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9月21日 上午 12:2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们不想做“第一个躺在这张床上的女人”

到到 西土城站到了 2022-09-19

今天20导演赵韦弦事件的爆发,让我们重新想起了被导男/电男伤害的过往。

写在前面

本文将以保护受害者为前提,以匿名投稿的方式,主要控诉北电2018级导演系王鳆锐的种种性骚扰行为,骚扰程度:A<B <C

正文开始

投稿人A自述:

  • “2022年8月,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刹那间想起了和北电2018级导演系王鳆锐的故事。”

     A当时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是否有未经允许的录像视频的存在,让A夜夜难寐

  • A自述道:“当时吃海底捞的时候,王鳆锐给我说,在2018年刚进校的时候,我的前任R和他的室友,加上两个导演系的女生,在宿舍4p,这件事让我心态崩了,我还很喜欢我的前任R,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过往,可是又在心里默认了这件事的真实性,于是我很感激wfr愿意告诉我事实,所以后面他邀请我去他家坐坐的时候,我也没多想。在我和wfr一路坐车去他家的路上,我有强调我就是去坐两分钟,然后我会回寝室睡觉,他点点头没有说话。在进入他的出租屋后,他给我说他有性压抑,说他和前任们的性生活非常无趣,我刚好前段时间看过如何让女性糕潮的科普,于是我就很认真地用语言简单地教了他,我并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任何情色意味,我只是单纯地在跟我的成年人朋友分享性知识,想让我的朋友性生活更加有趣。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他很有可能拍视频了。”剩下的故事在上文投稿人A的朋友圈里,已经阐述。


    在此之前,去年冬天十二月份左右,王鳆锐因为传播了A给王鳆锐讲述的八卦部分,对A的生活造成了影响,A在朋友圈第一次暗示性地控诉了王鳆锐的无耻背叛,五分钟后,王鳆锐给A打过电话,一边哭一边道歉说自己不该传A的八卦,并表示自己再也不会这样。打电话的时候,A开了免提,A的室友也听见了,最后A说:“王鳆锐你让我很失望,我曾经真的把你当好朋友。”


投稿人B,今日在朋友圈自述:


上文左方提到的“另一个受害者”就是A

  • 附B的检测报告+诊断+处方+缴费单据


投稿人C:

事后,C向王鳆锐表达了谴责,王鳆锐承认错误并道歉


同时表达了希望王鳆锐不要再做同样的事情


而王鳆锐在答应C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后,接连骚扰了A与B


在B发完朋友圈之后,还有D和E两位女生表示自己同样遭受过王鳆锐的骚扰,可是她们暂时没有勇气站出来为自己发声,于是我们匿名收到以下D和E的自述。

  • D:

根据D的自述,我们不难发现,男性利用先天的力量优势,隐晦地半强制性强迫女性,同时喜欢抱团对女性进行外貌羞辱、荡妇羞辱,以PUA的方式强制获得自己臆想出来的交配权。而女性往往是那个在伤害中,习惯性反省自己的存在。

  • E:


在此之外,还有女同学陆续向到到投稿,关于学校其他男生骚扰她们的故事

  • 圆圆(化名)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性骚扰都没有完全直观的证据,可是没有证据不代表没有发生!在此,我们强烈谴责所有性骚扰的行为,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道歉,还希望每个人都能管好自己上下两个位置的脑袋,多看看新闻,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在“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思想行为指导下,给女性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不要让你爱的人生活在“在绝对压制的力量下,因为害怕暴力,而失去反抗的勇气”的环境中!
同时希望所有受害者站出来,不要畏惧流言蜚语,为自己的权益发声。
姐妹们不要怕!受害者有罪言论就是狗屎!是终将会被社会主义淘汰的糟粕!有我们站在你身边!有法律保护我们!YOU ARE NOT ALONE!


(欢迎各位姐妹随时向后台投稿,我们永远会在西土城站接住疲惫的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