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圣洁-第七章-确信得救(上)

莱尔 古道圣途 2021-11-04

【弗1:13】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
 【弗1:14】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原文作“质”),直等到 神之民(“民”原文作“产业”)被赎,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

温馨提醒:文章有些长,望阅者在空闲或安静的时间阅读或者点击文末处音频收听


 

第七章  确信得救(上)

  「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给我的;不但賜给我,也赐給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后4:6-8)

  从页首的经文我们可以得知,使徒保罗朝着三个方向看——向下,向后,向前。向下,看坟墓;向后,看自己的事工;向前,看那大日,即审判之日!

  和这位使徒站在一起几分钟并留意他的用词,这于我们十分有益。能看保罗所看,言保罗所言的灵魂是有福的!

  (a)“向下,”他看到了坟墓,且坦然无惧。听听他怎么说:

  「我被浇奠……的时候到了」意思是「我已经准备好被献上」——我像一头牲口被带到献祭之地,被绳子拴在祭坛的角落。伴随祭牲一起献上的奠祭已经倒出来了。最后的仪式已完毕,一切都预备好了。只剩下死亡的一击,然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离世的时候到了」——我像一艘即将起锚入海的船。甲板上的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只等把拴在岸边的缆绳解下,然后我就可以扬帆起航了。

  这些话出自一个跟我们一样的亚当子孙之口,这实在是异乎寻常的!死亡是件严肃的事情,当它马上就要来临时,就更显出其严峻可怕。坟墓是一个令人胆战心寒的地方,假装不怕是没有用的。然而,这里,一个必死的人平静坦然站在那个窄小的「为众生所定的阴宅」的边缘,镇定自若地往里看,然后说:「我看到了一切,但我不怕。」这是真正的视死如归。

  (b)再听听他的话吧。他“向后”回顾他的事奉生活,且感到毫无羞愧。听听他怎么说:

  「那美好的仗我己经打过了。」他说这话像个战士——我已经与世界、肉体和魔鬼打完了那美好的仗,而这是一场令许多人畏缩和退避的战争。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他说这话像个赛跑为要得奖赏的人——我已跑完了为我规定的赛程。我已走遍了为我定出的地界,不管它们多么崎岖艰险。我没有因为困难而掉头,也没有因为路途遥远而灰心。现在,终点就在眼前了。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他说这话像个管家——我坚守了所托付给我的荣耀福音,没有掺杂人的传统,没有放进自己的杜撰而损害其质朴性,我也竭力抵挡别人掺进谬误而降低其纯正性。他仿佛在说:「作为一个战士,一个赛跑运动员,一个管家,我不感到羞愧」。

  离世时能留下这样见证的基督徒是幸福的。诚然,一颗无亏的良心不能给任何人带来救恩,不能洗去任何罪,也不能使我们向天堂靠拢一丝一毫。然而,在我们弥留之际,它却是我们床前令人愉快的访客。《天路历程》中有一段美好的文字,描述了诚实先生渡死亡之河的情景。约翰·班扬写道:「当时河水在有些地方己漫过河岸:但诚实先生生前曾对一位叫「无亏良心」的人说过,叫他到那里与他会合,这人这时果然来了,向他伸出手,帮他渡过了河。」这段话里蕴含着深刻的真理。

  (c)让我们再来听听这位使徒的话。他“向前”看到了那审判的大日,而且毫不怀疑。请听他的话。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给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赐給凡爱慕祂显现的人。」他似乎在说:「一项荣耀的奖赏已为我预备好,正等着我去领取,这就是那单单留給义人的冠冕。在审判的大日,主要把这冠冕赐給我,也赐给我身旁所有爱这位看不见的救主并渴望见祂面的人。我在地上的工作已经完结。现在唯一期盼的就是这件事,再没有别的事了。」

  要看到,这位使徒的话里没有丝毫的犹豫和不信。在他看来,得到冠冕是一定要发生的,冠冕已经属于他了。他毫不动摇、满有把握地宣告他的坚定信念,即公义的审判者会把这冠冕賜给他。对于他自己所提到的那严肃大日的情景和将发生的事,保罗并不陌生。白色的大宝座,被召聚在一起的众人,敞开的书卷,所有隐秘之事大白于天下,旁听的天使。可怕的判决,失丧者与得救者永远的分离——所有这一切都是他所熟知的。然而,这些事没有揺动他。他坚固强大的信心跨越了这一切,他只看见那胜了一切的代求者耶稣,看见祂洒出的宝血和自己被洗净的罪污。他说:「有一冠冕为我存留。」「主将亲自把它交给我。」他是如此确信无疑,就好像他亲眼看见了这一切一样。

  以上就是本章开头的经文所包含的主要内容。大多数内容我不打算详论,而只把自己限制在本章的特定主题上。我将试着阐释这处经文的一点:那就是使徒向前看到审判之日自己的光景时所拥有的强烈的「确定无疑的盼望」。

  我乐意讨论这一主题,一则因为它对于得救确信这个主题极为重要,二则因为我认为,现今人们常常大大地忽略了它。

  与此同时,我也将怀着恐惧战兢的心来讨论这个问题。我感到自己正在涉足一个极其困难的领域;在这件事上很容易言语轻率,违背圣经。在这里,真理和谬误仅有一线之隔;如果我既能够有益于一些人而又无害于其他人,我将会非常感恩。

  论到得救确信,我要谈四件事,现在把它们罗列如下,这可能会使我们思路淸晰。

  I.首先,我将试图阐明,“保罗在这里所表达的这种确信得教的盼望是真实而又符合圣经的。

  Ⅱ.其次,我将开通地承认:“一个人可能从未得着这种确信得救的盼望,但却仍是得救的。”

  Ⅲ.第三,我将列出为什么“应该格外切慕确信得救的盼望的一些原因”。

  Ⅳ.最后,我将力图指出“确信得救的盼望很少为人得着的一些原因”。

  我恳请所有对本书所述的重大主题感兴趣的读者特别留意。如果我没有错的话,圣洁与得救确信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在本章结束之前,我将向读者说明这一联系的特性。在此,我只要说,通常而言哪里有最大的圣洁,那里就有最大的得救确信。

  I.首先,我将试图说明“确信的盼望是真实而又符合圣经的”。

  保罗在本章页首的经文里所表述的确信,不是感觉也不是幻想,不是情绪高涨或心血来潮的结果。它是圣灵确实赐下的祝福,跟人的身体状况性情或心绪没有关联。在基督里的“所有信徒”都应努力追求圣灵所賜的这项祝福。

  在这类事情上,第一个问题是:「圣经是怎么说的?」我可以毫不迟疑地回答这个问题。在我看来,神的道明确地教导说,信徒可以得着有关自己得救的确切把握。

  一个真基督徒,一个已归正的人。他在基督里的信心可以达到一个相当安稳的程度,以至于一般来说,他对罪得赦免和灵魂安全有充分的把握,很少受怀疑的搅扰,很少因惧怕而分心,很少因担忧和疑虑苦恼。一句话,虽然他在很多时候,因内心常与罪挣扎而很忧愁,但却能坦然无惧地直面死亡,毫不丧胆地面对审判【「保罗充分确信,基督已拯救他脱离定罪;是的,这确信是如此充足真实,以致他能心存感恩并因基督夸胜,但同时他也因罪身的内住这种可憎状况而诉苦和哀叹。」——罗哲夫《信心的试炼与得胜》,1645年。】。我把这一点当作神的真理来充分广泛地加以肯定,因为我认为这是圣经的教导。

  这就是我对确信的解释,请读者记住。除了上面所说的以外,我既不再増加什么,也不再减少什么。

  这样的一个解释经常受到质疑和否定。许多人丝毫看不到其中的真理。

  罗马教会大肆指责和反对得救的确信。天特会议严厉地宣布「信徒对于罪得赦免的确信是一种自負、邪恶的把握。」罗马天主教著名的捍卫者红衣主教贝拉名(Bellarmine)把它称为「异端邪说之人的一个首要错误」。

  我们中间大多数轻率属世的基督徒反对得救确信的教义。就连听到这教义也会冒犯和惹恼他们。他们不喜欢别人安稳平静、把握十足,因为他们自己从未有过这种感受。你若问他们,他们是否罪得赦免了,他们很可能会说不知道!这样,“他们”不能接受得救确信的教义也就毫不奇怪了。

  也有一些真正的信徒拒绝接受得救确信,或把它视为危险的教导而加以躲避。他们认为这接近于自以为是的妄想。他们似乎认为,对自己的灵魂状况永远不确定,永远没有把握,活在一种对灵魂状态的怀疑和悬念之中,这才是合宜的谦卑态度。这真令人遗憾,而且十分有害。

  我坦率地承认,的确有些“自以为是”的人声称自己的灵魂是有上天堂把握的,而他们的把握其实没有圣经支持。总是有一些人会认为自己不错,而神则不这样看他们;这就如有些人认为自己很糟,而神却认为他们很好一样。这样的人是有的。没有哪一条圣经真理没有被滥用和假冒过。神的拣选,人的无能,靠恩典得救——都同样被滥用过。只要世界存在,就会有盲信者和狂热者存在。尽管如此,得救确信仍然是一个现实,是件真实的事情;神的儿女不能只因一条真理被滥用就远避它,不再运用它【「我们不为每一个自以为「有圣灵同证」的人辩护;我们知道,有人自称信仰基督,但除了鲁莽冒失和盲目自信外,他们身上就没有任何别的东西能举荐和证明他们是信徒了。然而,我们也不要因为过分担心这些后果,而拒绝任何启示的教义」。——罗宾逊《基督教体系》

  「真正的确信是建立在圣经真道的基础上。擅自确信没有圣经真道的支持,擅自确信缺乏圣经的见证并圣灵的印记,这就好比没有印章和见证人的遗嘱,在法律上是无效的。来自成圣的确信,总是使人保持一颗谦卑的心;但擅自确信是来自骄傲。羽毛是向上漂浮的,但黄金是往下沉的;照样,那拥有黄金般确信的心,是降卑的。」——托马斯·华森《系统神学》,1650年。

  「擅自相信与放荡的生活相连,深深信服与温柔的良心相连;“前者”因为盲目确信而大胆犯罪,“后者”不敢犯罪,因为害怕失去救恩确据。信服不会犯罪,因为它是救主付出了如此昂贵的代价所获得的;擅自相信会犯罪,因为它认为能叫恩典显多。谦卑是通往天堂的路途。那些狂妄自高,以为能安全进入天堂而又真正进去的人,少于那些害怕下地狱反倒上了天堂的人。」——亚当斯论彼得后书,1633年。】。

  对一切否定得救确信的真实性及其坚实基础的人来说,我的回答很简单:「圣经是怎么说的?」假如得救确信没有写在圣经上,我就无话可说了。

  然而,约伯不是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絶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吗?(伯19:25-26)

  大卫不是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祢的杖,祢的杆,都安慰我」吗?(诗23:4)

  以赛亚不是说「坚心倚赖祢的,祢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为他依靠祢」吗?(赛26:3)

他还说:「公义的果效必是平安,公义的效验必是平稳,直到永远。」(赛32:17)

  保罗不是这样对罗马信徒说吗:「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8-39)。

  他不是对哥林多信徒说「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吗?(林后5:1)

  还有,「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林后5:6)

  他不是对提摩太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吗?(提后1:12)

  他不是对歌罗西信徒说到「丰丰足足在悟性中有充足的信心」(西2:2),对希伯来信徒说到「满足的指望」和「充足的信心」吗?(来10:22,6:11)

  彼得不是清楚地说「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坚定不移」吗?(彼后1:10)

  约翰不是说「我们……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吗?(约一3:14)

  他还说:「我将这些话写給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一5:13)

  他又说:「我们知道我们是属神的。」(约一5:19)

  对经上的这些话我们该说什么呢?在任何有争议的问题上,我希望存着谦卑之心说话。我感到自己不过是个可怜的、容易犯错的亚当子孙之一。但我必须说,在我所引证的经文中,我看到有某种东西远远高于当今许多信徒看起来很满足的「盼望」和「信靠」。我看到了坚定不移、把握十足和确实知道——不但如此,几乎可以说是看到了确实性。就我自己而论,如果我可以按这些经文所明显表达的意思来理解的话,我感到,得救确信的教义是真实的。

  而且,对一切不喜欢得救确信教义、以为这是近乎妄想的人,我的回答是:沿着彼得、保罗、约伯、约翰的脚印走,不可能会是妄想。比起其他人来,他们都是些极其谦卑、决不高看自己的人,然而谈到自己的状态时却都能存着确信的盼望。我们从中确实应该学到,深切的谦卑与坚定的确信是完全兼容的,并且属灵的确信与骄傲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认为信心与谦卑相矛盾的人是十分错误的;二者不但互不抵触,而且不可分开。」——特里尔】。

  我还要说,甚至在现代也有很多人得到过以上经文所表达的确定的盼望。我决不会让步说,这是一种仅止于使徒时代的恩惠。甚至在我们本国,就已有很多信徒看起来跟天父和圣子有着不间断的相交,他们似乎从未止息地享受着神的和好与悦纳的容光在他们身上照耀的感觉,而且其经历也留下了记载。假如篇幅允许,我可以列举那些名人的名字。这样的人过去有,现在也有。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最后,我要说的是,在神已无条件说过的事上感到满有把握是不可能错的;决然相信神决然应许的事情,也不会错;信赖那位永远不改变者,把祂的话语和誓言当真,进而确信罪得赦免而得着平安,这也是不会错的。然而,要是以为一个感到救恩确据的信徒靠的是他在自己身上看到的什么东西,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他只单纯倚赖新约的中保和真理的圣经,相信主耶稣“说话算数”,因而“按此去信和行”。说到底,对救恩的确信就是成熟的信心,是用两手抓紧神话语的强劲信心,是像那个好百夫长所表现出来的信心,「主只要「说一句话」,我就得医治。既然如此,我有什么怀疑的理由呢?」(太8:8)【「奥古斯丁说,〔有得救确信决非傲慢的大胆,而是我们的信心。这不是骄傲,而是虔敬,不是擅自相信,而是神的应许。〕」——哲威尔主教《信仰辩护》,1570年。

  「假如认为确信得救的依椐在于我们自身的话,就有理由称它为擅自相信;但因为得救确据是建立在主和祂的大能大力之上的,那么认为这样的确信是擅自相信的人,要么是不知道主的大能,要么便是太轻忽主的大能」——高格《神的全副军装》,1647年。

  「这种确信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当然不是建立在我们自身的任何东西上。我们坚忍的确信完全建立在神身上:若看自己,就有理由忧惧和怀疑;若仰望神,就能有充分的理由确信得救。」——希尔德论约翰福音第四章,1632年。

  「我们的盼望不是系在诸如『我想是』,『可能是』这样单股的细线上;而系在我们的缆绳,我们坚固之锚的结实绳索,也就是祂的誓言和应许上的,就是永恒的真理。我们的救恩是神亲手以基督自己的力量牢牢栓系在神永不改变之属性的桩子上的。」——《罗哲夫书信集》,1637年。】

  我们可以肯定,保罗绝不是那种把得救确据建立在自己品德和作为之上的人。把自己叫做「罪魁」的他(提前1:15),深感自身的罪责和败坏。然而,他更深切地感到了所归给他的基督之义的长阔高深。他能喊出「我真是苦啊」(罗7:24),是因为他对自己内心的罪恶之泉看得很清楚。然而,他对那能洗除一切「罪恶和污秽」的另一泉源看得更清楚。他说自己「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弗3:8),这表明他强烈持续地感到了自身的软弱。然而,他更强烈更活泼地感到基督的应许,「我的羊永不灭亡」(约10:28),是牢不可破的。保罗比任何人都更知道自己是一艘纤弱简陋的帆船,飘浮在波涛汹涌的海洋上,他比谁都更清楚地看到了包围着他的惊涛骇浪和狂风暴雨。但他转眼不看自己,惟看耶稣,结果就不害怕。他记起了幔内的锚是「又坚固又牢靠」的(来6:19)。他记起了爱他、为他舍己的那位的话语、作为和不住的代求。正是这一点,也只有这一点,使他能放胆说:「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主将把它赐給我。」并坚定地总结:「主会保守我的,我将永不惊惶羞愧。」【「从未有哪一个信靠耶稣基督的人在通往天堂的航程中死去溺水而亡。他们全部都将安然无恙地抵达锡安山,与神的羔羊相聚在一起。基督不会失落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是的,他们的任何一切都不会丧失(约6:39)。战场上连信徒的一根骨头都找不到。靠着那位爱他们的主,他们己经得胜有余了(罗8:37)。」——特里尔】

  关于得救确信的这部分就论到这里。我想,读者将会看到,对于我的主张——确信得救是件真实的事,我已说明了可靠的根据。

  Ⅱ.现在让我们转到第二方面。前面说过,“一个信徒可能从未得着保罗所表达的确信的盼望,但却仍是得救的。”

  我对这点完全认同,毫无异议。如若神没有使一颗痛悔的心忧伤,我就不愿意使之忧伤;也不愿意使神的一个软弱无力的孩子失去勇气;我也不愿意让人觉得,除非人感到自己确实得救了,否则在基督里无份无干。

  一个人可能已经以得救的信心信靠基督,但却从来没有使徒保罗所享受过的确信的盼望。相信并有着微弱的蒙接纳的盼望是一回事,而在相信的过程中有「喜乐平安」,大有盼望则是另一回事。神所有的儿女都有信心,但不是所有的都有得救确据。这一点切不可忘记。

  我知道一些伟大良善的人曾有过不同的观点。我相信,有很多我愿意在其脚前坐着求教的优秀牧者不同意我所作的区分与界定,但我不愿意称呼任何人为主。我比谁都更害怕在人良心不安时带去廉价的安慰,然而,除了上面所述的观点,我认为任何别的说法都是让我万分不舒服的福音,它非常可能将拦阻人的灵魂迟迟不能进入生命之门【关于这点,读者若想有更多了解,请参看本章后面的补注。补注是一些著名的英国神学家的文章节引,用以支持这里所提出的观点。因篇幅太长,故没有插在此处。】。

  我并不畏惧地说,靠着恩典,人可以有足够的信心奔向基督;足够的信心真正抓住祂——真正倚靠祂,真正成为神的孩子,真正得救——然而,他在一生之中仍不能摆脱大量的忧虑、怀疑和恐惧。曾有一位作者这样写道:「一封信可以写好,却没有封缄;同样,恩典可以是刻在心里了,而圣灵可能还没有打上确信的封印。」一个孩子可能一出生就是富豪之家的继承人,却从未意识到他的富有;他可能从生到死都很幼稚,从来没有认识到他的财富多么巨大。同样,一个人可能是基督家里的婴孩,思想如婴孩,言语如婴孩,尽管得救了,却从未享受到活泼的盼望,也从未体尝到他所承受的产业的真正惠益。

  我如此强烈详细地讲论确信的现实性、特殊利益及重要性,但愿人不要误解我这么做的意思。不要曲解我的意思,以为我在教导说:只有能像保罗那样说「我知道并信服……有一冠冕为我存留」的人才能得救。我没有这样说;我所教导的绝不是这个意思。

  要想得救,就“必须”信靠主耶稣基督,这是勿庸置疑的。除此之外,我不知道任何别的走向父神的途径。不通过基督,就无法蒙怜恤。人“必须”感到自己的罪孽和失丧的光景,“必须”来到基督面前求得赦免和拯救,“必须”把指望放在祂身上,单单放在祂身上。只要他有信心做到这点,不管那信心多么微小软弱,我都可以根据圣经保证,他一定会进天堂。

  千万不可缩减那荣耀福音的无偿性,也不可裁去它美好的均衡性。骄傲和喜爱罪恶已经使永生的门够窄了,路够小了,我们切不可使这门和路更加窄小。主耶稣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的。祂看的不是信心的“大小”、而是信心的“实质”:祂不衡量信心的程度而是看它的真实性。祂不折断任何一根压伤的芦苇,也不熄灭任何一盏将残的灯火。祂绝不会容许人有理由说,有哪个来到十架前的人灭亡了。祂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信靠耶稣的人永不羞愧。从来没有谁会羞愧;你若信祂,也照样不会蒙羞。有一个人在被判为死刑后、走向刑场前奇妙地归正信主了;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到,满怀信心地大声喊着说:〔仰望信靠基督耶稣的人决不会灭亡。〕」——《作品集》,特里尔。】

  是的!尽管一个人的信心不过像一粒芥菜种那么大,但只要这信心能把他带到基督面前,并使他能摸一下祂的衣裳繸子,他就能得救——确定无疑地得救,就像乐园里最老的圣徒一样;永远完全地得救,就像彼得、约翰和保罗一样。我们在成圣上程度不同。称义则没有这种不同。经上所写的已经写上了,并且绝不会落空;「凡信祂的人」——不是凡有强大信心的人——「凡信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罗10:11)

  然而,请谨记,一个可怜的信徒可能始终对赦罪和蒙神悦纳没有充分的确据。他可能会屡次被惧怕和怀疑搅扰,内心可能有许多疑问和忧虑——许多挣扎和顾虑,狂风和暴雨始终相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我重申,我敢肯定,仅仅信靠基督就能使人得救,哪怕他从未得着确据也是如此;但是,我不能肯定这种信心会使他内心坦然、满有安慰地进入天堂。我敢保证他的信心能使他安全地抵达港湾;但是,我不能保证他能鼓满风帆、满怀信心、喜气洋洋地驶入港口。如果他在到达所渴望的安全港湾时,早已饱经风吹雨打、颠沛流离,几乎意识不到自己的安全,直到在荣耀里睁开双眼为止,那么,对此我将不会感到惊讶。

  我相信,记住信心与确信之间的区别是很重要的。它能解释信仰探索者(慕道者)有时感到难懂的问题。

  请牢记,信心是根,确信是花。毫无疑问,没有根就不会有花,但有根却没有花的情況却是一样肯定的。

  信心使那战战兢兢的可怜女人在拥挤的人群中来到耶稣身后摸祂的衣裳繸子(可5:27)。确信使司提反平静地站在杀害他的人中间,说:「我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徒7:56)

  信心使那悔罪的强盗哭着说:「主啊,求祢记念我。」(路23:42)。确信使约伯坐在灰土中,满身疮疥,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伯19:15)「祂虽然杀我,我仍要信靠祂。」(伯13:15)

  信心使彼得开始下沉要被淹死时呼喊:「主啊,救我!」(太14:30)。确信使同一个彼得后来在公会面前宣告:「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己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1,12)

  信心是那焦急渴望而又颤抖的声音:「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可9:24)。确信是那满怀信心的挑战:「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谁能定他们的罪呢?」(罗8:33-34)

  信心是扫罗在大马士革犹大家的祷告,那时他独自一人瞎着眼睛,满心忧伤(徒9:11)。确信使年老的囚徒保罗平静地审视坟墓,然后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有冠冕为我存留。」(提后1:12,4:8)

  信心是“生命”。这是何等大的祝福!有谁能描述或认清生命和死亡之间的巨大深渊?「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獅子更强。」(传9:4)。然而,生命也许会体弱多病,不强壮,充满痛苦,饱受煎熬,焦虑、疲乏,又担负重担,没有喜乐,没有笑容,及至终了。确信“意味者比生命更多的东西”。它是健康,强壮,能力,精力,活力,朝气,气概与美丽。

  摆在我们面前的,不是「得救与否」的问题,而是「享受惠益与否」的问题。不是有没有平安的问题,而是极大的平安与微小的平安的问题。不是世上迷失之人与基督学校【基督学校指的是基督的门徒群体。】之人的问题,而是基督学校内的问题:是刚入门者与最高年级学生的问题 

  有信心之人的景况要“是好的”。要是此篇的读者都有得救的信心,我该多么欢喜啊!信的人有福了,真是非常地有福!他们安全了,被洗净了,称义了。他们超越了地狱的权势。撒但,任牠怎样恶毒,都永远无法把他们从基督手里夺去。然而,有得救确据之人的景况“要好得多”——他看见的更多,体验的更多,知道的更多,享受的更多,拥有更多申命记中所讲到的好日子,「如天覆地的日子」(申11:21)【「除了神的荣耀以外,我们可以切望的最伟大事情便是我们自己的救恩;我们能渴求的最甜蜜的事情是得救的确据。今生我们能达到的最高境界莫过于确切知道自己将在来世享受的福分。所有圣徒离世后都将享有天堂;有些圣徒还在地上时就享受了天堂。」——約瑟夫·卡莱尔,1653年。】。

  Ⅲ.现在转到我所要谈的第三方面上来。我将列出为什么“应该格外切慕确信的盼望的一些原因”。

  请特别注意这一点。我诚心希望人们比现在更加热切地追求得救确据。有太多的信徒以怀疑开始,以怀疑继续,活时怀疑,死时怀疑,朦朦胧胧走进天堂。

(推荐公众号 “寻访古道”“清教徒之约”“护教卫道”)










  诗歌 


《古旧十架》
各各他山岭上,孤立古旧十架,
这乃是羞辱痛苦记号;
神爱子主耶稣,为世人被钉死,
这十架为我最爱最宝。

主宝贵十字架,乃世人所轻视,
我却认为是神爱可夸;
神爱子主耶稣,离弃天堂荣华,
背此苦架走向各各他。


各各他之十架,虽然满有血迹,
我仍然以此架为美圣;
因在此宝架上,救主为我舍命,
担我众罪使我蒙恩拯。


故我乐意背负,此奇妙的宝架,
甘愿受世人轻视辱骂;
不日救主再临,迎接我同升天,
永远分享荣福在天家。

副歌:
故我爱高举十字宝架,
直到在主台前见主面,
我一生要背负十字架,
此十架可换公义冠冕。

  福音  


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亲自降生、受死、复活和升天,为堕落的人类成就了救恩。


按照父的美意,永生神子,他本与父同等,有父完全的神性,甘愿离开天上的荣耀,因圣灵感孕,由童女所生,且生而为神人:拿撒勒人耶稣。作为人,他在地上完全顺服上帝的律法。及至时候满足,他遭人弃绝,且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承担了人的罪,忍受了上帝的忿怒,替人死了。第三天,上帝使他从死里复活。这个复活是上帝的宣言:父接纳子的牺牲为赎罪祭。耶稣为人的不顺服付了赎价,满足了公义的要求,平息了上帝的忿怒。复活四十天后,上帝的儿子升天,坐在父的右边,得了荣耀、尊贵和权柄,超乎万有之上。他在上帝面前代表属自己的百姓,替他们祈求。凡承认自己是罪人的,凡承认自己不能自救的,凡投靠基督的,上帝要完全赦免,称他们为义,让他们与自己和好。这就是上帝和上帝儿子耶稣基督的福音。


也愿我们每一个蒙神光照的朋友,能够真诚的向神认罪悔改,接受主耶稣做自己生命的救主,在主耶稣基督里,生命更新改变,在主里得着满足的喜乐平安,连于我们的元首主耶稣基督。阿们!

    欢迎点击下面蓝色字体进入阅读

  何为福音?(一)

  何为福音?(二)
  认识福音-使人得救的福音
  福音——神的大能(保罗·华许)
  大有能力的福音

  罪与福音(保罗·华许)

  罪(莱尔)_1
  罪(莱尔)_2
  我们的罪(莱尔)
  彻头彻尾的罪人_1(保罗 华许)
  彻头彻尾的罪人_2(保罗 华许)
  人生是否有意义(...怎么知道自己有罪)
  认识神的属性

  钉十字架的基督_1(司布真)
  钉十字架的基督_2(司布真)
  当怎样理解基督的十字架(莱尔)
  十字架——罪的刑罚与代价(钟马田)
  十字架照出“己”(钟马田)
  十字架与自我(宾克)
  十字架与宝血 -宋尚节
  在十字架上(莱尔)
  牢记十架(莱尔)
  凝视十架(莱尔)
  真基督徒是如何称义的?(莱尔)
  靠基督称义(莱尔)
  靠耶稣基督的血称义
  信靠宝血(莱尔)
  没有信心就没有救恩(司布真)
  惟有真实的信心才是真基督徒(莱尔)
  惟有信心能支取基督的宝血(莱尔)
  信心的伟大对象(司布真)
  信心必经试验(司布真)
  信心中的悔改(加尔文)
  悔改(一)(莱尔)
  悔改(二)(莱尔)
  悔改(三)(莱尔)
  悔改(四)(莱尔)
  凭什么相信复活_1(保罗 华许)
  凭什么相信复活_2(保罗 华许)
  十架与复活(查理士•莱特)
  复活的意义(保罗·华许)
  复活主显现(莱尔)
  基督徒要学100问集合版(上)(1-54问

  基督徒要学100问集合版(下)(55-100问)


视频 小程序 ,轻点两下取消赞 在看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