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月7日 上午 2: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谁会是下一个“委内瑞拉”

思想报 今天

作者:大道荣升  来源:社会学方略

谁会是下一个“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毒菜者。1992年,中校查韦斯发动“二·四”军人政变,试图推翻时任民选总统佩雷斯,但以失败告终,查韦斯锒铛入狱。1994年查韦斯却被新总统拉斐尔·卡尔德拉赦免。


查维斯人生的关键节点有点类似希特勒;被赦免从监狱出来后,查韦斯开始总结经验教训,几经研判,决定要利用本国不完善的岷选制度谋求上位。为此,他于1998年1月创建“第五共和国运动”,并自任主席;高举艾国与消灭贫富差距的大旗,开始竞选该国总统。


同年12月6日,查韦斯作为竞选联盟“爱国中心”的总统候选人参加大选并获胜,当选委内瑞拉第53任总统。1999年2月2日,宣誓就任总统。


查韦斯在钻了大选空子上台以后,便开始实施他的“涉贿主意”战略。经济上,他在全国推行企业国有化、官有化;政治上,他无情打压对手,修改现法,延长任期;然后,进一步谋求无限期连任,成为终身总统,完成毒菜过程;同时安排亲信充任该国要害部门,把委内瑞拉逐步打造成“查家天下”。


然而,“天不成全”,因其心机过重,早年罹患恶性肿瘤。网友们“祝查韦斯早日被癌症战胜”一语成谶,查韦斯极不情愿地撇下“查家天下”,于2013年撒手人寰。


查韦斯临终将“涉贿猪意事业”托付给了自己选定的接班人马毒骡。马毒骡在发达前是首都加拉加斯的一名公交车司机,因积极追随查维斯的“涉贿猪意事业”而迅速获得前者器重。


公交司机出身的马毒骡,自然是对公交车驾轻就熟,得心应手。然而,让他转而“驾驶”一个国家,却是所托非人,既害国家又害人民。他虽然深谙投机权术,拿国企利益把军头绑在他的战车上,将司法系统笼络为自己的打手,但就是无法避开经济崩溃的魔咒;不减速不转向,眼睁睁地将委内瑞拉这个“巨型公交车”快速驶向陷阱。


有社会学者用一句话总结了“委内瑞拉式”的社会模式,“历史上所有以国家名义,将私有经济国家化,进而权贵化的执政集团,最终只会把国家经济搞得一团糟,并将民生拖入饥寒交迫中,概莫能外。”



通过对类似国家发生的事情进行总结分析,不难发现,凡是具备以下几个条件者,不是变成“津巴布韦”,就是变成“委内瑞拉”:


一、ZF严控经济,大力实施国有化;

二、跟发达市场经济体交恶,闭关锁国,自拉自唱;

三、限制打压甚至取缔所有民企,扼杀经济活力;

四、实行“强人”政治,只许高歌颂圣,不容半点杂音;全民只有一种思维方式;

五、以发达国家为假想敌,对抗文明主流,或不自量力地穷兵黩武;

六、曾经开放过门户,而后又把国门关上;人们对外面的风景已经了然于心,再想把其困居阴暗斗室肯定很难。


大家知道,津巴布韦的穆加贝已经狼狈下台,委内瑞拉的马毒骡正在紧步老穆后尘。无数史实证明,逆社会潮流而动,必倾覆于激流险滩。

关注新号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