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19年8月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无花果:传教是一种奢谈?

无花果 老无所依

 

我委派你,只为慈爱众生。(《古兰经》21:107

 

我倡导传教,一刻也不曾停止,只因传教是穆斯林的主命,是先知自成圣之后奋斗一生的使命,无论何时何地。

 

然而,有岁月静好表在我圈里留言,想不通几十岁的人了,就不能消停点,和亲人在一起过轻松舒适的生活。我很理解他们的好心,我也从不反对过幸福的生活,先知传教二十三年,不正是为了使天下人享受真主的慈爱吗?

 

提到先知传教,大家双手赞成,为什么今天,我们再谈传教,就弄得好像敏感词一样讳莫如深?唯恐惹火上身?对任何一个宗教来说,传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佛教在传教,基督教在传教,难道伊斯兰教就不能传教?

 

基督教有三自教会,受法律保护,三自指的是自治、自养、自传,其中自传就是指的传教,合法的传教受法律保护,伊斯兰教也是,在宗教活动场所之内的传教活动,至今未被禁止,我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害怕什么。

 

有人说,基督教传教没事,穆斯林传教不行,传了就有人逮你。理由是穆斯林传教是跨族传教,基督教不存在这个问题。理论上说,跨族传教并不违法,只是有违穆斯林的思想意识。汉地穆斯林与普通民众并没有族界之分,过去只有大教小教之分,是五十年代的民族界定造成了族群的对立,再想去传教才必须去跨族,族界限制了外人进来的可能性,也限制了穆斯林自己的想象力。就算没有人禁止他们传教,他们自己首先禁止了自己。汉地穆斯林向汉胞传教,没有地域障碍,没有语言障碍,没有国家认同的障碍,没有文化特征的障碍,所有的障碍,只是别人为自己树立起的族界。如果你心中破除了这个障碍,没有“分别心”地对待汉胞,会发现你的传教并没有障碍。

 

有人说,传教得从内部着手,自己的亲人还不信教,何谈给别人传教?拜托,他们用这个理由骗了我几十年了,今天还在老调重弹,我问他们基督徒们传教的同时,自己的家人都信教了吗?家人不信教阻碍了他们向外传教的步伐了吗?一个基督徒从受洗开始就把传教当成责任,而一个穆斯林活了几十年也不愿意传教,这是因为什么?不说基督徒,穆圣当初传教的时候,有没有因为家族中大多数人不信教,就放弃了传教?还有努哈、鲁特、易卜拉欣,他们哪个人全家皈依了?但他们停止传教了吗?

 

把内部搞好了再向外传教?我对这些人说,你可以高枕无忧了,这几百年之内都不用再考虑传教的事情,因为无论到啥时候,穆斯林内部都有搞不好的地方。即使我们身边的回民都信教了,你还会有理由说:不,泉州晋江陈埭还有好几万回族没搞好呢?所以传教还得再缓上个百十年。

 

我给他们聊天的时候,他们说能守住我们的回回民族就不错了,我毫不留情的打击他们,别守了,守不住。以温州为例,1949年之后,当地回民后代几乎全部放弃了伊斯兰教,都吃了猪肉,而基督徒却发展了一百万人。这就是只守回回民族的结果,守住了吗?不仅温州,整个东南沿海一代的回民几乎全军覆没,而基督教却遍地开花,这是守的结果吗?为什么别人传播了上亿人,我们守也守不住?很简单,因为别人在忙着传,你在忙着守。一个群体停止了传教,有了充沛的精力还能干什么?只能在内部争夺教民,湖海之争,抬手次数之争,昆和枯木之争,高端之争,每一次都能打得头破血流。

 

有人说,基督教历史上没有被汉人屠杀过,而我们有过同治的悲剧。说这话是在混淆历史,同治之灾的敌人不是汉人,而是满清政府,切不可把矛头指向全体汉胞。左宗棠曾国藩不是汉人吗?是的,但他们是满清余孽,是给满清卖命的奴才,没有满清下令屠回,他们能有权发兵?抗日的时候,投降日寇的伪军都是汉人,伪军也打了我们,难道因此就敌对整个汉人?基督教历史上并非没有悲剧,太平天国也是基督教,不也被左宗棠曾国藩镇压?义和拳打死教士教徒无数,难道因此能敌对全体汉人?现在的穆黑习梅之流也是汉人,但我们能因此迁怒全体汉胞吗?先烈杜文秀就分得很清,尽管汉官林则徐也迫害过回民,但他始终没有将矛头针对汉人,而是旗帜鲜明地斩杀清妖,他知道清妖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有人说基督教能发展是因为势力强大,而我们遭到的打压更多。然而,当初穆斯林四千八百万的时候,天主教新教加一起也不过几百万人,何谈势力强大?而且基督教遭到的打压一点也不比穆斯林少,而且那时候外国势力也进不来,人家是怎么发展到上亿信徒的?我们为什么停步不前了呢?另外,势力软弱也不是理由,穆圣当初传教的时候势力不软弱吗?哪个先知传教的时候势力强大了?他们因此放弃传教了吗?

 

有人说,现在这时候,清真寺都被强拆强改,清真言都被铲除了,孩子不让进清真寺,还咋传教?我想说的是,基督教堂的十字架也几乎都被拆除了,孩子也不能进教堂,不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就算外部环境愈加恶劣,清真寺里那块游客止步的牌子可不是别人逼着你摆在那里的吧?我谈的不是外部环境,我谈的是穆斯林的思想意识。在他们的字典之中如果没有传教二字,就算环境再宽松,他们也不会传半步。改革开放相对宽松的三十年就是例子,清真寺盖了不少,阿语人才也比比皆是,然而有几个想过传教二字?

 

相反,如果穆斯林群体有传教的意识,那么环境再恶劣,你都会变着法想着把伊斯兰教传出去。就算外边不能传教,清真寺里的游客止步总可以挪走了吧?就算不准孩子进来,成年游客总不会再遭驱逐了吧?如果你把传教当成你的任务,那么你坐在火车上,也能向同座讲讲伊斯兰是什么,你在单位休息的空隙里,也能聊聊伊斯兰是什么。网络时代,穆黑泛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并非坏事,因为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关注伊斯兰。面对众多的询问者和攻击者,你随时随地可以用你的智慧消除他们的误解,把伊斯兰的美好展现给他们。

 

我有一个朋友,建了一个群专卖熟食,加了很多教外人,但她从没有伊斯兰是我们某族的意识,她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人讲解伊斯兰的教导,毫不吝啬地把人带到清真寺里参观,斋月到来,群里的非穆竟然跟她一起封斋,与她分享这美妙的体验。这正是一种优雅的传教,而我提倡的,正是这样一种传教意识。有了传教意识,任何时候都可以传教,没有传教意识,再宽松的环境,也只能原地踏步。

 

有人说,族教一体是一种保护,没有了族别,穆斯林后代会流失得更快,我想说的是,一千多年来没有族别,穆斯林流失了吗?基督教没有族别,基督徒流失了吗?1949年之后有了族别,挡住流失了吗?大部分出教的人,都是有了族别之后的事情,该出教的,即使是回族,照样成为穆纳匪哥,成为拆寺灭伊的帮凶。不出教的,即使是汉族,也照样会以生命捍卫伊斯兰。事实上,族教一体非但没有保护住现有的穆斯林后代,反倒成了传教的绊脚石,百害而无一利。所有拒绝或反对传教的人,头脑中无不是因为根深蒂固的那点优越感在起作用,他们拼命死守的正是那个人为杜撰出来的民族,而传教只会带进来更多的、成群的、他们拼命否认的汉人,而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别说让汉人进来,你要让他们承认他们和汉人没有区别,比打死他们还难。

 

伊斯兰与民族主义水火不容,当你心中仍然残存着蒙昧时期的民族主义的时候,你只会苦苦支撑着你引以为荣的族教,就永远不会对传教事业唤起热情,当你破除了民族主义的桎梏,你才会敞开胸怀拥抱全世界。

 

有人读我的文章不求甚解,老师,你前几天还让我们学习山洞人,现在怎么又让我们传教?在当前的形势下,难道传教不是一种奢谈吗?我要告诉他们,我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切不可从我身上撷取只言片语,就断言领略了我的全部思想。我一刻也没有放弃传教,但我并没有让你去冒险。我是指的一种传教的意识,那是伊斯兰的命脉。即使你无法展开任何传教活动,但你的心中要有传教意识。有了传教意识,即使不公开传教,至少你能给进清真寺的人传教,至少你能给你的小伙伴,你的好闺蜜,你的孩子,你的群友讲述伊斯兰是什么,但如果你没有传教意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穆圣在麦加秘密传教三年,后来解放了整个半岛。如果穆斯林群体人人都有传教意识了,早晚有一天会遍地开花。

 

 

无花果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日

原创不易,朝不保夕,欢迎转发转载

这是友人相赠的一个公众号,欢迎各位扫码关注:


Modified on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