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劝退了!!!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欧洲研究|高健:“学术自由”只是西方伪学者散布谎言与诽谤的遮羞布 ​

   

这是在新疆阿克陶县布伦口水库附近

拍摄的一段喀喇昆仑公路。

新华社


前不久,因为欧盟与英国一些政客和伪学者恶意传播关于中国新疆社会治理的谎言和虚假信息,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利益,中国政府对其实施了一系列制裁措施。之后,欧盟与英国部分学者以所谓“学术自由”为旗号,对这些被制裁的“学者”予以声援与支持。


先来看看这些所谓的“学者”都贡献了什么学问。这些以污蔑与诽谤中国谋生的所谓“研究人员”,在没有任何实际调查研究的前提下,仅凭一些持有明显反华立场的网站与新闻机构的“数据”,竟然就可以指控中国新疆存在所谓的“种族灭绝”;他们连到新疆实地调查的经验都没有,居然敢于宣称“新疆存在大量强迫劳动的集中营”;他们无视新疆棉花产业早已实现大规模机械化的现状,宣称“新疆存在不体面的侵犯人权的劳动”,为一些蓄意扰乱新疆社会经济发展的反华势力站台。他们的言行违背了学者应该遵守的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与职业操守。


据说人类现代文明已经进入了所谓的“后真相”时代,那是不是意味着学术事业可以被谎言、谣言、诽谤与污蔑所替代?如果学者的学术话语堕落为政客们随意操纵的利益工具,成为麻痹欺骗民众的工具,那将会是一件多么不幸的事情。


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是对人类道德底线的挑战。可笑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在国际反恐领域大搞双重标准,刻意把中国政府维护新疆稳定的强力反恐行为污蔑为“侵犯新疆维吾尔族人权”。事实上,坚决打击恐怖主义与极端思想,维护新疆的社会和谐与政治稳定,是包括维吾尔族同胞在内的新疆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中国政府维护新疆社会稳定的重要方式,正是依靠新疆各族人民发起了针对一小撮宗教极端组织与恐怖分子的人民战争。那些靠攻击中国吃饭的伪学者自诩为所谓的“中国通”,可是,如果他们果真对中国文化有入门级的认识,就应该知道中华文明在处理内部民族矛盾方面具有独特的经验与智慧。或许,他们只是假装不知罢了!


一辆卡车昨日行驶在赛里木湖

旁边的G30高速公路上。

新华社


虽然中欧文化存在很大差异,但是自古以来学界对学术研究的标准有着共通的认识,对于学者的基本操守可以达成共识。在西方文明的古典时代,苏格拉底为了追求与捍卫真理不惜牺牲生命;近代以来,欧洲知识分子坚持理性,勇于探索,为欧洲科学时代的到来提供了强大的智力支撑。中国古典文化的知识传统与智慧形态与欧洲大不相同,但是,中国知识界同样强调基于基本生活经验构建认知体系,基于人伦常情构建生命价值体系。中华文明与欧洲文明在人类历史上都为世界文明做出了杰出贡献,正是由于双方都有着严谨的文化态度与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


就欧洲文明的历史发展进程而言,学术自由的确是一种弥足珍贵的文化成果。在欧洲近代文明的开端,人文主义者与早期科学家们冲破宗教桎梏,为自由主义在学术领域的发展开拓了空间。问题在于,学术自由有没有必须遵守的界限?两年前,一位牛津大学的同行与笔者分享了西方大学的潜规则。他告诉我,讨论与研究任何反对女权主义的学说极有可能让英美高校的学者丢掉饭碗。同样道理,任何人类学意义上关于种族差异的讨论都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政治不正确的立场足以葬送学者的学术前途。由此可见,绝对的学术自由只是一种幻想,所谓的“学术自由”本身其实是一种话语权利,暗含着一种潜在的政治意识形态。因此,“学术自由”经常被扯成伪学术与假学术的遮羞布。而一个真正的学者应该承担起最起码的社会责任与义务,那就是向公众讲述基于客观事实的研究成果。谎言与诽谤,与学术没有任何关系。它的唯一“成果”,就是愚弄并且消费了民众的感情,加深了民族国家之间的隔阂,这是一种害人害己的行为!


40年来,中国的现代化发展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形成了符合中国国情的现代化理论与制度,对本民族的文化传统与精神充满自信,西方国家以“教师爷”姿态对中国指手画脚的时代已经结束。然而,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欧洲文明近现代以来形成的现代化理论成就。中国知识界也充分意识到,构建面向未来的中国学术理论体系,需要与欧洲现代文化模式开展深入、开放的对话与交流。日益开放的中国高校欢迎外国学者与我们开展平等互利、相互尊重的学术交流。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极为深刻的变化。全球化、气候变化、新冠疫情......人类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共同挑战,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更加深刻领会到人类共同命运的时代已经到来。二十一世纪的身体不能继续使用二十世纪的头脑,冷战思维与零和游戏只会把人类带入对抗的无底深渊。


”本身其实是一种话语权利,暗含着一种潜在的政治意识形态。因此,“学术自由”经常被扯成伪学术与假学术的遮羞布。而一个真正的学者应该承担起最起码的社会责任与义务,那就是向公众讲述基于客观事实的研究成果。谎言与诽谤,与学术没有任何关系。它的唯一“成果”,就是愚弄并且消费了民众的感情,加深了民族国家之间的隔阂,这是一种害人害己的行为!


40年来,中国的现代化发展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形成了符合中国国情的现代化理论与制度,对本民族的文化传统与精神充满自信,西方国家以“教师爷”姿态对中国指手画脚的时代已经结束。然而,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欧洲文明近现代以来形成的现代化理论成就。中国知识界也充分意识到,构建面向未来的中国学术理论体系,需要与欧洲现代文化模式开展深入、开放的对话与交流。日益开放的中国高校欢迎外国学者与我们开展平等互利、相互尊重的学术交流。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极为深刻的变化。全球化、气候变化、新冠疫情......人类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共同挑战,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更加深刻领会到人类共同命运的时代已经到来。二十一世纪的身体不能继续使用二十世纪的头脑,冷战思维与零和游戏只会把人类带入对抗的无底深渊。

作者:

高健,上海外国语大学欧洲智库研究中心主任

出处:

《文汇报》,2021年04月13日


本资讯不代表平台观点

排版|史丽娜
审核|李舒莹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