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又到扬眉吐气时:对英语说再见

邱开冒

这些年来,有些委员机智勇敢的提案是大众欢乐的源泉。在小品萎靡、相声不振的时代,充满幽默感的提案让大家忍俊不住。一脸严肃扮相来逗哏,深得艺术精髓。

昨天,许进委员建议:要取消英语在中小学主科地位。引起部分群众的强烈支持和另一部分群众的激烈反对。


这建议由许进委员提出,就特别逗哏。因为许进的祖父许德珩从1906年就开始学英语,那是光绪32年,学通英语的中国人比当时的省部级干部还少吧?许进的爷爷就是靠过硬的英语水平,翻译文稿挣学费兼养家糊口,是著名的“教育家”,“翻译家”。孙子却建议取消英语的主科地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是正常姿势,可“前人栽树后人上吊”,这是唱的哪一出呀?


有些动机论者,难免心里犯嘀咕:许委员是为了保护祖父,怕别人也沿着他爷爷的路子逆袭成功,所以要堵住学英语的路,使自己爷爷的成功不可复制。

当然,这可能是对许委员逗哏的回应,算是用捧哏来捧场吧。


许进委员建议取消英语主科地位的主要理由是:英语的作用不大,“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但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成果应用率低,课程设置不普惠。”

说到“有用”,微积分、平面几何对非理科的学生也不一定有用。物理学对其他专业的学生也没啥用,不懂“弦理论”照样弹棉花。贪官在跳楼时才用一次“自由落体定律”。

如果只是为了“有用”,最被推崇的语文主科也用途可疑。作文考试是胡扯,基本就是比赛编瞎话,正面作用不大,副作用不小。以后的作文考试只做一篇说明文,把事儿说清楚了就行。要想更有用,就练习颠倒黑白的随机应变能力,从邪恶里找伟大,从正义里找堕落。比如出《秦始皇颂》《论海瑞的虚伪》《论墨索里尼的伟大与华盛顿的渺小》这样的作文题,锻炼学生的思维能力,将来会很“有用”。

从“有用”的角度看,数、理、化对大部分学生都没什么用 ,音乐、美术和体育反而更有用。会弹钢琴、吉他,在谈恋爱时很有优势;能跑善跳,遇上危险可以迅速脱身;会画几笔画,就更有可想象的空间了——万一成了唐伯虎呢?

最有用的是政治课,只要掌握了唯物论和辩证法,调试好世界观和人生观,就能俯仰天地间,指导世界正确运转。

应该建议把政治、音乐、美术和体育作为主科,其他都是选修兴趣课。想一想都觉着很振奋:学校里都是些能歌善舞,粗通丹青笔墨,体魄健美且政治正确的优秀学生,多么美丽的新世界呀!

王小波曾说过他大学时期的数学老师,在数学课上对学生说:数学是美好的,能带来思维的快乐,虽然不一定在实际中有用。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是:动物只做有用的事,人却可以喜欢无用的事。



也许,呼吁取消英语 是有别的用处吧。

去年,唐建龙委员就建议:
教育部门可针对高考、中考的语文、英语分数权重做出调整,突出母语应有的优势和地位,以抵御强势英语的入侵。

唐委员是官员,更有高瞻远瞩的习惯,从国防角度“抵御英语入侵”。

在保卫母语的战场上,曾经有位刘胡兰式的小女英雄献出了生命,她的名字叫张玉勤。

1973年7月10日,唐河县马振扶公社中学初中二年级的15岁学生张玉勤在期末英语考试时交了白卷,并在考卷上赋诗一首:
“我是中国人,
何必学外文,
不学ABC,
也当接班人,
接好革命班,
埋葬帝修反。”
被校长批评后,张小英雄投水自杀,用生命抵制英语“入侵”,为母语殉了情。

涉事校长和老师都被判了重刑,张小英雄被追认为“革命小将”“优秀共青团员”,并给她立了碑,碑文是“胸怀朝阳战恶浪,敢把青春献给党”。

在取消英语的呼声甚嚣尘上的今天,张玉勤小英雄作为许委员、唐委员的先驱,应该好好被缅怀吧?

我觉着,要想抵御“英语强势入侵”,更应该学好英语才能“知己知彼”地保卫母语。别说科技及文化传播离不开英语,就算外国人用英语骂我们,听不懂英语怎么回骂?用翻译软件回骂,总是词不达意,很难痛快淋漓吧。

正确的抵御方法应该是湖南大学教授杜钢建模式:通过学习英语、研究英语来打倒英语。他最终证明英语发源于汉语,汉语不仅是我们的母语,也是英语的祖语。对作为汉语分支的英语不能歧视,要抱着同情的态度去指导哦。

英语被证明是源自汉语,我们母语的优越性不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还用得着跟英语较劲,要取消英语吗?

2021.3.5

往期文章:

强烈建议取消高考作文

是战狼学派还是虎鞭学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