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无花果:拒绝山寨的伊斯兰

无花果 老无所依


 

 

 


我们大家都信仰伊斯兰,而且都深信自己选择了正确的宗教,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形形色色的表现呢?有的人甚至表现得并不像一个穆斯林那样。尽管如此,。你要是问他:你是穆斯林么?你的这些行为符合伊斯兰么?往往都会被他以各种理由辩驳,甚至指出所谓的根据,他们认为自己都是有据可依的,要么是凭着某阿訇这样讲的,要么是父辈这样传承的,要么就是穆斯林大众都是这样认为的,可是穆斯林大众、我们的父辈,甚至是我们敬仰的阿訇一直都靠得住么?我们有没有检视过我们自己的信仰,我们信奉的东西到底是否是伊斯兰呢?

 

通过我个人的学习理解,我发现许多人信奉的伊斯兰教并非是古兰经上原汁原味的伊斯兰教,而是串了味儿、遭到污染的、或者是山寨的伊斯兰。伊斯兰像是一条清澈的源泉,在它源源不断地流淌的时候,流经每个地方都有一些支流汇入,虽然伊斯兰的大河在逐渐扩大,但这也破坏了伊斯兰的纯洁性。

 

从先知传教到现在,伊斯兰走过了1400多年的历程,在这期间,伊斯兰的历史长河流经很多地方,历经了很多时代,难免没有污染。从先知穆罕默德传教时开始算起,伊斯兰从阿拉伯半岛向各地传播,经过了波斯、印度、中亚土耳其各族,也来到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向西到达北非、西南欧西班牙等。在传播的过程中,到达了曾经信奉基督教、犹太教的人群之中,也传播到了波斯人,印度人,中国人那里,在这过程中会不断的有一些不同的思想渗入,也就是说这条大河汇入了很多不同的支流,而这些支流破坏了伊斯兰的纯洁性,导致传到我们这里的伊斯兰面目全非,甚至已不再是伊斯兰原原本本的原貌,而是变了味的东西。

 

如果一条大河的水是纯净的,人喝了之后就会益人,可是,如果人喝了河水之后得了病,我们就该考虑这河水是纯净的么?我们深信伊斯兰是纯洁的,因为在先知穆罕默德开始传教的时候,伊斯兰曾经哺育了很多圣门弟子,一代精英被铸造出来。从先知传教的23年,到接下来的100年之内,一代精英可以说是钢铁战士,他们继承了伊斯兰的精神各处传教。在伊斯兰的影响之下,曾经处于蒙昧的人们,很快达到了相当高的文明程度。

 

伊斯兰既然能够改造当时的圣门弟子,也必然能够改造我们,可是我们喝的也是这条河的水,却往往做出很多不同的举动,我们的行为与圣门弟子大相径庭,却更像是一种“病人”。我们的行为充满了自私,充满了狭隘。

 

那么,这就要求我们来检视这条河里的水,为什么它可以滋润当时的人,却无法滋润我们。问题出现了,伊斯兰并无问题,而是在传播过程中渗入的东西有问题,所以我们喝的水仍然是冠以伊斯兰之名的那条河的水,但水的水质却已经远非原本的伊斯兰了。这就是我想说的,我们的伊斯兰在传播过程中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污染,有犹太教的污染,有基督教的污染,有佛教的污染,有儒家思想的污染,甚至波斯神话、印度神话也掺杂在伊斯兰之中,这各种污染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很久以前我在清真寺听伊玛目讲卧尔兹,提到真主创造世界,说创造人类在地球上生活,而地球则是在一头牛的牛角上顶着,发生地震是因为这头牛动一动牛角或者打了个喷嚏引起的。我们继续追问这头牛在哪里?伊玛目讲到这头牛踩在一条大鱼的鱼背上。那么鱼又在哪里?鱼浮在一片大海上。大海又在哪里呢?回答的人就说了,大海在真主的慈悯之上。也就是说,真主的慈悯承载着大海,大海浮起一条鱼,一条鱼背上站着一头牛,一头牛的牛角上又顶了个球,这便是当时伊玛目给我们的答案。

 

可是,我们接受了现代科学教育,便知道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地球的下面没有牛,这不免让我们对伊斯兰产生了怀疑,不明白为什么伊斯兰是这样的一个宗教,为什么伊斯兰还相信神话故事,因此我们就开始质疑这个宗教是否也是迷信的、骗人的呢?

 

接下来我听到了更多荒谬的东西,比如人类到达太空,有位伊玛目就出来否认:那是不可能的,真主创造了七层天,根据经注学家的解释,这七层天分别为黄铜天、白银天、白金天、黄金天、青铜天等等,每一层天都是非常坚固的天体,如此坚固的东西,人类以及宇宙飞船怎么能穿得透呢?

 

我们对很多科学事实持否定态度,那么到底是我们错了,还是科学错了呢?人类到达太空已经是一个铁定的实事,如果这是真的,接下来就要考虑我们所接受的东西肯定是假的了。要么伊斯兰是假的,要么这些东西是假的。而事实上,这些东西无疑是真的,那就说明伊斯兰是假的了。但伊斯兰不可能是假的啊,那就是说这些东西不是伊斯兰,而是渗入伊斯兰的非伊斯兰的东西。

 

如果我们穆斯林接受的是这些非伊斯兰的东西的话,这些东西又怎么能够给我们带来光明,使我们摆脱愚昧呢?从那时起,我开始谨慎地观察我们所信仰的宗教,反思我们所接受的教育,我发现其中水分太大,杂质太多,也就是说有很多东西都不再是伊斯兰原本的内容。

 

伊玛目常常讲卧尔兹会讲到穆圣的高贵,说穆圣从出生的时候就与他人不同,其他小孩子出生都是啼哭,而穆圣出生的时候就喊着“稳买提!稳买提!”(我的教民,我的教民!)。如果一个小孩子生下来就会说“我的教民”而不会哭,那是多么神奇的事情啊!可是为什么当时的阿拉伯人没有记载这个事情呢?古兰经也没有记载这个事情,这显然是后人编撰出来的。

 

还有一说,穆圣出生时左手挡着自己的羞体,因为不愿意让他的母亲看见,而右手择挡着自己的眼睛,是不愿意看到母亲的羞体,同时嘴里还喊着“稳买提!稳买提!”这显然也是由后人编撰出来的。可就是这种不堪一击的东西,在清真寺的讲台上灌输给穆斯林大众。愚昧的人一股脑地接受了,而有理智的人却不由得怀疑起来,伊斯兰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宗教呢?

 

这些都是后人为了夸大圣人,美化圣人甚至是神化圣人而编撰出来的故事,有意地夸大了圣人的高贵。穆圣确实高贵,这源于他建立了卓越的成就,带领穆斯林走出了愚昧,但这种高贵不来自于先天的与众不同,如果真如大家所说,穆圣出生高贵,先天条件与众不同,那穆圣所做的一切便不足为奇,因为那都是来自于真主的安排。但事实是穆圣所做的一切都来自于他自身的勤奋努力,这便是穆圣的高贵之处。

 

过去吹捧血统论者就要通过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来表现穆圣的卓尔不凡,说穆圣有多么的神通广大。传说穆圣从出生到开始传教,共经历过4次剖胸,在小时候玩耍时有白衣人过来划开其胸腹,给他洗掉很多脏东西,说这是洗掉私欲,所以穆圣才没有私欲,不会犯错误的。可事实上,古兰经上曾经毫不掩饰地批评过穆圣,而且不止一次,比较出名是批评他冷落了一个盲人,在这个盲人喋喋不休地问他问题时,他不耐烦地皱起来眉头,因此有了皱眉章的降示。还有禁戒章则是因为穆圣在对待几个妻子时没有做到公平,为了讨好其中一个妻子而说在另一个妻子那里吃到的蜂蜜是哈拉姆(非法)的。另外还有在穆圣要给一个伪信士站殡礼的问题上,在处理战俘的问题上,在维特尔拜的时候穆圣念祈祷词诅咒一些多神教徒等问题上,也都受到了真主的阻止或批评。这些都说明了穆圣原本就是一个普通人,他的伟大来自于真主对他不断的塑造、提高和净化。正如古兰经上说“我曾发现你伶仃孤苦,而使你有所归宿;我发现你徘徊歧途,而引你走入正路”(93:6-7)提到穆圣成圣,我们不免要问,穆罕默德圣人在信仰伊斯兰之前信仰什么教?读了这节经文你就知道了,他在成圣之前也是迷误的,是“徘徊歧途”的,是真主的引导才使他成为圣人,成为优秀的顺从者。

 

接下来我们就知道了,在过圣纪时有关穆圣的各种神话,已经超出了伊斯兰的范围,而变成了庸俗的东西。例如,每次伊玛目在提到圣人的名字的时候就会说“愿主福安之”,据说这样可以让赞美圣人的人脱离火狱。有个阿訇讲,一个人一生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真主要让他下火狱,而这时候突然圣人制止了真主,圣人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小纸条,说这人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时刻赞美了圣人,于是真主就凭着这次赞圣着让他进入了天堂。这听起来就很是荒谬,禁不起推敲。难道赞美穆圣就那么高贵么?难道穆圣就只为赞美他的人求情么?这显然都是编出来的。

 

对穆圣最登峰造极的神化,就是一段著名的传述:真主说“若不是你,我不创造宇宙万物”。这段话是与古兰经完全相反的。在穆圣出生到现在才1400多年,而在那之前真主早已创造了很多时代。我们的存在是因为穆圣,而穆圣没来之前,真主何以创造这一切呢?这种神话还编出了灵光论,说真主在创造万物之前先创造了穆圣的灵光,就是“穆罕默德之光”,光照到了水面上,水面倒映出光的样子像孔雀一样美丽,他看到自己的倒影太美而惭愧,于是滴下了四滴汗水,就形成了艾布拜克、欧麦尔、奥斯曼和阿里四位大贤,而光源不足的地方则形成了普通老百姓,这就是神光论,或者叫灵光论。神光论把穆圣当成真主创造的第一物,也就是“数一”,而真主则是真一。这是希腊的新柏拉图主义衍生出来的观点,而没有古兰经的证据。

 

正如很多人所知,有一个派别的信徒在早晨礼拜之后要做忏悔,也就是做讨白,做忏悔念作证词的时候都要竖起右手食指,这也是来自一段神话,说真主创造了人祖阿丹后让他进入天堂,在天堂门口,阿丹看到一行大字:俩一俩海,因兰拉;穆罕默德,热苏伦拉(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真主使者)。人祖阿丹不解便问:“穆罕默德是谁?为什么他的名字可以与真主并列出现?”真主答:“穆罕默德是你的后代,虽然他的肉身在你之后,但灵光在你之前。”阿丹问:“我可以看看他的灵光是什么样子么?”真主答:“那你竖起你的右手食指吧。”阿丹竖起食指,穆圣的灵光在阿丹的脊背内,便运行到阿丹的额头上照耀出来,照射在阿丹竖起的食指指甲上。阿丹惊讶:“原来这么伟大!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我还作证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根据阿丹的做法,所以后人做讨白的时候也都竖起指头,念一段作证言,再念一段波斯语。这个故事就是神光论的杰作,因为他们认为穆圣的“灵光在前,肉身在后”。灵光蕴藏在阿丹的体内,之后遗传到每一代圣人,每一代圣人的头部都像一个佛一样,后面有一个圆形的光环,这个光环世代相传,从阿丹到师斯,到伊德勒斯,到易卜拉欣,到伊斯玛仪,最后到穆圣,但是穆圣的头上没有光环,这是因为穆圣全身都是光,而这个光其实就是穆圣本人。这个说法就是在过分地神化圣人,可是在古兰经上根本就找不到这样的说法。

 

对圣人的神化,还表现在中国穆斯林学者刘智的书中。刘智的《天方至圣实录》中提到穆罕默德圣人出生时,家门口卧有两只狮子,屋子上空盘旋着仙鹤,满屋子都是麝香味。穆圣在25岁时和寡妇海迪洁结婚,但在中国人的伦理中,帝王穆圣与寡妇结婚是不合适的,于是刘智解释说海迪洁在与穆圣结婚的时候海迪洁仍是处子之身。这是为了满足中国人的处女情结编造出来的故事,与发生在穆圣身上的真实故事不符,因为穆圣娶了不止一个寡妇,就算编谎说海迪洁是处女,那么后几位寡妇不可能都编谎吧?

 

前几天看到《索哈拜的故事》一书中提到一段圣训,原文大概是说,穆圣起夜小解,后不知道尿液被弄到哪里了,这时有人告诉穆圣,是前几天来的一个女仆喝掉了,穆圣回答说:“那这样她就不会进火狱了。”这些人为了不进火狱,竟然变态到喝穆圣的尿,把穆圣的尿神化成提防火狱的圣水,这不是迷信又是什么?

 

我们需要反思,类似这样的东西究竟是伊斯兰教么?如果认为沾了某个人的仙气就可以进天堂的话,这不是偶像崇拜又是什么呢?而伊斯兰是最彻底的一神论,是最纯洁的认主独一信仰。这些荒谬的东西与伊斯兰格格不入,它导致的结果就是当今伊斯兰教的变质,也导致穆斯林内部种族主义的泛滥。由于鼓吹穆圣的伟大高贵,接着就鼓吹穆圣的稳买提也是高贵的,穆圣的教民比其他所有先知的教民都高贵,其他先知的教民打讨白(忏悔)都是自杀,而我们则竖起指头念一段就行了。比如这些人宣称,穆萨圣人时期,人们崇拜牛犊,真主为了惩罚他们以死谢罪,拿刀子往对方身上捅,霎时间就死去了七万多人。这个说法是根据圣经而来,圣经上说的是三千人,而一些变态的穆斯林却将这个数字扩大了几十倍。之所以这么说,目的很简单,就是强调犹太民族先知穆萨圣人没有穆罕默德圣人高贵,他的教民也没有穆圣的教民高贵。

 

提到了高贵之夜,也就是盖徳尔夜。有这样的一个故事,古代有个人叫舍姆欧奈,他83年零4个月的善功毁于一旦,到最后被自己的妻子出卖,拔去了腋毛捆住他,最后他与敌人同归于尽。而舍姆欧奈83年所做的功课不如穆斯林一个盖德尔夜所做的功课。很多阿訇到了盖德尔夜都会提起这个故事,可以说每个清真寺到了盖德尔夜都开始给众穆斯林讲《圣经》,因为这个故事根本不是伊斯兰的内容,而是脱胎于《圣经》中的士师记。这样的讲述很容易误导众人,其结果是盖德尔夜清真寺人员爆满,因为众人认为其他日子的功课一天是一天,而在这一天的功课却如同1000个月那样。所以很多人投机取巧,在这一夜礼100拜,一拜相当于83年,那100拜岂不相当于8300年吗?这种故事的动机同样是在宣传穆圣教民的高贵。

 

宣传穆圣的高贵,进而被中国人误解为阿拉伯人高贵,因为穆圣是阿拉伯人,阿拉伯人高贵,阿拉伯人的后代也高贵,而山寨的阿拉伯人也就是“回回”也高贵,继而认为只有“回回”高贵,只有回回才可以进天堂。这种说法似乎都能被他们找到证据。正统派的教义认为只要念过“清真言”,早晚有一天都可以进天堂,相反,只要不信仰伊斯兰,将来都要下地狱。这仿佛在说,中国的大部分人都要进火狱,而只要念过“清真言”,即使罪恶滔天也一样可以进天堂,所以,即使看到了道德品质优良的非穆斯林做了再多的好人好事,穆斯林们也可以轻蔑地说一句:你不过就是火狱的燃料罢了。

 

我在20岁左右,刚刚开始学习并信仰了伊斯兰的时候就有这样一段经历,得知穆斯林会进天堂,非穆会进火狱之后非常高兴。我心里说,原来你们这些曾经欺压我,看不起我的人都只是火狱的燃料啊!我终于可以每天趾高气扬地穿着长袍,缠着缠头带,戴着洁白的帽子在工厂的生活区里招摇过市,我心里想着,你们这些卡菲尔啊,早晚有一天要进入火狱。我看见他们就会嘲笑他们,看到他们为了身体健康,一大早在那里锻炼身体,我心想你们怕生病就出来锻炼,而不是去寺里礼拜,等着吧,火狱有你们做燃料已经足够了。

 

有一天,工厂里的一个女工来找我,想借我的白帽子,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国庆我们想搞一个节目,展示多民族的团结,我们想扮少数民族,想用你的白帽子照着做几个。这下子,我可算是逮着机会了,于是好好的把他们给奚落了一顿。我说:这个白帽子是你们戴的吗?你们也配戴这个帽子?你们身上有大水吗?就你们还想戴我这个帽子?你们这些肮脏的民族,你们这些卡菲尔,你们这些下火狱的、吃猪肉的,等着吧!你们下火狱去吧,吃猪肉去吧!这就是当时的我,后来我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伊斯兰,但是现在许多穆斯林都和当时的我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我比较坦诚罢了。

 

那么我当时信的是什么教啊?坦言之,我当时信奉的是犹太教。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犹太民族相信,只有犹太民族才会进天堂,真主(上帝)只喜欢犹太民族,只有他们是真主的选民,其他任何民族,因为不信奉上帝都要下火狱,就算犹太人因为犯罪而下火狱,也只会在火狱停留49天,最后还是会进入天堂。这与我们平时所听过的“只要念过清真言就一定会进天堂,而其他人不论做了多少好事都是要下火狱”的说法如出一辙。正是这些错误的、混入伊斯兰的东西蒙蔽了我的双眼,助长了我的民族主义,以致有一段时间,我的心理特别扭曲,我恨不得所有非穆斯林都下火狱,只有他们下了火狱我心里才特别舒服。我那个时候的心态和现在很多像我一样信奉着犹太教的人的心态是一样的。坦言之,现在很多人和那个时候的我,信奉的都是犹太教的教义。犹太教就是只希望自己的民族进天堂,这个民族不希望传教,他们只坚信自己是天堂的居民,看不起其他宗教,所以也不关心其他群体是否可以得救。事实上很多穆斯林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称他们为犹太教徒。

 

孟子曾说:“无恻隐之心者,非人也;无羞耻之心者,非人也;无善恶之心者,非人也。”好比一个人掉进了井里,而其他人却若无其事,那这些人就不是真正的“人”。因为“人”都会有恻隐之心。可是有些人,想到中国十多亿人即将进入火狱,不但没有一丝怜悯,反而莫名其妙产生一种快感,这个时候说明我们的心态已经极度扭曲了。是伊斯兰教把我们变成这个样子的么?伊斯兰不是这样的,伊斯兰是带给人慈爱的。真主说“我委派你,只为慈爱全人类”(21:107)可是穆罕默德到来以后,凡是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都要下地狱,那么伊斯兰教的到来究竟是给人带来了慈爱呢?还是给人带来了灭顶之灾呢?我们应该考虑这是否是真的伊斯兰,其实这是山寨的伊斯兰罢了。

 

一个是因为种族主义的学说,另一个是我们所受到的影响,和来自方方面面的污染。就像我们平时所接受到的劝告,大多是功利主义的劝告,比如说有一个伊玛目劝人去礼拜,往往会说,礼拜以后就会进天堂,最明显的就是礼泰拉威哈拜。把这种说法编成小册子或者宣传单散发给众穆斯林,告诉大众每礼一天的泰拉威哈拜就会得到什么回赐。比如,礼第一天真主就会在天堂里为你修一座宫殿,礼第二天品行就会像穆萨圣人一样,再礼一天真主让你获得朝觐的赛瓦布,再礼一天让你像新生婴儿一样……那你是否会相信这些东西呢?如果说礼一天拜就可以得到天堂的宫殿,那不就是说一定可以进入天堂么?如果这是真的,那以后还会继续为信仰奋斗么?如果不相信,可这都是圣人说的话啊!

 

这样的教义使人通过逻辑思维就可以想到,我为什么要礼拜?因为我要得到回赐,我为什么要诵读古兰经?因为我要得到回赐。那我们反向思考,我们去礼泰拉威哈拜是因为它的回赐大,去礼盖德尔是因为它的回赐大,那其他拜功或者什么事情是没有回赐的,那我们是不是就没有必要去干了?所以很多人去礼拜的目的性极强,就是为了得到回赐,就是为了进如天堂。同时,这样的教义也把进火狱渲染得十分恐怖,比如缺一番拜功就是6400年的火狱。这也使得偶尔进清真寺礼拜的人,听到之后毛骨悚然,已经撇下了几十年的拜功,在火狱就要停留几亿个年头甚至更多,现在每礼一番拜不过是减少了一个零头,这些人往往破罐子破摔,甚至不敢再继续活下去,活下去就是给火狱增加期限。可是事实上,真主并不是这样说的,古兰经上也没有这样的说法,这都是后人编造出来的。

 

为了让人行善,大肆夸大回赐的重要,为了阻止人作恶,大肆夸大火狱的恐怖。比如有人说到忍耐的回赐,就讲到有个人结婚要入洞房了,有个乞丐来了,他并不讨饭,而是要求和新娘子共度春宵,这个人为了得到忍耐的回赐,同意了乞丐的请求,等第二天一早再回到家中,新娘和乞丐都不见了,床上却有一尊金人,也就是说金人是忍耐的赛瓦布。那人该有多么庸俗呢?为了金人都可以不要老婆。

 

还有一个故事,说是在穆圣时期有人去世了,穆圣就让艾布拜克帮忙洗埋体,洗着洗着这人的脸变成了猪脸,艾布拜克害怕了就让欧麦尔来洗,结果还是同样,最后请来了圣人,圣人说:“这个人就是在顿亚上不做乃麻子的人。”不做礼拜的人脸就会变猪脸?这个故事显然非常荒唐,只有那些不思考的人才会相信这些谣言。相信这些谣言的人会变得更加功利,即使每天礼拜,也一样心胸狭隘,仍旧没有爱心,因为他们受到的都是功利主义的教育,这样的人不可能有博爱的心胸,不可能有宽广的胸怀。这样的教条培养出来的人心肠毒辣,甚至比非穆斯林更要毒辣多少倍。

 

他们去礼拜,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得回赐进天堂,而且恨不得其他人都早死,都进火狱。这就好比说,一个人在别人眼里很孝顺父母,而实际上是为了父母过世后的遗产,这能说是孝子么?不,他是畜生!那我们如果是为了可以进天堂而信仰真主,那和为了遗产而孝敬的所谓的孝子还能差多少呢?这样的信条必将教育出没有爱心怜悯,只有狭隘自私的人,这个宗教将塑造出越来越多心理扭曲变态的人。

 

在西安有个汉族人加入了伊斯兰,而他的妻子还不是穆斯林,就有人告诉他的妻子说,如果你不信仰伊斯兰的话,那你的丈夫就相当于每天和猪生活在一起。这人的妻子就非常生气,不想再接触伊斯兰,也绝对不会加入一个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宗教。看似他在劝教,但是他劝的根本不是伊斯兰教,一个不把同胞当人的宗教根本不是伊斯兰教。

 

由于我们国家政策的原因,非穆斯林死亡之后都要火葬,这时有人说了:他们活该,谁叫他们不信真主!不信真主就要被火烧,他们在今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们在后世还要进火狱。很多网友对此不满,反驳说:他不信伊斯兰教怪他么?很多人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伊斯兰教啊!这个人就说:天地万物这么奇妙,他怎么不去参悟,不去了解啊?对方反驳:从哪儿了解呀?穆斯林根本不传教,不给他人看古兰经。这个人又说:从网上了解呀!他忽略了一个问题,有很多人不会上网,上不了网,有些农民根本不会玩手机,不会用电脑,他的手机不是智能的,没有流量,家里装不起宽带,怎么办?那他们等着下火狱吧!说“下火狱”的时候,我们心里没有任何的恻隐,我们认为那是真主对他们的惩罚,而我们呢?感赞真主,今世享受土葬,后世享受天堂。土葬——天堂;火葬——火狱。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东西,这事实上不是伊斯兰,而是非伊斯兰的东西,这些东西如果不剔除,非但不会让人得到给养,反而会使人得病。

 

很多人不诵读古兰经,而是把古兰经用到亡人的身上,因为平时并不阅读古兰经,所以也并不了解其内容,在他们这里古兰经就是用于搭救亡人的,有人去世的时候就在他们的坟前念上一段。古兰经是一部法律,它上面的内容都是号召活人遵守,都是让活人照着去做的命令,让活人信仰真主,让活人去礼拜,让活人去斋戒,让活人不要吃猪肉,让活人去善待自己的儿女等等,把这些念给死人有用吗?比如说古兰经里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为真主顺从地起立!”(2:238)你们把这段念给亡人,他们能听见吗?听不见,就算他能听见他也起不来呀!他万一真起来你就倒下了,当即就被吓死了。

 

古兰经所有的经文,都是劝告活人的。我们颠倒了古兰经的作用,去念给亡人而不是劝告活人,这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和利益相关。古兰经被人们神化,它的各种译本不鼓励人们去看,而是强调古兰经是阿拉伯语下降的,只有诵读阿拉伯文的古兰经才有回赐,功课才能受到准承,才能得到搭救,于是只有会阿拉伯语的人,才有资格搭救亡人,来给别人念经。因为中国会阿拉伯语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家得请他念,而不会阿拉伯语的人请他又觉得过意不去,就给他报酬,这就产生了一个专门的职业——古兰经经文诵读业,掌握这一行业的一部分特有的人群就垄断了这一行业,只有他们能念经,只有他们说了算,而群众为了能够让亡人得到搭救,为了想让自己的婚丧嫁娶的各种仪式获得真主的接受,他就得找人念阿拉伯语,找人念就得给人钱,所以念阿拉伯语的专业就富裕了很多人,这些人靠着念阿拉伯语赚钱,就是俗话所说的“发死人财”。他们每天的工作主要是忙于各种场合的“搭救”,我们见不到他们搭救活人,而往往见到他们搭救亡人。比如东北某个省会城市的清真寺,那个清真寺有十多个阿訇,你进去之后发现都在柜台后面坐着,你进去就挑人叫号,他们按号出台,今天叫这个,明天叫那个,你叫谁谁跟你到你家去,这个人就被你包了。你让他到你家去念经,完事以后你给他钱就行了。

 

伊斯兰教就掌握在这些人手中,这些人每天忙于通过念经来搭救亡人。可是我们说这些亡人需要搭救么?怎么搭救呢?这些人在今世没有行善,通过某些人念念经就能搭救得了么?古兰经不但成为了搭救他们的工具,还足以成为填饱某些人肚子的工具,这些人为了获得钱财就拼命去念经,念经之后就有人给他纸包,有经验的人一捏纸包的厚薄就知道钱多钱少,钱少的话就皱眉,钱多的话就舒服,你要是问他为什么受酬,他还会说:我这不是受酬,我这是别人的馈赠,不是钱,我没有拿古兰经换钱,而是念了古兰经别人给了我礼物。

 

马果园阿訇兴起伊赫瓦尼的时候,提出一个著名的理念,不允许念经受酬,念古兰经不收取报酬,这是一种非常廉洁的做法,他提炼出了八个字,就是“吃了不念,念了不吃”。就是说如果你请我到你家去吃饭,我不给你念经,如果你请我去你家念经,我不吃饭。为什么呢?我去念经了,我吃了饭了,我恐怕吃饭会成为念经的报酬,我念经是不收取报酬的。如果你请我吃饭,我就光吃饭不给你念经,因为我担心我念经会成为吃饭的报酬。我不拿古兰经换取任何的报酬,所以“吃了不念,念了不吃”。有些人就说了:“你吃饭你总得念“太斯米”吧?你念这个也是念了,什么吃了不念,念了不吃,你别在这装正经了!”这个主张就被篡改了,在西安,新派可以说是换汤不换药。老派是到人家去吃饭,吃完饭念一段。而新派主张不能念经受酬啊,所以干脆光受酬不念经。他们专门去吃饭,吃完了拿纸包,而且不念经。最后,马果园的主张不但没有得到贯彻,反而群众更加憎恨新派喜欢老派了。因为老派虽然吃了拿了,毕竟给我们念上一段,新派吃了又拿,完事还不念,我们群众更喜欢新派还是老派,不言而喻。

 

你要是问他们忙这些事有用吗?他们就开始找根据说,亡人盼着我们搭救呢!亡人在坟墓里等待活人的搭救犹如落水的人盼望着有人把他拉上岸一样。所以他们搭救亡人心安理得、理直气壮。事实上亡人真的需要我们搭救吗?我们搭救得了吗?一个人生前干多少善事,或者多少恶事,等他死亡了,也就盖棺论定了,真主将根据他生前的善事或者恶事奖励他或者惩罚他,别人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有一段圣训说了,一个人死了什么事情都对他没有用处了,只有三种事情有效,这三种事情一个是川流不息的施舍,一个是益济人们的知识,还有一个是清廉的子女。所以有些人就解释了:川流不息的施舍,亡人的后辈施舍就行了么,益济人的知识那就是请有尔林(知识)的阿訇来念经,因为他有益济人的知识;还有清廉的子女,我们都是清廉的子女,所以我们请阿訇给他们念经那是有效的。他们这是在曲解圣训,实际上这段圣训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呢?是指亡人生前栽下的果实,可以持续发挥作用。就是他生前培养出来的清廉的子女,他生前出散的钱财,以及他生前学过的那些教导人的知识,他写成书,或者他教育人,在他死后仍然会享受到益处。而不是说,一个人死了什么贡献都没有,后人有知识了对他也有用处。

 

可是,这段圣训被篡改到什么地步呢?有一个人说,如果一个家里面有念经人、阿訇出现的话,这个家里七辈的先人都可以得到搭救。我刚学习伊斯兰知识的时候,我舅舅的岳母有一次见了我非常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说:你们家真有福啊!你姥姥有福,你奶奶有福,我这个做姥姥的也跟着你沾光了。我问:怎么了?她说:一个念经人可以搭救七辈先人呢!你姥姥你奶奶都得到搭救啦!我舅舅的岳母,按照辈分我也管她叫姥姥,我当时就纳了闷了,我说:主啊!我的上几代先人都不知道信教不信教呢!我就能把他们也搭救了?而且你是我表妹的姥姥,我舅舅的岳母竟然也跟着沾光了,这样的姥姥也能沾光吗?看来,家里没有念经人,把闺女许配给念经人的舅舅同样也是有效的,这样我就容易理解了,为什么很多老人总喜欢把自己闺女许配给阿訇,因为做个岳父岳母也算先人。

 

当群众热衷于这类的神话的时候,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忙于各种场合的搭救。因为他们深信这一套东西对亡人有效,但是真主不是请客送礼就能买来饶恕的。真主不是今世的贪官,你给他点钱他就饶恕你了,在真主那里,只有公平的原则,真主要凭着公平赏善罚恶。否则的话,有钱的人都能得到搭救了。阿訇的家族都得到搭救,与阿訇没有结亲家的,或者请不起阿訇的就只能等待着下地狱了。

 

两个善功同样的亡人,一个后代有阿訇,或者女婿是阿訇,或者女婿的外甥是阿訇,另一个后代与阿訇非亲非故,又请不起阿訇,前一个有人搭救,后一个只能等待着下地狱。这样的真主公平吗?这样的教义是伊斯兰教吗?这是面目全非的伊斯兰,是山寨的伊斯兰,而不是真正的伊斯兰。真正的伊斯兰在古兰经里,而古兰经却被人当做符咒。

 

我有一个妹妹,我劝她读古兰经她不读,有一次夜里她打电话却跟我借古兰经,原因是当时雷电交加,风雨大作,小孩在不停地哭,她认为把古兰经放在床头小孩就不哭了。我不愿意借给她,因为她用古兰经不是为了去读,而是为了驱魔辟邪。可是古兰经一放到那里就能驱魔避邪么?小心这行为把邪魔招过来。

 

很多人总认为自己不会阿拉伯语就不需要读古兰经,古兰经都是阿訇们读的。为什么不读汉语的呢?因为有一种非常荒谬的说法,说古兰经的汉译不算古兰经,古兰经的汉译顶多算一个“太福希尔”(古兰经的注释),它不是古兰经文,没有神圣性,难道这样我们就可以随便糟蹋了?既然他们认为古兰经的译文不算是古兰经本身,那么我们读汉语就没有任何用处,按照他们所说的,只有念古兰经的阿拉伯语原文,才能得救,礼拜才能得到接受,我做出一个推理,这样的话全中国人都得下地狱。

 

为什么呢?首先,全中国不信教的已经被判到地狱了,信教而不礼拜的还是下地狱,而礼拜不用阿拉伯语的人也得下地狱,中国人用汉字拼的礼拜念词是阿拉伯语吗?别自欺欺人了。那不用阿拉伯语的都下地狱。会阿拉伯语的也不是天生就会的,也是后来学会的。他在没有学会之前礼的那些拜还是不成的,一拜不成六千四百年,所以还是下地狱去吧。当你们把全体中国人都断入地狱的时候,你们是否很开心呢?心里面是不是非常的舒服呢?这些人终于下地狱了!一群心理病态的人,忙于断别人下地狱的时候,自己心里就会非常的舒服,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穆斯林非常的狭隘,非常的自私,因为他表面上信的是伊斯兰,其实信的是山寨的伊斯兰。他喝的这条河的河水名字叫伊斯兰之河,但是河水的水质早已经变了,已经掺杂了很多地沟油苏丹红等危害健康的东西。所以我们今天的穆斯林变得极端的狭隘,极端的伪善,我们在乎外表的形式,却早已经忘了伊斯兰的精神。

 

很多人天天在传播,什么东西不能吃。他们说口香糖不能吃,因为里面有明胶;大白兔不能吃,因为里面有猪油;甚至又说,王老吉不能喝,因为里面有猪肝。加多宝能喝不?加多宝要是可以的话,我就怀疑是不是加多宝在搞王老吉,自己编出了这些事?事实上王老吉是纯中药制剂,不可能掺有猪肝。可有些穆斯林就喜欢通过这些事情标榜自己有多么的虔诚,自己在饮食方面一点都没有被污染。而中国13亿人天天都在吃猪肉,这却与他无关。就比如全中国人都在火葬,是他们活该,我们土葬就是感赞真主,真主保护我们。事实上,这是因为他们接受的源泉受到了污染,他们信奉了山寨的伊斯兰教,所以心理才这样怪异。

 

我们的源泉受到了各种的污染,有以色列经注的污染,有伪圣训的污染,还有经外传说的污染。以色列式的经注对我们的影响很大,特别是塔伯里经注,过去好多阿訇在讲,实际上却是圣经故事。包括非常著名的马果园的后人到了麦加,给当地人演讲说尔萨圣人说过,你们要做盐,盐要给人们尝到咸味,要让人得到益处……,这其实就是圣经上的话,因为这话是由阿拉伯语写的,我们就把阿拉伯语写的都当成经,还因此出过很多笑话。包括中国穆斯林到沙特,看到厕所写着阿拉伯语,就特别纳闷,厕所怎么能写经字呢?实际上,里面写的有可能是“便后请冲水”,但是他看到阿拉伯语就以为是经,认为是经就是对的,即使阿拉伯语的无神论著作,他也有可能当成经,因为没有辨别能力就一股脑地吸收了。所以你看他所讲的一些东西,虽然都有阿拉伯语的出处,其实都是经外传说。有的以色列式的经注,提到阿丹夏娃在天堂里偷吃禁果,说吃的时候,夏娃一口就吞了下去,亚当迟疑了一下子,果子卡在了喉咙,这就是为什么男人有个喉结,因为卡了个果子,为什么女人有月经,因为夏娃一口吃下去肚子不好受,而这些东西都是从基督教来的。古兰经告诉我们的是两个人都吃掉了果子,而不是一个人吃了一个人卡在那里了。

 

还有圣经说夏娃是亚当的肋骨,亚当醒来发现肋骨少了一根,发现夏娃坐在他旁边,他就说:你是我的骨中骨、肉中肉,所以你应该叫女人。这些都是基督教的东西,但是很多人把它当做伊斯兰教的东西。古兰经中并未说过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古兰经中实际强调男女平等。现实中有很多人歧视妇女,不让妇女到坟地里去,不让妇女去外面求学念经,还有的不让妇女和男人在同一个场合念古兰经,不让妇女去清真寺礼拜,这些都是受中国男尊女卑的思想的影响。实际上圣人在世的时候,男人在前面礼拜,女人在后面礼拜,中间连一道布帘都没有。男的叩头起来,女的先别起身,因为怕女人看到前面那些穷人衣不遮体的不该看的地方。穆圣允许女人参加和男人同样的活动,在一块礼拜、一块学习都很正常不过,但是现在很多人都要求,女人不能去清真寺,不能去学堂,学习古兰经不行,但是在菜市场买菜随便都行,一起坐车坐飞机什么都可以,但就是学习古兰经不能掺杂一个妇女。

 

有一个兄弟出哲马提,我们一起坐公交车,里面人挤人拥挤不堪,有男有女,女的还穿得很暴露,我只有低着头尽量少看,偶尔看一眼尽量回避吧。就这样到了学习点,到了地方,他推门一看,说啥也不进去。我说:为什么不进来?他说:里面有女人,哈拉姆!大学生学习班,除了男学生之外还有女学生,他说什么不进来,说不符合他们的乌斯鲁布(方式方法)。他说你们这样教学,只能让人进火狱啊!我说:“你怎么这么健忘啊,刚才公交车上有那么多哈拉姆你怎么都忘了呢?我看您不但不介意,反而还挺乐呵的。”由此可见,我们很多人,都是爱标榜虔诚,实际上是一种很伪善的行为。到某些场合一个比一个会装,实际上他的内心深处可能一肚子男盗女娼。

 

我们的源泉受到污染,所以我们必须溯根清源。有人说,你是学习古兰经知识的,你有辨别能力,我们没有辨别能力所以我们不知道谁真谁假。我现在就告诉大家,我们所接受的伊斯兰,还有网络上的各种信息,都是良莠不齐的,有的东西确实是伊斯兰的,有些东西却跟伊斯兰格格不入。比如咱们群里的一个人发了个说说“你们那些性感的、爱化妆的女人们,你们都看看你们的下场吧!”,他引用了一段“圣训”:圣人说,他曾经在登霄之夜看到了一些很恐怖的事情,看到了一些女人惨不忍睹,在火狱里面翻来覆去地被烧,都是赤身裸体,有的乳房被勾着,有的是嘴巴被吊着,有的是下身被剪刀裁了,反正是怎么惨怎么来,法蒂玛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女人这么惨呢?他就说,那个被勾着乳房的人,是因为她没经过丈夫的允许给别人喂奶了;被揪着头发的那个人是没经过丈夫允许,私自外出而且不戴盖头了;羞体被剪的是因为她不洗大净就上街了……

 

这种东西一看就是伪圣训,就是假的。何以得知呢?登霄之夜是在麦加进行,那个时候关于盖头和洗大净的经文还都没有降示,穆斯林都不知道什么叫洗大净,什么叫戴盖头,如果说这样就要进火狱,那么那个时期的妇女就都要进火狱里面了。包括圣妻法蒂玛的母亲。所以这类东西一看就是假的。包括那个私自给别人喂奶的,这也犯法么?如果看到一个小孩马上就要饿死了,自己的丈夫没在身边,自己有奶给孩子喂点,这就犯法了吗?其实,这些都是非伊斯兰的东西。所以我们大家要善于运用理智,而不要总是盲从。我们穆斯林内部就是非理性的倾向太严重,你们谁用理性去思考,谁经过大脑过滤了,就会说你是“阿格里耶”,你是理性派的,要知道理性不是万能的。我们可以回绝他,理性纵然不万能,用了总比不用强。理性虽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真主赋予我们理性就是让我们用的,真主没有给动物理性,动物不会用脑子思考的,为什么真主把理性给了人呢?就是为了让我们用理性思考。非理性的倾向是反伊斯兰的,伊斯兰是最提倡理性的,伊斯兰的信仰是建立在理性之上的,伊斯兰是反对因信称义的,那是基督教的内容,基督教徒是不讲理性的,他们说信耶稣就能得永生。可是我们穆斯林辨别事物的标准之一,就是要运用理性。

 

现在我给大家说一段所谓的圣训,大家请用自己的理性去分析分析,说圣人刚开始得道,真主的启示降临圣人的时候,他很害怕,他回到家中就用被子蒙着头,他妻子海迪洁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遇到一个天使,海迪洁就说:你让我试一试是不是真的天使,当时海迪洁就把盖头摘下来了,把头发散开,看看天使有没有害怕。天使看到没戴盖头的女人就害怕,说明那是真的,是真主让他当圣人了。这个圣训你们判断是真是假呢?一看就是假的。为什么呢?穆圣是先知,穆圣成为圣人的时候,他的老婆还没有皈依,他老婆却似乎变得比穆圣更有知识,竟然分得清谁是天使谁不是天使,那么,她岂不是比穆圣更懂教门。还有,那时候真主命令妇女戴头巾了吗?在没有规定戴头巾之前,大家都是不戴头巾的,海迪洁怎么会提前十多年就戴上头巾了呢?天使有性别吗?天使见到女人的羞体就吓跑了,天使看到男人身体就不跑了吗?天使见到女人害羞,说明天使是个男的,而天使见到男人身体害羞,说明天使是个女的。可事实上,天使是没有性别的。天使时刻都在监视着我们,如果不想让天使看到的话,直接脱光了不就完了吗?所以这些东西一看就是假的。

 

圣训是真是假,我们有这么几条标准。第一,是我们有正确可靠的传述系统。我们对系统里的每一个传述人进行考证,看其是否可靠,比如关于马坚认为关于尔萨下凡的传述人就不可靠。第二,看它是否符合古兰经,不符合古兰经的肯定是有问题的,比如古兰经说圣人是先知,其他人超过圣人就不正常了。第三,就是符合历史事实,比如说那时候还没有戴头巾的命令,圣训却传述不戴头巾就要下地狱,这显然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第四就是看其是否符合理性,不合理性的、特别荒谬的东西也是假的。包括所谓的太拉威赫拜,礼一番拜就能进天堂,这样的传述都是不符合理性的。咱们判断一段圣训是真是假,就要看其是否有可靠的传述人,是否符合古兰经,是否符合历史事实,是否符合理性。

 

除了伪圣训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传闻流传在穆斯林了群体之中,流传在微信朋友圈,或者QQ群里,我们都需要运用理智好好分辨。比如说,前段时间有人在疯传,我们不能说“色兰”,要说“赛俩目”。因为“色兰”是对真主名字的错误音译,真主的名字叫“赛俩目”(平安之主),你说“色兰”就错了,因为“色兰”是不标准的。按照这类人的说法,这类音译都是错误的。我们不能说我们是“穆斯林”,要说我们是“穆斯里姆”,我们不能说信仰“伊斯兰”,要说信仰“伊斯俩目”,否则的话你都搞错了。

 

还有的人说,把真主要叫“安拉乎”不能叫“安拉”,叫了“安拉”,那就少了个“乎”。事实上,这些人根本不懂阿拉伯语。中国人念的那个“乎”是汉语式的发音,阿拉伯语的规则是最后要轻读,“乎”在末尾的时候只读一个“h”就可以了。对待这些咬文嚼字的人,我要说,即使你读成“安拉乎”也是错的,因为正确的发音应该是“Allah”,而不是“安”,这个词里就没有“an”(安)这个发音。其实,这些只是汉字的音译,而不是阿拉伯语的准确发音,准确的发音是汉字无法表达的。最近,还有个奇葩在传播一个说法,就是大家不能说英语的再见“Good bye、bye-bye”,因为说那是基督徒对神父说的话,拜拜是称呼基督教的神父为“巴巴”,类似这样的奇闻,往往打着“紧急呼吁”的旗号,隔三差五地出现在网络上,让人捧腹。

 

假如穆斯林都信奉这么一些东西,还能发展得了么?我们应该信仰真正的伊斯兰,而不要相信山寨的伊斯兰,如何去做呢?就是要把不正确的内容剔除出去,去寻找真正的伊斯兰。这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去读古兰经,读古兰经才能破除迷信,除古兰经的任何东西,你都要用大脑过滤一下,看它是不是经外传说,是不是伪圣训,是不是以色列的神话。古兰经是一个读本,圣人每天都要读,圣人用古兰经来铸造一个民族,所以我们要想获得净化,唯一的办法就是读古兰经。怎么读古兰经呢?每天都要读,养成习惯,每天抽时间坐下来读上几页。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圣人的办法——每次礼拜之中都读古兰经。穆圣领大家礼拜,每次礼拜都离不开古兰经。我们每个人不是都要做礼拜么?你平时不读,养不成习惯不要紧,你礼拜的时候读,礼拜的时候读古兰经,你说我礼拜的时候念阿拉伯字母,不知道什么意思,那样没有用,因为你那样读十年、几十年,仍然不知道什么意思,我要求是要读它的译文,把它的意思搞懂,如果你不会阿拉伯语,在礼拜之中,不妨用汉语的译文来礼,如果你觉得不踏实,你担心汉语不成,真主不接受,你可以用双语礼拜,用汉语拼着山寨经文之后,再把古兰经翻开读上几页。如果你拜中读译文不踏实,你可以拜后读,但你必须要坚持读,哪怕每番拜读一页,一天就能读5页,600页四个月就能读完一遍,这样一年就能阅读三遍,长年如此,我们能把古兰经阅读多少遍?对于一个把古兰经熟记于心的人,还发愁得不到真正的伊斯兰?所以,我们要经常诵读古兰经,从古兰经之中寻找伊斯兰的源泉,而不是屈从于山寨的伊斯兰。希望我们都能够远离山寨的伊斯兰,拒绝山寨的伊斯兰,接受伊斯兰清新纯洁的源泉,走在真主的正道上!



 无花果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日

无花果近期热点文章:



诗朗诵:斋月赞歌(无花果)

无花果:飞鸟之歌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可以休矣

无花果:高贵之夜

无花果:山洞章的启示

无花果:耶利米哀歌

无花果:模仿谁,就是谁?

无花果: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无花果:传教是一种奢谈?

无花果:改名的故事

无花果:从德尔加多说起

无花果:朱元璋是回族?

无花果:怎样对待圣训

无花果: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拉伯语译文)



--------------------------------------------------------

无花果,生于1974年,河南省开封市人,西安社会科学院伊斯兰文化特约研究员。曾就读于北京伊斯兰教经学院、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伊玛目茂杜迪大学,一直致力于宣教事业以及伊斯兰文化研究等工作,主要作品有《天启的信仰》、《中华穆斯林的现状与展望》、《绿色中华的召唤》、《一神论信仰概述》、《与基督徒的辩论》、《谁是受谴怒者》、《写给慕道者》、《梦学探析》、《伊斯兰的妇女立场》、《在中国皈依》、《风雨兼程》、《伊斯兰是爱的宗教》、《伊斯兰与生活》、《伊斯兰与各宗教比较研究》、《我的宣教历程》等书,译作有《古兰经降示背景》等,2018年翻译《古兰经》全文,并发表多篇有关伊斯兰教历史和教义方面的文章。

这是无花果的最新公众号,为防失联,请扫码关注:


Modified on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