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冲天腐气透长安

邱开冒


5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受贿一案。贪腐金额达7.17亿元。


大家对过亿的贪腐案已经习以为常了,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淡定,没有几年前对亿元贪官的叹服了。有大格局的人指出,中国2019年的GDP已达99多万亿元了,7.17亿元只占GDP的0.000724%,占陕西省GDP25793亿元的0.0277%。看似贪腐金额屡创新高,从中也可以看出来中国经济的崛起。跑赢贪官的贪腐增长率也是GDP增长的动力嘛。只有没出息的于建嵘在算小账:“一个省委书记贪了7.17亿元,这是什么概念?2020年,陕西省贫困人口标准是3070元,也就是说,可以使23.3万人脱贫。”眼里只盯着群众的困难,不体谅领导的难处,活该被批评以偏概全!


做国情研究的,别老盯着民族复兴的百分比,应该多做量化分析。比如一个地区立案的贪腐金额总数与GDP的关系,与税负及企业增长的关系等,会得出有学术价值的结论。


赵正永的贪腐案就是个典型案例,应该深入解剖分析。民间有人调侃赵正永是清廉官员,因为赵深耕陕西十五年,光看几个大手笔吧:干预百亿大矿只贱卖一亿元,干预千亿矿权归属,染指延长油田能源业务,而自己只捞了7.17亿,还有2.91亿没到手,多么清廉的封疆大吏啊!土产女“港商”刘娟在老赵的帮助下,出手矿权一把赚21亿,就是老赵贪腐总额的三倍,上哪儿说理去啊?老赵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活英烈吗?百亿大矿贱卖一亿元,90多亿剩余价值分给老赵7.17亿也不过分吧?咋还逼得老赵把卖官所得款项来凑齐7.17亿?可怜见的,还有2.91亿元没到位,拿领导当傻子欺负啊!据《财经》记者报道:
买官卖官甚至到了明码标价程度,一些经济发达的区县人事,基本都是赵正永说了算,要想在这些区县当“一把手”,“没有3000万元想也别想”。有42名任期不满3年的市县党政正职被调整工作岗位。

42x3000万=12.6亿,钱呢?钱哪去了?7.17亿明显不够数嘛。老赵匿下了多少钱呀?怪不得当庭表示悔罪,没准心里偷着乐呢:大数保住了。说不定服刑后,能自己投资把监狱重新装修一遍呢。


别误会,我不是说法院无能哈!是说赵正永太狡猾了。金庸杜撰的韦小宝和索额图去抄鳌拜的家,抄到230万两银子,上报了130万两,两人平分了100万两。那是小说编的,再说,即使是真的,也是封建王朝的腐朽性使然,再加上韦小宝和索额图都不是司法专业人员,难免违规。现在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现在不是纠缠赵正永实际贪腐额是多少的问题,而是想探讨一下赃款的处理问题。


当然,这么大的话题不是群众能议论的,而且都知道是上缴国库了。

但我就是觉着,上缴国库并不妥当。这牵涉到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的关系问题。


相对落后的西部地区,出个落马的大贪官比出个状元还难,应该有属地收益原则。赵正永被反腐,受益人应该是陕西人。因为赵正永损害的都是陕西的利益,贪腐金额都是搜刮陕西人民的,那么赵的赃款就应该返还陕西,而不是上缴国库。凯奇莱公司之类受害人的损失应该由赵正永的赃款退赔,企业的贿款其实就是寻租权力的租金,简单说就是权力买卖,而这块被租的权力属于地方的公权,收缴者应该是地方财政。把祸害别人所得赃款赔偿受害人,把权力寻租赃款归地方财政,就可以由地方财政用于扶贫了。还得细分,汉中企业被索贿的赃款要返回汉中,不能补给延安。如果要统筹搞二次分配,可以把东南发达地区的贪腐案定向扶贫式指定西部地区异地管辖。


要让地方和群众能够分享反腐的成果,既在法律框架掌控中,又开启群众“打土豪,分浮财”的想象模式,才能加强凝聚力,提高动员能力。现在好多企业家发牢骚:抓那么多贪官,缴那么多赃款,咋不给企业减税?老百姓说:贪官的赃款咋不发福利?反腐败干我们屁事!贪腐赃款的分赃、退赃不能脱离产权与产地原则,深化反腐,赃款赃物的处置是个大课题。


不敢说司法独立啦监督啦之类讨厌话,就从市场角度说吧。随着经济的繁荣,腐败市场前所未有地繁荣,权力在钱场上驰骋纵横杀伐果断。同时,也带来了反腐市场的昌盛,呈现产销两旺的喜人局面。腐败的海量供给造成了反腐市场的强烈需求,这个市场是垄断的,准入门槛高悬。何不对民间力量有限开放反腐市场,并得相应让利?就像美国拓荒时期的赏金猎人,让民间力量参与狩猎腐败,根据贪腐金额按比例提成,培养天敌,维持权力与经济的生态平衡。老虎,棒子,鸡,虫的博弈能形成相克平衡,断了一个环节,成了老虎、棒子、鸡就不能维持持久的博弈。剪子、石头、布,剔除了石头就成布贩子了,要让民间的石头参与博弈并有利可图,才是让腐败从良的路径。


回到赵正永。有个陕西朋友感叹道:真该感谢赵书记的爱好是打网球,顶多有一批厅级干部及美女陪练和捡球,冲天腐气透长安,满城尽搞网球赛。若是他喜欢狩猎,那秦岭得培养多少野猪引颈待枪?


2020.5.18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