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作为岳昕的朋友,求大家冷静

北京大学95级徐芃、王敖请长江学者沈阳不要再说谎了

中国各省名字的由来,看完涨知识了!

岳*昕|自我审视 :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

这不只是北大岳同学的抗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3月27日 上午 9:33 被检测为删除。

卸掉他的乌纱帽易,剔除他的毒害难

2018-03-26 青梨 由自望向 由自望向


在“周小平辞去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主席”的消息发布的当天,我发了一篇去年圣诞节写的批驳周小平谈“文化危局”的旧文,一朋友留言说:“一坨屎盲人踩着了情有可原,那些教授、学者、大学生是眼瞎吗?”我给出的回答是“你的这个问题太复杂。”另一位朋友留言说:“我们的路还很长!”我同意这位朋友的看法,深深地觉得“我们的路还很长”!

我和许多人一样也很不理解,为什么周小平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读者群,他的公众号文章的读者几乎都是100000+,点赞和打赏者过千,那么多人赞同他那错误的价值观,那么多人会被他那错误的历史知识、虚假的描述和混乱的逻辑所蛊惑,的确是个很大的社会问题,也是个很复杂的社会现象。因此,要探讨分析这一复杂现象的原因,也是一件难事。虽然他的四川省网络作协主席职位被卸掉了,但他的拥劢者却一时不会减少,可能还会增多,消除他给当代中国社会带来的思想和价值观的混乱与毒害则更难。“我们的路还很长!”确确实实如此。

不说别的,单说周小平被卸职这件事,就让人感觉有些不正常,甚至诡异。

据四川作协网报道,3月21日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第一届常务理事会第四次会议在成都召开,省作协副巡视员罗勇和全体常务理事参加了会议。会议由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袁野主持。会议同意周小平同志辞去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主席。

(四川作协理事会会场)

这则短短的消息,似乎暗含着一些文章。一是会议主持是省作协副主席,而不是主席(从搜索的材料看,主席是阿来)。按道理,省作协的常务理事会应该由主席来主持,只有在主席不能参加的情况下,才由副主席主持,但消息中并没有提及主席因故缺席。二是巡视员排着各位常务理事的前面。这除了突出当前巡视的重大作用之外,暗示了巡视发现的一些问题。三是周小平是辞职,而是解职。周小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辞职呢?这定然与巡视发现的问题有关。按理这种部门这种职位,似乎没有什么固定的任期制。从中国作家协会主席的任职看,巴金任作协主席一职20年,现任作协主席铁凝从2006年起到现在已经10多年了。周小平是在参加新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之后,于20156月当时四川省网络作家协会主席一职的,为期还不满3年。如果周小平没有做出什么对不住上面的事情,或者上面觉得他在那个位置上不是个不顺眼的碍事的种的话,只要他自己愿意,似乎坐上个108年,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是现在问题来了,他被辞职了。他为什么要辞职呢?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呢?如果是主动的,是什么原因让他不愿干了呢?难道他会像北大李沉简教授那样是为了拒绝做“犬儒”吗?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是他感觉力不从心,难以胜任吗?好像也不可能。在我看来,主动自愿的成分很小。被动的可能性则很大。如果是被迫的,他犯的是什么错误呢?在这里,我是不敢妄猜妄议的。我们静候四川作协的通报吧。


从我读过的周小平有限的文章来看,他的文章从观点上大体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特点:

他打着爱国的旗号,贩卖的却是狭隘的民族主义的种子,极大地迎合了那些有爱国热情而无爱国理性的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他打着拥抱时代、不辜负时代的旗号,贩卖的是与现代化(或现代性)背道而驰的观念,极大的迎合了那些有宏伟抱负却无时代精神的历史倒退主义者。

他打着捍卫主流红色文化的旗号,打着痛打所谓腐朽文艺作品的幌子,贩卖的是已经被主流文化抛弃了的旧文化形态,极大地迎合了那些具有“红色基因”或“红色情结”却无文化包容、人文情愫的“守旧派”。

他打着激发革命英雄主义的旗号,贩卖的却是“对抗”、“好战”甚至“暴力”等邪恶的种子,极大地迎合那些具有满腔豪情却无人道情怀的所谓的英雄主义者或崇尚英雄的膜拜者。

他打着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旗号,贩卖的是中国落后文化的腐朽与糟粕,极大地迎合了那些貌似道统实则伪善的毫无文化精神的卫道士。

他打着反美的旗号,打着痛斥所谓的被美国或西方敌对势力收买了的公知、大V的幌子,贩卖的是“阴谋”与“仇恨”的情感,极大地迎合了那些没有任何普世价值意识的“头脑残缺者”。

……

周小平及其他的粉红是这个国家这个时代一个很值得研究的社会现象,这一社会现象的流行有其复杂的原因。周小平造成的影响,特别是他对毒害,绝不能低估、小视,更不能忽视。卸掉他的乌纱帽,绝不意味着就剔除了他的毒害。他的毒害还可能会发酵,会膨胀。我们既要细致地有理有据地批驳他的错误观点,又要分析研究那些错误观念为什么能够吸引人且流传得开的原因,更要不断改革创新,极力铲除孕育、滋养、传播、流行那些错误观念的土壤及其生态。

的确,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