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三生三世步生莲》· 第二十一章 01

新来的仙友,记得点上面的蓝字关注我哦~


阅读本文全部更新
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
“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
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

第二十一章 01

是夜,成玉失眠了。

她一晚上都没回过神,盘腿坐在床上懵了一整夜,天光大亮亦毫无睡意。

因她如今是个既要学绘画又要学马头琴的忙碌少女,不请假就没空发呆,因此差了梨响去同两位师父以病告假。没想到这事竟很快被通报到了皇帝处,宫里立刻派了太医来诊病,当然什么毛病都没诊出来。

皇帝震惊于她上个月才因逃课被关了一次禁闭,这个月居然还敢装病逃课,着实有胆色,佩服之下又关了她七日禁闭。

禁闭之中倒无大事发生,只是翰林院那位廖修撰来了十花楼一趟,取成玉答应了他的那张平安帖。

廖修撰打扮得风姿翩翩,就想再见一回成玉,可惜只在十花楼的一楼坐上了片刻,见到了些开得萱茂的花花草草,以及托着书帖出来的成玉的婢女。

 

平心而论,梨响觉得这次禁闭成玉平静了很多,面对三倍于平日的课业也没有一句怨言,不仅如此,日日晚饭之后,她还要坐在第七层的观景台上拉马头琴拉到半夜。这令大家生不如死,但又不能阻止她这样好学,因此能躲的都躲出去了,譬如朱槿就趁机带了姚黄和紫优昙跑去了郊外的庄子上躲清闲,徒留下作为贴身侍女的梨响在十花楼中直面惨淡的人生。

 

七日禁闭后,没两天小李大夫来看成玉,刚走进十花楼就被她铿锵有力的马头琴声给惊得愣住,哆哆嗦嗦将几封糕点交到梨响手中便捂着耳朵跑了。次日齐大小姐和季世子也来看她。齐大小姐和季世子不愧是习武之人,定力和忍耐力都远超小李大夫。她坐那儿心无旁骛地拉着琴,一对英雄儿女居然还撑着陪她同坐了一两曲,并且见缝插针地同她说了几个八卦。

里头唯一算得上是个事儿的,是季世子带来的消息。

说曲水苑伴驾时,季世子他爹季王爷听闻皇帝任命了兼任昭文馆大学士职的右相总领昭文馆,编纂一套集古人大成的文典史论,很是向往。季王爷觉得他们西南是个文化沙漠,他儿子在西南根本什么都没学到,同京城的王孙公子比简直是个半文盲,就想让季世子在文脉之源的平安城受点熏陶,故而临走前同皇帝哀求,愿将季世子留在京中,跟着昭文馆的学士大儒们修修文典,受教几年。皇帝允了。

所以季王爷虽已在前些时日踏上了返回丽川的归途,季世子却将长留在京中。而为示恩典,皇帝特地将季世子赐居在了现如今无王居住的十王所,和成玉一条街,做了邻居。

家学渊源之故,季世子三言两语,成玉同齐大小姐便明白了这事儿并不是丽川王想要借京城文脉栽培儿子的事。西南蛮夷俱归,大事已成,皇帝龙心大悦,恩于季氏,令丽川王府统领督查十六夷部,还赐了封丹书铁券下去。皇帝施了如此大恩、放了如此大权出去,也说不好是试探还是信任,所以这事的本质不过是行事谨慎的丽川王借个由头将最为喜爱的儿子留在京中为质,以向成氏王朝表忠心罢了……

季世子和齐大小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成玉则撑着下巴在一旁发着呆。

齐大小姐注意到她神游天外,叫了她三声,她才有点恍惚地“嗯”了一声,齐大小姐皱着眉问她怎么了,她心不在焉地答没有什么。没一会儿梨响要将院子里一盆尤其大的花树搬进楼中,来请季世子帮忙。

在唯留下她二人的花厅里,齐大小姐又问了一遍成玉怎么了,这一回成玉沉默了半晌,迟疑道:“我有个朋友,她最近遇到了一点事……”

齐大小姐混江湖也不是一日两日,很明白以“我有个朋友,她遇到了一点事”开场的故事,一般来说,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齐大小姐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佯作平静道:“不知你这个朋友遇到了什么难事?”掩饰地咳了一声,“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帮她分析分析。”

成玉垂着眼又沉默了半晌:“她、她也有个朋友,这个朋友……大她好些岁,”手指别扭地扣住琴弓,“那、那她一向将他当哥哥的么,但有一天,有一天、天……”说到这里突然结巴了。也不知是因结巴还是怎么,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大概是自己也察觉到了那红热,她像是很难堪,又因那难堪感到生气似地,闷闷道了一声:“算了,也没有什么。”就又要提起琴弓开始练琴。

齐大小姐虽在男女风月事上不甚灵光,但她毕竟不傻,闻言立刻就明白了成玉寥寥两句其实说的是她和连三。

齐大小姐有些惊讶,正要再问,门口处传来的男声却抢在了她前面:“有一天,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你了?”低沉的嗓音,含着愠怒。竟是去而复返的季明枫。

季明枫的去而复返显然让成玉也倍感吃惊,她呆了一会儿,皱眉咳了一声:“不是我……是我朋友的故事。”不太自在地转移话题道,“季世子不是帮梨响姐姐搬花盆去了么?”

季明枫剑眉紧蹙,并没有回答她梨响突然又觉得应该让那盆花经一经夜露,因此不需他帮忙了,只将方才那句话换个方式又重新问了一遍:“所以那一天怎么了?他对你朋友做了什么?”

成玉垂头拨弄着琴弓。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和齐大小姐说两句也就罢了,她不可能和一个男的聊这个。

“没有什么啊。”她慢吞吞地,试图将这个话题终结,“不是什么大事,季世子就不要再问了吧。”

季明枫静了一静,片刻的静默后他走近了她一步:“你不想说,那我斗胆一猜。”

他面无表情:“你方才是要说,你那位朋友,她一向将那个人当做哥哥,但有一天,那人却罔顾她的意愿唐突了她,对不对?”

她震惊的神色显然给了他的猜测一个绝佳答案。并不需要她的回答,他再近了一步,垂目看着她,眸中暗沉沉的:“你想问什么?想问他究竟是如何看待你那位朋友的,而你那位朋友从此后又该如何待他,是么?”

成玉被那夜之事困扰了这么些天,心中最为困惑的的确是这两个问题。她没想到季世子竟能猜出她的未竟之语,更没想到他还能在这桩事上对自己的心事一击即中,震惊之下不由得失口反问:“你怎么知道?”

季世子脸色难看地抿了抿嘴唇,没有回答她。

她等了一会儿,见季世子仍不答她,含含糊糊帮他找了个补:“哦,你是因为成过亲,所以什么都懂是吗?”迟疑了一下,抛开顾忌诚恳地求问面前两人,“那你们觉得,我这个朋友,往后该如何待她那位朋友呢?”

齐大小姐觉得迄今为止的信息量都实在是太过丰富了,正在好好消化,乍听成玉说季明枫成过亲,不禁又是一震,目光微妙地看向季世子:“世子成过亲?”

季世子暗沉沉的眸色中现出一层惊怒,望向成玉:“我成过亲?”眉心几乎打了个结,“谁告诉你我成过亲?”

成玉愣了愣,去岁在丽川王府的最后几日,她的确听闻仆婢说什么秦姑娘即将嫁进王府,而此次季明枫也的确将秦素眉带入了京中,她记得几个月前她同秦素眉在小李大夫的医馆再逢之时,她叫她秦夫人,秦素眉也没有说她叫得不对……成玉莫名其妙:“秦素眉秦姑娘去年不是嫁进了你们王府么?”

季明枫斩钉截铁:“我没有娶她。”

“哦,没有娶,那就是纳了当妾了。”她点了点头,“那也挺好的。”本想就此结束这个话题,却听季明枫沉郁道:“我没有娶妻,也不曾纳妾,若说王府去岁的喜事,只有一桩,是秦素眉的堂姐嫁给了季明椿。”

成玉愣了一下:“是吗?原来是大公子娶亲啊,那真是恭喜大公子了。”

季明枫深深看着她,没有说话。

成玉直觉这不是季明枫想要听到的回答,不过她只想快点结束掉这个莫名其妙的话题三人赶紧说正事,因此也没有再探究季明枫的反应,只是又问了一遍:“所以你们觉得,我那位朋友,她往后该如何对待她那个哥……她那个朋友啊?”

季明枫像是有些窒息,头偏向一旁,冷冷道:“我不知道。”

齐大小姐了然地看了一眼季明枫,又了然地看了一眼成玉,但她在这种事上着实废柴,也只能坦白:“这种事,我其实也不太懂,”但她提出了一个建议,“不如什么时候你问问小花?”

成玉大感失望,小花么,她是很了解的,小花稀里糊涂的,想找个真心人,还要请她做军师,又能给她什么好建议呢。

季世子突然开口问她:“你呢?你希望你的朋友从此后如何待那个男人?”

正是因为想不出来,很是混乱,因此才想要询问别人,成玉捏着琴弓:“我不知道啊。”她想了会儿问季世子,“那一般来说,大家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反应呢?”

季明枫看着她,缓缓道:“会厌恶。”嘴唇绷成了一条直线,“会对那个男人厌恶。”他补充道。

这个答案让成玉有些怔然,好一会儿,她慢吞吞地回道:“也没有必要厌恶吧……”

“不厌恶,那讨厌呢?”

成玉想起来那一夜,她有过震惊、惶惑、惧怕,或许还有许多其他难言情绪,但的确是没有想过要厌恶或是讨厌的。但是一般来说,遇到这种事,第一反应是应该讨厌么?她皱了皱眉:“那……一定要讨厌吗?”弱弱地反驳了一声,“也没有必要非得讨厌吧……”

说着抬起头来,却看到季明枫神色冰冷地凝视着她,接触到她的目光时,他突然闭上了眼睛,接着像是不能承受似地转过了身。

她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季世子,你怎么了?”就见他背对着她抬手揉了揉额角,良久,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我有些不适,先告辞了。”

 

三元街是自十花楼回齐府的必经之路。三元街街角上有个小酒馆,酒馆老板谢七娘小本经营,只招待熟客。齐大小姐便是这小酒馆的熟客,曾带季世子来此喝过一回酒。

齐大小姐黄昏时候离开十花楼,路过小酒馆时,被当垆的谢七娘瞧见。谢七娘急匆匆跑出来迎住她,说上回她带来的公子来此喝酒,要了她馆中的烈酒一坛春,一喝就喝了六坛十八碗,看着不像打算停的样子。那公子佩着剑,冷冰冰的他们也不敢劝,可再这样喝下去说不得就要出人命了。她方才派了丫鬟去齐府找她,却没想到在街上能碰到她,恳请她将她这朋友带回去。

齐大小姐熟门熟路踏上二楼,走进靠楼梯的一间阁子,果见季明枫靠着窗正执壶醉饮,身前一张榆木四方桌上的确已散倒了好几个酒坛。

齐大小姐自然明白季明枫为何在此买醉,但这种事,她也不知该如何劝。看了一阵,齐大小姐叹了口气坐下来,在一旁一边剥着花生米一边喝着茶,想着多少陪这个失意人一会儿。

季世子静静喝了片刻,偏头看了齐大小姐一眼,突然开口问她:“我走之后,阿玉同齐小姐你闺中闲聊一些小女儿私话,应该不比我在时拘束,她有告诉你一些别的事吗?”

他走后她们的确闺中闲聊了一点别的,但应该算不上小女儿私话……

齐大小姐对自己的定位是个军中女儿。她这个军中女儿最近痴迷于火球改良不能自拔。成玉虽然在这上头不及她痴迷,但这样危险的东西她也很是喜爱。因此季明枫走后,为了让成玉醒醒精神,齐大小姐就和她分享了下她最近新设计的竹火鹞,还在梨响设置的结界里爆破了几个火鹞给她看。

季世子问她,成玉有没有告诉她什么别的事,成玉倒是告诉过她把竹鹞子里的卵石换成铁渣,火药爆破出的威力应该会更巨大……但她不太认为季世子想要听的是这个……

她谨慎地问了季世子一句:“比如呢,世子认为阿玉应该会和我说什么事?”

季世子目视窗外,淡淡地:“比如她也许会告诉你,她终于发现了,她其实是喜欢连三的。”

齐大小姐卡了一会儿,看季世子一脸愁闷,实在不好说她们刚刚没谈别的,只谈了谈造火药的事。同时她亦甚感惊讶,不知季明枫为何会如此悲观,思索了一阵,她道:“我的确看不出来阿玉她喜欢世子,”这句话显然很是扎心,季明枫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齐大小姐定了定神,“但也看不出来阿玉喜欢大将军,她对你二人……一位当做她的友人,另一位则当做她的兄长,她待大将军是有些特别罢,但……”

可见齐大小姐对自己的认知何其准确,这种事上她的确当不了解语花,显见得季世子又被她切切实实扎了一刀,但齐大小姐并没有察觉,只是真诚地提出了一个建议:“依我所见,阿玉她还不大开窍,因此你和大将军机会其实是一样的,我想你与其在此买醉,不如也趁这个机会,让阿玉她知晓你的心意,你觉得呢?”

季世子淡淡道:“连你也看出了她待连三的特别,那便没有什么可说了。”齐大小姐隐约觉得这句话不太对,自己是不是给看低了,但来不及细想,只听季明枫继续道,“连三唐突了她,她却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困惑和烦恼,我说不上多么知她懂她,却也明白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不明白的,或许只是她自己。”

季明枫一向话少,喝酒之后,话倒是能多一些。齐大小姐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季名枫闷了半坛酒下去,再次开口道:“不是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的心意,只是如今,我没有告诉她的资格,也没有那个机会。”

齐大小姐见不得一个大男人这么丧气,忍不住鼓励他:“或许,你试试?”

但季明枫却像没有听见,只是提着酒坛屈膝坐在窗边,遥望夜幕中刚刚出现的天边月,仿佛有些发怔。半晌后他似又有了一些谈兴,低声道:“去岁时有一阵,阿玉很是缠我,彼时我却执意推开她,有个人告诉我,若我推开她,有一天我或许会后悔,我不以为意。”良久,他笑了一声,“她说对了,我现在每天都在后悔,痛悔,悔不当初。”

齐大小姐抬头看向他,见他闭上了眼,脸上没有什么伤痛的表情,声音中却含着许多痛意。

齐大小姐亦望向天边月,心想季明枫竟同她说了这样多的心事,可见是醉了。若是他清醒时候,绝不会对她说这些话。季明枫从来不是个愿意示弱的人,而这些话听着太可怜。她叹了口气,感觉是时候将他领出去送回十王所了。

 

自将军府那夜后,天步得以再次见到成玉,已是在九月二十八的乾宁节。

乾宁节是今上成筠的生日。是日,民间各家各户要围炉吃宴,夜里还有烟花可看。朝中的规矩更大些,一大早,文官之首的右相和武官之首的大将军便要率正七品以上的文武百官去大瑶台山的国寺敬神拜佛,为皇帝祈福;而后回宫中为皇帝上寿酒;接着还有礼部下头的教坊司排演了一个月的歌舞杂耍可看,晚上则留在御园陪皇帝一起赏花灯。总之节目安排很是丰富。

天步见到成玉,是在国寺的藏经阁之外。前一阵国寺住持慧行大师自机缘中得了失传近千年的《佛说三十七品经》,却不知是真经还是伪经,一直想请连三帮忙辨一辨。故而趁今日祈福事毕,天步便伺候着连三,陪同慧行和尚在藏经阁中耽搁了一时半刻。结果步出藏经阁,一眼便看见了一身郡主冠服静立在前头那棵老银杏树下仰望树冠的成玉。

国寺中这棵银杏树寿已近千,树干须以数人合围,树冠更是巨如鲲鹏,值此临冬时节,叶坠纷纷,似在树下铺了一层黄金毡,的确有一观的价值。蓝的天,金的树,青衣的少女,三种色彩皆纯粹鲜活,加之古树静穆,少女绝色,便更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景。

连三显然也瞧见了成玉。天步留意到他虽未止步,但在看见成玉的那一刻,脚步分明顿了顿。

慧行和尚在旁边引着路,正是向着那棵银杏树而去,渐近的脚步声令少女偏过头来。待看清走来的是谁时,那难得盛妆的一张脸上竟流露出了惊吓的表情,几乎是立刻背过了身。她身旁的侍女有些不解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低头和她说了一句什么,却见她摇了摇头,与此同时竟有些仓皇地提着裙子跑了出去,跨出门槛时还跌了一步差点摔倒,就像是在逃离什么洪水猛兽。

天步心中咯噔了一声,立刻想起那夜她送成玉回十花楼后,曾询问过连三,若郡主再上门来寻他,她当对郡主用什么态度。那时候连三回她说成玉以后不会再来了。

虽然连宋这样说,但天步其实是不相信的。自打入元极宫当差,肖想三殿下而一心想入元极宫的美人天步就见得多了,被三殿下看上却想方设法拒绝的美人,天步从来没见过。当然她也没见过连三主动看上谁就是了。

可那之后,正如连三所说,那小郡主竟真的再没来过将军府。且照今日的情形,瞧着竟像是事情摊开之后,郡主不仅对三殿下的心意持拒绝态度,还十分恐惧厌憎。

他们这位出生在晖耀海底、完美而骄矜、不将世事放在眼中的水神殿下,从来只有他挑剔别人的份儿,何时有人敢挑剔他?又有谁有资格能挑剔他?

但是成玉居然敢。

这么个凡人,她居然敢。

天步觉得自己真是长了见识,一时间简直不敢去看连三的表情。

另一边厢,因成玉常年跟着太皇太后来国寺礼佛的缘故,慧行和尚自是认得,眼见她仓皇离开,怕出什么事,便同连三告了罪,要跟过去看看。

天步这时候才敢重新看向连三,见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待慧行和尚离开后,继续不急不缓地走了一阵,来到那棵银杏树下,却停住了脚步。

他就站在方才成玉站过的地方,神色冷淡地抬头打量了会儿那高而巨大的树冠,看了一阵,一言不发地出了藏经院的院门。

天步只感到自成玉出现后,连三整个人都极为疏冷,或许是成玉流露出的恐惧令他生了气。天步本能地感到他并不喜欢成玉的恐惧,或许还对此非常失望,但一切都是她的猜测罢了。所知的只是,那一整天三殿下脸上都没什么笑意,偶尔皱眉,似乎在想什么。天步却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毕竟是皇帝做寿,自打从国寺回来,宗室和百官今日都齐聚在宫中,平日不大碰得上面的人,在今日这种场合里碰上面的几率都平添了许多,因此当夜在御园的花灯会上,他们又碰到了成玉。那时候天步正陪着连三穿过那条花灯铺就的灯道,去前头的八角亭中见国师粟及。

连三挑剔,等闲的侍者合不了他的意,因此出入从来只带天步。但遇到需在宫中耽搁的场合,带个侍女跟着显然不像话,这种时候天步会根据情况扮成个侍从或者扮成个小厮近身伺候。天步入宫也不知入了多少次,朝中的官员她大半都识得,故而踏上灯道之时,便辨认出了站在前头的一组仙鹤花灯前,正和成玉聊天的那位,乃翰林院修撰廖培英。

廖培英乃是个孤高才子,天步见过数次,印象中是个落落寡合、同人寒暄都寒暄得很敷衍的青年。但今日的廖修撰却令天步刮目相看。虽然离得有些远,却也辨得出廖才子此时舌灿莲花,那热情洋溢容光焕发的面容也和印象中的棺材脸很不相同。又见成玉面上带笑,不知廖修撰说了什么,她似乎有些吃惊,抬手轻轻掩住了嘴唇,手指纤细雪白,指尖却染着绯红的蔻丹。因是这样一个人,这样一只手做出了那样的动作,便让那动作显得有些天真又有些娇气,倒是很衬她。而她即便吃惊亦眉眼弯弯,笑意未减,显然和廖培英聊得还挺高兴。

大约感觉到有人向他们走过去,她漫不经意地抬了抬眼,瞧见来人是他们,一张脸立刻就白了。但这一次她居然没有立刻逃走,只是白着一张脸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目光左顾右盼,随着他们走近,终于凝在连三身上,却带着显而易见的惶然和不知所措,像是很怕他走近,却硬是撑着自己接受他的靠近。在彼此距离不过一丈远时,天步听到成玉极轻地叫了一声连三哥哥,褪尽血色的一张脸也随着这一声低唤而慢慢染上了一点红意。

虽然那声低唤细若蚊蚋,但天步自然明白连三听到了。可他却并没有停步,就像是没有看到她,面无表情地自她身边走了过去。廖修撰原本正要同他行礼招呼,见此情形有些发懵,在后边低声问成玉:“将军是有急事,没有看到郡主同臣么?”天步亦难掩惊讶,踌躇了一下,见已被连三落在身后,只好赶紧跟上去。

天步没忍住瞧了一眼连三,见他脸色冷肃,是近日来的一贯表情。她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成玉,却见那方才因连三的突然靠近而脸色乍红的小少女,一张脸复又惨白,眼中亦像是有些什么氤氲。夜色中花影寂寞,灯影如是。她愣愣地站在花灯的光影中,廖培英又同她说了一句话,她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只是呆呆望着他们的背影,似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未完待续 -
七姐唠嗑:

这一更里,都是伤心人啊。

前文回顾:

☞ 序章    ☞ 第一章    ☞ 第二章01
☞ 第二章02    ☞ 第三章01    ☞ 第三章02
☞ 第四章01    ☞ 第四章02    ☞ 第五章01
☞ 第五章02    ☞ 第六章01    ☞ 第六章02
☞ 第七章01    ☞ 第七章02    ☞ 第八章01
☞ 第八章02    ☞ 第九章       ☞ 第十章01
☞ 第十章02    ☞ 第十一章01   ☞ 第十一章02
☞ 第十二章01   ☞ 第十二章02  ☞ 第十三章01
☞ 第十三章02   ☞ 第十三章03  ☞ 第十四章01
第十四章02   ☞ 第十四章03  ☞ 第十五章01
第十五章02   ☞ 第十五章03  ☞ 第十六章01
第十六章02   ☞ 第十六章03  ☞ 第十七章01
第十七章02   ☞ 第十七章03  ☞ 第十八章01
第十八章02   ☞ 第十九章01  ☞ 第十九章02
第二十章01   ☞ 第二十章02  ☞ 第二十章03
第二十章04

阅读本文全部更新
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
“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
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



本微信内容所有权归唐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扫码关注
唐七公子三生三世乐园
Modified 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