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8月1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他突发心脏病去世后,21头被他收养的暴躁大象结队到他的住处,令他妻子泪崩!

狮门论坛 今天


暴风雨,木屋,一个人。


当她接起电话时,身体仍被寒冷侵袭得瑟瑟发抖, 然而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却让她不寒而栗。她的丈夫死了, 她的被众人视作英雄的、坚不可摧的丈夫死了。


她跌坐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只感觉天塌了下来。


 “轰隆隆,轰隆隆...”


突然,屋外传来了震天动地的的声音。她诧异地打开了门,看到外面的一瞬间,就愣住了,强忍的泪水终于决堤……

 

 

门外居然是成群结队的大象!


它们神色凝重,脸颊边缘留下了潮湿的液体。它们竟都在哭泣!

 


为什么收养大象


13年前的她,Corinna和丈夫Lawrence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他们辞去了收入不菲的工作,潇洒地去南非隐居, 想把余生交给那美丽的草原与丛林。


(照片左边金发女子Corinna,她右手边丈夫Lawrence)


然而, 现实与梦想总相隔太远。 他们刚在克鲁格国家公园附近定居,便听说此处有一群狂躁的大象,“铁蹄”到处,庄稼遭殃,“生灵涂炭”。



连动物福利组织,对这群大象都忍无可忍了。 “要么,他们被人收养;要么全体枪毙。”这是变相的死刑判决, 从古至今,没听说有多少人能收养大象的,而且还是几十头。



在别人都为这个英明决策叫好时,Lawrence和Corinna,却做出了在外人看来疯狂的选择——收养大象,全部。 对别人的嘲笑,他们从没解释过,只是若干年后才从她的自传里看到了初心。 


这群大象们为何如此易躁,其实是因为受到非法猎人的伏击,害得它们神经衰弱,对人充满敌意,大象的反常追根究底起因还是源于我们人类。然而令我们无奈的是,这个小镇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集体遗忘了这件事...

——来自Corinna自传


头领被杀


就在Lawrence四处奔波,为大象们的到来做准备,要准备饲养场栏杆时,一个电话让他们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那个雌象首领太烦,我没忍住,一枪毙了她。“



稍对象群有了解的人们,都知道,象是群居动物,而象群的首领,是大象们“神圣不可侵犯”的精神支柱。Corinna和Lawrence都不敢想象这位刽子手,是以怎么样的姿态,在大象们的众目睽睽之下, 杀了她们的首领的。



只因你是人类,便可以对口不能言的生灵握生杀大权。 一条生命结束在枪口中迸出的冰冷子弹和得意洋洋的笑声中……这一切,都让人作呕。


在失去首领的暴雨夜,象群被三辆巨大的铰接式卡车送来了:两头成年母象,两头公象和三头小象。


七头大象惊恐的尖叫声,在他们听来,撕心裂肺。


好在,象群们马上就可以受到保护了, 在他们精心制作的围栏之下,将没有人能再伤害他们。


可谁知,他们心中的家园, 竟是象群眼中的牢狱, 它们集体”越狱“,一路向北,头也不回地奔向自己的”老家”。 它们不知道,这一路上它们一定会被射杀,它们什么也不知道。



经历了炼狱般的十天,他们找到了这群被人类伤害过无数次,又刚刚失去首领迷茫无助的“孩子们”。还没来得及享受“失而复得”的喜悦, 他们就接到了当局的警告, 如果它们再次逃跑就会被枪杀。


对此,Corinna和Lawrance都很沮丧。


当局的警告、外面的危险,看着那群大象,它们似乎还是那么无忧无愁,不知道情况。是啊,它们怎么会知道有多危险呢?

它们又不是人。但我们也不是圣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现实,真的让我们很心伤。

——来自Corinna自传


信任


象群选出了新的首领 - 我们称之为娜娜,但大象们每天还是躁动不安,平静不下来。饲养它们的他们, 随时有可能被发狂的它们踏成肉饼。



多少驯象的专业人员都对这群暴躁的象们束手无策,完全不了解大象的Lawrance却想出了和它们的相处之道。



他用着最简单、最真诚,也最蠢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善意:


每一夜,他都守在电栏外,为大象们歌唱,好像它们是自己心爱的人……他把心里话讲给他们听,好像它们能听得懂……有时他会一连这样搞好几个小时,直到声音嘶哑。



“你就算做到死,它们也不懂的啊!”当地人对在他们心里已和傻瓜无异的Lawrence说。



Corinna从来不阻拦Lawrence,她心里明白:Lawrence有多倔。但是Corinna每天都在心惊胆战,在惊恐中度过。


我记得那是个炎热的下午,Lawrence回到家和我说:'你绝对不会相信发生的事。娜娜把她的象鼻穿过围栏,摸了摸我的手。“

我听了,心里都吓死了。眼前就浮现出画面:娜娜用它的象鼻,把他拉近围栏里。

那么多大象,以Lawrence小小人类的力量,怎么抵抗?

但我明白:劝不了他。

我只能恳求他:“Please get out of this alive”

——来自Corinna自传


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