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又忘了关评论区了!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反腐养老是个好思路

邱开冒 一丘万壑 2021-01-12

前几天,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前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建议,将没收的贪官财产划入社保基金,来充实养老金储备:“ 现在行政法院罚款没收的钱不少,腐败分子一下子几个亿、十来亿,我不知道全国多少钱,我们能不能建议设立一个行政司法罚没款专户,所有的罚没款到这个专户,到一定时期全部或者一部分划入到养老储备基金,我觉得这个是合理的。”

戴前行长不愧是理财专家,提出了个好思路。


面对轰轰烈烈的反腐倡廉运动,群众开始很高兴,后来逐渐麻木了,有人还抱怨:查缴了那么赃款,又不分给老百姓,反腐干咱逑事!只剩下对贪官的巨额财产的羡慕嫉妒恨了。长此以往,反腐就失去了群众基础,难以鼓舞人心,不利于改善干群关系及增强凝聚力,只是专业反腐部门的技术活儿。打死一只大老虎,群众不光围观,还可以分点战利品,虽然不奢望能分到虎皮虎鞭,至少能分点虎骨泡酒吧。这样才能提高群众的参与意识和监督意识,提高贪官的落马率,加快大老虎落网周期。

而且,老虎们的赃款赃物是搜刮的民脂民膏,人民群众在理论上是苦主,通过有效渠道把赃款赃物返还给群众,不是应该的嘛。把贪腐赃款划拨给养老基金,算是物归原主,又把不义之财用于仁义之事,一举两得。

这样也有利于化解腐败分子的心理抵抗,提高办案效率。有许多贪官在法庭上痛哭流涕,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由于忽略了世界观改造,走上了犯罪道路,对不起养育自己的人民巴拉巴拉的。如果把赃款划拨给养老基金,贪官们的“内疚”感会减轻:本来就是人民的儿子,犯罪了还能用赃款给人民父母养老,算是当了回被动型孝子吧。

落马贪官是个心理很不平衡的群体,表面认罪,内心嘀咕。原因你懂的。如果实行赃款划拨养老基金制度,把他们从搜刮民脂民膏的逆子,被动转化为人民的孝子,能抚慰他们的心理,有利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人民群众虽然在理论上是国家的主人,是老子,官员是仆人,是儿子。但主人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是分离的,老子常常管不了儿子,还被儿子欺负。有的逆子还搜刮老子,坑爹。但逆子伏法后,毕竟留下赃款当养老金了,也算反面意义上的“养儿防老”吧。


伦理是个大问题,谁是爹谁是儿子,这是现代社会的首要问题。推翻满清,建立现代社会,就是一场伦理大革命。过去,封建君主冒充万民之爹,所谓君父,各级官员就是管理子民的“父母官”,人民被降到最低辈分上了。随着现代性滥觞,人民翻身做主人,过去的“子民喜当爹”,是一次伟大的伦理革命。现在还有些官员没点屁数,动辄以“父母官”自居,按过去律例,篡据爹位,藐视真爹,要乱棍打死的。小平同志自称“人民的儿子”不是谦虚,而是尊重伦理辈分。那些自称“父母官”的家伙们,顶多是人民的孙子、灰孙子辈的,居然敢僭称“父母官”,这是严重的乱伦行为,应该从严从快处治。

把贪官赃款划拨为养老基金,不仅是理财方案,而且是事关伦理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以此为契机,掀起“以孝治国”的盖头来。

如果承认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腐败犯罪就是坑主人坑爹,首先就是能治“不孝之罪”。反腐倡廉就可以在传统儒家伦理范围内解决,“春秋断狱”可以与现代法治相结合,焕发青春。人民喜当爹和真当爹时,以孝治国是可行滴。

中国历史上魏晋时期,曹家和司马家的天下都来的不太正常,不方便大肆宣扬忠,因为与权力来源的合法性不太自洽。所以就宣扬“以孝治天下”。这套核心技术被西方人学去了,把主权在君颠倒了一下,变成主权在民,像模像样地把“以孝治国”搞得风生水起。首相总统换来换去,对他们不必尽忠,但对授权之民众得当爹孝敬着。西方的那一套选举啦法治啦福利啦啥啥的,都是尽孝的道与术,是以孝治国的方案和技术。


让不让人民喜当爹是个本质伦理问题,如何尽孝,是技术路径问题。有的地方也拜人民为爹,但尽孝方式很奇特,“打是亲,骂是爱”,把孝心弄成SM。记得鲁迅说过他家乡有出地方戏《张三打爹》,爹自嘲说“过去打爹,爹跑了就算了。现在打爹,跑了还追着打”,道尽了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好在我们有《二十四孝》《孝经》等文化瑰宝,可供官员深入学习领会。当然,并不要求公仆们去做“卧冰求鲤”之类的高难桥段,只须在职时“老莱子娱亲”,落马后赃款养老就很可以了。

2020.12.22

往期文章:

当钟南山遇见钟南山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