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又忘了关评论区了!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黑鹰坠落

邱开冒 一丘万壑 2021-01-12

防失联,请加备用号

 在全世界都担心美国的灯塔要暗淡时,又看了一遍2001年上映的老片《黑鹰坠落》,发现这部非虚构的影片更像寓言:灯塔依旧在,黑鹰却坠落。

《黑鹰坠落》反映的是1993年美军在索马里维和的真实事件。1991年西亚德政权倒台后,索马里一直是军阀武装割据,军阀混战,大饥荒流行。1992年12月,联合国决定组织一项名为“重建希望行动”的维持和平行动。势力最大的“索马里联合大会”领导人法拉赫·艾迪德反对国际干预,伏击维和部队,造成24人伤亡。美国总统克林顿决定派“游骑兵”、“三角洲”、“海豹”及部分第十山地师部队部署在索马里,抓捕艾迪德。

美军接到“线人”情报,艾迪德的政治顾问和财务总管将于1993年10月3日下午在摩加迪沙奥林匹亚饭店召集会议。美军派“游骑兵”配合“三角洲”执行抓捕任务。没想到,本来计划30分钟就搞定的武装抓捕任务,却搞砸了。美军陷入摩加迪沙民兵和平民的重重围困之中,经过十几个小时惨烈的战斗,美军死19人,被俘1人,伤70余人,两架直升机坠落,3架被击伤,数辆卡车和“悍马”车被击毁。这是越战以来美军所遭受的最为惨重的军事失败。

《黑鹰坠落》是军迷们津津乐道的经典影片之一。远在1993年,“游骑兵”、“三角洲”的小股部队就展示了强悍的战斗力,在空中炮艇、地面坦克“硬菜”缺席的情况下,区区几十人就能抵挡成千上万民兵的攻击。但影片的深刻反思不应该被忽略。

索马里没有石油没有香蕉没有泡菜,更没有雪茄,土特产只有海盗。美军这次进驻索马里的动机应该是纯洁无瑕了吧?真的就是为索马里“重建希望”。最终结局是死了几十名美军士兵,花了二十几亿美元,得到的是失望。

美军这次“重建希望行动”以失望收场,是现代进化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西方现代性信念之一就是相信普遍进化论,认为任何种族任何文明都走在单线进化的大道上,并以“先进帮落后”的姿态,以提携和引领前现代群落的迅速进化为己任。与左翼的马氏理论相映成趣:马氏认为“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现代西方人对提前解放了自己感到很惭愧,就想着解放全人类。

据说,早期的殖民者发现非洲原始部落时,面对没有文字没有衣服没有建筑且直立行走的黑人很困惑,不能确认他们是人还是类人动物。殖民者如同外星人,把文明带进非洲纵深地带,黑人迅速被进化,有了国家、民族概念,上层精英还学会了西式思维,学会了“反殖民主义”、“压迫”和“解放”等新词。但直到前些年,因饥荒中死亡几十万人的索马里,联合国援助的粮食堆积如山,却没有分配给灾民手中的组织能力。

西方对非洲以援助与维和的方式干预了他们自然的进化过程。哈耶克尊重“自生自发的秩序”,反对计划干预。不光欧洲有自生自发的资本主义市场秩序,非洲的原始部落也有属于自己的“自生自发的秩序”,至于能否发展出现代文明,就看进化的方向和缘分吧。具体到《黑鹰坠落》反映的这次“重建希望行动”,就是美国要改变索马里基因编程的强制进化事故。他们以为只要抓捕了军阀头子艾迪德,就如同敲掉了索马里基因链上的混乱基因,可以重新编辑进化基因链,“重建希望”。

二战之后,美国对战争罪源地德国和日本进行了成功的基因编辑,敲掉了两国的好战基因,设置了通向繁荣和平的“基因编程”。马歇尔对另一大国的内战调停却失败了,把某大国让给了另一种基因编程。

美国把这种文明进化的基因编程复制到世界落后地区,成绩平平,问题多多,事故连连。对伊拉克、阿富汗及非洲进化的人为干预,时常引火烧身,如民谚所说:割了jj敬神,神也得罪了,自己也疼死了。


《黑鹰坠落》一开始,“游骑兵”就抓捕了艾迪德的军火供应商奥斯卡·阿托。阿托对美国将军谆谆教诲:
“不要以为我从小没喝过自来水就是笨蛋,就不了解历史。我们在创造明天,一个没有白人的明天。你们不该来这里的,这是我们的战争,不是你们的。”

这段话醍醐灌顶,简直就是独立进化宣言,可惜美国将军听不懂。索马里的动乱和饥荒死亡是自然进化的代价,甚至自生自灭也是他们“自生自发的秩序”。黑鹰直升机驾驶员被俘,索马里民兵小头目教育稚气未脱的美国大兵:
“在索马里,杀人就是谈判。你们以为抓捕了艾迪德我们就会放下武器,就会接受美式民主?或者停止杀戮?没有胜利就不会有和平,杀戮不会停止的,这就是我们这个世界里的事情。”

美军严格遵守“交战规则”,受到攻击才能还击,还不能误伤平民。在摩加迪沙,拿起枪就是民兵,放下枪就是平民,民兵以平民做肉盾掩护进攻,美军还不能射击平民肉盾。坠机里的伤员被平民打死后又举尸狂欢,“游骑兵”跑步撤退时,路边站满看热闹欢呼的平民。美国大兵一脸困惑:我们出生入死,为谁作战?索马里人民值得牺牲吗?索马里人民需要和平吗?

鲁迅的弟子们看到这一幕,再说“哀其不幸,愤其不争”会让舌头抽筋的。“吃人血馒头”不再是隐喻,而是索马里的一道主食大餐。

1995年3月2日,以美军为主的维和部队全部撤出摩加迪沙,这标志着美国放弃了对索马里的进化干预。100多名维和士兵和近万名索马里人丧生,既未实现在索马里组建一个民主政府的目标,也未实现各部族的和解。这是一次进化基因编程干预的失败。黑鹰一去不复返,白云悠悠索马里。


今天,美国大选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更像一场大型“黑鹰坠落”事故。

美国代表了地球人进化的方向,但灯塔国自身却面临进化的基因编程被人为编辑干扰的困境。进化落后地区的移民大量涌入,在灯塔国复制自己的基因链,悄悄改变了美国的选民结构。“安提法”和“黑命贵”运动崛起,标志着灯塔国基因编程受到新编辑力量的严重入侵。

移民涌向美国,本来是天下归心;现在却反客为主,让美国心归天下。移民和底层黑人本来可以与美国的独立进化基因编程是兼容的,现在却强大到可以重新编辑美国基因链的程度了。大科技公司和主流媒体自信对新基因编辑拥有主导权,上下合流,给灯塔蒙上了阴影。

索马里人移民到美国,可以教诲盖瑞森将军了:你们改变不了我们,我们却能改变你们。谁能进化得更好,还两说着呢!

2021.1.12

往期文章:

“抵制”是个可怜兮兮的事儿

《大秦赋》在向谁递刀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