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爱是一门技术活儿

邱开冒

有首老歌《爱在心头口难开》,爱在心里是感情,开口表达却需要技术和技巧。有些深情的人,被爱憋得受不了,情浓技浅,一表达就戳伤了爱,连带着戳痛了所爱的人和事。

爱情需要对方的回应,是有期待的爱。当然,也有情痴终生暗恋而不求回报。《鹿鼎记》里有个武功高手,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第一美男子“百胜刀王”胡逸之,一生暗恋陈圆圆,甘心情愿在圆圆出家的庵里当了23年佣仆志愿者。23年里,他只跟陈圆圆说了39句话,陈圆圆只跟他说了55句话,都记得一清二楚,如天赐恩典。而陈圆圆从不知道身边的仆役是深爱着自己的倾慕者,美刀王永不示爱,更不会求爱。这才是暗恋的最高境界——我爱你,干你屁事!

没有期盼,不求回报的爱可能是因为用情太深,心里装得满满当当,没有余暇思虑得失。还有可能是感情超载,任何表达方式都无法运载,突破不了表达的瓶颈。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情。好像是哲学家所说的“形式与内容”的矛盾。最常见的是,怕表达被拒绝,反而破灭了希望,戳伤了爱人,损折了感情,一箭三雕,代价惨重得承受不起。


《飘》的男主角,特立独行的白瑞德船长,在绝望时对郝思嘉表白:我对你的深情得不到回应,只好把全部的爱都放在女儿邦妮身上,因为她是个孩子,至少不会拒绝我的爱。

其他的爱,比如爱长城,爱长江,爱黄河,爱昆仑山及爱国等,可以尽情地爱,放心地表达,因为对方不会拒绝。就算表达方式拙劣,黄河长江们只能默默忍受,碰到滥情的,不会说话也得白挨着。在现实中不敢爱,怕得不到爱的人,最喜欢“蹂躏”黄河、泰山、长城及中华啥的,动不动就满脸泪水鼻涕地嚷嚷“啊!黄河”,“呀!长城”,“嗨!昆仑”,“嗷!祖国”。这时候,谁也不好意思笑话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爱的都是公共产品,人人可撩而爱之。

爱情是排他性的,从没见过爱上了谁就到处推销,恨不得让更多的人都爱她,然后组团壮胆去追求。成功了,胜利果实没法瓜分呀。但爱黄河爱祖国却是开放性的,盼着更多的人同爱,“同情兄”多多益善。但如果爱的表达方式不一样,就有争风吃醋的竞争性苗头了。比如有人只允许以歌颂的方式去爱,就视一切批评者为敌人。批评者争辩说,正因为爱国感情深,才用批评的方式让她更完美。前者把后者视为“情敌”,时常以虐恋的自残来比谁用情深——“为了爱国,我能剁一根手指头,你能吗?我能剁一条胳膊,你能吗?我能剁了那啥,净身自宫……打xx我能捐一条命,你能吗?”这叫什么事啊!就不怕这种残酷的示爱方式,把黄河长城弄得很尴尬?祖国好好地在那里,招谁惹谁了?快被这些情痴烦死了。

还有一种爱,是对英雄、模范的爱。这种爱跟爱情截然相反,爱情是怕别人也爱上了自己的心上人,爱英雄是怕别人不爱自己的心上人。很难想象,热恋中的人会因为别人不爱自己的情人就怒目相向,狂喷不止。但热爱英雄的人很难容忍别人不与他同爱,常常招呼“同情兄”组团讨伐不动情者。

殊不知,对英雄过分炽烈的爱,有时会让英雄很尴尬,甚至影响了英雄的形象。


比如,前几天抗疫英雄钟院士被隆重表彰时,有个叫罗翔的法学网红在微博上说了句读书体会:“要珍惜德行,却不要成为荣誉的奴隶。因为前者是永恒的,后者却很快就消失。”立马被热爱钟英雄的粉丝狂喷,英雄的粉丝被气得都泣不成声了——你罗翔不爱英雄我们忍了!但不能在表彰英雄的时候说风凉话影射英雄啊!是可忍孰不可忍,此用心何其毒也!于是,对罗翔火力全开,口炮隆隆。罗翔解释说:你以为别人都看《新闻联播》呀?我真没留意表彰的事,就是一时的读书感悟而已。然而,英雄的粉丝根本不听他的解释,揉着红红的沙眼嚷着“眼里容不得沙子”。最后,喷得罗翔落荒而走,退出了微博。

港真,这是一个爱的事故,最受伤害最尴尬的是钟英雄。钟院士本来好好地当着英雄,被热爱他的粉丝这一番闹腾,引得天下人都在思索“他的德行真的配得上他的荣誉?”虽然钟院士以前喜欢推荐疗效不很确定的“特效药”,但毕竟是他第一个说出疫情“人传人”。有人撇嘴:他就是赶巧了时机,碰巧在第三批专家组里,正好到了该说的时候了。事实虽然如此,但英雄也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运气好,难道不是英雄的特征之一吗?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为英雄的,上天就是眷顾有准备的人,咋滴吧!金无足赤,蛋无完蛋,何况人乎?钟院士并不是一只毫无瑕疵严丝合缝的蛋,虽然瑕不掩瑜,也有些难以弥补的裂痕。在英雄的光环下,大家正要努力忘记连花清瘟胶囊时,一群英雄的粉丝扮演了猪队友角色,一番骚操作硬是从罗翔那里找出一颗流弹,让钟英雄躺枪。

平心而论,就算罗翔专门把这段话寄语钟英雄,难道不是杠杠滴正能量吗?说不定钟院士会作为座右铭提醒自己——要珍惜德行,却不要成为荣誉的奴隶。钟院士会把这话当作扬帆远航的灯塔,且行且珍惜的。英雄的心胸是博大的,粉丝们若用小人之心度英雄之腹,那样就把英雄拉到跟他们一样猥琐的程度了。

古罗马时代,头号英雄打胜仗凯旋时,全民沸腾万众欢呼。一个奴隶站在英雄身后,手捧一顶金冠,在他耳边低声警告说:“所有荣耀只是过眼云烟。”

钟院士的英雄度数比不上凯撒浓吧?现在的粉丝们咋都比不上古罗马时的奴隶明事理呢?

2020.9.15

往期文章:

对无耻不能放任自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