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坏消息 !

胡锡进,我操你*

央视:阳性可能是流感,核酸检测无法区分新冠和流感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陆挺 | 审慎解读香港的新冠死亡数据

陆挺 凝听 2022-05-13







从去年底到今年4月14日的第五波疫情中,香港共录得1182707阳性个案和8789宗死亡个案,死亡率为0.74%,远高于0.1%左右的流感死亡率,是全球新冠死亡率最高的地区之一。香港今年的新冠死亡数据对大陆的防疫政策制定和民众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因此极有必要对此作客观仔细的分析。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香港的新冠死亡定义采用了最宽的口径,也即只要是死亡时携带新冠病毒就列为新冠死亡。那么就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而言,新冠死亡人群是否就比香港整体人群高呢?遗憾的是香港政府并没有公布去年底以来的总死亡人数,因此我们需要做些推断。2020年香港总死亡人数为50666,当年一季度死亡人数占全年的比例为27.1%。如果以香港过往的死亡数据做一个简单的线性的趋势类推,2022年的死亡人数应该在52547左右。若再假定今年死亡人数的季节分布与2020年类似,那么今年一季度香港总死亡人数约为 14218。根据香港政府公告,一季度香港新冠死亡个案为7612,约占以上推断总死亡人数的53.5%。


那么这个比例是高于还是低于整个香港居民的新冠感染比例呢?众所周知,由于没有进行强制的全民检测,香港政府公布的新冠阳性个案是远远低于实际感染数字的。根据香港大学医学院在3月22日的推算,香港已有440万人染疫。2021年年底香港人口总数为740万人。因此到三月下旬,59.4%的香港人口中已经携带新冠病毒。这样算来,新冠死亡人群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甚至可能还低于香港整体人群的感染比例。我们若更为保守的将香港感染新冠病毒的总人数减至396万,才能让香港居民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降至新冠死亡人群携带新冠病毒的比例。


如果由于包括新冠在内的种种原因导致香港总死亡人数在今年一季度高于趋势值,也就是说总死亡人数高于线性推算的14128,那么香港死亡人数中携带新冠病毒的比例则低于53.5%,更是低于59.4%的香港整体人口的新冠感染比例。当然,如果总死亡人数确实显著高于趋势值,并且经过严格的死因分析,新冠疫情也确实是额外死亡的主要原因,那么也有可能香港大学医学院高估了香港居民的感染比例。


我们再从新冠死亡人群的年龄结构来看,根据香港政府3月26日数据,第五波新冠疫情死亡病例的年龄中位数为 86 岁。根据202年1月的统计,2020年香港人均寿命为 85.3 岁。因此从新冠死亡年龄的分布来看,实际上这波新冠死亡人群和正常情况下香港总体死亡人群的年龄结构是非常接近的。


从以上两组数据我们得出的一个推论是,香港大部分的新冠死亡个案只是死亡时携带新冠病毒,而不是因为新冠病毒导致死亡。如果我们严格定义“新冠死亡”,只纳入新冠是死亡主因的个案,又如果这种窄口径下的新冠死亡人数还高企,那么死亡人群中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大概率显著高于整体居民的感染比例,而且新冠死亡人群的年龄中位数会大概率显著低于自然死亡人群的年龄中位数。


遗憾的是香港政府除了没有公布今年一季度的总死亡人数之外,也没有公布新冠死亡人群的具体死因。统计进入新冠死亡人数的,究竟是死于新冠病毒,还是离世时带有新冠病毒,政府并未提供相关信息。有媒体曾报道有人因坠楼离世之后验出新冠病毒,也计算在新冠死亡总数中。香港政府专家顾问、中大呼吸系统科教授许树昌分析了约120 宗在第五波疫情下的死亡个案,结论是死于新冠病毒以及死亡时染有新冠病毒的个案约各占近40%。


根据以上的分析,香港0.7%的新冠死亡率非常有可能是被严重高估的,我们如果将新冠是死亡率的分子降低60%,并保守的将分母乘于3,也就是假定总病例为360万而不是港大估计的440万例,则相关的新冠死亡率降低至0.1%,和流感非常接近。这方面可以参考的是,三月底港大医学院专家孔繁毅估计实际死亡率为0.18%。考虑到香港新冠死亡数据对大陆防疫政策的巨大影响,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呼吁香港特区政府尽快公布今年迄今为止的总死亡人数,并加大力度对“新冠死亡”人群做更具体深入的死因分析。各领域学者在引用“0.7%”的香港新冠死亡率数据时,也应该格外谨慎。



作者简介:

陆挺,盘古智库学术委员、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本文来源:盘古智库


 欢迎在文末留言区讨论 




【往期精读】


韩星 | 仁者无敌——儒家的战争观简述

林安梧丨“麻木的禅”是社会不合理的压抑扭曲成的假相(含音频)

苏联简史:腐败是怎么一步步地要了苏联的命?

王鼎钧 | 上海市生死传奇

罗新 | 我理解这些骂人的,因为他们知道的历史和你说的不一样

一代大家,为故宫捐献20多辆卡车的文物,逝后却不许留骨灰

一个人像个人样儿地活着,需要多少钱?

“批林批孔”运动中的“红人”——杨荣国

陈丹青 | 为什么说我不是读书人

告别受害者心态与“战狼”式爱国

什么是强大?看一个国家富裕后如何对待自己的国民

纵然是中国的世界首富,也无可奈何不安的晚年

海参崴:160年的割裂

“崛起”成为压倒一切的追求,便是一种世界性的灾难。

刀尔登|阴谋论为什么这么流行?

陈嘉映:眼睛能看到世上万物,唯独看不见眼睛自己

苏联利用东正教做了些什么?

弥赛亚主义:苏联政治传播中的东正教因子及其转化

蒋庆丨良知是人类历史的最后希望

王元化:激进思想有两种表现形态,一是以“人民”的名义,一是以“进步”的名义

悲人賦

为何乡绅维护了乡村的稳定?
一定不要错过这段音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