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19年8月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无花果:试论马坚译本的翻译特点

无花果 老无所依


 

 

去年是著名的穆斯林学者马坚先生逝世四十周年,马坚先生一生著译颇丰,为中国伊斯兰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马坚先生是著名的翻译家,是中国阿语界的泰斗,他留给世人的最大贡献,莫过于他的古兰经译本,作为发行量最大的译本,在教内教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马坚译本流畅通俗,用词典雅,深受穆斯林大众的喜爱,被公认为权威译本。

 

作为晚辈后学,我个人深受马坚先生的影响,马坚先生为伊斯兰事业鞠躬尽瘁的奋斗精神,以及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都是我学习的楷模。马坚先生的古兰经译本更是使我获益匪浅,他的译本不仅是我读取真主教诲的一道桥梁,还给我的求学之路提供了很大的启发和借鉴。

 

马坚译本是我阅读最多的古兰经译本,我愿意将译本的翻译特点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在我看来,马坚译本具有通俗易懂、创新独到、用词典雅的特点。


 

一、马坚译本流畅简洁

 

正如马坚先生所言,他的译本力求忠实、明白、流畅。伊斯兰传入一千多年,直到上纪初才有了古兰经全译本问世。铁铮、姬觉弥是教外学者,译本又是文言文,王静斋、杨仲明两位阿訇的译本也是文言文,虽然王静斋后来也推出了白话文译本,但相比而言,遣词造句多有生涩之处,而马坚译本则语句顺畅,通俗直白,很少有生涩拗口之处,读起来如行云流水,让人一目了然。

 

马坚先生所处的年代,现代白话文习作刚刚兴起,马坚先生就能娴熟地运用在他的翻译之中,可见他深厚的汉语言功底。对教外人来说,白话文写作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当时的伊斯兰教界,翻译工作却相当滞后。在经堂教育之中,古兰经只停留在口译阶段,传统的口译句法结构僵硬死板,用词千篇一律,句式冗长拖沓,难登大雅之堂。这样的翻译肯定是不行的,哪怕只停留在穆斯林民间传播,群众不经培训也很难读懂。举例来说我从受赶撵的筛塔尼上求真主护佑,这样的句子不但语句不通,逻辑不通,而且有直译夹生饭,让人一头雾水,赞颂是唯独主,调养阿来米乃的主。这样的句子只有常常在清真寺里听讲的人能够明白,相信大部分人读起来都是懵懵懂懂的。然而,这样的翻译传统,以及语言习惯却有着深厚的影响,作为翻译者常常会不自觉地、无意识地、或多或少地受到这种影响,而带入到自己的作品之中。直到现在,我们还会在很多阿訇的文章中看到这样的痕迹,比如色俩目在你上哲汗难的火狱上得脱离之类的语句。

 

成熟的白话文翻译,首先要摒弃传统经堂语翻译的错误的语句结构,换之以成熟的、流畅的、符合汉语习惯的语句,这在当时是有很大难度的,然而我们发现,马坚先生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在他的翻译中,经堂语常犯的语句错误无影无踪,经堂语的拖沓冗长的现象也一去不返。例如:

 

传统的翻译我凭着普慈今世独慈后世的真主的尊名着起,在马坚译本中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真主没有给他们行亏,他们给他们自己行亏了,在马坚译本中真主不至于亏枉他们,他们只是自欺9:70);

大地震动是那样的震动,在马坚译本中大地震动复震动89:21

原本啰里啰嗦的经堂语翻译,在马坚译本这里简单明了,绝不拖泥带水。

 

马坚先生用词凝练,言简意赅,比如:

全知他们心中的那个,马坚译本中译为全知心事

知道艾卜的和明显的,在马坚译本中译为全知幽明

哎有伊玛尼的那些个人,在马坚译本中译为信道的人们啊

清廉的干办(尓麦里),在马坚译本中译为行善,只用两个字就解决问题;

还有,他是干他想要的那个,在马坚译本中他为所欲为;这种翻译准确地使用了四字成语,显得词章工整;

你们要崇拜真主,要相对父母行善,还有亲戚,还有孤儿,还有贫民在马坚译本中你们当只崇拜真主,孝敬父母,和睦亲戚,怜恤贫民,赈济孤儿2:83,根据宾语的不同,马坚先生把同一个动词词根,分别译为孝敬、和睦、怜恤、赈济,与后面的宾语组成四字动宾词组,读起来琅琅上口。

 

二、马坚译本大胆创新

 

马坚译本的第二个特点是创新独到,翻译是一种再创作,每个用词都需要译者用心揣摩、仔细推敲,一方面要力求准确,一方面又要兼顾典雅,在这个过程中,马坚先生大胆创新,使译文有独到的风格。


 

1)、马坚译文颠覆了传统的用词

 

 

经堂语译法世代传承,让穆斯林感觉熟悉亲切,然而却有很多不妥之处,有的用词并不准确,有的用词属于生造词,不为教外人所懂,有的用词即使流传广泛,但马坚先生出于某种原因的考虑,做出了放弃。既然放弃,就要选择其他词汇,在选择之中,马坚先生不乏大胆创新之举。

 

举例来说,穆斯林最熟知的清真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在马坚译本中绝无踪影,他全部采用了除真主外,绝无应受崇拜的这样的句式,虽说不如传统的简洁,但可能更容易被人接受。

 

赞主清净这样的传统译法,在马坚译本之中也找不到,他独创了一个句子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也许是他认为,清净不足以表达真主的超越一切的特征吧。

 

众世界的养主这样的传统译法,在马坚译本之中找不到,他力排众议,将众世界译为全世界,然而却因此饱受非议。很多人认为他翻译错了,因为世界一词是复数,然而他们却缺少最基本的逻辑能力。全世界之中的已经包括了所有,例如纳斯一词就是人类的复数,使用全人类不正好是指所有人吗?养主一词是穆斯林的生造词,容易为误解为动宾词组,所以马坚先生并没有采用,而是使用一词。

 

圣人一词为穆斯林广泛使用,然而马坚先生的译本之中绝无出现,他的译本采用了先知一词。

 

天仙一词被译为天神,相对而言,天仙更带有道教色彩,而天神则带有儒家色彩,这应该也是马坚先生的独创。

 

天堂一词更是妇孺皆知,然而在马坚译本之中却没有出现,他采用了乐园一词。然而,火狱一词,他却因袭了传统的习惯。

 

有的传统译法,虽为穆斯林熟知,但却仅在教内使用,教外人并不熟悉,所以,马坚先生采用了更为通行的译法,例如教门他译为宗教清高他译为至尊恕饶他译为赦宥接续他译为联络羞体他译为阴部慈悯他译为慈恩打算他译为清算得脱离他译为成功无常他译为去世文卷他译为功过簿

 

传统译法中的一些虚词委实的实都已不再使用,他都采用了更通行的译法的确、确实纵然、也罢他则译为即使

 

传统译法中的逻辑错误,比如真主的语言而译为真主的言辞因为语言是指的一个语种,而古兰经不是一个语种,而是真主说出来的话。

 

在真主的尊名方面,马坚译本有较大的颠覆。传统译法中的普慈特慈被他摒弃,而译为至仁至慈全听全观他译为全聪全明受赞的他译为可颂的明哲的他译为至睿的造形象的他译为赋形的,这些词都是马坚先生的独创。

 

在传统之中,很多词采用直译,比如阿杂卜雷兹格乌麦提古纳海,他都采用了明白的汉语词汇翻译出来,译为刑罚给养民族罪恶

 

人名地名的传统译法他都采用了国际统一的译名,比如密苏尔他译为埃及芭比勒他译为巴比伦;满克他译为麦加白尼·伊斯拉依莱他译为以色列的后裔

 

众先知的名字,他根据阿拉伯语的特点进行了修正,比如传统的易卜拉希麦、易卜拉黑麦他译为易卜拉欣伊斯马尓来他译为伊斯玛仪苏来玛乃他译为素莱曼祖勒格尔奈尼他译为左勒盖尔奈英哈鲁奈他译为哈伦;这些译名从发音上更加接近,也更加规范。

 

马坚先生还创造了一些独特的译法,比如精灵一词可谓音意兼顾,而易卜劣厮一词更是惟妙惟肖。他还用部分汉字生造了几个音译词,比如榟橔櫕楛木圣谷杜洼太斯尼姆等词,可谓别出心裁。

 

2)、阿尔什等词的翻译

 

根据中国穆斯林的传统信仰哲学,真主是无处不在的,所以忌讳一些形象化的描述,比如阿尔什一词,往往采用直译,以免让人产生给真主定位的嫌疑,然而马坚先生似乎不以为然,他大胆地将这个词译为宝座,并且在雷霆章将升上了宝座译为端坐在宝座上:

真主建立诸天,而不用你们所能看见的支柱。随后他端坐在宝座上。13:2

 

除此之外,传统之中直译的真主的耶迪他也直接翻译为真主的手

真主的手是在他们的手之上的。48:10)。

 

对于开明人士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但对于很多保守人士来说,这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所以他们或口诛笔伐,或断为异端,或扬言要烧掉,或到沙特教法机构要求更改。


 

3)、马坚译本与基督教译法保持一致

 

马坚译本的大胆创新还不止于此,细心的读者发现,他的很多译名与基督教的译法一致。比如不用圣人而译为先知,不用天堂而译为乐园,把阿黑莱提译为末日,把鲁哈古都斯译为圣灵16:102),把克塔布译为圣经59:2),把虽卜阿译为洗礼2:138),另外还有祝福(9:99)、祈祷(2:23)、诅咒(2:159)、圣所(19:11)、约柜(2:248)、预言(6:89)、会众(96:17)、神明(29:46)、门徒(2:248)、选民(62:6)等词,都与基督教的译法保持一致。

 

马坚译本的前八卷本带有注释,在注释中更引用了大量的圣经经文,或与古兰经经文对照,或以圣经经文来做进一步解释。

 

在注释之中,马坚先生更有多段文字颠覆传统的观点,比如他并不认为耶稣要升天下凡,马坚先生在其古兰经第3:55节注释之中指出:这都是改宗伊斯兰教的犹太人外海卜和克尔卜所传述的,一般圣训学家认为那些传述的正文和线索,都是不可靠的。艾布胡赖勒传述说耶稣要降临大地,这是个人的传述,即使正确,也不能作为信条的根据。这是一般学者一致决议的。(见马坚译《古兰经》前八卷107页)。

 

马坚先生认为古兰经第5:158节提到将耶稣擢升到真主那里,并非是指耶稣升天,而是一种修辞法,意思是真主使他脱离恶人的迫害,而到达安全的地方。(见马坚译《古兰经》前八卷201页)。

 

马坚先生认为火狱不会永久,他在第7:128节注释中说,进入火狱的人,总有一天要被完全释放出来。见马坚译《古兰经》前八卷276页。

 

这些观点在当时是超前的,在如今,也是有争议的,但马坚先生没有囿于成见,而是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其勇气令人钦佩。

 

 

三、马坚译文文辞典雅

 

 

1)、马坚译本对传统的继承

 

马坚先生对大量传统的译法进行了颠覆,经堂语用词几无痕迹,但并不是绝对消失,传统的、约定俗成的译法,马坚先生则沿用了下来。比如真主、天经、后世、礼拜、天课、斋戒、朝觐、报应、亏折、全美、复活等词都沿袭了传统的译法。

 

为了照顾穆斯林的传统信仰,除了阿尔什翻译成宝座之外,其他描述真主的形象化的字眼他采用了传统的译法。比如,真主的面容他根据传统的注解,译为真主的喜悦

有人为求真主的喜悦而自愿捐躯。真主是仁爱众仆的。(2:207

 

或者真主的方向

东方和西方都是真主的;无论你们转向哪方,那里就是真主的方向。(2:115

 

或者真主的本体

惟有你的主的本体,具有尊严与大德,将永恒存在。(55:27

 

他的库尔西,本为座椅的意思,他也依照传统译为:

他的知觉包罗天地。2:255

 

《塔哈章》的这节经文,他更是借用了中国伊斯兰哲学中的体、用的概念,译为体用真实的

真主是超绝万物,宰制众生,体用真实的。(20:114


 

2)、马坚译本对中国古典文化的借鉴

 

在独到的翻译之中,马坚先生还采用了中国古典著作中的一些词汇,例如祜佑、再醮、祝由、纲维,孑遗,枉曲、殷鉴、宴飨、余庆、猾贼、太息、黯黮、贤淑、佳丽、不视非礼……”

 

行善者将受善报,且有余庆。10:26

当他从远处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听见爆裂声和太息声。25:12

他们将有不视非礼的、美目的伴侣。(37:48

那是至仁至慈的主所赐的宴飨。41:32

她们是顺主的,是信道的,是服从的,是悔罪的,是拜主的,是持斋的,是再醮的和初婚的。66:5

真主以努哈的妻子和鲁特的妻子,为不信道的人们的殷鉴。(66:10

有人说:谁是祝由的?75:27

 

 “祝由来自于《黄帝内经》,指施法招魂;

宴飨来自于《国语·周语》,指祭祀的酒食;

 “殷鉴来自于《诗经》,指殷商之鉴;

太息来自于《楚辞》指屈原的哀叹;

 “余庆来自于《易经》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再醮来自于《仪礼》,指第二次敬酒,暗喻寡妇再婚;

 “不视非礼来自《论语》中,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是儒家对礼仪的教化。

 

除此之外,部分感叹句他还采用了古汉语的助词,比如哀哉伤哉多福哉

 

哀哉!他们亲手写经,然后说:这是真主所降示的。2:79

他们将说:伤哉!我们!谁将我们从我们的卧处唤醒?(36:52

多福哉!拥有主权者!他对于万事是全能的。(67:1

 

这些词汇,来源于中国古典著作,热爱国学的人读起来比较亲切,教外读者也不会感到陌生。这些词汇的运用,使译文古朴肃穆,清新秀丽,端庄典雅,文墨留香。马坚先生在对传统的继承中,把古汉语的优美展现得淋漓尽致,令人称道。

 

四、马坚译本的不足之处

 

1)、误译之处

 

以上所述,马坚译本具有通俗易懂、创新独到、用词典雅三大特征。接下来,再略微谈一谈马坚译本的不足之处。在我看来,马坚译本的不足之处有下面几点:部分经文的误译,部分译文的费解,部分译文的增词,以及部分译名的重复。

 

信道者一词是马坚先生的独创,因为原文信仰者就指的拥有正确信仰的人,古人推崇的就有终极真理的意思,被道家视为世界的本源,圣经约翰福音也将上帝的话语翻译为太初有道,马坚先生将拥有正确信仰的人翻译为信道的人们、信道者,非常恰当地表达了该词的含义。

 

也许是为了与信道者对应吧,他把“kafarakafir”一词翻译成不信道、不信道者看起来是一对彼此相反的概念。

 

不信道者,你警告他们与否,在他们都是一样2:6),最劣等的动物是不信道的人,8:55你们就应当杀戮他们,不信道者的报酬是这样的2:191……

 

不信道者就不需要警告了吗?由于对译文的误解,很多人认为不需要向非穆斯林传教。不信道者就是最劣等的动物吗?既然如此,干嘛同他们白费口舌?没有杀戮他们就算好的了。因为你们应当杀戮他们

 

其实,这些经文中出现的不信道者原文是卡菲尔,而这个词根本不是不信道,而是指悖逆、拒绝、对抗、不承认,王静斋等人翻译的隐昧、昧徒、逆徒远比不信道更为准确。陈克礼烈士的反信者也能表达这种人的反动和敌意。

 

得到了众先知的劝告而故意拒绝、否认、对抗,这样的人才是卡菲尔,应当严厉对待,而没有机会了解伊斯兰的人,他们是贾希里(蒙昧者),对待他们要友善,要积极劝导,而不能打击,更不能断言他们下地狱。然而,由于这个词的翻译错误,导致教内教外一片误解,很多人把卡菲尔扩大化,认为全中国不信伊斯兰的人都是卡菲尔。

 

还有一段经文,你们只可娶一妻,或以你们的女奴为满足。4:3很多人读到这段经文,觉得不可思议。伊斯兰竟然允许主人以女奴为满足?满足什么?很多人联想到了满足性欲。原来主人可以对自己的女奴为所欲为?本来很多人对多妻制已经很难接受了,现在又允许霸占女奴?这是伊斯兰吗?这是古兰经吗?

 

考察原文,根本没有女奴二字,更无满足二字。这段经文直译过来应该是或者你们右手所掌握的。右手掌握的,当然包括蒙昧时期阿拉伯人留下的女奴,穆斯林可以娶她们。除此之外,还有已经拥有的意思,比如有人皈依伊斯兰之前已经占有的女子,比如有人构成婚姻事实,却没有娶过来,这些都是可以娶的范围。马坚先生译为为满足,意思是足够了、仅此而已、不能再有别的,而译文的模糊性,却使很多人增加了对伊斯兰的误解。

 

信道者、犹太教徒、基督教徒、拜星教徒,凡信真主和末日,并且行善的,将来在主那里必得享受自己的报酬,他们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2:62马坚先生所译拜星教徒,并不妥当。萨比一词来源于曼德语(阿拉米语)浸洗,阿拉伯语转化为“Sabigh”,《古兰经》2:138提到该词的词根“Sibghah”(洗礼),它是先知约翰(叶哈雅)的追随者曼德人,信奉一神论,自称领受天经,是介于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之间的一个一神论群体。古兰经将萨比教徒与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列为同类,视为有经人,于是哈兰地区一部分拜星教徒也自称萨比教徒,并因此享受到了有经人的待遇。这部分人是伪萨比教徒,实际上却是拜星教徒。马坚先生可能是受此说的影响,译为拜星教徒

 

穆萨说:“……我们的主啊!求你毁掉他们的财产,求你封闭他们的心。但愿他们不信道,直到看见痛苦的刑罚。”(10:88

这段经文之中,穆萨祈求真主毁掉法老等人的财产尚可理解,祈求真主封闭他们的心就不可理解了,“但愿他们不信道”更与穆萨的初衷不符,原文中没有“但愿”的意思。考察原文“washdud”一词并非封闭之意,而是祈求真主让他们心头沉重,让他们吃尽苦头,否则他们不可能信仰。下面是我翻译的译文我们的上主!求你破坏他们的财产,让他们心头沉重,直到他们看见惨痛的刑罚,否则他们不会信仰。

 

你对信女们说,叫她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饰,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们用面纱遮住胸膛,莫露出首饰……”2431这里面纱一词原文是指头巾、围巾,并不是遮面用的,翻译为面纱容易使人误解为真主命令女人蒙面。

 

不信道者的善功恰如沙漠里的蜃景。(24:39这段经文被人误解成不信伊斯兰的人再行善也没有用,其实原文既不是不信道者,也不是善功,这里“kafir”(卡菲尔)一词,也就是大逆不道的逆徒,“a`mal”也不是善功,而是指的工作,这里要表达的意思是逆徒们的无用之功,他们处心积虑却不能得逞,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另外“Qaum”翻译为宗族“Ummah”翻译为民族也似有不妥,“Qaum”不仅指宗族,不同宗的民众也称高姆,“Ummah”也与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不完全相同,它更侧重于形容一个因信仰而凝聚在一起的共同体。

 

2)、违反逻辑

 

除了上述明显的不妥之处,还有部分经文的译法不符合逻辑。比如:

 

1其中有许多正确的经文983

古兰经中有许多正确的经文,这句话的漏洞是:许多正确的经文之外呢?还有少量不正确的?其实原文“qayyimah”,不仅是正确的意思,还有明确的意思,“kutub”一词,也不光是经文的意思,还有规定、制度的意思。

 

2、他们说:我们作证,你确是真主的使者”……真主作证,伪信的人确是说谎的。(63:1

伪信者念了作证言,但真主竟然说他们是说谎的,漏洞是:难道作证言是谎言?其实原文“kadhib”一词,不仅是说谎者的意思,还有否认者的意思。

 

3他为你们制服日月,使其经常运行。14:33

真主让日月经常运行?言下之意?日月也偶尔不运行?“da`ibain”在这里翻译为经常显然并不合适。

 

4除因复仇或平乱外,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5:32这段经文禁止滥杀无辜,然而前面用了除外词,而后面则继续译为枉杀,岂不是说前面的枉杀被除外了吗?按此逻辑,因复仇或平乱就可以枉杀了。

 

3)、引起歧义

 

除了不符合逻辑的译文之外,还有一些译文容易引起歧义,例如:

 

1、如果你问他们,谁创造他们,他们必定说:真主。他们是如何悖谬呢?(43:87那些人承认真主创造自己,为何后面却说他们是如何悖谬?容易让人误解为承认真主的创造是悖谬之,其实这里漏掉了带有转折作用的连词。下面是我修正后的译文:你如果问他们谁将他们造出,他们必定会说:真主。既然如此,他们怎能这般愚顽?

 

2、要不是真主以世人互相抵抗,那么许多修道院、礼拜堂、犹太会堂,清真寺——其中常有人记念真主之名的建筑物——必定被人破坏了。(22:40

从这段经文,容易使人误解为世人互相打斗的原因是真主。事实上这段经文要表达的是,真主赋予了弱者能力,使其抗击强者,所以清真寺等建筑才不致于遭到强者的破坏。

 

 3我确已为火狱而创造了许多精灵和人类,他们有心却不用去思维,他们有眼却不用去观察,他们有耳却不用去听闻。(7:179

这段经文极易世人误解,好像是真主专门为了火狱燃烧,才造了精灵和人类,其实原文没有创造之意,而是任其繁衍的意思,之所以任其繁衍也是因为后面他们有心不思,有眼不察,有耳不闻。下面是我的译文:那些有心不思,有眼不观,有耳不闻的精灵和人群,我让他们为地狱而孳生蔓延。

 

4、若不是为防世人变为一教。真主怎么会防止世人变成一教呢?(43:33

真主引导人类,正是希望他们都信仰正教。考察原文,应为防止他们成为一伙。我的译文是:假如不是因为人们会串通一气,我真的就让那些悖逆大慈者的人的府邸,加装银质的穹顶,加装银质的天梯,他们用来登高。

 

5他舍真主而祈祷那对于他既无祸又无福的东西,这是不近情理的迷误。(22:12

祈祷偶像不会有福,但难道也不会有祸吗?这里无祸又无福要表达的意思是偶像的无能,既不能给人降祸,也不能给人降福。

 

4)、用词费解

 

另外,有一些经文较为费解,很多人读了不知道什么意思,比如:

 

连结真主命人连接者的……13:21

阴谋只困其创作者……35:43

从我所亲手造作者之中……36:71

我曾将一个肉体投在他的宝座上……38:34

续发者续发之日……79:7

自谓无求……928

免遭他所创造者的毒害……113:2

免遭吹破坚决主意者的毒害……113:4

 

5)、用词不当

 

上述一些译文比较费解,而下面的一些用词则是误译或者生造的,或者不妥的,不容易明白:

 

他说:我们的主,是天性赋予万物,而加以引导的。2050天性本身不会赋予万物,这是病句,实则是真主赋予万物原本的天性。

 

以汪洋的大海盟誓……526

汪洋是名词,不能当形容词,只能说汪洋大海,不能说汪洋的大海

 

那么,当你们轮到交聘的时候。(60:11

交聘是指交纳聘礼,然而却被译者精简为交聘,这个词是生造的,而且与交牝一词同音,容易引起歧义。

 

地,我曾铺张它。美哉铺张者!(51:48

铺张一词现在多用于贬义,指铺张浪费,此处不妥。

 

斋戒的夜间,准你们和妻室交接。(2:187

“交接”一词在这里指性交,但这个词更多的是指交接仪式,用在这里已经不妥。

 

这等人是真主的党羽,真的,真主的党羽确是成功的。(58:22

党羽一词现在已成贬义,真主的党羽一词不妥。

 

在那日,他将在聚会日集合你们;那是相欺之日。(64:9

复生日没有机会再互相欺骗,所以相欺不妥,这里只互相推诿抵赖的意思。

 

6)、增添字词

 

马译本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添加原文之中没有的字词。这在翻译之中乃为大忌,违反翻译的信达雅的原则。起初我不以为然,后仔细对照原文,发现添字添词之处简直比比皆是,当然有很多地方是根据经注的补充,马坚先生加了括号,然而,有的地方甚至连括号也没有,让读者根本分不出哪些词是原文没有而译者添加上的。为什么我们不照着原文,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呢?

 

比如:

1、如果我的仆人询问我的情状,你就告诉他们:我确是临近的,确是答应祈祷者的祈祷的。(2:186

这里你就告诉他们是原文没有而译者添加的。

 

2、你们当停止谬说。(4:171

其中,谬说一词为原文没有。

 

3信奉天经的人呀!在众天使[的统道]中断之后,我的使者确已来临你们,为你们阐明教义。(5:19

这里的众天使应为众使者统道似乎生造词,有可能是道统一词的讹误,原文也并没有这个词,教义二字,也是原文没有而译者添加的。

 

4、绝不要让猾贼以真主的优容欺骗你们。(35:5

这里的优容也是原文没有而译者添加的。

 

5、不信已降临的教诲者,我要惩罚他。那教诲确是坚固的经典。(41:41

这里的我要惩罚他,全是原文没有而译者添加的。

 

6、如果我昭示你一点我所用以恫吓他们的那种刑罚,那么,我对他们确是全能的。(10:46

其中,我对他们确是全能的,这句话均为译者添加。

 

7、让火狱的居民远离真主的慈恩吧!(6711

这里真主的慈恩,是原文没有而译者的添加。

 

7)、重复用词

 

除此之外,马译本美中不足的地方,还有许多重复用词的地方,比如:

行善有好几个词,却都译为行善。

赞颂有好几个词,却都译为赞颂。

归宿有好几个词,却都译为归宿。

恶劣有好几个词,却都译为恶劣。

火狱有好几个词,却都译为火狱。

 

五、马坚译本的修订

 

除了上述瑕疵之外,由于校对、印刷、排版等原因,还有一些错译、漏译之处,据说这是由于马坚先生晚年视力衰弱,而助手帮助誊写校对的过程中造成的错误,但在后来再版的新版本之中大部分都有更正和弥补。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一些人到沙特有关机构反映马坚译本的翻译问题,沙特责令苏继元进行修订,这就是我们后来见到的中阿对照红色封面的版本。令人遗憾的是,马坚译本中出现的漏译误译之处没有修订,而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却被修订者凭着一己之私改得一塌糊涂。比如修订者将文中出现的真主全部改为安拉,理由是安拉的名字不得用汉语翻译。还有,将文中出现的全世界改为众世界;将信道的人们全部改为信教的人们,这真是一种倒退,如果马坚先生有知,一定会斥责这位擅自篡改译文的无知狂徒。

 

我本人虽然对个别译法有不同意见,但由于译者已经作古,出于对译者的尊重,后人绝不该轻举妄动,擅自修订其遗作。古兰经译文是马坚先生给中国穆斯林的宝贵文化遗产,我们应该使其保持原貌,以恭敬的态度学习借鉴。

 

以上所述,是我近年来学习马坚先生译文的认识和体会,虽然译文有一些美中不足,但瑕不掩瑜,丝毫影响不了马坚译本的重要价值。相信各位读者和我一样,通过对译文的学习,不难发现马坚先生学识的渊博,译笔的精湛,文辞的优美,正是如此,他的译本为大众所认可,成为当之无愧的范本,传播广泛,影响深远。马坚先生伏案多年,焚膏继晷,在艰苦的岁月里历经苦难,却矢志不移,为我们奉献了一部伟大的译著,我们祈求伟大的真主多多赐福他,使他获得后世的幸福!

 

无花果

二〇一九年七月九日

相关阅读:

古兰经导读(无花果)

无花果:我为什么要翻译古兰经?

无花果:写在古兰经译本后面的话

古兰经无花果译本电子版更新下载




无花果近期热点文章:



诗朗诵:斋月赞歌(无花果)

无花果:飞鸟之歌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可以休矣

无花果:高贵之夜

无花果:山洞章的启示

无花果:耶利米哀歌

无花果:模仿谁,就是谁?

无花果: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无花果:传教是一种奢谈?

无花果:改名的故事

无花果:从德尔加多说起

无花果:朱元璋是回族?

无花果:怎样对待圣训

无花果: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拉伯语译文)

无花果:疯狂的禁忌

无花果:驳斥尔撒升天下凡的谬论

无花果:浅谈佛教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影响



--------------------------------------------------------

无花果,生于1974年,河南省开封市人,西安社会科学院伊斯兰文化特约研究员。曾就读于北京伊斯兰教经学院、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伊玛目茂杜迪大学,一直致力于宣教事业以及伊斯兰文化研究等工作,主要作品有《天启的信仰》、《中华穆斯林的现状与展望》、《绿色中华的召唤》、《一神论信仰概述》、《与基督徒的辩论》、《谁是受谴怒者》、《写给慕道者》、《梦学探析》、《伊斯兰的妇女立场》、《在中国皈依》、《风雨兼程》、《伊斯兰是爱的宗教》、《伊斯兰与生活》、《伊斯兰与各宗教比较研究》、《我的宣教历程》等书,译作有《古兰经降示背景》等,2018年翻译《古兰经》全文,并发表多篇有关伊斯兰教历史和教义方面的文章。

这是无花果的最新公众号,为防失联,请扫码关注:


Modified on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