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境外势力”八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江山易改,江湖不再

邱开冒 一丘万壑 2019-08-18

金庸笔下,江湖是个独立于皇家官权之外的自治共同体,有独立的侠义“意识形态”及自洽的权力运行机制。不杀官造反,也不攀附官府,所谓白道,仿佛是自治的行会公益组织,市民社会的NGO。


江湖上的侠义权力与皇家官权的关系有一个发育成长过程。


在《射雕英雄传》里,南宋皇家官权是个弱存在。黄药师的弟子曲灵风可以屡次去皇宫大内偷字画,预备将来孝敬师父。老顽童陪伤重的洪七公去皇宫偷吃御膳“鸳鸯五珍脍”,在御膳房常驻下来了。黄河四鬼都可以受聘完颜洪烈去皇宫盗《武穆遗书》。皇宫禁地,成了江湖英雄们的饭馆、博物馆。


当然,丘处机、郭嘉也暗中帮了朝廷很多忙,挫败了金国的一些阴谋。皇上在梦中都不知道自己欠了江湖多少情。


对南宋皇家,侠客们是居高临下的鄙夷而怜悯,所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直到最危机时刻,郭靖挺身而出,保卫襄阳,“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以江湖侠义补皇家将塌之天。江湖的自治共同体与皇家官权互补合流了,侠客们把局部的扶危济困转型为救亡图存。铁肩担道义,妙手十八掌。


《天龙八部》里,大理皇家段氏,简直就是在朝的武林世家,后来的“南帝”直接就是江湖武林一脉了。


“地命海心”的慕容家,小心翼翼做着帝王梦,想笼络江湖自治力量为复兴燕国效力,终成笑柄。慕容家势力算是在野的江湖“皇权”吧。


在“华山论剑”的时代,侠客们还有监督皇权的信心和勇气,华山五绝们打造的倚天剑和屠龙刀就包含着驱逐鞑虏,建立新朝,监督皇权的大格局。“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就是说新朝的皇帝如果不行仁政,江湖上持倚天剑的武功技术人员(侠客)将是皇帝生命的威慑者。


毕竟,杨过有投石毙蒙哥大汗,萧峰有生擒辽帝,“叫单于折箭”立誓的业绩嘛。


金庸想象的江湖自治权隐隐有诸侯领主限制王权的影子了,再一路创作下去,都可能写出划分江湖与庙堂权力界限的“大宪章”了,跟中国历史全拧了。金庸虽然身处香港,熟悉英式分权、限权,但毕竟是写中土的故事,总不能把武侠小说这种成人童话写成政治幻想小说吧。



到了封笔之作《鹿鼎记》,金庸洗尽铅华,褪去浪漫,自戳江湖小共同体自治梦。


《鹿鼎记》的主角韦小宝,出身市井无赖,一无武艺二不识字,跟武侠八竿子打不着。他唯一可取之处就是受市井说书文化的“启蒙”,把义气二字看得很重,当然也夹杂着装逼虚荣心。


韦小宝闯荡江湖并非凭神行百变、防身衣、匕首三件套,他凭的是康熙授予的皇权。韦小宝看似历尽艰险,其实是假装“闯江湖”,只是游刃于皇权与江湖之间。


这时的江湖,也褪尽了独立、自治的浪漫风采,没有了“华山论剑”的学术规范和学术排名虚荣,也没了武功技术门派的独立空间。金庸以前辛辛苦苦杜撰的恒山派、嵩山派、泰山派、崆峒派、昆仑派等纷纷缺席,就连武侠小说必不可少的金字招牌少林、武当也呈残花败柳状了。


《鹿鼎记》里的江湖基本是政治权力组织,是冒牌江湖了。


天地会是台湾郑氏集体组织的政治帮会,沐王府是流浪的反清势力,神龙教是与罗刹勾结的政治组织。这时的江湖就是围绕着政治权力场运转的政治组织,跟过去江湖自治的NGO没一毛钱关系。


“为人不识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陈近南首先是政治型英雄,并不是武功和侠义英雄。他的“凝血神爪”肯定不是归辛树夫妇任何一人的对手,也打不过吴六奇、独臂神尼、洪安通等人。


这是一个武林英雄没落的时代,归辛树一家三口,武功盖世,却是政治白痴。一身绝顶武功的归公子,却是个傻子,意味着纯粹武林的凋谢。武术只不过是赌术下的羊牯。


枉担英雄名的陈近南,整天一副郁郁寡欢的劳碌相。在郑氏集团的政治格局中,内外交困,勉撑大厦,死而后已。真没有过去江湖上二流角色快意恩仇的飒爽劲儿!


最重要的一点,韦小宝在几大江湖政治势力中的游刃有余不是来自他的聪明才智,而是来自皇权附加值——韦小宝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呀!


韦小宝就是康熙的白手套,他的皇权背书是他一切辉煌的秘笈。


金庸的武侠小说都有美丽感人的爱情传奇,就连老顽童都有追逐终生的爱情故事。但《鹿鼎记》里没有真江湖,没有真爱情,韦小宝虽然强取豪夺了七位如花似玉的老婆,但跟爱情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七位老婆,是韦小宝作为皇权的白手套收纳的降虏。权力,无非威恩二字,看似感恩的奉献,背后渗透着权力关系。


方怡、沐剑屏是沐王府的奉献进贡;曾柔是王屋派的进贡;双儿是江南文士集团的礼品;建宁公主是从吴三桂集团收编的;苏荃是神龙教的降虏;最难泡的阿珂是台湾郑氏集团的降虏。韦小宝的七位老婆代表着各派江湖政治势力被皇权通吃。


所以,韦爵爷与七位夫人逍遥的岛叫通吃岛,意味着皇权白手套韦小宝对江湖的扫荡、整合。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当韦小宝完成了白手套的使命后,想走市场化道路开几家妓院而不得,被荡平了的江湖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只好诈死隐匿,“从此,爵爷和太太们过上了提心吊胆的幸福生活……”金庸的成人童话咋都透出了悲凉味儿了呢?


子曰:太阳下面没有新八卦。金庸已经戳透了的“江湖”又有蠢蠢欲动迹象。一盘散沙的盘中人振振有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各种公益NGO在模拟着市民社会的公民组织,各有拳法剑术,仿佛行侠仗义的模样。其实,有的是康亲王的白手套,有的是索额图的小金库,还有好多舵主就是宫里的小桂子扮演的。


崖高人远,江湖已逝,无计悔多情。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往期文章:

高考状元被吃豆腐

瓜儿为什么这么甜?

权力腐败与垃圾分类

又到“七·七”复盘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