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在上海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朝鲜如何在72小时内从“新冠零病例”增至120万例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万万没想到,抗击新冠的胜负手居然是在朝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权力的游戏》—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真有!

邱开冒 一丘万壑 2019-08-19


在对《权力的游戏》烂尾的遗憾声里,又从游戏的角度重新捋了一遍。

看《权力的游戏》不禁对照中国历史上的权力游戏,从规则到流程,感觉差异比NBA与CBA的差距还大。

两千多年前,中土的戌卒陈胜的一声设问句——帝王将相宁有种乎?把权力的游戏版本升级,“彼可取而代之”成为打怪升级的基本流程。“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成了终极励志鸡血,激励着枭雄们抛头颅洒鸡血,上演着失鹿、逐鹿、宰鹿的权力游戏。

看完《权力的游戏》,感觉是我们视野之外的游戏版本。

如果把中土权游指令“帝王将相宁有种乎?”输入到《权力的游戏》中,劳勃·拜拉席恩、艾德·史塔克、瑟曦·兰尼斯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会一脸懵逼:有种呀!这还是个问题吗?侏儒提利昂、私生子琼恩及无“种”的“小指头”、波隆、太监瓦里斯都会怒斥:这话是病毒!有这种邪念玩权游非死机不可。

维斯特洛大陆的权游跟东方大陆的权游不能兼容。

《权力的游戏》就是描述了各级国王之“种”的生产、流通及交换。

权力运行就是各级王“种”的生长、繁衍,生长成陈涉所质疑的“帝王将相”。

王与王子就是权力游戏的“种”,各个王室家族就是权力之“种”的培植、发育、生长基地。

《权力的游戏》里各路玩家开打,就肇始于国王劳勃·拜拉席恩育“种”事故。

艾德·史塔克发现兰尼斯特家族的王后瑟曦给劳勃·拜拉席恩生的王子、公主不是国王的真种,拉开了血腥权力游戏的大幕。

权力之“种”的培育方式略有区别,艾德·史塔克跟徒利家族的凯特琳合作育种,生产出罗伯·史塔克、布兰、珊沙,艾利娅。坦格利安家族为了育种的纯粹性,都是血亲通婚,兄妹、堂亲、表亲合作育种。还有兰尼斯特家族,瑟曦和詹姆是因为倾心相乱伦生产出王子乔弗里、托曼、公主弥赛菈。

维斯特洛大陆的七国“帝王将相”之“种”子的培育、生长、交换、抵消、流通、贬值、增值勾画出权力的基本架构和规则。

艾德·史塔克发现劳勃·拜拉席恩的种子是赝品,就寻找真种子继国王之位,威胁到兰尼斯特家族利益,被砍头。然后北境起起兵开打,“种”子们开始了流通、碰撞、交换游戏。

“血色婚礼”就是佛雷借口罗柏·史塔克毁约擅自娶妻育“种”而大开杀戒。

瑟曦三个儿女相继夭折,自己坐上女王宝座,肚子里的王种还没培育出来,与詹姆相拥而死。

“暴风雨诞生”的丹妮莉丝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种”,本来不谙世事,“种”——血缘的呼喊,走向复辟王位之路。

雪诺·琼恩被证明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种”,与丹妮莉丝的恋情秒变姑侄恋,成了丹妮莉丝通向铁王座的障碍。

私生子詹德利因为是劳勃·拜拉席恩仅存的“种”,被分封给风息堡。

为了对抗尸鬼,“种子”们放下恩怨,结成统一战线,同仇敌忾,因为尸鬼是无“种”的,无种的尸鬼是反人类的,也是反“种”的,同时也是对权力游戏规则的颠覆。

一场王之“种子”游戏后,只剩下坦格利安家族的琼恩,史塔克家族的布兰、珊沙、艾莉娅,拜拉席恩家族的詹德利,兰尼斯特家族的提利昂,其他家族的“种子”在交换碰撞中亏损掉了。

也许,诺干年后,提利尔、马泰尔家族残存的“种子”又像丹妮莉丝一样,走向荆棘复国路。

早熟的中国,一声“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带来了觊觎者的狂欢,“鬣狗”、波隆、“小指头”如果代入到东方权力的游戏,加入更广阔的打怪升级空间,该是多么热血沸腾。

权力游戏角色的分级制算不算最不坏的游戏规则呢?对已经“得天下”的权力的限制常常沦为摆设,对绝对权力的限制是否应该从攫取权力时的分级限制开始才有效呢?从分级限制上就杜绝刘邦、黄巢、朱元璋、李自成这类等级的参与权力的游戏,对华夏的危害是否能降低很多?限制权力,要从限制争夺权力者的等级开始。

权力游戏参与角色的分级制比电影分级制还重要,“帝王将相宁有种乎”会周期性挤爆游戏厅,权力的游戏全是粗糙的毛片。


往期文章:

徐晓冬打断了谁的鼻梁?

五·四:百年前的一次大型“医闹‘’事件

权力的游戏——一场游戏一场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