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爸爸去哪儿了?

邱开冒 一丘万壑


前几年,有款走红的电视节目“爸爸去哪儿了?”,好像是亲子主题的节目。


这些天,吃瓜群众都在操心另一版“爸爸去哪儿了”,帮忙给孙小果找爸爸。


孙小果是昆明的恶霸,21年前就被判处死刑,却上演了“大变活人”戏法,神奇地活到今天,而且还是自由身。


根据中国逻辑,孙小果应该有个能量巨大的爸爸。


可公开资料显示,孙小果的生父是个普通工人,继父是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对这两个爸爸,吃瓜群众很不满意,这是违背了基本逻辑的爹,是填坑顶缸的爹,新款坑爹。这两个爸爸跟神奇的儿子孙小果不匹配,媒体之言,群众之命都要拆散这父子关系。


这事的确是孙小果对不起广大群众,作了那么大的孽,多赚了21年的命,连个像样的爸爸都拿不出来,让人闹心又寒心呀!


围绕着孙小果案,陆续有多名干警、法官被判刑被留置。这么多人飞蛾投火般地营救孙小果,给人一种殉难的即视感,仿佛“赵氏孤儿”的重演。许多年以后再回看,这些涉案人会不会被误认为是义士呢?


如果孙小果没有一个可歌可泣的身世来源,如何让这么多干警赴汤蹈火?不给孙小果找出一个合逻辑的亲爸爸,整个剧情就成了一团乱麻。


吃大瓜的正义群众对孙小果神秘爸爸有愤怒之情,这是当然的,肯定有特权腐败嘛。但是,仅从父亲的角度说,这是个了不起的爸爸。每个父亲都会竭力营救自己儿子的,只是孙小果的爸爸能量太大。谁都不愿意有孙小果这样的儿子,但很多儿子都愿意有孙父那样的神秘爸爸。



有人想起几十年前的往事,1983年“严打”,朱元帅的孙子因为强奸罪被判死刑。1986年“严打”,上海的高干子弟陈小蒙、胡晓阳就是因为强奸民女被判死刑。据说,当时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一时社会风气大为好转。


回头看看,其实陈小蒙、胡晓阳死得很冤枉的,在任何正常法律环境里,都不该是死罪。前几年云南有起恶性强奸杀人案,案犯是毫无背景的底层草根,都在争论要不要判死刑,废死派法学家贺卫方就反对判死刑。陈小蒙、胡晓阳地下有知会哭昏厥过去的。


在封闭社会里,民气可用,民愤可泄。民气和民愤是种可以挑起也可以排泄的情绪,所谓“不杀不平民愤”也有迎合民众“看杀头”的需求。有时,抓典型杀几个高干子弟也是成本很低的平“民愤”的办法。在几十年前,法和办法是差不多的概念。


有权势人家的孩子出事,是广大群众比较喜闻乐见的事——小子,你也有今天!判越重越平“民愤”。民对权势有原始朴素的“愤”。前几年,陈有西说李天一强奸案有冤情时,就触犯了“民愤”,这种家庭的孩子若不是强奸,人民群众坚决不答应!


在高仿法律的准法治环境下,边缘高官及富豪出身的惹事孩子,就是特定时候平民愤泄民怨的战术储备肉。以“辕门斩子”的戏码来表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过去的每一次“严打”都有个别权贵子弟倒霉陪绑,即使判得过重有些冤情,也算是以“倒霉面前人人平等”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代用品吧。


孙小果“爸爸去哪了”的困境就在这里,“严打”风头时,这样的儿子什么爸爸也罩不住,风头一过,金蝉脱壳,说好的“倒霉面前人人平等”呢?本来很合适给民泄愤的情趣储备肉当时却没煮熟,后来还养得白白胖胖的,让“民愤”情何以堪?


本来活不过第一季的孙小果,竟然活到了第八季,把法治叙事的剧情都给搅烂尾了。这个时候再找出神秘爸爸来圆剧情也是个烂尾爹呀。


按1998年的“严打”法律,孙小果该判死刑。但21年后的今天,在“少杀慎杀”的法治环境下,如果没有新罪,不受“民愤”干扰,应该不会判极刑的。孙小果不是越狱潜逃,是“合法”改判的死缓,适用“法律受益”原则。第一季的那一枪一定要在第八季打响吗?


现在,找孙小果的爸爸就是找民怨“民愤”,给孙小果找枪补洞。


“爸爸去哪儿了”可能决定着把孙小果送哪儿,送给阎王还是送进监狱,还是个未知数。


也许,活也爸爸,死也爸爸。


往期文章:

《权力的游戏》—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真有!

权力的游戏——一场游戏一场梦

五·四:百年前的一次大型“医闹‘’事件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