣诞节,结束了自己29岁的生命。


随后他的女友发长微博称,男朋友的死,他的导师应该负70%的责任。


随后列举了杨在读博期间的遭遇:


很多导师都会让学生做杂活,但杨宝德不同——他是24小时待命,接电话晚了都不行。



早上去停车场接送她去办公室,拎包送水;


中午给她买饭,陪她吃饭(有时候即使杨正在吃也得去);


白天陪她逛超市;


周五晚去她家打扫卫生,给她擦车洗车;


陪她出去应酬,酒桌上被要求给她挡酒,喝醉后还得陪她打麻将。



如果大群不回消息就私聊质问,中午不准睡觉,晚上十二点前时刻待命。


导师还干涉杨宝德感情生活,不只一次挑唆杨与女友的关系,多次撮合已有对象的杨和他师妹在一起。


答应帮他联系出国,却又责骂他学英语耽搁正业,学术没有进展,出国没了下文。


自从换了博导,杨宝德的压力一直很大。甚至在2017年5月就曾自杀过。


在与其硕导的聊天中,他这样说:


“自从转了导师,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本来性格并不开朗的我开始变得沉默抑郁。本来就不善于与人打交道的我开始变得恨不得每天谁也不见。


我不会拒绝人,基本上老师让我干的所有的合理的不合理的事我都去干了。对于科研我抓不住重点,总在取舍之间摇摆不定。”


(杨宝德和硕导的聊天记录)


看完报道,令人觉得不胜惋惜,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好孩子


但也正像杨宝德同学一语道破的那样,“你那么好用,她是不会放你出国的”。


这样的个性,使得导师“盯”上了杨,并且对他剥削无度。


关于这件事,正如作家水木丁所说:“我们当然可以谴责这位教授的行为,也可以责备校方管理上的疏漏。


然而,从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承认一个事实:


不懂得拒绝的人,即使在学校没有碰到周教授,走上社会还会遇到周主任、周经理。


在职场上,这样的领导并不少见。


他们特别会看人下菜碟,总是会不断试探别人的边界进行索取,会一眼认出学生和员工里最好控制的那个人,然后利用自己的权力剥削压榨他们。”


如果杨始终不学会守住自己的界限,命运并不会发生多大的改变。


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就是讲如何守住自己的界限,不再滥好人。


你要明白:


你以为的善良,是软弱;

你以为的恨意,是力量。

软弱的善良,会把别人变更坏;

有力量的恨意,则会让别人学会尊重你,

从而学会尊重他们自己,以及你们的关系。




界限,是中国式人际关系中的一个难点。


中国家庭中,太多吞没,太强调做好人,也太强调晚辈的听话。


结果,那些太听话、太懂事、太为别人着想而不能主动划出界限的人,就会有特殊的划分界限的方法:


不看、不说、不听




有一般性的不看不说不听,还有器质性的,如视觉、听觉出问题。


和一位男士的初始咨询中,我昏昏欲睡。


原因是,他不讲细节。


请他讲细节,他说忘了。


他真的是忘了。


但对此,我有些理解,于是问他:你是不是有一个无孔不入、什么事都要究根问底的妈妈?


是啊,我妈妈是这样的,他吃惊地说,你怎么会知道?


我说:通过你不讲细节推测的。


不讲细节,这是他对付妈妈无孔不入式入侵的一种方式。


不讲细节,妈妈就被他阻挡在外面了。


并且,他是真诚的,即:他自己在意识层面上真遗忘了这些细节。如此一来,他就没有内疚了。


在妈妈控制一切的这个家庭里,意识上他会觉得,不能拒绝妈妈,妈妈太伟大了 —— 他很想写一本书热情讴歌妈妈。


但感觉上,他很想拒绝妈妈的强力入侵,为自己保留一份独立空间。


可他意识上认为这是错的,所以这种愿望就只好通过潜意识的方式来完成了。


潜意识驱动他遗忘了细节,所以他和妈妈,都没有怪罪他的理由了。


听我做了这番解释后,他就可以讲出细节了。



类似逻辑的故事非常之多。


某次在德国家庭系统排列大师亨利·博亚老师的工作坊上课。


有天晚上,在饭桌上,一位女士说,常常她一出门,和她住一起的父亲就会生病,而她会回去照顾父亲。


但这次,她已出门,且父亲又有人照顾,所以她几经犹豫,还是决定来上课。


亨利老师就此解释说:父亲一生病你就回去照顾他,这样一来,就等于你鼓励了父亲生病。


既然他可以通过生病而获得你的照顾,那么,他为什么要改变呢?


这位女士像是完全忽略了亨利老师的解释,继续倒苦水。


这种感觉,我在咨询中很熟悉。


部分来访者,因为太自恋而意识不到别人,于是不可避免地会忽略咨询师的存在。


但还有部分来访者,心智较成熟,他们有能力意识到别人,而之所以会忽视咨询师,就是有特别的动力在里头。



于是我打断这位女士说:

你忽略了亨利老师的话,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你最想忽略的,就是你爸爸的声音。


你必须用忽略的方式,才能在你和爸爸之间,划出一道界限来。


否则,如果你总是清晰地听到爸爸的声音,就会被这个声音控制,而不得不违心地照顾他。


用“不说”的方式去无意识地设立界限还好,因久而久之,它导致的结果只是言语功能的退化。


“不听”如果发展久了,真可能会导致耳聋。


“不看”,则可能导致眼花乃至眼盲。


我在很多老夫妻身上看到:


那个有活力的、富有侵略性的、能强烈发出自己声音和欲求的,老了还耳聪目明;


而其伴侣则容易耳聋眼花,且木讷得过分。


后者是用自毁感官的方式,切断与侵略性伴侣的链接,以此维护一个相对独立的自我空间。


但这太自伤了。


所以,我们要学习坚决有力的方式,保护自己的界限。


在亨利老师课程的第二天晚上,助教们到我房间里喝酒。


其间,一位好友说,爸爸(兄弟好几个,后辈人也很多)把独自照顾奶奶的责任转给了他,而奶奶也认为这很合理……


他心平气和地说着,而我静了下来,身体上感应到了这个老好人的喉头上涌动着一句话:


滚 !


我打断他,替他说出了这句话。而这也的确是他想说但不敢说的话。


这句话一出,他的气一下顺畅了。


接着另一个助教讲到自己的一个故事。


他在一堂课上做助教,课后,一位年过半百的男士过来,没头没尾地骂他:“你这个二逼!”


按说作为助教,他应该克制一点,但那一刻他怒火上涌,控制不住地臭骂了这位男士很长时间。


最后,这位男士竟然说:啊,你真厉害!我好崇拜你啊!


任何关系间,我们都要敢于用愤怒守住自己的界限。


凭什么!

我是你的晚辈,就要任意受你支使?

我是你助教,就要被你骂?

我是你的伴侣,就要任你支配?


弗洛伊德说:一个人必须学会合理或象征性地表达他的攻击性,否则他就会出心理问题。


还有很多人论述,攻击性的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划分界限。


在思考这一系列问题时,我最后有了这样一句话:


心理健康,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一个常见的代价是 —— 


“我不再是众人口碑中的好人。”




你可能还喜欢

孩子常说这两个字,是在向父母求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