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上海的46万外国人,正在离开

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

丁丁在上海

警惕:常态化核酸检测存在严重的生物战生化危机风险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权力腐败与垃圾分类

邱开冒 一丘万壑 2019-08-19


垃圾是人类文明特有的产物。


自然动物界是没有垃圾的,各类动物组成的生物链回收利用了全部“垃圾”。动物尸体有食腐动物处理,或与动物排泄物一起,成为森林、草原的有机肥料。


人类在生产力极其低下时也极少有垃圾,垃圾是生活的剩余,一个社会垃圾产出的多少是跟社会生活剩余或富裕程度成正比的。套用唯物史观的概念:自从有了物质生产的剩余,有了阶级之后,垃圾就产生了。


几十年前,人们形容非洲一些国家的贫困:穷得连垃圾都没有。


远的不说,四十年前的中国生活在贫困之中,几乎也没有什么垃圾。衣服要“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一点布头的垃圾都很难产生的。动物及人排泄物更是农业宝贵肥料,小说《活着》里的地主,大小便要憋着排到自家的田地里。“肥水不流外人田”可不是比喻,而是真正的内急排泄指南,是原始的可回收垃圾分类处理。


生活贫困的社会,垃圾是在最大限度地分类、回收、循环的。匮乏的货物,低廉的附加值只承担最简单的包装,而这包装物也被重复利用,根本轮不到当垃圾。



现在五十岁以上的人可能还记得农村服饰的一道风景线:进口日本的尿素化肥,包装的尼龙袋子都被乡村干部做成透气风凉的夏季服装。尼龙布的字样却洗不去,坊间传唱:日本尿素布,中国干部裤,前面印日本,后面印尿素。


有价值的包装垃圾的回收利用都是干部优先,在垃圾循环链上也投射着权力腐败的影子。


阿克顿勋爵的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换个说法也成立:权力产出垃圾,权力膨胀产出巨量垃圾。


腐败,就是权力剩余、溢出的产物,是权力运行产出的垃圾。


权力垃圾是有营养的腐败物,腐败是个中性词,是指权力的贪婪性质。拓疆开土是大腐败,感官纵欲是小腐败,都是权力剩余—垃圾的表现形式。


孔子念兹在兹的周礼周制就是一场成熟的权力剩余分配,周制封建从上看是对权力的逐层递减分封、授予,从下看是对权力剩余的逐级递增回收利用,权力运行产生的剩余垃圾阶梯式循环分解。


孔子把周礼周制想象成权力完美运行的永动机,权力剩余、权力垃圾能量守恒永动机。但是,权力运行必然产生垃圾/腐败。


诸侯、卿大夫权力剩余和权力腐败导致周制运行淤塞,”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礼乐征伐只能自天子出,诸侯、卿大夫权力膨胀,僭越“礼乐征伐”权,就是典型的权力腐败。


诸侯逐鹿中,“尚首功”的秦战胜了“尚仁义”的六国,秦制取代了周制,权力垃圾/腐败的处理进入了新模式。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也可以说,秦淤积权力垃圾,天下共拾荒。


“百代皆行秦政制”,皇权专制是一种不断膨胀的权力系统,不断积累权力垃圾,每个王朝最后都被自己的权力垃圾掩埋覆灭。后宫、宦官、外戚、奸臣、方士、昏君,总有一款能造成了权力垃圾不可回收循环,演绎着周期性的兴亡治乱循环“拾荒”游戏。


西方社会的权力运行同样有垃圾/腐败困扰,霍布斯、休谟、洛克、密尔的政治学思考,就是寻找对权力垃圾/腐败的分类处理。


“权力有限论”,“权力制衡论”,“群己权界论”,“无代议士则不纳税”,都是限制权力垃圾/腐败的产出量及无毒化处理的方案。



现代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文明主要体现在对权力垃圾/腐败的分类处理上:立法权是可回收垃圾,行政权是厨房湿垃圾,司法权是被高度警惕的有毒垃圾,媒体是第四权力是干垃圾。上个世纪初,美国媒体掀起的“扒粪运动”就是清扫权力垃圾的典型案例。


权力运行产生的权力垃圾/腐败是必要的恶,需要限制其产出量及无毒化处理。


“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就是剥去权力的过度包装。限制权力垃圾的产出量,权力垃圾/腐败的分类处理是政治改革的主题。



往期文章:

瓜儿为什么这么甜?

猥亵儿童就是虐杀罪

胡斐凭什么引渡凤天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