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丁丁在上海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这次谁惹我们生气了?

邱开冒 一丘万壑 2019-08-21


这次是一个演员惹我们生气了。


网路世界给现实生活设置了出气口,定期推出惹人生气的人和事,在一片喧嚣中,满足了我们的义愤感、忧患感和正义感。


演员翟天临博士“学术不端”,迅速激起了网路上的愤怒,现实中的北大、北电也做出相应姿态,翟天临在北大的博士后给搅黄了。


刚过完年,营养过剩,需要找点事儿生气消化食,翟天临就正好凑到枪口上了。


演艺界的主业是让大家高兴的,副业惹大家生气。让你高兴活儿干得不怎么样,惹人生气的活儿倒是弹无虚发。明星们看似风光,其实竞争激烈,好不容易成名后,收入、私生活都在群众的监督审视之下。


明星还得漂亮或帅气,看着解馋,骂着解气,一鸡两吃,勇于奉献。


吃瓜群众有时一恍惚就不能拿自己当外人了,像是跟明星有一腿似的感慨:戏子无义,婊子无情。这话是过去捧戏子、喝花酒的富家公子哥说的话,再怎么翻身做主人,这话也轮不到吃瓜者说的。


这是中国特有的接受美学现象:人们从戏里受的“义”的感动,就要求戏子是义人,人家只是艺人;跟小姐打情骂俏日久生情,就把人家当情人,人家只是个性人。


其实,戏子是不愿意背这面义旗的,可吃瓜群众就是对戏子义气深重,单方面义结金兰。一旦艺人爆出义不附体的事来,就装深明大义状,割袍断义。还真自说自话地入戏了。


特别是扮演正面人物的明星。若陈佩斯偷税漏税群众的愤怒反应就轻,吴京偷税漏税反应就强烈——一个浓眉大眼的战狼怎么也不“义”了呢?


翟天临格外惹人生气也跟他在春晚演的小品有关系,他演的是打假警察,居然也学位造假。群众更掺杂了一点吃亏受骗的情绪。


这次有司出手果断:

今天,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回应“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事件”称,教育部对此高度重视,第一时间要求有关方面迅速进行核查,北京市有关方面在督促和指导北京电影学院组织开展调查,北京大学也开展了相关核查工作。调查不仅涉及本人是否涉嫌学术不端,也涉及工作的其他各个环节是否存在问题。昨天,北电和北大相继发布阶段性核查声明。



你翟天临一个戏子,掺合什么学术呀!学术界本来就够“不端”的了,你一个戏子还端个盘子盛汤往学术餐桌上挤!汤撒了一身不是?


学术界、演艺界各吃各的饭,水有水道,陆有陆道,翟天临还想玩水陆两栖,有那身鳄鱼皮吗?腰带不算哦。晃着一身小鲜肉,抢北大大肚腩的博士后,那么好的头型有多少帽子可以选呀!偏抢那紧箍咒似的黑帽子?


在真博士看来,翟天临就是个“空子”。不是哪路“绺子”都能混进威虎山博士后的哦。他不但是“学术不端”,还拿错了叉子端错了碗。


博士制造机构是有行业标准的,但一些来料加工的非标件又另当别论。估计翟天临是这些非标群里最没背景的吧。他弄个博士也不以此混进公职队伍,危害不大吧。在电影里无论扮演科学家还是土匪,不会靠博士证上位吧,就算拍三级片也不用性学硕士证书开道的。演好演坏也跟博士学位没一毛钱关系。


但乡长县长戴着来料加工的博士帽就涉及公域问题了。非标系列的博士乡长县长(往高不好说了)若出现重大决策失误,制造机构对自己出产的博士产品负连带责任吗?


非标群体作为买方,给制造机构支付或转移支付了制作成本和利润。非标群里的私营业主和明星,购买的是虚荣,跟买个奢侈品牌名表名包差不多,主要用来炫的。这差不多是私域消费,基本都是自费。


公职队伍里的学位爱好者就不是正常的购买者了,且不论公费自费,更重要的是购买的学位构成了权力要素,参与了晋升晋级等权力运行,是公域范围的问题了。


几年前,某重要部门的一个省部级干部,在履历介绍上是中专学历,引来一片赞叹声,差点被评为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理由是,他所在的位置若想来料加工拿学位,得多少大学排队抢呀!别说博士,就是圣斗士也不在话下,得多有自信多有定力才甘心守着个中专学历呀。吃瓜群众有时也能找对感动痒痒肉的。



往深里挖掘一下,翟天临也有让人感动的痒痒处:当下很多人都向钱看,鄙薄读书,他却向往学霸人设,向博士队伍靠拢。也是提醒大家,学霸、博士是值得追求值得觊觎的。隐隐透露出些许正能量嘛。


我问一个真博士:你们为什么对翟有那么大火气?是怕他拉低了博士的整体水平?前些年有十博士抵制洋节,博士的水平也参差不齐的呀。他回答:博士名下的资源被祸害得很紧缺了,得环保一下留着我们真博士自己挥霍吧?

往期文章

如何正确地找茬?

怎样正确使用‘’落井下石‘’

此情可待成前任  ——改革情人节的一点建议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