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1月23日 下午 4:0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叶海燕想为晃晃讨点公道

叶海燕 张太太的生活日常

作者:叶海燕

晃晃进去后,我本来第一时间就应该写篇文章呼吁社会关注。可是,有一些顾虑。若是在以前,民间一呼吁,受害人相对安全。可是这几年,当局不仅不受网络舆情的影响,还会给家属施压。有公民介入,反而会让家属不好与官方协调。在我看来,晃晃就是一个公益人士,因言获罪,没有具体的案情,家属妥协,律师协调一下就能出来。所以,案件还在进行中的时候,我怕民间的呼声越大,“反动分子”参与更多,或者当局对一些细节了解更多,反而对律师的工作不利。我怕我的声音不仅帮不到忙,还会给他带来麻烦。就一直没有动笔。

今天,看到家属出来说话,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我把我知道的,关于晃晃的想说出来。我说的,只是我了解的那一部分。

我和晃晃如何认识,还得回到十年前。

2009年,我因为呼吁性工作合法化,举办性工作者节被武汉市洪山区旅游,驱逐。原有的在性工作者群体中开展预防艾滋病的工作无法进行下去了。那时候,推特上已经有一些公民开始关注我。我发起一个乡村红丝带的计划。准备去河南乡村重走高耀洁老师之路,进入感染者家庭,去做一些感染者亲人和身边人的反歧视工作。因为家人,邻居,朋友的歧视,使感染者无法正常生活。当时,参加这个项目的主要成员就是晃晃,浩波,文刀,刘喜梅。

我们没有任何经费。我负责在网上募捐,晃晃和浩波一个管钱,一个做账。喜梅负责推荐感染者家庭。

 

2010年,我们一起去了河南新蔡。我们五个人一起走遍了河南大部分艾滋村,直接进入感染者家庭,同吃,甚至同住,并在网上直播。晃晃一直看不惯我。我是个感情特别丰富的人。他老认为我在演戏,总觉得我很虚伪。可我认为,我把一些事情说出来,场景拍下来,情绪表达出来,才能让更多人了解。他是一个纯粹的人,而我总带着某种以大义为由的目的。总想用一件事去影响更多的人。也许,我天生就是一个有“政治家”脑子的人。可他只是一个出于良知而去做的,纯粹的人。可现实却很残酷。比叶海燕纯粹的晃晃,不为大众所了解。而非常会说,会写,会哭的叶海燕,成为一个被公众认为的,可敬的女士。晃晃对于艾滋病人的付出,比我多得多。我自13年后,就没有时间去河南了。可晃晃坚持了8年。他经常去看望艾滋病人,亲自送走了几个我们的感染者朋友。

 

正因为晃晃是个靠谱的人,我做什么事,都想拉着他。而他虽然对我不满,可也觉得我的本性是善良的。暂时也找不到愿意在民间做事的人,他也只好跟我合作。

2010年,河南的事情告一段落后。突然出现震惊世界的钱云会事件。我和晃晃,又一起去了乐清,钱云会事件的现场。当时,我们在那儿与当时还在香港中文大学上学的一个性别学者相遇。当时,公民圈有一个男士对冒犯了那位女士。晃晃身材矮小,但却勇敢出来捍卫女士的尊严。当时,他怒吼着,不惜涉险,就是坚持要那位公民给女士道歉。而在这件事中,晃晃只是一个旁观者。他这一行为,从此之后,垫定了他在我心中的强大地位。晃晃看起来平凡,但我相信,整个公民圈,没有多少个像他这般有担当,有种的男人。

 

虽然公民圈那么热闹。我却只和晃晃,还有浩波,我们很少的几个人保持联系。我们一起还参与了推友会,马陆红房子。后来,我去广西了。很少出来参与公民行动。晃晃一直在关注第一线。陈光诚,还有乌坎事件。他都到了现场。

 

2014年,我逃到广东,在晃晃家住。结果连累晃晃家被停水停电。国保长期骚扰他和家人。我被扔在广东中山荒郊野外,是晃晃第一时间从广东打的士赶到现场救我。为了保护我和雅欣,他和浩波一直陪伴了我们几个月。当他在陪伴艾滋病人,到现场围观,帮助我的时候,他没有时间照顾家庭。但他家有娇妻,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一直非常愧疚。可我一直都忙于自己的生活,很少对他有过实际的关心。

 

今年上半年,我们再一次约见,重走红丝带之路。看看十年之后的感染者,过得怎么样了。我们再见面时,晃晃生病了,瘦得非常历害。当时我非常难过。特别怀念我们以前的日子。

他说,我要照顾我的娃。再过几年,我才能出来。

可没想到,我们分开后不久,他就进去了。接着,浩波去看望他,也进去了。

浩波只是一个文学青年。喜欢上推,喜欢看书。我不知道当局抓他是干什么?!

 

十年的时间,中国发生了多少事!很多公民圈的人,可能都记得,那一桩桩一件件,那些我们曾经不顾一切,义气风发的过往。我仍然坚信,我们当初的追求,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很庆幸,我能认识晃晃这样的朋友。我们曾经一起年轻过!

 

每一个从第一线退下来的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自己要权衡的利弊。你们能理解那些公民圈的知名的运动家,他们受到打压之后,变得沉默,低调。但你们也要理解像晃晃这样的公民。他们得到的关注少,但他们承担的风险,还有要承担的家庭责任,跟那些知名的运动家是一样的!

 

那些知名的运动家,在民间的褒奖声中,功成身退。可像晃晃这样的公民,付出了,苦吃了,牢坐了,他的家人却还要忍受周围的歧视与嘲笑。

我今天站出来说话,不是为晃晃募捐。很多问题,不是钱的问题。

我的父母一直不理解我。是因为有了网友的支持与厚爱,他至少觉得自己的孩子,不是那么糟糕!

 

我今天站出来说话,是想为晃晃讨一点社会对他的尊重!

你们要知道有晃晃这样一个公民!曾经为了社会不公,发出过坚定的声音,为了弱者,付出了自己的最真挚的感情和保贵的时间。并且为了自己的纯真,纯粹,付出过沉重的代价!

 

晃晃开车,我们去下乡

我仁哥王唯喜梅杨勇晃晃

十年前我们跟医生合影,十年后再合影

晃晃生日


 老朋友十年后相见。

 

 我们前行的路中一直得到两位艾老师的支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