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人民日报怒批:再不整治,中国道德就崩盘了!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3月14日 下午 2:4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给国家的孩子道歉。

刘娜 闲时花开 今天

  尖  开  花  · 文  心  淌  情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每个孩子,

都是国家的孩子。

 

●●●

20181022日,对澳大利亚人来说,是个难以忘记的日子。

那一天,总理莫里森发表了一份让很多人泪流满面的道歉。道歉的对象,是全国遭遇过性侵害的儿童。

“这个国家,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十年复十年地发生着性侵孩子的犯罪。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辜负了他们,我们抛弃了他们,这将永远是我们的耻辱。

今天,我们向受害的孩子们说声对不起。对那些信任被背叛、努力收拾残局的父母说声对不起。

向勇敢举报却被我们一直忽略的人,说声对不起。对那些受害者的伴侣、妻子、丈夫、子女,他们承受的虐待、掩盖和阻挠说声对不起。

向过去和现在的几代人,说声对不起。”

当时,澳大利亚众议院内,听着莫里森这场迟到的道歉,现场800多名受害者数度落泪,泣不成声。

之前,历时5时间,澳大利亚完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儿童性侵状况调查报告。


超过1.5名受害者与调查委员会联系,8000提供了详细证词,包括学校、教堂、青年团体、童子军、孤儿院、体育俱乐部的4000所机构遭到指控,2500宗案件移交司法部门调查,230嫌疑人或涉事机构被起诉。



面对受害者触目惊心的遭遇和无法治愈的悲伤,参与调查人员表示:

性侵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是因为罪犯认为他们可以逃避惩罚,而国家对此熟视无睹。


所以,那些曾被侵害、被侮辱的孩子,需要国家的道歉。


因为,当信任被破坏,孩子被蹂躏,权力和地位被用来犯下邪恶且黑暗的罪行,国家是没有任何资格和借口推卸责任的。


莫里森道歉后,澳大利亚政府提出国家赔偿计划。遭遇性侵的受害者最高可获得15万欧元(相当于70多万人民币)的赔偿金,共有6人有资格领取这项赔偿。费用来自地方政府和包括天主教会在内的一些主要机构。

再高的赔偿,也无法弥补过去的创伤。但国家的道歉,却让受害者得到了心灵的安慰:

我们是国家的孩子。国家最终和我们站在一起。

●●●

同在2018年10月,挪威政府也面向全世界公开道歉。道歉的对象,二战时期正值花季的本国女孩。

这是一场跨越70多年历史的道歉,但依然让幸存者及她们的后代泪流满面。

1940年,30万名德国士兵入侵中立国挪威,打着“雅利安人优越论”的旗号,推行了“生命之泉”的生育计划——设立9个生育中心,只要是纳粹士兵和挪威女孩生育的后代,就可以享受优待服务。

被入侵的耻辱和活下去的希望,让35000名至50000名挪威女孩和德国士兵有过亲密关系,并最终诞生下1万至12000名孩子。

二战结束后,这些生下纳粹后代的女孩,被统一称为“德国女孩”,受到挪威政府的逮捕、拘禁和驱逐。

而她们的后代,也被送往精神病院、孤儿院等机构,受到殴打、虐待、遗弃等非人待遇。

对这一群体跟踪研究的历史学家波斯鲁德坦言:

“这些无辜的孩子在成长中步履艰难,很多人选择自杀、酗酒和吸毒。”

2000年,挪威政府第一次向“德国女孩”道歉,坦言之前的过错,提供政府赔偿。

2018年,挪威首相索尔贝格在联合国再次向“德国女孩”道歉:

“因为和德军有关系或者被怀疑有关系的挪威女孩,受到了毫无尊严的对待,她们是受害者。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就是学生时代单纯的恋爱。但因为恋人是敌方士兵或者只是和他们的调戏,却让这些女孩烙下了一辈子的伤疤。

今天,我以政府的名义道歉。”

 


其实,70多年过去,幸存的“德国女孩”已经不多。而这笔可以归咎于“那届政府”的历史旧账,也完全可以束之高阁。但国家层面的道歉,还是让挪威人欣慰不已:

 

一份道歉,哪怕迟到半个多世纪,依然有着巨大的力量。那就是让活着的人看见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歉意和诚意。

 

毕竟,每个孩子,都是国家的孩子。国家应为她们负责。而道歉,便是负责的一部分。

 

●●●

 

在文化类节目《朗读者》中,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的检察官孙明霞,曾给一个常年饱受家庭虐待的孩子小龙写过这样一封信:

 

“每个孩子,都是国家的孩子。

 

当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拥有了生存、安全、教育、发展、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这个集体有责任保护这些权利不受任何人的侵害,包括孩子们的父母。

 

倘若一个国家不能保护她最弱小的子民,不能让她的孩子享受到快乐,我们还谈什么幸福与安定?”

 

是的,每个孩子,都是国家的孩子。

 

那些受性侵而被忽略的澳大利亚孩子,是他们国家的孩子,后来他们等来了道歉和赔偿;那些因战争而受不公的挪威女孩,是他们国家的孩子,后来他们拥有了正名和公平;那个受虐待而被国家抚养的小龙,也是我们国家的孩子,但愿他余生活得治愈和光明。

 

但还有很多孩子,不被当作国家的孩子来看待。


出生后,他们因接种过期的疫苗,致病、致残或致死;幼儿园,他们遭到幼师的虐待,被殴、被扎或被辱;读书后,他们吃着高价食堂的变质食物,不适、生病或中毒;成长中,他们受到坏人的性侵,沉默、发声或跳楼……


 

他们,从未得到灵魂深处的道歉,也很难获得国家层面的赔偿。


或许,有的。

 

但我们的道歉,很多是姗姗来迟又官腔十足的一纸通告,我们的整改很多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趋利选择,所以,我们的结局就成了补了东墙又塌了西墙的往事重现。

 

那些披着资本和权贵外衣的人们,从来没有人真正认识到:

 

每个孩子,都是国家的孩子,而不是别人的孩子;每场道歉,都是灵魂的救赎,而不是官场的辞令。每出丑闻,都是改变的契机,而不是遮羞的抹布。

 

●●●


在接受著名记者法拉奇采访时,向被纳粹杀害的犹太人献上华沙之跪的德国总理勃兰特说:

 

下跪,是为了永不再犯。赎罪,是为了永远铭记。



相比战争和屠杀,另一种发生在同族同胞之间的残忍戕害,一样需要道歉,一样需要赎罪。



昨天,成都某校食堂丑闻发酵后,校长连夜清空微博,教育部门赶紧撇清责任,把矛头指向供应商,某些媒体用尽其能证明,这家号称“做出妈妈味道”的明星学校,是家私立学校……


如果不出所料,接下来的剧情就是:


一纸通告,处罚俩人,舆论平息,臭肉臭菜从这所学校转移到那所学校,就看什么时候孩子们再出事,家长们再变身福尔摩斯,帮助公权履行监管责任……

 

这样的套路,用得多了,也就让人心凉了。

 

如果事发学校的校长良知未泯,如果当地教育部门还算一方父母官,如果当地政府把那群孩子还当国家的孩子,如果我们的决策者真的希望悲剧不再重现,那么这一次,请勇敢地站出来,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儿,向孩子们道歉:

 

我错了。我辜负了这个国家的孩子。这是我们教育的耻辱。我要向所有受害的孩子及家长们道歉。

 

如果能这样,我们的孩子还有希望。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有一种隔屏深爱

叫星标闲时花开


猜 你 想 看

不过如此。

一个49岁女人的遗言:如果有来生,绝不再丢梦。


闲时花开(IDxsha369):作者刘娜,80后老女孩,心理咨询师,情感专栏作者,原创爆文写手,能写亲情爱情故事,会写亲子教育热点,被读者称为“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