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无花果:可以休矣

无花果 老无所依

 

 

 

古兰经有云:

 

我确已颁降此经于高贵之夜,

你可知何为高贵之夜?

高贵之夜胜过上千个月。

那一夜,天使们和圣灵,奉他们上主的命令,为各项事务而下降。

那一夜,平安无恙,直到破晓天亮。

(《古兰经》93:1-5

 

此章名为盖德尔,意指一千四百多年前初次降示古兰经的那个夜晚,因此这一夜被称为前定盖德尔夜,“盖德尔”有前定、定量、能力、高贵之意,因此是夜也被意译为高贵之夜。

 

普遍认为,这一夜是在斋月的第二十七日,根据伊斯兰教历,也就是在第二十六日落之后的当夜。由于古兰经宣布,这一夜胜过一千个月,很多人于是便相信,在这一夜所做的任何善功,都相当于一千个月。

 

其实一千个月,只是表明这一夜无比高贵,于是用了个极限的数字。阿拉伯语与英语一样,没有万的概念,千就是表示最大,如果真要形容上万的数字,就说成十个千。那么,古兰经上说的一千个月,并不意味着不多不少正好一千,而是在说它相当于上千个月,类似于汉语的“成千上万”个夜晚。

 

为什么这一夜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因为这一夜开始降示古兰经,而古兰经的降示,揭开了人类文明的新纪元,由此开始,人们开始从蒙昧的重重黑暗走向光明,因此这一夜是划时代的,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日子,古兰经降示之后,整个人类的历史都开始改写了,难道它的重要性不胜过成千上万个日日夜夜吗?

 

然而,很多穆斯林并不理会这些说辞,他们在乎的是这一夜的重大回赐。他们认为“胜过一千个月”是个精确的数字,意味着在这一夜里做任何善功都胜过一千个月的回赐。

 

为此,他们不惜编出了一段故事,来附会这段经文。故事说古代有一名大将舍姆欧奈,白天斋戒,夜晚礼拜,一共一千个月,也就是八十三年零四个月。但不幸的是此人没有善终,最后被他的女人出卖,在睡着的时候被拔去腋毛,于是力士瞬间丧失全部功力,最终被害。

 

这个故事被不少阿訇在清真寺里年复一年的重复,但后来被人扒出真相,所谓的舍姆欧奈的故事,只是一个经外传说,原文来自于《圣经》士师记上记载的力士参孙的故事。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故事宣称,穆斯林们只要在这一夜行善,即刻获得舍姆欧奈(参孙)一千个月的回赐,也就是八十三年零四个月。

既然这一夜行善等于八十三年,那么这一夜礼拜岂不是等于八十三年都在礼拜?根据这个逻辑,有人进行了详细的换算,甚至列出了公式,在这一夜礼拜,等于礼了八十三年的拜,也就是83×355=29465拜,那么这一夜礼一百拜,岂不是等于2946500拜,也就是二百九十四万六千五百拜吗?

 

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足以让人兴奋得瞠目结舌,于是一百拜作为一项活动蔚然成风。很多清真寺里要举行集体礼拜,目的简单而粗暴,以一当百,不,以一当万,以一百当二百九十四万。

 

如果这不是一个空头支票,那就意味着巨大的宏利,因为人类终其一生,也不过百年,仅仅这一夜做了礼拜,就相当于八十三年的两万多拜,而做一百拜,竟然相当于两百万拜,如果有这两万多拜,岂不是可以一劳永逸,而确保后世天堂妥妥的了吗?

 

要知道,在很多人看来,礼拜是一项沉重的负担,每天五番十七拜,活到八十岁意味着要礼四万多拜。然而现在好了,有了盖德尔,辛苦这一下子,就相当于两百万拜,还需要发愁平时缺欠礼拜吗?

 

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于是,抱着投机心理的人们纷纷在这一夜下注,像个赌徒一样期待着些微的投入,巨大的回报。就这样,年年如此,穆斯林民间盛传着这种功利主义的哲学,宗教被庸俗化为投机取巧的勾当。

 

对于这些人,我只想问他们,他们果真相信此夜一百拜胜过两百万拜?如果相信,请他们做里这一夜之后,即日起不必再礼拜。因为此夜的两百万拜,足够你一生受用了啊!如果你还要礼拜,就说明此夜没有如此功效,否则你干嘛多此一举?实际上,他们心里也没底,所以不敢孤注一掷。万一这一百拜不靠谱,岂不亏大了?但他们为啥还要做这无用之用呢?我说了,赌徒心理,你想啊,万一是真的呢?岂不赚大了?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宗教被量化为具体的数字,如缺一番拜要烧六千四百年,所以很多老人整个晚年都在补拜,没有出头之日的火狱令他们不寒而栗,然而,盖德尔夜又给他们的心中升起了无限的希望。盖中盖多年前有个广告一片顶五片,现在一片可是定几万片了,怎能不欣喜若狂。

 

其实,这一夜之所以胜过上千个月,完全是因为这一夜降示了古兰经,所以才如此重要,但即使重要,也是指的一千多年前降示古兰经的那个夜,而不是指的每年的这一夜。每年的这一夜,只有纪念意义,没有实际意义,绝不对等于一千多年前的那个伟大的夜晚。

 

举个例子吧,你说你出生的那一天非常重要,于是你每年的那一天都会庆祝,之所以重要,因为你出生的那一天来到人间,可是难道因为每年的那一天与你出生的那一年是同样的日子,你每年生日的那一天都会再出生一次吗?

 

退一步说,就算每年的盖德尔夜都很重要,也不意味着这一夜干什么都等于八十三年的功效。否则的话,我礼一百拜相当于二百万拜,我施舍一百块相当于二百万块,那么,我吃一顿饭相当于二百万顿,我在那一夜生个孩子,岂不是相当于生了二百万个孩子?

 

有人说,人们好不容易对宗教感兴趣了,来到清真寺礼盖德尔,不能打消他们的积极性。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人们好不容易对宗教感兴趣了,平时不礼拜的,好不容易来到寺里了,结果你照头一百拜,把很多人吓得以后再也不来了。这样的例子不是没有,我在寺里礼拜的时候,就遇到过好几个老人,推说自己心脏不太好,有别玛尔,那一天悄悄溜掉了。

 

功利主义不能升华人的灵魂,提高人的境界,反而使人越来越自私,即使走进清真寺里礼拜,也不是因为对真主的热爱,而是出于对巨大回赐的垂涎,这样的人,你能指望他们的境界高到哪里去了呢?再加上平日里的礼拜只是机械动作,快得像小鸡啄米,人们只是巴望着赶紧捣蒜结束,万事大吉,回去继续追剧。与其这样,还不如教育他们把平时的拜礼得扎扎实实,别再搞这些投机取巧的东西。这些东西已经忽悠不了多少人了,尤其是人们结束了文盲或半文盲的状态之后,他们不再相信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也不再相信一番拜十万八千拜。

 

十几年前,西安各大清真寺每年斋月都会宣讲太拉威赫拜的回赐,礼了一晚上就能进天堂,结果被我无情地揭露,之后的几年里,在各坊清真寺都很难再听到此类传说了。庆幸之余,我突然意识到为啥有很多人恨我了。因为我总是拆台砸场子,把一些煞有其事的东西扒得如此不堪,让很多人的幻想破灭。于是,很多人不再相信花钱念经能搭救亡人,不再相信宰牛宰羊能骑着过桥,不再相信亡人每年来家里探亲度假,也不再相信阿訇能搭救七辈先人。

 

这的确会令一部分人很沮丧,然而,我相信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个好事情,因为这能让很多人恢复理性,不再反智,重新认识到宗教的真实面貌,还原它神圣而高尚的真相。

 

 

无花果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原创不易,朝不保夕,欢迎转发转载

这是友人相赠的一个公众号,欢迎各位扫码关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