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无花果:我为什么要翻译古兰经?

无花果 老无所依


奉大慈大爱的真主之名

 

感谢真主,去年年末,我举意翻译古兰经全本并开始动笔,很多兄弟姊妹得知我翻译古兰经之后,对我的行为不太理解。他们说现在的古兰经汉译本已经很多了,尤其是马坚先生版本传播广泛,翻译得也很流畅典雅,为大众所接受,为何我还要做重复性的工作,再去翻译古兰经呢?

起初,我和大家有着同样的观点,认为没有必要重新翻译古兰经,我从开始学习伊斯兰知识,就接触马坚版本,到后来宣教的时候,也一直使用马坚先生的版本,可以说对马坚译文是烂熟于心,我本人非常喜爱马坚的译文,同时认为目前为止,没有什么译本能够超出马坚的译本。

在宣教之中,我使用的名词和术语,基本上都采用马坚的译法,我宣讲的每一段经文,也以马坚的译文为范本。然而,就是马坚先生的译文,让我们在宣教之中遇到许多问题。

首先遇到的问题,是马坚先生将“Kafir”一词大多翻译为“不信道者”,例如:“不信道者,你对他们警告与否,这在他们都是一样,他们毕竟不信道。”(2:6)

稍有阿语常识的兄弟姊妹都知道,文中一前一后出现两个不信道,根本不是同一个单词,后面的一句话,译为不信道比较准确,而前面“Alladhina kafaru”,根本不是“不信道”的意思。

“kafara”这个词原意是“遮盖”,用来形容得到了真理的警告而故意不承认的人,考察全经,所有提到这个词的地方,指的是受到众先知的劝告却仍然否认的人,以及得到穆圣的警告而与他为敌的多神教徒。据此,经堂中的传统译法为“隐昧”,王静斋阿訇翻译为“逆徒”,马坚的部分译文翻译为“辜负、叛道”,相对来说,比“不信道”的译法要准确得多。

由于马译本多将该词翻译为“不信道”,很多人于是将所有不信伊斯兰的人都当作“卡菲尔”,岂不知并不是所有不信伊斯兰的人都是“kafir”,众多非穆斯林不信伊斯兰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机会了解伊斯兰,而不是古兰经上提到的卡菲尔那样,明知故犯地不信道。

由于错误的认识,很多人认为不需要向非穆斯林传教,因为“不信道者,你警告他们与否,在他们都是一样”(2:6),“最劣等的动物是不信道的人,”(8:55)“你们就应当杀戮他们,不信道者的报酬是这样的”(2:191)……,就这样,穆斯林何必向“最劣等的动物”白费口舌?没有杀戮他们就算好的了。

这是古兰经原文的意思吗?事实上原文指的都是明知故犯的罪孽者,而不是指的没有接触过伊斯兰的人。然而,很多人因为这样的译文,对伊斯兰有了错误的认识,他们读了之后只会觉得伊斯兰是狭隘而恐怖的宗教,只肯定穆斯林能进天堂,其他人都要被杀死。

作为宣教者,我们必须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向大家解释这个词的译法不妥,这种不妥给宣传伊斯兰带来很大的障碍。

还有一段经文,“你们只可娶一妻,或以你们的女奴为满足。”(4:3)很多人读到这段经文,觉得不可思议。伊斯兰竟然允许主人以女奴为满足?满足什么?很多人联想到了满足性欲。原来主人可以对自己的女奴为所欲为?本来很多人对多妻制已经很难接受了,现在又允许霸占女奴?这是伊斯兰吗?这是古兰经吗?

考察原文,根本没有“女奴”二字,更无“满足”二字。这段经文直译过来应该是“或者你们右手所掌握的。”“右手掌握的”,当然包括蒙昧时期阿拉伯人留下的女奴,穆斯林可以娶她们。除此之外,还有“已经拥有”的意思,比如有人皈依伊斯兰之前已经占有的女子,比如有人构成婚姻事实,却没有娶过来,这些都是可以娶的范围。马坚先生译为“为满足”,意思是“足够了,仅此而已,不能再有别的”,而译文的模糊性,却使很多人增加了对伊斯兰的误解。

 

除了这两处明显的不妥之处,还有部分经文的译法不符合逻辑。比如:

 

1、“其中有许多正确的经文”(98:3)

古兰经中有许多正确的经文,这句话的漏洞是:许多正确的经文之外呢?还有少量不正确的?其实原文“qayyimah”,不仅是“正确”的意思,还有“明确”的意思,“kutub”一词,也不光是“经文”的意思,还有“规定、制度”的意思。

2、他们说:“我们作证,你确是真主的使者”……真主作证,伪信的人确是说谎的。(63:1)

伪信者念了作证言,但真主竟然说他们是说谎的,漏洞是:难道作证言是谎言?其实原文“kadhib”一词,不仅是说谎者的意思,还有否认者的意思。

3、 “他为你们制服日月,使其经常运行。”(14:33)

真主让日月经常运行?言下之意?日月也偶尔不运行?“da`ibain”在这里翻译为经常合适吗?

 

除了不符合逻辑的译文之外,还有一些译文容易引起歧义,例如:

 

1、如果你问他们,谁创造他们,他们必定说:“真主。”他们是如何悖谬呢?(43:87)

那些人承认真主创造自己,为何后面却说“他们是如何悖谬”?容易让人误解为承认真主的创造是悖谬之事。

2、要不是真主以世人互相抵抗,那么许多修道院、礼拜堂、犹太会堂, 清真寺——其中常有人记念真主之名的建筑物——必定被人破坏了。(22:40)

从这段经文,容易使人误解为世人互相打斗的原因是真主。事实上这段经文要表达的是,真主赋予了弱者能力,使其抗击强者,所以清真寺等建筑才不致于遭到强者的破坏。

 

另外,有一些经文较为费解,很多人读了不知道什么意思,比如:

 

续发者续发之日……(79:7)

免遭他所创造者的毒害……(113:2)

免遭吹破坚决主意者的毒害……(113:4)

从我所亲手造作者之中……(36:71)

自谓无求……(92:8)

阴谋只困其创作者……(35:43)

连结真主命人连接者的……(13:21)

 

除此之外,马译本有许多译法是生造词,在汉语之中本来并无那样的用法,当然很多词有着很好的创意,比如“超绝”、“以物配主”、“至睿”,但对于非穆斯林读者,则有一定的理解难度。在宣讲经文的时候,如果仅仅读给大家,大家则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比如说真主是“赋形的”,听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这是哪两个字,另外也与“服刑、赴刑”谐音,容易使人产生错误的联想。

 

马译本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添加原文之中没有的字词。

这在翻译之中乃为大忌,违反翻译的信达雅的原则。起初我不以为然,后仔细对照原文,发现添字添词之处简直比比皆是,当然有很多地方是根据经注的补充,然而,为什么我们不照着原文,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呢?

 

比如:

1、让火狱的居民远离真主的慈恩吧!(67:11)

这里“真主的慈恩”,是原文没有而译者的添加。

2、绝不要让猾贼以真主的优容欺骗你们。(35:5)

这里“的优容”也是原文没有而译者添加的。

3、我的使者确已来临你们,为你们阐明教义。(5:19)

这里的“教义”二字,是原文没有而译者添加的。

4、不信已降临的教诲者,我要惩罚他。那教诲确是坚固的经典。(41:41)

这里的“我要惩罚他”,全是原文没有而译者添加的。

5、你们当停止谬说。(4:171)

其中,“谬说”一词为原文没有。

6、如果我昭示你一点我所用以恫吓他们的那种刑罚,那么,我对他们确是全能的。(10:46)

其中,“我对他们确是全能的”,这句话均为译者添加。

 

这样的例子很多,这里不再一一列举,总之,译文中添加太多原文没有的字词,显然影响大家对原文的正确理解。本人认为,译文之中不可添加原文没有的字词,即使是原文省略的地方,真主有意省略,必有省略的哲理。

 

除此之外,译文还有部分误译之处,例如:

 

1、他以他的命令启示各天的居民。(41:12)

原文“他的”为“ha”,是阴性物主代词,不是指的真主。

2、在今世是盲人者,在后世仍是盲人。(17:72)

原文不仅有盲人的意思,也有盲从的意思,这里指的应该是盲从者,而不是今世的双目失明者。

3、他们与真主会见的那天,真主对他们的祝辞是:“祝你们平安。”(33:44)

原文应该是“他们的祝辞”,而不是真主对他们的祝辞。

4、真主知道你们的心事,真主是全知的,是至睿的。(33:51)

这里的“至睿的”,应该是“至容的”。

5、我所启示你的(天经),确是真理。(35:31)

此处,括号内的字是漏译的。

6、他们说:“他怎么不从他的那里拿一种迹象来给我们呢?”

他的那里”,原文应该是“他的主那里”,这是误译。

7、但他们不可滥杀,他们确是受援助的。(17:33)

人称错误,原文为“但他不可滥杀,他确是受援助的。”

8、我降示可以为信士们治疗和给他们以恩惠的《古兰经》,它只会使不信道者更加亏折。(17:82)

原文“不信道者”,应为“不义者”。

9、真主是最知道他们逗留的时间的。(18:26)

译文漏掉了“你说:”。

10、真主足为见证者。(4:171)

见证者”,原文为“监护者”。

11、那些后裔,是一贯的血统。(3:34)

原文为“其中一部分来自另一部分”,而不是“一贯的血统”。

类似这样的错误很多,有的是误译,有的是漏译,有的是人称错误,有的是印刷错误,这些足以影响人们对古兰经的看法。

 

另外,马译本美中不足的地方,还有许多重复之处,

比如:

行善有好几个词,却都译为行善。

赞颂有好几个词,却都译为赞颂。

归宿有好几个词,却都译为归宿。

恶劣有很多词,却都译为恶劣。

火狱有很多词,却都译为火狱。

真主尊名的问题,重复的地方也比较多,不同的单词译为同一个词。

还有一些词汇,由于时代的原因,已经改变了原来的褒义而成为贬义词,比如“党羽”等词,这也需要纠正。

 

尽管我指出马译本的部分瑕疵,但我只是出于对伊斯兰的忠诚。我无意贬损前辈,而且我指出的瑕疵丝毫无损于马坚先生的伟大,他永远是我敬重的楷模。事实上前辈马恩信等人早已对马坚译本做过勘误,苏继元版本也更正过一部分错误,而我列举的不妥之处却没有改正,而有的译文如“真主”,则被苏改为“安拉”这实在是违背了译者的初衷。

也有人建议我对马译本予以修订,我则不同意这样的做法,因为马坚先生已经故去,除非明显的错误之外,我们应该尊重译者的作品,保持作品的原貌,而没有资格去私自增加自己的观点。马译本代表着一个时代,我们最好的做法是汲取马先生留给我们的财富,而不是私自改动译者的初衷。因此,在我的译本之中,会继承马坚先生的部分经典译法,另外,对于马译本中没有使用的部分经堂译法,例如“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赞主清净”,“天堂”等,我也予以使用。

除了马译本之外,王静斋阿訇的译本相对较为准确,但由于传播范围有限,不为大众所知,且由于时代原因,译文略为晦涩。其他几种译本也有类似的因素。张承迁先生孜孜不倦地翻译注释。十年磨一剑而推出数百万言的古兰经译注,平心而论,经过仔细的阅读对照,我发现他的翻译相对比较准确。可惜的是,我国大多数穆斯林偏听偏信,随波逐流,因为轻信别人的谣言,而对这部经注带有一定的成见。再加上这部经注从英文本翻译过来,更使一部分攻击者找到了口实。

由于越来越多的穆斯林,非穆斯林认识到阅读古兰经的重要,但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反映阅读古兰经有一定的障碍,除了缺乏注释之外,译文的费解和不妥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考虑到宣教的需要,相对准确的古兰经译本显得十分必要。去年末,我本来打算写其他的课题,但几位同道都鼓励我重译古兰经,考虑到宣教的需要,我就当仁不让地承担了这个工作。

当然,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也一样,由于自己的学识有限,家中又有老小,还有繁忙琐碎的家务缠身,所以我也一度有过动摇的念头。然而安拉赐给了我信心和能力,经过断断续续四个月时间,我夜以继日,焚膏继晷,有时候工作长达十六个小时。感谢真主,全文初稿已经译出。

有的译本,因为不是直接从阿语译出,有人就攻击译者不懂阿语,因此没有资格翻译古兰经。我的译本直接从阿拉伯语原文翻译,于是资格论者就水涨船高,说我虽懂阿语,但阿语水平没有高到可以翻译古兰经。还有一个人,听说我翻译古兰经,竟然劝我要“悬崖勒马”,在他看来,我翻译古兰经,竟然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其实,各个清真寺的阿訇在讲经的时候都在翻译古兰经,尽管他们是用口译,尽管是经堂语的翻译模式,但好在一直保留这个传统。如果我这种正式的翻译都成了悬崖上的马,那么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悬崖上骑马呢。这些资格论者私自定了很高的门槛,甚至用悬崖说来吓唬我,其目的是把我拒之以翻译古兰经的大门之外。岂不知在伊斯兰里,从来没有资格论,只要真主意欲,任何人都可以享受真主的特恩。文盲的民族可以出乎犹太人的意料而产生最伟大的先知。真主是为所欲为的,他把他的恩典赐给他所意欲的人。就这样,作为他的一个卑微的弱仆,在他的慈爱笼罩之下,竟然完成了全经的翻译。

中华民族,背离真主的教导远矣,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机会了解纯洁的伊斯兰,没有机会了解真主的经典,他们长期处在渎神的黑暗之中,因而无法获得真正的平安和幸福。向华夏同胞传教,是我们每一个中华穆斯林的天职,而传教就是传播真主的慈爱,传播古兰经,让大众凭借这道光明而享受伊斯兰的和平。

因此,我举意翻译的这本经,是面对全体中华儿女,面对海内外所有华人,面对所有汉语读者,我尽力给他们提供一个准确的译本,不管是信教还是不信教,都能够读得懂的译本,适合他们阅读习惯的译本。考虑到这一点,我的译本会使用通俗的汉语,多使用为汉语群体所熟知而约定俗成的词汇,尽量避免以往的译本出现的讹误,尽量避免使用生造的字词,尽力做到忠实原文,力求准确明白,通顺而凝练。为了达到准确,我不会增加原文没有的词句,以做到最大限度地反映古兰经的原貌。另外,我会对必要之处增添脚注,但我并不打算做全经的“tafsir”(经注)。历代的经注可谓汗牛充栋,虽然有助于读者了解天启,但与此同时也使越来越多的穆斯林重视经注,而忽略原文。我认为,读者要了解的是真主的经典,而不是经注者的个人观点。而大量的经注则喧宾夺主,影响读者自己对原文的思考和感悟。经文是神圣的,人们捧到手里的经典也是神圣的,因此我不希望大家打开经典,却发现原文只是一少部分,而围绕经文四周的却都是凡人的经注。当然,对待更深层了解古兰经的人来说,详细的注释是有必要的。但我想对待广大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我们更应该让他们重视的是经文本身,而不是历代的注释。真主说:难道他们不深思《古兰经》?还是他们的心上有锁?(47:24)真主给每个人都有理解能力,就让读者们根据真主恩赐他们各自的能力,沉思真主的启示吧。

当然,我的这个译本,也会存在着这样那样的谬误或者不足,我等待我的译本经历时间的检验,希望真主饶恕我因无知而造成的疏忽或者错误。也希望各位兄弟姊妹为我提出宝贵的意见,以便我及时更正。

真主是佑助我们的主宰。

 

西历二〇一二年四月三十日于西安

无花果近期热点文章:



诗朗诵:斋月赞歌(无花果)

无花果:飞鸟之歌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可以休矣

无花果:高贵之夜

无花果:山洞章的启示

无花果:耶利米哀歌

无花果:模仿谁,就是谁?

无花果: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无花果:传教是一种奢谈?

无花果:改名的故事

无花果:从德尔加多说起

无花果:朱元璋是回族?

无花果:怎样对待圣训

无花果: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拉伯语译文)



--------------------------------------------------------

无花果,生于1974年,河南省开封市人,西安社会科学院伊斯兰文化特约研究员。曾就读于北京伊斯兰教经学院、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伊玛目茂杜迪大学,一直致力于宣教事业以及伊斯兰文化研究等工作,主要作品有《天启的信仰》、《中华穆斯林的现状与展望》、《绿色中华的召唤》、《一神论信仰概述》、《与基督徒的辩论》、《谁是受谴怒者》、《写给慕道者》、《梦学探析》、《伊斯兰的妇女立场》、《在中国皈依》、《风雨兼程》、《伊斯兰是爱的宗教》、《伊斯兰与生活》、《伊斯兰与各宗教比较研究》、《我的宣教历程》等书,译作有《古兰经降示背景》等,2018年翻译《古兰经》全文,并发表多篇有关伊斯兰教历史和教义方面的文章。

这是无花果的最新公众号,为防失联,请扫码关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