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劝退了!!!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东方智库 | 英国电信国有化改革:“梦想”能否照进“现实”

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作者 | 李征宇 上外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来源 | 东方智库


随着英国大选临近,保守党与工党的竞争已臻白热化阶段,双方纷纷向公众抛出花样百出的承诺以换取选民的支持。在此过程中,工党领袖科尔宾再次语出惊人。他表示工党将计划对英国电信(特别是宽带)进行国有化改革。

在面对媒体的采访时,科尔宾解释工党此举旨在通过为社会大众提供接触信息技术的平等机会来增强社会凝聚力,促进经济发展,同时进一步保护环境,是个利大于弊的改革。不仅如此,先前在兰卡斯特大学的演讲中,科尔宾还特意强调这种规模的惠国利民计划只有政府有能力承担,因而政府也不应当缺乏进行此项改革的勇气和雄心。

 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来源:新华社记者韩岩摄)


然而,科尔宾的豪言壮语却无法打动所有人,许多英国官员在科尔宾的表态之后不久,就提出了自己的质疑甚至是强烈反对。英国电信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詹森(Philip Jansen)就比较委婉地表示,在他看来这个计划挑战性实在有些大;而自由民主党的商务发言人山姆·吉米(Sam Gyimah)则直接抨击这个计划“相当愚蠢”;同时许多政治经济专栏作家和社群领袖也表达了自己对于该改革计划的不信任。除此之外,在科尔宾发表要对英国电信进行国有化的言论之后,英国电信的股票也出现了下跌。
从目前英国社会各界的反应来看,反对国有化电信宽带的声音压过了支持国有化电信宽带的声音。那么人们不禁会问:这个表面上看起来能够大大促进教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提议,为什么会遭到如此之多的反对?
在科尔宾针对国有化电信宽带的各种发言里,有一些话值得注意。首先,他将此次改革形容为是即将发布的《工党宣言》中最激进、最激动人心的一项计划。其次他还表示如果工党上台,不希望任何人说“在执政的这几年里根本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这些话透露出科尔宾想要“大干一场”的动力其实部分来自于希望得到民众对于工党的认可,这也是为什么科尔宾提出了这一改革计划的原因——为了让民众为工党投票。

  数据来源:英国通信管理局(2019年5月)

其次,根据调查结果显示,英国成年人使用网络的比例相较2006年有着显著增加,而对于年轻人来讲网络也确实是其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不仅如此,英国乡村的网速远低于英国平均网速以及英国城市网速,所以工党选择在大选前夕从信息基础设施改革方面入手,且提出这样的改革其实是一种投机取巧的拉票手段,目的在于拉拢对网络依赖性较大的年轻群体以及常年无法享受到高速网络的乡村群体。那么既然出发点是“投其所好”,一些民众自然会质疑科尔宾:究竟是真的有信心实现“增强社会凝聚力,促进经济发展”的宣言,还是为了大选在硬着头皮签发空头支票?

事实上,工党在国有化改革中的成绩并不理想。1967年,当时的工党政府成功将英国钢铁产业国有化,之后诸多问题显现出来,其中包括虽然钢铁价格昂贵的问题在英国政府强制钢铁产业维持低利润的政策下勉强得到解决,但其技术落后和质量低下的问题却仍然存在,甚至因为“强制低利润”措施造成的利润缩减而变得更加严重。除此之外,生产效率低和机器老旧等问题在1988年撒切尔夫人恢复钢铁产业私有制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还持续阻碍着该产业的发展,直接导致英国在全球化市场竞争中的失利。而英国近些年钢铁产业发展停滞不前及钢铁产业工人失业率居高不下等社会问题也都与当年工党的举措不无关系。在英国钢铁产业国有化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未完全消失的当下,要让英国民众再相信工党不再重蹈覆辙,实在是有些困难。

其实英国公众的担忧不无道理,科尔宾的方案在提出之际就已经暴露出巨大的缺陷——预算风险极大。作为其方案的一部分,工党计划在2030年前投入200亿英镑进行全光纤升级,并在全英国免费提供高速宽带。然而根据英国电信执行总裁菲利普·詹森(Philip Jansen)的估计,仅在这一部分的预算就有可能超出百亿英镑,直逼300亿甚至是400亿英镑。那么这么大笔的预算从何而来呢?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工党提出可以通过发行国家债券募集其项目所需资金。这样一来,虽然英国电信的国有化免费为英国国民提供了宽带等信息基础设施,但最终却又要通过国民购买债券的方式来为其买单,于是信息产业升级的经济“重任”峰回路转还是落到了英国民众的肩膀上。那么回过头来看科尔宾所说的“通过为社会大众提供接触信息技术的平等机会来增强社会凝聚力和促进经济发展”,民众就能够察觉这是一个不太现实的假设,虽然有些相当贫困(也不会购买国家债券)的人从中得到了一些有限的好处,但大部分普通人还是在自己承担,甚至还帮别人承担了“购买”信息基础设施的费用。在这样的状况下,一部分人会觉得是自己在“养”另一部分人,社会敌对情绪因而加剧,而不劳动就能够使用免费高速的信息基础设施使用权这一概念的深入人心也会导致民众工作积极性的下降,从而对社会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然而,这还不是科尔宾国有化英国电信计划的全部弊端,因为进行国有化的资金不可能全部来自于发行债券,这既不现实效率也低,于是这一部分压力就“顺理成章”地被推向了英国政府在公共事务的其他预算。一旦给该计划筹集启动资金,英国政府毫无疑问会对其他公共事务(譬如医疗,教育,养老等)的预算进行压缩,然而对于本就有些捉襟见肘的公共事务(特别是养老)预算,任何一点压缩都有可能使公共事务的正常运转出现问题。

综上所述,英国舆论对于科尔宾的改革持反对态度其实并非毫无根据、故意怒怼,所以,科尔宾目前应当慎重考虑他人意见,把英国的国民的根本利益放在首位,进一步对改革的必要性和成功概率进行一个相对全面的考量。工党今后的政策会有怎样的改变?人们不妨拭目以待。


本资讯不代表平台观点



往期精彩回顾


姜锋:要为构建国别区域全球知识体系做出上外贡献

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内涵与治理逻辑

国际秩序重陷无政府状态,中国学者瓦尔代亮出观点

“现代奴隶”为何源源而至?英国难辞其咎!

沈志华:“冷战”留下的历史启示

针尖对麦芒 土库矛盾中谁是受益者?

伊比利亚枷锁,桎梏了拉丁美洲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