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有些人什麽都有,却失落了自己的灵魂

李家同 凝听 2022-05-14

欢迎点击上方蓝色“凝听”关注我们

再点击右上角“...”,将凝听设为星标★








在柏克莱念博士的时候,交到了一位美国好朋友,他叫约翰,我当时是单身汉,他已婚,太太非常和善,常找我到他家吃饭,我有请必到,变成了他们家经常的座上客。约翰夫妇都是学生,当然收入不多,可是家里却佈置得舒适极了,他们会买便宜货,收集了不少的瓷娃娃,有吹喇叭的小男孩,有打伞的小女孩,也有小男孩在摸狗等等的娃娃,满屋子都是这种摆设,窗台上更是放了一大排。我每次到他们家,都会把玩这些瓷娃娃。

约翰告诉我他们的瓷娃娃都是从旧货店和旧货摊买来的,有一天,我发现一家旧货店,也去买了一个瓷娃娃,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女,低着头,一脸忧郁的表情,等约翰夫妇再请我去的时候,我将瓷娃娃带去,他们大为高兴,告诉我这是西班牙Lladro娃娃,这家名牌公司的娃娃个个又高又瘦,也都带着忧郁的表情。他们一直想要有这么一个娃娃,可是始终没有看到,没有想到,我买到了。


我们先后拿到博士学位就各奔前程,约翰的研究是有关感测器,毕业后不久就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用感测器做一些防盗器材,他很快地大量使用电脑,生意也越来越大,成为美国最大的保全系统公司的老板。由於中东问题,美国飞机好几次被恐怖分子所劫持,约翰的公司得了大的合约,替美国各大机场设计安全系统,毕业二十年以后,他的身价接近四亿美金。

有一年,我决定去找他,他欣然答应接待我,那时已近圣诞节,我先去他的办公室,他亲自带我去看他的系统展览室,我才知道现在的汽车防盗系统几乎都是他们的产品,体积极小,孩子带了,父母永远可以知道他在那里,我也发现美国很多监狱都由他们设计安全系统,以防止犯人逃脱。

看完展览以后,约翰开车和我一起到他家去。那一天天空飘着雪,约翰的家在纽约州的乡下,全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当他指给我看他的住家时,我简直以为我自己在看电影,如此大的莊园,没有一点围墙,可是谁都看得出这是私人土地,告示牌也写得一清二楚,有保全系统,闲人莫入,约翰说他的家有叁层红外线的保护,除非开飞机,否则决不可能闯入的,如果硬闯的话,不仅附近的警卫会知道,家里的挪威纳犬也会大举出动,我这才知道约翰的公司会代人训练这些长相凶猛的狗。

约翰的太太在门口迎接我,我们一见如故,他们的家当然是优雅之至,一进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明朝的青花瓷花瓶,花瓶里插满了长茎的鲜花,后来才发现约翰夫妇爱上了明朝的青花瓷,满屋子都是,他们的壁纸也一概用淡色的小花为主,好像是配这些青花瓷。我住的客房,附设了一个浴室,这间浴室的洗澡盆和洗脸盆都是仿制青花瓷,约翰告诉我这是他从日本订做来的,他还订做了一个青花瓷瓶,一按,肥皂水就出来了,浴室的瓷砖来自伊朗,也是青色的,听说伊朗某一皇宫外墙就用这种瓷砖,我不敢问他们这是否也是订做的。

这座豪宅当然有极为复杂的安全系统,我发现,入夜以后,最好不要四处走动,恐怕连到厨房里拿杯水喝都不可能,必须打电话给主人,由他解除了系统,才可以去。约翰家里安静得不得了,听不到任何声音,可是每隔一小时,他们的落地钟就会敲出悦耳声音,这个钟声和伦敦国会大厦的大笨钟一模一样。

约翰唯一的女儿在哈佛念书,那一天要开车回来,到了六点,还没有到家,他们夫妇都有点不安,原来这个女孩子厌恶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开一部老爷车,也不肯带移动电话,他们担心她老爷车会中途抛锚。我们一直等到晚八点,才接到女孩子的电话,果真她的车子坏了,可是她现在安然无恙,在人家家里,要约翰去接她。约翰弄清楚地址以後,就要我一起去接他女儿,雪已经下得很大了,他女儿落脚的地方是一幢小房子,屋主是个年轻的男孩,一脸年轻人的稚气表情。他女儿告诉我们,她车子坏了以后,就去呼救,没有想到家家户户都装了爸爸公司设计的安全系统,使她完全无法可施。总算有一家门口有一个电话,可是屋主坦白地告诉她,屋主本人是一个弱女子,在等她丈夫回来,不敢放她进去,因为她不知道会不会受骗。她女儿说当她被拒的时候,她相信家家户户都在放圣诞音乐,平安夜,圣善夜,圣诞节应该是充满了爱与关怀的日子,可是她却被大家拒於千里之外,亏得她最後找到了这一座又破又旧的小房子,她知道这座小房子是不会用安全系统的,果然也找到了这位和气而友善的屋主。


这位年轻的男孩子一面给我们热茶喝,一面发表这个奇特的看法,他说家家户户都装了安全系统,耶稣会到那里去降生呢?可怜的玛利亚,可能连马槽都找不到了。约翰听了这些话,当然很不是滋味,於是他一再谢谢这位好心的年青人,也邀他一起去家里吃晚饭,年青人一听到有人请他吃晚饭,立刻答应了。我想起我年青的时候,也是如此,从未拒绝过任何一顿晚饭的邀约。晚餐在一张长桌上吃的,夫妻两人分坐长桌的两端,一位脸上没有表情穿制服的仆人来回送菜,每一道菜都是精点,每一种餐具更是讲究无比,可是我想起当年我们在约翰家厨房吃晚饭情形,我觉得当年的饭好吃多了。约翰的女儿显得有点不自然,那位年青人却是最快乐的人,有多少吃多少,一副不吃白不吃的表情,吃完饭,已经十点多了,约翰的女儿送走了年青人。我却有一个疑问,那些可爱的瓷娃娃到那里去了?我不敢问,因为答案一定会是很尴尬的。

第二天,约翰送我到机场,他似乎稍微沉默了一点,下了汽车,他碰到另一辆汽车,立刻警铃大作,这又是他的杰作,自作自受。我假装没有听到,可是我看到他一脸不自然的表情。他也无法送我去候机室,安全系统规定送客者早就该留步了。


一年以後,我忽然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一则消息,约翰将他的公司卖掉了,他一夜间得到了四亿多美金,他的豪华住宅卖了五百万美金,约翰在记者会上宣布,他留下一个零头,用四亿多美金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基金会的董事们全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他不是董事,他也不会过问这个基金会如何行善,他完全信任这些董事们。

几天以後,约翰夫妇不见了,他的亲人替他们保密,他的女儿已和那位年青人结了婚,到非洲去帮助穷人了,这位科技名人就此失踪了。可是我有把握约翰会找我的,因为我们的友谊比较特别,果真不久我收到他的来信,他告诉我他现在住在英国一个偏远的乡下,这里没有一家人用安全系统,他给我他的电话和地址,可是他故意不给我他的门牌号码,他叫我去找他们夫妇二人,而且他说我一定会找到他家的。

我找了一个机会去英国开会,也和约翰约好了去看他的时间,下了火车,我找到了那条街,那条街的一边面对一大片山谷,没有一幢房子,所以我只要看街的另一边就可以了。我在街上闲逛,忽然看到一幢房子的落地大玻璃窗与众不同,因为这个窗台上放满了瓷娃娃,好可爱的瓷娃娃,我想这一定是一家旧货店,我想挑个瓷娃娃,决定进去买一个送他们,没有想到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看到约翰在里面,这不是旧货店,这是他们的家,只是他们的家完全对外开放,又放满了瓷娃娃,才使我误解。


约翰夫妇热情地招待我,他们的家比以前的豪宅小太多了,据他们说,这座小房子比他们当年佣人住的房子还小,也比他们当年的花房小,我记起他们家在冬天也有如此多的花,原来是有花房的缘故。他们的明朝青花瓷器完全不见了,约翰夫妇将那些瓷器捐给了纽约的一家博物馆,他们夫妇二人认为人类文明的结晶,应该由人类全体所共享。他们的园子也小得很,可是约翰夫妇仍然在园子里种了花草,他们的后园对一大片森林,据说当年罗宾汉就出没在这一片森林里,而他们所面对的山谷由英国诗人协会所拥有,他们不会开发这片荒原的,英国人喜欢荒原,约翰夫妇也养成了荒原中散步的习惯。

约翰告诉我为什么他决定放弃一切。他的公司得到了一个大合同,改善整个加州监狱的安全系统,他发现了加州花在监狱上的钱比花在教育上的还多,而他呢?他越来越有钱,却越来越像住在一座监狱里面。美国人一向标榜「自由而且开放社会,其实美国人却越来越将自己封闭起来,越来越使自己失去自由。」约翰决心不再拼命赚钱,只为了找回失去了好久的自由。约翰夫妇在附近的一家高中教书,这所学校其实有点像专科学校,约翰教线路设计,图书馆和实验室,他太太在那里教英文。约翰说他们两人的薪水就足足应付他们的生活了,因为他们生活得很简单,平时骑自行车上班,连汽油都用得很少。

我们坐下来吃晚饭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那座女孩子瓷娃娃放在桌子中间,他们当时念旧,捨不得丢掉那些瓷娃娃,可是替他们设计内部装潢的设计师不让他摆设这些不值钱的东西,现在那些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不值钱的瓷娃娃又出现了。


我总算吃到了我当年常吃到的晚餐,也重新享受到约翰夫妇家中的温暖。我离开的时候约翰送我去火车站,他告诉我他还有一些钱,他的女儿不会要他的这些钱,等他和太太都去世了,他的钱就全部捐出去。我说我好佩服他,因为他已经捐出他的全部所有,他忽然一笑,告诉我他仍然有一样宝物,没有捐掉。我对此大为好奇,问他是什么,他说他要卖一个关子,他用一张小纸写了下来,交给我,但叫我现在不要看,上了火车再看,上面写的是他不会捐出去的宝物。

火车开了,我和站在月台上的约翰挥手再见,等我看不见他以后,打开了那张纸,纸上写的是「我的灵魂」。我坐在火车里,不禁一直想着,有些人什麽都有,却失落了自己的灵魂。


作者简介:

李家同,1939年生于上海。1961年台湾大学电机工程系毕业,服役后即赴美留学。于1963年自美国柏克莱加州大学取得电机系硕士,1967年于该校取得电机及计算机系博士。台湾学者及作家,曾任台湾清华大学代校长、静宜大学以及暨南国际大学校长、暨大资讯工程学系及资讯管理学系教授。


 欢迎在文末留言区留言讨论 





【本周精读】


韩星 | 仁者无敌——儒家的战争观简述
林安梧丨“麻木的禅”是社会不合理的压抑扭曲成的假相(含音频)
蒋庆丨良知是人类历史的最后希望
无倦的国政
寧嗚而死,不默而生
悲人賦
余东海丨生命的伟大根源于本性的伟大
潘祥辉 | “对天发誓”真的有效吗?
金敬迈 | 我出卖了我自己,我背叛了我的良知。
这个军阀是如何在短期内肃清人贩子的
大上海的1960:鲜为人知的弃婴潮!
黄河泛滥对鲁西南淮北性格的塑造
阎连科 | 被我走丢了的家
爱国的“叛国者"
吴宓在泾阳的晚年岁月
袁伯诚 |教授与我只谈学问,我无有什么可揭发
为何乡绅维护了乡村的稳定?
一定不要错过这段音频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由于微信改变了推送规则

可能导致您看不到凝听的文章

希望您可以点击下方的分享、点赞、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