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在上海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朝鲜如何在72小时内从“新冠零病例”增至120万例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完不成的学业,进不来的国门

LU ZHAO RADII 2021-11-03

2019年底,在广东省读生物学博士的东非学生Amma离境度假。她当时计划去玩三周就回到中国。她把实验样本存放在实验室的冷藏柜里,开着窗户透气,还决定回来时好好收拾乱成一团的宿舍。


然而Amma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的离境旅行恰好赶上了全球新冠疫情的爆发。由于中国采取的零容忍疫情防控政策,Amma以及上万名就读于中国大学的外国留学生,已经被困在境外一年半多了,返校的日子却遥遥无期。


2020年1月中旬,新冠疫情爆发的消息传开,当时正值春节旅游高峰期,许多留学生已经回国了。对于尚未回国的学生,校方要么下令离境,要么要求学生立刻决定去留。来自北印度的大四医科生Sunil就被陕西省一所医学院要求尽快做出决定。


Sunil最终登上了最后几班离境客机中的一班。起初,校领导告诉他春节假期要延长两到三周,然后就会开学。


身在国外的Amma心怀疑惑,联系了学校之后得知校园已经被封闭:外边不让进,里面不让出。

Related:

 社交媒体上的印度迷

“虽然还有航班,但我没法进学校。就算我回到了中国也没法进校门,’”她说道。


中国的零容忍政策有效遏制了病毒感染人数,但有专家开始质疑这项政策在经济和其它方面的长期可行性。今年,南方多座港口在严厉管制下宣布封港,造成供应链断裂,封闭国门对外交和文化交流的负面影响就更不用说了。


过去十年间,中国一直欢迎外国留学生,目的是成为全球教育领先国家。中国认为这是打造软实力和发挥国际影响力的关键。当亚非部分地区的学生获得西方国家留学签证和负担学费的难度越来越高时,中国一直在“宣扬欢迎发展中国家学生来华学习的观念,”利物浦大学政治学讲师Obert Hodzi说道。“他们可以根据特定国家的需求定制教学方案……吸引学生来中国。”


位于广东省省会广州市的暨南大学。(图片来源:Depositphotos)


目前,在华国际生数量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美国和英国。2010年,中国教育部出台了“留学中国计划”,计划到2020年,全年在内地高校及中小学校就读的外国留学人员达到50万人次。2013年,该计划纳入习近平总书记的基础设施开发计划“一带一路”。目前,共有亚洲、非洲和欧洲的138个国家加入了“一带一路”。


丝路奖学金是“一带一路”的配套工程,每年向一万名来自“一带一路”国家的学生发放奖学金。2018年,共有来自196个国家的492185名学生来中国留学(2017年为489200名),其中近65%来自“一带一路”国家。


2020年春季,所有中国大学改为网络授课,留在中国的留学生基本不能离开宿舍。等到秋季中国学生返校时,之前离开中国的国际生也以为能同时返校。然而他们的希望落空了。他们又寄希望于2021年春季、继而是2021年秋季。现在的共识是,他们大概要等到2022年2月北京冬奥会开幕之后了。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重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于2021年7月9日的声明以外,中国政府对留学生复课问题没有做出新的表态:

“[中国政府]对[外国留学生返华]问题高度重视,将在确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统筹考虑外国留学生返华复课事宜。”

“前提是大学会安排这些学生的授课事宜,”Hodzi解释道。“部分大学确实做了安排……但对一些学生来说,在网上完成学业是有一点困难的。”


问题不仅是许多国际生的祖国没有稳定或者平价的网络,而且大部分留学生来华是学习理科和工科的。理工专业的学习需要大量动手实践。

 

Sunil怀疑回国后所受的在线教育能不能让他打好从医的基础。他是药学专业的,班上同学散布在好几个时区,所以无法找到一个时间让所有人同时上线上网课。替代方案是教授上传实验视频,但由于印度禁用了中国APP,所以他和其他印度同学无法下载这些视频。教授还为学生提供了一个网页链接,用动画制作的兔子展示某些药物反应。


“我们本来应该在现实中混合各种化学品,然后在动物身上做药效试验。在模拟程序上怎么练习操作呢?”Sunil质疑道。“根本不可能啊。”

Related:

在疫情期间,他画出了蝙蝠最可爱的模样
为了弥补不足,他每天都在读自己买的医学教材,甚至考虑过申请其他国家的学校,比如俄罗斯或格鲁吉亚。可他在中国学校的学分全都不能转换,他也不想从头再读一遍医学院,让父母再掏一份学费。“他们说,‘你要是想从头读的话,我们支持你,’但我自己是真的不想成为二老的负担。我不想因为我自己心急[或者感到]无望,就让他们重新交一遍学费。”


一名学生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招牌下走过。(图片来源:Depositphotos)

 


尽管中国设置了吸引留学生的奖学金,但大部分留学生是自费生。在发展中国家,父母常常做出巨大牺牲,耗尽积蓄或者变卖家产来供孩子来中国留学,父母将其视为一笔家庭投资。对这些学生来说,学业中断还会危及到家人。


即便是拿到奖学金的国际生也面临着困境。中国已经中止了奖学金发放,因为奖学金本来的用途是负担学生在华生活费用,而现在很多学生都不在中国境内了。对来自尼日利亚,获得了丝路奖学金的国际商务专业研究生Ibrahim来说,这是一次沉痛的打击。“我的生存都很艰难……我要交房租。我要买食物和其它用品。而且按照我们的授课安排,我很难出去找工作,”他说道。

Related:


还在买新衣服?潮人都在买二手!
为了承担生活开销和上课所需的网费,他主要依赖家人供养,还在父亲家里养鸡。他的同学们同样被迫开动脑筋赚钱。“在大多数国家,找一份临时工都非常困难。你必须尽可能活下去,这样才能毕业拿学位。”他也考虑过换一所学校,但作为一名全奖生,转校在经济上实在划不来。


从去年秋季开始,国际生就发起了一场跨平台社交媒体运动,在“#takeusbacktoChina”(我要回中国)话题下讲述自己的故事。一个相关群组的Twitter账号的标签上写着,“我们正在水深火热中。”


 

Twitter上有关此话题的留言


情况本就艰难,而这段过渡期又是如此之长,令学生们陷入了噩梦般的生存境地。自2020年1月以来,学生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月后就能返校,还是得再等一年,不仅近期计划未可知,就连人生决定都不好做。


Amma离开中国时正在做毕业论文要用的实验,而出境之后获取学位就遥遥无期了。最近,导师建议她在附近找一间实验室复工。她觉得这个主意简直是荒谬。


“谁来买器械?谁给我的实验用材买单?”她问道。“再说了,很多实验室不愿意让我去工作,因为吃力不讨好。我又不是他们的学生。”


她会等到冬奥会,如果那时还不能返校的话,她可能直接就会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我觉得等到2月以后,我大概就要去干别的事了。我估计最后会结婚,到别处找一份工作,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计划,只是被耽搁了。我本来打算毕业后和男朋友结婚……但现在我们可能只好提前了。”

某种程度上,中国希望自己教育出来的国际生回国后能成为“亲华大使”,宣扬中国和中国人生活方式。但事实上,国际生和他们的亲朋好友对中国的看法反而更负面了,尽管要充分认识这种状况会不会影响中国与某些国家的长远关系还为时尚早。


“疫情结束后,再想说服人们来中国受教育会非常困难,”Hodzi说道。“中国成天把‘人文交流’、‘双赢’、‘互惠’一类的话挂在嘴边,而[对疫情的处置]大大抹黑了中国的形象……这些口号的实际意义是:当新冠疫情这种事情发生时,留学生是无关紧要的。”

Related:


现代年轻人不爱酒局爱微醺
Amma对中国的态度没有多少变化——她一直知道自己要应对什么。但是,她认识的大部分人都开始对中国有了负面看法。

 

不过,Sunil依然心怀留恋。在陕西生活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当地人热情好客,他结交了新朋友,还谈了恋爱。校方对中国学生和留学生一视同仁。他写了好几篇关于中国的文章都获了奖,被发表在国家级期刊和网站上,还获得了很多人点赞。


现在他说:

“我感觉我就像单相思一样,我一直在赞扬中国,给中国说好话……但中国的回应就像是,‘你想获得赏识?我可以给你发一份奖状,上面用金字写着你的名字,但你要是问我什么时候能返校,我就会一言不发。’”

为免影响文中出现的留学生返华复课,文中人名均为化名(Obert Hodzi除外)。

 

姜昊骞 译
封面图片来自Depositphotos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Just Dance: Chinese Choreographers Reflect on Female Empowerment


Eileen Chang Novella Transforms into Terrible Movie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