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当科学遇上政治 就是杨志遇上牛二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该醒醒了,青天大老爷梦!

邱开冒 一丘万壑 2019-08-18


8 月 4 日上午,一封来自江苏丰县女教师李秀娟夫妇的绝笔信《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揭露丰县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教育局丁攀打人、截访,短短几个小时横扫中文互联网。体制内人员的泣血喊冤,让全国亿万网友愤怒和揪心。


丰县女教师李秀娟的女儿被同学嬉闹中用校服拉链划伤了眼部,一个月后开始有症状,视力下降,并有失明危险。由于李的女儿被拉链划伤与眼疾恶化之间的直接因果关系不能确定,当地有关部门与李秀娟和当事学生家长就赔偿问题协商不下来。李秀娟不愿走司法程序,开始走信访程序。一级级上访,最后把自己上访成维稳对象,被截访被处分,据她说还被警察殴打过。


这两天,剧情有所翻转,丰县教育局截访官员丁攀对着镜头嚎啕大哭,满腹委屈。跟人们想象中的横行霸道的官员形象严重不符,丁攀以前的学生也作证说丁是个负责任的好老师。


李秀娟的“冤情”不一定有个对立面制造的,甚至她的对立面都是含冤的。

由于信访制度给地方官员造成的压力,那两个嬉闹孩子甩起的拉链伤到了一系列官员的“眼睛”,当地政府也给弄得“眼球”红肿了,也导致许多网民为了愤怒而选择性失明。


看双方的事实描述,如果按李秀娟的诉求解决了她的“冤情”,处理了协调解决她女儿医疗、赔偿事宜和维稳、截访她的有关部门和官员,就会制造更大的冤情。


冤冤相报这个成语,在信访制度情景下有了新的释义,是指一个冤情诉求被解决又造成更大的一连串冤情的意思。不是指过去冤有头债有主,以怨报怨的意思了。


一种供给、投入创造出一系列需求,就像老鼠被烈性药毒死了,猫吃毒耗子也中毒,狗吃死猫,秃鹫吃狗……最后污染水源土壤。


一种制度供给,如果没有解毒配套措施,也会造成冤情传递、传染和放大,仿佛是冤情传送链,制造出冤冤相报的株连效应。供给侧改革应该是制度改革。


信访制度是人治的产物,与法治国家的治理目标是不协调的。在以司法救济为主体的今天,再辅之信访的行政救济,指望“青天大老爷”的批示达到诉求目标,是条缘木求鱼之路。


信访制度的原意是反映民情社意,密切联系群众,也起到民众安慰剂的作用。一是让民众写“情书”,“多想对你表白,我的心里是多么豪迈”云云。再就是对基层官员的监督和威慑:上级有充裕的告密渠道哦。


市场经济和法治社会发展到今天,叠床架屋的信访制度应该好好反思了。是否应该像丰县女教师说的那样真的“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


王小波说过,清朝晚期老百姓曾流行一句话“百姓、洋人、官”代替剪子、石头、布,意思是洋人怕百姓,逮住暴打一顿就一哄而散,有理没法讲。而百姓却怕官,逮住就一顿板子,“灭门的县令”嘛。洋人吃了亏就找衙门,一顿乱吼,还扬言要找皇上麻烦,要朝廷追责,官可就吓死了呀。


现在的信访也是百姓、北京、地方官,北京怕信访人来惹麻烦,地方官怕上级的指标考核,信访人怕地方官截访拘留。信访制度制造了新型的剪子、石头、布,摩拳擦掌玩成了负和游戏。


信访制度就像“第二十二条军规”:信访必须要合法,但所有上访都是非法的。


据说有些压力大的地区,为了考核指标都用花公款行贿的方式在上级信访局办理销号销案,又产生新的权力寻租,新的腐败。既然有这么强烈的销号需求,干嘛不标本兼治,把信访制度也销号了呢?


还有个馊主意,把信访人当成花剌子模信使,送来好消息就奖励,送来坏消息就送去陪老虎玩“老虎、棒子、鸡、虫”



往期文章;

辱华者,虽猪必诛!

在耳光中飞旋的帽子

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