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三观尽毁!今天火遍全网的某女大学生卖淫日记让我们很难受……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月7日 下午 4:4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独家|“孙小波IPO受贿案”再揭秘:乐视网涉案否?至少7名原发审委员卷入腐败风波!

纪沐阳 叩叩财讯 今天

导读:因“孙小波受贿案”系列案件的牵扯,目前至少已经有7位原发审委员被牵连此案,而乐视网IPO的有关事项的确是该案的导火线,虽然在孙小波目前发布的有关判决中并未直接点名乐视网也曾参与行贿,但种种迹象表明,孙小波或曾与乐视网在其IPO期的确间存在巨额资金来往。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纪沐阳@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虽然有关IPO发审委员贪腐案件已经屡见不鲜,但日前被曝光的“孙小波受贿案”依然震惊资本市场。
 
与早前的涉嫌PE腐败的“冯小树案”和内幕交易的“邓瑞祥案”等有关发审委员涉贪不同,孙小波该次受贿案可谓是发审委员在任期内最直接、涉案公司最多、影响最为恶劣的贪腐案。
 
“早前案发的一些发审委员贪腐案中,大部分都是类似发审委员曲线入股的PE腐败或内幕交易案件。”一位曾担任过多届IPO发审委员的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在IPO审核中,许多上市企业为求过会,常常存在着“打点”发审委的“潜规则”,而孙小波此次案件则将这一‘潜规则’的事实以鲜血淋淋的方式摆上了台面。
 
45家企业、折合共计778万余元人民币的财物,这是孙小波在2009年至2012年间担任三届创业板发审委员时直接收受拟IPO上会企业的贿赂。
 
据近日于法律文书网公布的有关刑事判决书显示,向孙小波行贿的这45家企业除了其中一两家企业外,其余皆为由其本人亲自担任发审审核工作的拟上市企业,这些企业的行贿方式也较简单直接,几乎皆是在企业即将上会前夕,通过请吃饭、喝茶等方式将现金、购物卡或黄金等贵重礼物直接送达其手,其中大部分企业的行贿金额在10-20万元人民币不等。
 
孙小波的被查,在资本市场中早已不是新闻。早在2017年10月,便有多家媒体报道称首届创业板发审委中有委员被立案调查,其中便包括这位时任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的孙小波,而引发其被调查的“导火线”,便是在近年来一直备受质疑的乐视网IPO有关。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随着近期“孙小波受贿案”判决书的曝光,45家行贿企业中却并未出现乐视网的名字。
 
那么,这起在发审委监管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孙小波受贿案”到底因何案发?乐视网到底是否涉及该案?其后是否还有更大的案情即将浮出水面?
 
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因“孙小波受贿案”系列案件的牵扯,目前至少已经有7位原发审委员被牵连此案,而乐视网IPO的有关事项的确是该案的导火线,虽然在孙小波目前发布的有关判决中并未直接点名乐视网也曾参与行贿,但种种迹象表明,孙小波或曾与乐视网在其IPO期的确间存在巨额资金来往。
 
1)乐视网与“孙小波案”
 


时间回到201710月的最后一天,在市场毫无征兆之下,多个权威财经媒体同时报道称多位前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并将缘由之一指向乐视网2010年的IPO
 
这便是该次“孙小波贪腐案”在媒体舆论上最早的爆发。

据叩叩财讯获悉,其实早在2017年7月初,孙小波等人的受贿罪案件线索便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贵州省人民检察院管辖,再由贵州省人民检察院交由黔东南州人民检察院,并指定由锦屏县人民检察院负责该案的侦办。
 
2017年8月9日,锦屏县人民检察院对孙小波涉嫌受贿罪一案正式立案侦查,并同时对孙小波进行网上追逃。

2018年8月10日晚间22时,银川市公安局兴庆分局北街派出所民警在兴庆区九洲国际酒店某房间将被告人孙小波当场抓获。
 
“对孙小波的该次调查的确是由乐视网IPO的有关案件为由头切入展开调查。”在孙小波被抓捕的消息传出之后不久,一位接近于孙小波的有关人士曾向叩叩财讯证实,“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多受贿贪腐情节浮出水面,最终演变为一系列波及范围非常之广的IPO贪腐事件。”
 
不过,此次被捕也并非是孙小波近年来首次被立案调查,据上述有关人士透露,在孙小波该次被捕之前,其便早已经处于取保候审状态。这源于早在2014年底,孙小波便因卷入一起欺诈发行股票案件, 涉嫌经济犯罪,被公安部门带走调查,同年12月9日,其被取保候审。
 
“这是一起非常敏感的案件,当年对于该案件的传闻颇多。”上述有关人士拒绝透这桩在2014年底孙小波卷入的欺诈发行案件始末,仅表示当年该案由公安部直接负责,调查过程中,孙小波就已向公安部门交代了9起受贿事实。
 
虽然此次在“孙小波受贿案”中,乐视网的身影并未真正现身,但孙小波与乐视网之间的瓜葛却难以回避。
 
2010年乐视网上市以来,围绕在其身上的质疑几乎从未消停,当年乐视网IPO上会审核之时,参与其审核的创业板发审委委员共有7人,其中便包括孙小波。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证监会曾对乐视网IPO一事查过好几轮,尤其是在2014-2015年左右,深交所还曾找乐视网IPO的保荐机构平安证券要了当年上市的所有底稿,并“该约谈的约谈,调查的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原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便是在2014年底落网。据两年后的2016年11月10日,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李量受贿一案案情显示,李量的罪名之一便是其曾为乐视网等公司上市提供帮助。
 
那么,孙小波与乐视网之间到底是否也如李量般存在着某种交易?
 
据早前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在“孙小波受贿案”的最初的涉案事实中,孙小波共交代涉及受贿的企业并非45家,而是46家。
 
其中有一案例不知因何故最终未被单独记载入此次“小波受贿案”判决材料,该案例被表述为:“2010年6月,拟上市企业某某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为了IPO申请能通过发审委会议审核,于该公司上会前的一天,该公司保荐机构中国平安证券公司投行部负责人曾某在北京市金融街附近的一家茶馆请托孙小波在评审该公司时给予关照,送给被告人孙小波2万欧元(折合人民币170531元)。”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网全称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其IPO申请于2010年6月10日上会,保荐机构为平安证券。
 
2)多名原发审委员卷入该次腐败案
 


正如在两年前诸多权威财经媒体报道中所称那般,此次因乐视网IPO一事被卷入“贪腐”案的原发审委员远不只孙小波一人。
 
2017年8月至10月期间,与孙小波在同一时期被带走的原发审委员还包括了同样曾担任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的谢忠平和韩建旻两人。此前,谢、韩二人的身份还分别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和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董事、执行合伙人。
 
在乐视网上市审核时,谢忠平与孙小波一样,也为曾护送乐视网上市的直接审核者之一。
 
而韩建旻,虽同为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但未直接参与乐视网首发申请,不过据知名财经媒体《财经》报道称,韩之所以被同时带走,与其在乐视网IPO期间为其提供帮助有关。
 
上述众人虽因乐视网IPO事宜被查,但随着调查的深入,则顺藤摸瓜牵扯出一连串的IPO贪腐案,将涉案人数更进一步扩大。据叩叩财讯获悉,除了孙、谢、韩三名涉案人员外,还至少波及牵扯出了另外四名原发审委员。
 
2017年底,在孙小波、谢忠平和韩建旻等人被带走后不久,同样在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担任专职委员的蒋新红被立案调查,斯时,便有消息称,包括蒋新红在内的这4名委员被“并案处理”且皆交由贵州省办案机关办理。
 
有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蒋新红便是被此前被捕的三人供述牵连而揭发。
 
实际上,在孙小波等人IPO受贿案件的审理过程中,被该案件牵连而遭检举揭发受贿者,还远不只蒋新红一人。
 
据孙小波日前公布的刑事判决书显示,庭审期间,被告人孙小波及其辩护人提出曾向办案机关揭发他人犯罪的事实,具有立功情节的意见。

而孙小波所谓的揭发他人犯罪而立功的情况其实是经他本人介绍,烟台招金励福贵金属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黄某和北京旋极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等人曾向他人行贿的事实。
 
据上述判决书内容显示,2011那年10月的一天,拟上市企业烟台招金励福贵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为了IPO申请能通过发审委会议审核,于该公司上会前的一天,公司董事长黄某通过孙小波引荐、联系到该公司上会时的审核委员杜某、张某、宋某等三人,请托三人在评审该公司时给予关照。
 
2011年11月,拟上市企业北京旋极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为了IPO申请能通过发审委会议审核,于该公司上会前的一天,该公司董事长陈某、财务总监黄某通过孙小波引荐、联系该公司上会时的审核委员韩某,请托韩某在评审该公司时给予关照。
 
据证监会网站公开发布的有关IPO审核信息显示,2011年10月8日,负责审核招金励福贵金属股份有限公司IPO申请的发审委员分别为万勇、谢、宋新潮、张晓彤、杜坤伦、李旭冬、胡,而在11月10日负责审核旋极信息IPO申请的发审委员中仅有一位韩姓委员,那便是韩建旻。


(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