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张美玉的威风是权力春药的药性发作

邱开冒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多么温馨的画面。可孔子居然对自己的时代很不满意,说是“礼崩乐坏”,这是典型的抹黑。

现在已经进化到“三人行必有大小王”,孔子时代的那个“我师”,如果没有官职,说不定只能当大小王的跟班呢。

前两天,网络爆出黑龙江职业学院学生干部去查房的视频,一个女部长带五个女副部长,一色的“大小王”。这六名学生干部统一着西装,脚穿高跟鞋,飞扬跋扈地进入学生寝室检查工作。像领导视察工作又像黑社会古惑仔收保护费,糅合了新闻联播与《黑社会之龙城岁月》的要素——六名黑衣人走进去后,寝室内学生齐声喊道:“学姐好。”身穿黑正装的女子训话:“以后,看清楚我们六个人的脸,我们来了就是查寝了,看好工牌。除了我们六个谁管你们都不好使,明白了吗?”
一位副部长如镖局的趟子手指着前方一名女子报出名号,“这是我们部长,叫学姐。”随后寝室内的学生齐声答道:“学姐好。”



这是去年十月发生的事儿,但好酒不怕喝晚了,窖藏一下更醇厚。这视频里学生干部的霸气震撼了网民并引发网络狂欢,一扫疫情波动以来的阴霾。网友扒出霸气学生干部叫张美玉,叹息视频没能选送戛纳电影节,张部长错失最佳女主角奖;有网友从历史的角度演绎,说张作霖去哈尔滨见到张美玉没喊学姐,挨了四个大嘴巴子,气得跑北京散心,回来路上就被炸死了。张大帅给小六子留下临终遗言:“要喊学姐。”张学良丢了东北,不仅仅是打不过关东军,还因为哈尔滨学姐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太大,难言之隐,一走了之。


有研究者称,国人没有宗教崇拜,只有朴素的祖先崇拜,这话不正确。国人是以吏为师,对官位有宗教般虔诚的膜拜,只有功成名就才能“光宗耀祖”,功名就是做大官。修家谱总得想法给祖宗考证出个官位来,让后人都过把官后代的瘾。官当小了都对不起后人,祖宗心里都有愧呀。可见,祖先崇拜只是官位崇拜的衍生物。

西方人爱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国人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上、中、下,要努力当人上人,“取法乎上仅得其中”。人家是平面排开,我们纵向摞起。前者既谋求联结又在意保持距离,所以要划定“群己权界”;后者既要纵向摞高又要防止塌陷踩踏,所以要“上行下效”,要“令行禁止”。

由于这个特殊“宗教信仰”,我们这疙瘩的孩子从小就饱受熏陶要勇攀高峰,人生识字忧患始,官迷之窍豆蔻开,还没成年就有做官多年的官油子了。

官和民,本来该对应权力和权利,仿佛给官一个力在做功,民得权之利润利息似的,这是个真空状态的理想描述。西方人说的“权利”体现了护身健体的救济功能,权力有治理的医药性质。但是药三分毒,为了防止和减少权力药性的副作用,要把权力关进笼子。所以,西方的大官人很难跋扈嚣张。汉语也有“权衡”“权宜”的说法,但对权力药性的副作用不太在乎,以至于让权力放纵成补药和春药,有权者在滋补和纵欲间放量涨跌。以前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主要不是体质上的病,我们有那么博大精深的中医,咋会体质上不如别人呢?应该是指权利缺失导致的救济不到位,缺了权利这味药,必然是积劳成疾的病夫。

权力一旦生成就有自己的生命力,要不断鲸吞蚕食地盘,加长食物链,导致“三人行必有大小王”官位蔓延,恨不得两个人都要分出上下、尊卑。在管理资源匮乏的地方,权力的春药烈性会把自己变成自己的性奴,不惜精尽人亡。蜡炬成灰精未干,春蚕撸死丝不尽。

在权力春药刺激下,张美玉部长癫狂难控,对学生宿舍的挂钩、壁纸、垃圾筐做出了“重要指示”,并强调指出要认准领导,别人“谁也不好使”。青春是一袭华美的貂儿,躯体却被春药激起一片鸡皮疙瘩和白癜风。

由于专科学历的限制,张美玉同学在毕业后很可能当不上任何官儿,今生仕途最大的官职也许就是黑职院学生会副主席兼部长了。以后只剩峥嵘岁月的回忆了:“姐当部长那会儿,宿舍里一个挂钩都不放过,喊姐的排一溜儿。”一付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老干部相,是权力春药的持久后遗症。


目前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日益增长的官迷与有限官位之间的矛盾,要鼓励各行各业多设官位,克服狼多肉少的矛盾,营造“三人行必有我领导和我下属”的喜人局面。

开放的社会有很多民间团体,可以释放被压抑的做官理想,如果有江湖组织,就能容纳一部分有志之士的求仕之心,社会就比较和谐。比如,金庸笔下的丐帮是个衣食无忧的社会群体,因为在一个没有战乱相对和平的农耕社会里,最容易生存的是要饭的叫花子。丐帮不仅保护帮众有口饭吃,还满足了有志之士对官位的向往。丐帮是个模拟朝廷官制的自治团体,除了帮主、副帮主,还有享受“副部级”待遇的九袋长老,几大舵主算是封疆大吏,行使督抚职能。一个有志之士在丐帮混上帮领导层成员,都懒得再去参加科举追求仕途了。江湖团体为朝廷分流了人才,也缓解了官场内卷。

王朔小说里有个情节,文学青年自己给自己颁奖。如果民营企业和组织,下大力气自己给自己封官,会不会也满足了社会旺盛的需求?现在真需要有许多江湖团体,来提供晋升空间,并计算出与正规官员级别的换算标准,比如,丐帮副帮主能换算成正规仕途的正厅级,黑职院学生会副主席换算成村治保会副主任级。到那时,制服满街走,到处都洋溢着权力荷尔蒙的风骚气息。

2021.9.2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