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19年8月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无花果:真主对华夏民族的引导

无花果 老无所依

 古兰经第一章第一句话就是:“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1:1)“全世界”,有的古兰经版本翻译成“众世界的主”。众就是多数的意思,意味着真主所创造所统治的不仅仅是一个世界,而是所有的世界,所以要用复数。实际上,“全世界”也是指的所有世界,全世界肯定包括了所有的世界。

 

真主是宇宙万物的主宰,一切世界都在真主的统治之中,真主统治大千世界。我们说真主是至仁至慈、大仁大爱,真主的统治是遍布全世界的,他的慈爱也必然是覆盖全世界的,他的引导也必然是遍布全世界的。过去我们一度把“Al-RahmanAl-Raheem”翻译为“普慈特慈”,根据过去的理解,普慈是真主对今世所有人都是慈爱的,而特慈是指真主在后世只针对某一群体的特殊关怀。上一次我已经驳斥了那种讲法,后世不仅仅只是穆斯林才能享受仁慈,其他群体其他人凭着自己的努力,凭着真主对他们的教导,也可以获得他们的报酬。所以我们于传统之中理解的那个普慈今世独慈后世,在后世只有穆斯林得到真主的赏赐,其实已经站不住脚了。

 

 我们如何理解普慈呢?真主对人类在今世普遍给予恩赐,这是正确的,但是我们还要更深一步理解。过去很多人把真主的普慈仅仅局限在物质层面。就是真主在今世给我们有吃有喝,给那些不信教的人也有吃有喝,给穆斯林有吃有喝,给非穆斯林也有吃有喝,所以就是普慈。即使那些不信教的人不拜他,大逆不道的人忤逆他,真主仍然会慈悯他,仍然不会让他们饿死等等,这里的“普慈”实际上只是单方面的,真主的慈悯绝对不仅仅只包括吃喝,只包括吃喝不只是真主只对人类的,也包括真主对动物,给其他的生物,也有这种恩典。我们忽视了真主对人类的最重要的是什么,真主对人类的最重要的慈爱是什么?绝不仅仅是吃喝。

 

 有很多人一想到真主的慈悯,马上就理解到刮风下雨了,灌溉树木了,瓜果桃梨啊,阳光雨露啊,吃喝穿用啊等等,这一切都是真主的慈悯。但这些只是物质方面的慈悯,我刚才说了,连动物也可以获得这样的慈悯,真主给我们的绝对不仅仅是吃饱喝好,这是任何一种牲畜,都能获得的给养,连动物都能吃饱喝好。

 

真主对我们人类还有一种什么慈悯呢?还有更为重要的给养,就是信仰,就是人性,就是真主对我们的引导。如果真主不引导我们,我们不会认识真主,如果真主不赐予我们信仰的光明,我们不可能信仰真主,如果真主不给我们拣选圣人,派遣先知,我们不可能获得文明,相反只能处于愚昧之中。所以,“引导”才是最重要的慈爱。这种慈爱是指的精神方面的慈爱,吃的喝的是物质方面的慈爱,而这种精神方面的慈爱,让你认识真主,认识真理,让你做一个有信仰的人,才是更不该被我们忽视的。

 

物质方面的慈爱是普慈的,信仰方面的慈爱也是普慈的。非穆斯林有吃有喝,穆斯林也有吃有喝,吃喝物质方面的慈爱是普慈的,信仰方面的慈爱也是普慈的吗?真主对非穆斯林只赏赐吃喝,不给他们精神方面的引导吗?真主对人们的精神方面的指导,这种慈爱是只限于穆斯林呢,还是给予所有的群体呢?不,我们必须要认识到,真主的这种普慈遍及全人类,不仅物质方面的普慈遍及全人类,真主对人类精神层面的慈爱,精神层面的指导,也必然是普慈的,是遍及全人类的,绝不是仅仅局限于某一个民族。

 

除了物质方面的慈爱外,更多的是精神方面的慈爱,这种慈爱,必然是针对全人类的,真主对每个民族,每个群体都会有慈爱,都会有指导,如果真主只指导某一个民族,那么真主的是慈爱是残缺不全的;如果真主只让某一个民族有先知,那么真主的慈爱是不公道的;如果真主只给某一个民族教化经典,那么这种慈爱也是不完整的。

 

我们如何来理解真主的普慈呢?就是必须认识到,真主对人类的引导是普遍的,真主必然对每个群体进行引导,必然对每个群体都施行教化,真主的慈爱是普世性的慈爱,绝不仅仅是针对某一个民族,降经差圣,降世经典,这就是最大的慈爱,而这种慈爱绝不仅仅是只针对阿拉伯人,而是针对全人类,绝不仅仅是针对人类中的某一个民族,而是针对所有的民族。

 

古兰经有一段经文,真主说:“我派遣你只为慈爱全世界,只为慈爱众生。”(21:107)真主派遣穆圣,他的目的是什么?是慈爱某个群体吗?不,是为了慈爱全世界的人,不是只为了慈爱阿拉伯人,或者是慈爱波斯人,或者是慈爱中国的某个群体,比如回回人、维吾尔人。不,我派你的目的,是为了慈爱全世界的人,是为了让全世界的人都获得伊玛尼,让他们都信仰真主,都知道“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这是一种莫大的慈悯。那么,我们看全世界的人是否都享受到这种慈爱呢?按照人口比例,全世界有四分之一的穆斯林,另外四分之三是非穆斯林,如果只有穆斯林获得这种慈悯,那么还有四分之三的人还处于灾难之中,中国有两千多万穆斯林,百分之九十九是非穆斯林,那百分之九十九的非穆斯林与真主的慈爱无关吗?这显然是与真主的慈爱相违背的。我们吃饭喝水时诵念奉大慈大爱的真主之名,我们诵读的时候,是否想过真主的大慈大爱只属于我们这些人吗?不,我们坚信,真主的慈爱是普遍的,真主的引导也必然是普遍的。

 

造物主引导全人类,他的引导是普世性的。真主怎么引导全人类呢?就是将伊斯兰之光撒播在全人类,绝不仅限于某一个民族。我们很多人带着一种非常偏颇的观点,他们说:“我们信我们的教,我们让别人信我们回族的教干什么?让他们信我们穆斯林的教干什么?”这些都是很狭隘的想法,是因为根本没有理解伊斯兰。真正的伊斯兰是什么呢?就是普世主义。古兰经经文:“每一个民族各有一个使者。”(10:47),这段经文就告诉我们,真主对人类的慈爱遍及每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真主的使者出现,这就是一个普遍的原则。

 

 我们知道,古兰经中指名道姓地提到过二十五位圣人,还有很多没有提到过,据先知穆罕默德说,真主一共选拔过十二万四千多位圣人。我们想一想,还有另外十二万三千多人,古兰经并没有提到,这十二万三千多人都在哪里呢?他们遍及世界各地。有可能在波斯,有可能在罗马,有可能在印度,也有可能在中国。

 

我们很多人不相信真主在中国挑选过圣人,不相信真主在中国选拔过先知,他们认为中华民族一直就是蒙昧无知的,汉族一直就是卑劣的,如果你要告诉他们,汉族是一个非常智慧的民族,他们有着悠久的文明,在这个民族之中有过非常伟大的圣人出现,他们就会发疯,他们的心里就会非常的不爽,会说你的伊玛尼一定有了问题。

 

你如果说汉族人就是彻头彻尾的愚昧,是吃猪肉的,是卡菲尔,他们就非常的舒服,非常的痛快。他们为什么有如此的反应呢?只因为他们没有理解伊斯兰,他们认为的伊斯兰,只有一个民族是真主的选民,其他所有民族只有等着下火狱。他们认为真主只给穆斯林群体派遣了圣人,而这个群体就集中在阿拉伯地区,在中国是绝对不可能有先知出现的,这个民族除了落后就是落后,他们不可能有任何进步。很多人认为他们是没有机会进入天堂的,还有很多人不把他们当人对待。这些都是因为他们没有理解,或者没有信奉真主的普慈而造成的。

 

我现在说的严重一点,我们坚信真主在中国挑选过先知,坚信真主引导过中国,坚信在中国有圣人出现,如果谁否认在汉民族中有圣人,谁就否定了真主的普慈,谁的伊玛尼就有问题。真主是普慈的,真主对人类的引导绝不仅仅局限在某一个民族。所以每个民族都有使者,汉民族也同样会有真主派来的使者出现。否则的话,中国不可能有如此悠久的文明和灿烂的文化,不可能有如此的伟大智慧和光辉的教导。这一切的一切,离不开真主的指导,谁否认这一点,谁的的伊玛尼就有问题,因为他没有信仰普慈的真主。

 

 古兰经上提到二十五位先知,其中十多位都是在以色列民族中出现的,古兰经第四章一段经文提到的先知比较多:

 

我确已启示你,犹如我启示努哈和在他之后的众先知一样,也犹如我启示易卜拉欣、易司马仪、易司哈格、叶尔孤白和各支派,以及尔撒、安优卜、优努司、哈伦、素莱曼一样。我以《宰逋卜》赏赐达五德。(4:163

 

这段经文中提到很多人名,这些人名不仅《古兰经》上有,圣经上也曾经提到过,如果用圣经中的译名,就是这样的:我确已启示你,犹如我启示诺亚和在他之后的众先知一样,也犹如我启示亚伯拉罕、以实玛利、以撒、雅各和各支派,以及耶稣、约伯、约拿、亚伦、所罗门一样。我以《诗篇》赏赐大卫。(4:163

 

我这里提到的很多名字,为基督教徒所熟知。他们大致的历史是这样的,从阿丹到诺亚(努哈)是一个阶段,努哈时期被称为洪水阶段,努哈造了一只方舟,与他同舟共济的人活了下来,后来开始了新的世纪。努哈有三个儿子,分别是闪、含,雅弗,有学者说,雅弗是中华民族的祖先,就是“雅弗西”(伏羲),闪、含分别是闪族人和含族人的祖先,闪族就是闪米特人,闪族之中有一位先知叫易卜拉欣,就是圣经上所说的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一个叫以实玛利,一个叫以撒,以实玛利在阿拉伯半岛居住,成为阿拉伯人的祖先,以撒克在迦南居住,成为以色列人的祖先。而以实玛利之后一直到七世纪,有一个著名的先知出现,就是穆罕默德,他是阿拉伯人之中的先知。

 

而以撒生活在迦南,其后代产生了以色列民族,以色列民族是从以撒的儿子雅古卜开始算起,雅古卜在圣经上翻译为雅各,雅各有个号叫以色列,以色列生有十二个儿子,这十二个人发展成以色列人的十二个部落,所以古兰经上说“以色列的后裔”,指的就是雅各的后裔。

 

以色列的后裔中陆续出现先知,其中有穆萨就是摩西,还有亚伦,还有所罗门,还有达五德,就是大卫,还有后面的约翰,还有耶稣。耶稣以后以色列民族就再也没有新的先知出现,这是以色列民族的先知史,但这绝不意味着所有的先知都出现在以色列,有的在叙利亚,还有的在埃及,而像易卜拉欣则是在巴比伦,穆罕默德是在阿拉伯半岛。然而古兰经上提到的先知,除了以色列先知之外,其他的也都集中在阿拉伯附近,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古兰经首先是用阿拉伯语降示,而首先接受古兰经的人聚集在穆圣身边的阿拉伯人,他们都懂阿拉伯语,所以古兰经用他们能懂的话,能理解的话来叙述先知们的往事。所以,古兰经上提到的先知,都是阿拉伯人耳熟能详的,尽管以色列民族的先知多一点,但这都是他们共同的祖先,是他们共同的前辈。如果说真主给阿拉伯人讲述中国人的圣人是谁,讲述罗马人的圣人或者印度人的圣人是谁,那这些人可能会觉得莫名其妙,这好比给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讲述亚里士多德,讲述琐罗亚斯德,他们也会搞不懂,这个德和那个德有什么区别。但是你给中国人讲述孔子、老子、孟子、墨子,他们就非常的熟悉。

 

我们必须要确认的一点就是,任何民族都有先知,只是古兰经上没有提到,阿拉伯的先知提到了,但还有绝大多数先知,真主没有提到。而先知的分布则涵盖人类的所有民族,如突厥民族、马来民族、印度民族,中华民族无一例外。

 

我在印巴留学时,有一个学者说,释迦摩尼是真主给印度人选拔的先知,有何为证呢?他说,释迦摩尼不是佛祖?什么是佛呢?佛就是大彻大悟了的人。佛不是神,而是人,是彻悟了的人。我们看“佛”字是怎么写的?它不是“示字旁,而是“人”字旁,就连中国古人也非常清楚,所以始终没有将他当成神,但凡是示字旁的都和神有关系的,和上天有关系,但佛字不是示字旁,他是彻悟了的人。什么是佛?就是彻悟者。别人还没有醒悟,他已经醒悟了,别人还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实际上这就是我们宗教术语上的先知的意思。

 

学者们提出了一个证据,古兰经上提到了一个先知的名字叫祖·开福勒,马坚先生翻译叫“助勒基福勒”,而翻译成“开福勒”是更正确的,而在印巴那一带,“f”和“p”是通用的,“开福勒”,也可以读成“开普勒”,有个学者说这就是佛祖诞生的地方。“开普勒”就是“迦毗罗”,这个先知的名字,就是“掌握迦毗罗的人”。根据这个说法,释迦摩尼就是真主在印度挑选的一个先知,他就是古兰经上提到的“祖·开普勒”。这是一家之言,著名的伊斯兰哲学家纳斯尔也支持这种说法,他现在在美国居住,写有《我们的宗教:伊斯兰》一书,还有马效佩教授写的关于纳斯尔思想的文章上也可以找到。纳斯尔认为佛教的前身也是天启宗教,释迦摩尼是真主委派到印度的先知。这些是有据可查的,巴基斯坦一些学者,也持这样的观点。我们中国人对印度人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是作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还有孟加拉人,他们对自己民族的事情研究得更多,他们强调自己的民族曾经受到真主的启示,这一点无可厚非的。

 

既然印度人认为印度民族有自己的先知,我们不妨探讨一下,我们中华民族是否也有自己的先知呢?真主对全人类都有过引导,都差遣过先知,真主也必然启示过中国人,在中国这么庞大的土地上,也差遣过先知。如果真主没有眷顾过这里的人民,真主还普慈吗?真主的普慈像太阳一样普照四方,难道他的光芒就不照这一块吗?不是的,我们说真主的普慈是全人类的,就立即会有人质疑我们,你说真主引导过中国人,有什么为证呢?伊斯兰是在公元七世纪传入中国的,在这之前的中国人都是在黑暗和蒙昧中渡过的,那个时候哪有先知出现呢?而且穆圣已经是最后一位圣人了,在这之前没有伊斯兰,怎么会有圣人呢?要是有圣人,难道圣人不信奉伊斯兰吗?

 

这里我们需要弄清一点,什么是伊斯兰。我们现在所讲的伊斯兰,常常会被人们这样定义:伊斯兰教是起源于公元七世纪,是由阿拉伯半岛,一个叫穆罕默德的人所创立的宗教。这种说法是非常错误的,是穆斯林一直抵制的一种说法。如果你认为伊斯兰教是起源于公元七世纪,那我们就要提问,在此之前的那么漫长时间之中的人们,他们如何得救,他们如何获得引导,他们如何获得信仰而进入天堂。如果只有从穆罕默德之后的人才能获得引导,那么之前的几千年,几万年,那么多的民族,又是如何获得真主对他们的教导和慈爱呢?我们不相信只有阿拉伯才有真主的宗教,穆斯林应当有自己对伊斯兰教的理解。

 

我们理解的伊斯兰,绝对不是穆罕默德的新创,绝对不是只有阿拉伯半岛才有的,绝对不是从公元七世纪才传播的宗教,而是从人类的祖先阿丹开始就有的宗教,真主对各个民族,各个地方,挑选不同的先知,在不同的时代,给人类持续不断的教导,这些教导总汇在一起,叫做伊斯兰。

 

我们知道在成都市中心有一个天府广场,那旁边有一个建筑,我当时看到门口写了“开天古教”四个大字,我马上肯定这是一座清真寺,因为除了伊斯兰之外,没有哪个宗教用这种口气说话。开天就是开天辟地,从阿丹圣人开始,就有这个教了,所以说这个宗教是最早的。

 

有人说伊斯兰是最晚的宗教,事实上伊斯兰是最早的宗教,从人祖阿丹开始,真主就教化人类,阿丹接受了教导,然后又有努哈,雅古卜,以后的圣人都接受了真主的教导,真主在各民族之中都挑选过先知,而各民族的先知传播的是什么呢?都是伊斯兰。

 

 古代的那些先知们,并没有强调这个宗教的教名,如果当地就这么一拨人,就这么一个教,就没有必要有所称呼,一定要把他叫什么,因为这个地方没有第二个宗教的话,我们大家都是信奉造物主的,就没有必要起一个教名了。

 

古兰经上所提到的那些先知,并没有说他们都是来传播伊斯兰教,他们只是让人们顺从造物主。而顺从造物主,用阿拉伯语来说就是伊斯拉姆,就是伊斯兰。顺从造物主的人,用阿拉伯语翻译出来就是穆斯林。古兰经上提到:易卜拉欣是一个穆斯林,提到穆萨是一个穆斯林,很多人就纳闷了,他们不都早于穆罕默德吗?那时有穆斯林吗?那么,你有必要弄清什么是穆斯林。穆斯林就是顺从真主的人。谁顺从真主谁就是穆斯林,伊斯兰是什么?伊斯兰就是顺从真主,谁倡导顺从真主,谁就是伊斯兰,谁倡导认主独一,谁就是伊斯兰。

 

伊斯兰强调的是一神论,而一神论根本不是穆罕默德的独创,而是古已有之,比如在犹太教的圣经十诫中第一条就说,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圣经《申命记》56)这句话告诉以色列人,造物主是独一的,这就是一神论,早在穆罕默德以前的一两千年,基督教的新约里面也强调过一个神,耶稣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圣经《约翰福音》17:3)这句话就是告诉我们,耶稣传播的的就是一神论,是认主独一。他让人们认识独一真神,而他则是真神差来的。一神论根本就不是穆罕默德的独创,而是在犹太教和基督教传播的教导之中,早已存在的教导。既然真主给中国人也有伊斯兰,那么中国的伊斯兰体现在哪里?难道中国自古也有一神论的信仰吗? 

 

这是不容置疑的,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相信独一的造物主,只不过他们没有将其称为造物主,中国穆斯林喜欢把造物主叫做“真主”,“真主”是从阿拉伯语安拉一词翻译过来的,“安拉“这个词的含义就是“具有完美神性的,受到人们崇拜的神,是独一的真神,是唯一享受崇拜的主宰。”所以中国人把他翻译成“真主”,意思就是“真正的主宰”。这个翻译严格的说是不太妥当的,更妥当一点应该是“真神”。

 

早在三千多年前,中国古书上对造物主就有过记载,记载过人对造物主的祈祷和哀告。商代人称其为“帝”,“帝王”的“帝”,“帝”是“缔造”的意思,起初“帝”字是不能用来指人的,后来商人僭越了这个词,私自地将这个词用来称呼他们的国王,而原先这个帝指的是“上帝”。

 

到了周代,人们把造物主更多的称之为“天,天,上天,皇天,昊天”,有的时候连到一块称“昊天上帝”。为什么称“天”而不称“主”呢?中国穆斯林哲学家马复初认为,“主”这个词多用来形容人,多形容被造物,比如“今天这个事情谁做主,我做主还是你做主?”人也可以做主,“咱们家里谁是户主”,“一家之主”,这个“主”都是指的人,包括“神主、佛主”,到现在小区有“业主”,论坛里边的“版主”,还有“楼主”,“群主”等等,所以“主”字显得不恭敬,不神圣。而中国有另一个词,没有人敢去冒犯,敢去亵渎,这就是“天”。

 

有的人认为用“真主”一词更显得虔诚,实际上真主这个词并不是穆斯林先用的,而是模仿基督教的的结果。穆圣说:“谁要是模仿哪个群体,谁就是属于哪个群体。”要是用这个哈迪斯来断他们的话,那他们不就成为基督徒了吗?我们这一部分人是不爱去断人的人,而有些人就特别喜欢去断人,那就把这段话用到他们身上吧。

 

基督教最早传入中国的是聂斯托利派,他们被称为景教,景教徒留下了一块唐朝的石碑,叫《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大秦就是古罗马,碑中提到造物主的时候说,“三一无元真主阿罗诃”,“阿罗诃”就是“安拉乎”的意思,他们把神也叫“安拉乎”,把神叫“真主”。后来穆斯林也开始用这个词,朱元璋写的百字赞中也用到“真主”这个词,强化了这个词的使用,逐渐称呼“真主”的就多了,到现在人们就习惯把造物主称呼为“真主”。

 

但据我的了解,普通的汉族人提到主的时候,他们会觉得无动于衷,无关重要,但是提到天,他们则会心里发怵,他们会觉得不敢有一丝毫的怠慢,会马上肃然起敬,他们对天非常尊重。在他们心目之中,认为谁的地位都无法超越上天。他们在最紧急的关头,往往呼唤“上天”,或者“苍天、昊天、老天”,他们心目中有个根深蒂固的概念,这个“天”就是他们的造物主,天就是最大的主宰。

 

《论语》上记载,孔子说,“巍巍乎,唯天为大!”(多么威严啊!只有天才是伟大的。)这段话要是用阿拉伯语来说,就要把“天”翻译为“安拉”,要是把“天”翻译为天空的“天”,那他就是不懂阿拉伯语。

 

中国任何一个普通百姓,一个普通的汉族同胞,当他说:“天啊,老天啊!”他的头脑中不会是太阳升起来的那个天,不会是蓝天白云的那个“天”,也不会是乌云满天的那个“天”,而是会在脑中映现出一个神,一个主宰的概念,天是统治着万物,以及人类的命运的神,这就是中国人对造物主的认识。

 

汉语的“天”有好几个含义,宗教意义上的“天”,指的是造物主,而不是物理意义上的“天”。中国穆斯林发现中国人所说的“天”,就是指的安拉,因此他们就把“克尔白”(真主的房子)翻译成“天房”,把真主的命令翻译成“天命”,把真主规定的课税翻译成“天课”,把真主的使臣翻译成“天使”,把真主的经典翻译成“天经”。中国古代的穆斯林学者非常清楚,中国人所称呼的“天”,就是指的造物主,他们用“天”来称呼造物主。

 

西安清真大寺大殿的正中央最重要的位置,挂的不是“安拉至大”,而是“钦若昊天”,这是《尚书》上面的一句话,为什么要放在穆斯林的大殿上呢?难道穆斯林信仰《尚书》吗?这是因为这里提到的“昊天”就是指的真主。中国古人很早就知道造物主,就把他称呼为“天”。中国古代有几部很重要的经典,《诗经》、《易经》、《书经》、《礼经》这几本书中多次提到上天,可以说比比皆是。“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而诗经之中详细记载了周天子以及周人如何祷告上天,如何祭祀上天的行为。

 

周天子祭天是群体性的行为,他要带着诸侯和王公贵族们,在高高的祭坛上,摆上九鼎八簋,带领大家来祭天。周公子不认为他统领的仅仅是周国,而是天下,他认为自己是上天的儿子,是上天委派在大地上的统治者,所以他称自己为天子。他认为他是所有人的教长,用穆斯林的俗话来说,就是所有人的伊玛目,他因此要带领大家一块在做乃麻子。

 

周朝的时候有句话叫:“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国家有两件大事,一件是祀,一件是戎,戎就是打仗,祀就是祭祀。祭祀的对象就是上天,而天是什么,就是造物主。

 

“天,颠也,至高无上。”(《说文解字》)什么是天?就是“颠、巅”的意思,至高无上,至高无上者就是天。所以说得非常准确。

 

《春秋繁露》上面有一句话:“天为万物之祖,万物非天不生。”万物没有天不会生,中国人信奉,万物都是上天造的,根据中国人的表达习惯,就是万物都是天生的。古兰经强调真主造万物,而中国人强调天生万物。《古兰经》上也有这个说法,真主的属性之中有“ansha‘”,意思就是生出来的,就是真主是“创生之主”,古兰经上也这样说,“生、生长、产生”。万物都是上天产生出来的,所以人们称自己是天生的,诗经上有记载说,“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烝民是上天生出来的,后来的唐诗里面提到,“天生丽质难自弃”,杨贵妃长得美,谁造的呢?天生的。上天生她这么美,她的容貌是上天给的。李白说,“天生我才必有用”,李白虽然狂放,但他没有否认上天的创造,他说自己的才华是天生的。周瑜说,“既生瑜,何生亮?”既然生了我周瑜,为何还要生诸葛亮呢?这里的生是谁生的呢?是天生的。

 

中国人称造物主为上天,或者也称为上帝,比如说:“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多么伟大的上帝啊!他的临在让下面的人感到惊骇)。“临下有赫”,这句话,现在西安清真大寺大殿的大门口,这是诗经上的话,穆斯林却将它悬挂在了清真寺大殿的中央,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穆斯林早已知道,中华民族的先民们对造物主的认识。可是如果没有真主的指导,他们怎么能够知道上天呢?怎么能知道上帝呢?

 

 孔子是一个严格的信奉独一天的人,他只信奉独一的上天,他不拜别的神,而神在古代是指一种神秘的力量,孔子有句话说,“非其鬼而祭之,谄也。”就是不是你家的鬼,你要祭祀他,你就是拍马屁,他们主张各祭各家的鬼,而所谓鬼,就是各家亡故的人,各家纪念各家的亡人,不是你家的亡人,你跟着凑热闹,跟着过乜贴,这就叫谄。而现在的人,不仅到处过乜贴,还到处拿纸包,连吃带拿就不仅是谄,而是贪了,所以孔子反对那种做法。孔子对待鬼神的态度是敬而远之,对于迷信的事情,他比较反感。他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对待迷信的事情他避而不谈。所以有的人认为孔子是多神教徒,这是根本不了解孔子,也不了解汉文化。那么至于孔子是不是先知,我以前曾经讲过在在中国穆斯林之中,认为他是先知的有刘智、王岱舆,在国外还有纳赛尔等很多人,我个人的态度是存而不论,不要把一个先知说成是凡人,也不要把一个凡人说成是先知。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们不要随便发言,但我们应该肯定一点,孔子是一个顺天的人,用阿拉伯语来说,他就是一个顺从者,一个穆斯林,是一个顺从上天的信仰者,而不是一个多神教徒。他对天的信仰是非常虔诚的,他常常向天祈祷,他的徒弟死了,他说“天丧予,天丧予!”就是说上天要使我丧徒。“子见南子,子路不悦,子曰,予所否者,天厌之。”他去见美女了,子路不高兴,他说,我要是否定你,老天也不喜欢。

 

中国人说到天,常常要加一个“爷“字,叫“老天爷”,因为中国是个礼仪之邦,汉民族是非常有礼貌的,他们尊重谁,就把谁称呼为“爷”,这是将老天人格化了,“爷”是指的男性长者,而天则是没有性别的。中国人尊重谁,就称呼为老,所以对天则称为“老天”。

 

战国时期是一个乱世时代,而接下来秦代的专政,又造成文化的真空,焚书坑儒,造成文化的断代。到了汉代,五斗米教产生了,佛教也传入中国,南北朝时佛教就占了主流,中国延续了上百年的大分裂,中国人的信仰也陷入了混乱的状态,到了后来人们什么神都拜,而又什么神都不拜,或者说什么神都信,什么神又都不信。

 

但古代的中国不是这样的,曾经有过非常纯洁的时期,那个时期的主旋律是顺天,敬天。孔子的理想就是敬天法祖,法就是仿效,法谁呢?法先王,轩辕、伏羲、尧舜、文武。孔子很怀念先王时代,他就整理了那个时代的经典。

 

在礼记之中,规定男女授受不亲,规定尸体要用水洗,甚至包括不吃猪肉,礼记上说,君子不食圂腴,就是说君子不吃肥厚的猪内脏。你要是吃的话,就不是君子啦,君子就是做人的标准。诗经上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君子好逑,难道小人不喜欢吗?小人当然更喜欢窈窕淑女,但是为什么说君子好逑,因为君子是对一个人的最基本的要求标准,一个人要是一个君子,就是一个完整的人,所以马坚先生翻译为“Al-mar`-al-Kamil”(完整的人),如果一个人有人格缺陷,人格不健全,就是一个小人,因为他缺少了东西。

 

中国的君子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就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有本事的话你去治理天下,没本事的话就把自己管好,君子慎独,在独处的时候,你要管好自身,达则兼善天下,你要把天下人都善待了。一个君子的理想是修齐治平,“修身齐家治家平天下”,修身就是修自己,齐家就是把自己的家庭弄整齐了,治国就是把自己的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平天下,就是实现人类大同,天下太平,这才是君子应该做的,这里的平是一个动词,用阿拉伯语来说,就是实现伊斯兰。所以中国古人的理想,与伊斯兰毫无二致,伊斯兰强调一切皆在和平、和谐的状态之中,而中国古人所向往的天下太平的理想,就是伊斯兰。

 

 中国古人的很多习惯与伊斯兰的要求是一致的,比如说中国古人尚羊而斥豕,有很多汉字带有羊字旁或者羊字头,如“美、祥、羹、鲜等等,舍身取义的“義”字也是羊字头。古代中国人牧羊,大家也都喜欢羊。李白就很爱吃羊肉,他的诗里提到“烹羊宰牛且为乐”。

 

只不过,中国人爱吃羊肉,但同时也吃猪肉,因为中华民族是农耕民族,羊毕竟不像猪那样容易饲养,所以吃猪肉就很普遍了。

 

还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古代中国对妇女的要求,中国古代对妇女要求遮盖头部,外出必遮蔽其面,必须把头部遮盖起来,到了宋代经过朱熹的强化,穿着非常严格。我曾经写过一篇小短文,让人们留意清明上河图中的女人。张择端将宋代的东京城里的繁华景象描绘成长卷,而里面出现的女人也就是一二十个,而且基本上都是戴着头巾,或者戴着帽子,或者头罩,纱罩,另外穿着也非常严谨,都是长衫,而有钱人家的妇女则都坐在华美的大篷车里面。

 

后来由于金人消灭了中国,再后来又有蒙古人灭中国,再后来满洲人再次占领了中国,外来侵略者尤其是满洲人对中国实行文化压迫,让中国人失去了很多美好的传统。

 

中国古代妇女的穿戴传统,只保留在戏曲里面,我们看京剧,或者豫剧,越剧,秦腔,就会看到清代以前的人们的着装。其中的已婚妇女,往往用青巾遮盖头部,而直到现在,陕西妇女的头上还喜欢顶一个手帕,这都表明中国妇女着重遮盖头部的风俗,和伊斯兰的要求是一致的。

 

所有这些,说明真主早在先知穆罕默德之前,就将伊斯兰启示给了中国人,就在中国挑选了先知,就把认主独一的启示告诉了中华民族,否则中华民族不可能认识造物主,不可能拜天,不可能认天,不可能在那么多书籍中提到上天。甚至一直到现在,崇拜上天的这种天性也没有完全泯灭。

 

封建王朝的历代君主,他们不敢私传一道圣旨,而是要以上天的名义来发布,圣旨开头会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奉天承运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以天的名义,皇帝来诏曰,用阿拉伯语来说就是“比斯敏拉,嘎来马里克”。

 

即使现在的普通中国人,也还是认为天是至高无上的,这是中国人自己的信仰,所以我们不是在宣传一个外来的宗教,而是让中国人认识自己的天道传统,认识到早在两千五百年以前,我们中国人,我们的祖先,我们的先民本身就已经认识造物主,我们中国人本来就是信奉上天的民族,我们的十多亿人同胞,一直是信奉上天的同胞。

 

现在的问题只不过是认天而不拜天,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拜,如何去交流,周代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天子带领大家祭天。而后来各个朝代的君主把祭天的事情却弄成他们的专利,每年由他们去祭天,老百姓就不拜天了,他们只能拜天子,天子代表大家去祭天就行了。

 

群众都是认识天而不拜天,谁对老天正儿八经磕过头?没有,据我所知,也只有在结婚时拜天地,在拜天的同时又配上了一个地一块来拜。民国的时候,总统带领大家一起祭过天,而现在的中国人却不知道该怎样去拜。西安的大明宫曾经恢复了唐代的祭天礼节,但人们不知道怎样去拜,只能根据自己的想象,拿上几柱香,而其实古人不是这样来祭天的,那个时候把羔羊放在祭坛上,将它烤熟了作燔祭,让它的香味能飘到天上。而上天却强调“以德为馨”,意思是上天以人们的美德当做馨香来接受,而不是喜欢烤熟的燔祭的香味。

 

明代的永乐皇帝建造天坛,现在祭天的礼节已经被抛弃了,但一直到现在,天坛的祈年殿里边没有偶像,只有一个上天的神位,摆放了一块木牌。可见,我们中国人对上天的形象是非常敬畏的,没有人敢给上天塑造一个神像,上天到底长的啥样子,没有人知道,也没有这个传统。中国人认为“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上天的统治运行本身就是无声无息的。

 

我讲到这里,大家应该在心里有一个概念,就是伊斯兰不是从穆罕默德那个时候才开始的,而是真主对每个民族的普遍的赏赐,普遍的教化,每个地方都有伊斯兰。谁要问你伊斯兰产生于哪个地方?你就回答他,伊斯兰产生于人类的各个民族,产生于不同地区。伊斯兰诞生于哪个年代?你就告诉他,从人类的始祖阿丹那个时候开始。

 

我们传播的是什么?我们传播的是不是阿拉伯人的宗教,我们传播的是我们的祖先信奉过的宗教,我们不是来介绍给大家一个外来的宗教,我们是要恢复中华民族的传统。我们信奉的是什么?是上天。

 

有人说,谁要是将真主称呼为上天,谁就是在搞混合宗教,对待这样的人请他不要将安拉称呼为安拉,因为安拉本来就是多神教徒用过的称呼,在穆圣传教之前,当地的多神教徒就将他们的神称为安拉。穆圣没有新创一个名字,而是继续用了这个称呼,因为这个词本来就是对的。我们使用这个词不在于模仿他们。那时的阿拉伯人拜安拉是对的,没错的,只是他们还拜了其他的神,伊斯兰强调的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中国古人拜上天错了吗?也没错,只不过是他们还拜了其他的神灵。我们要强调的是只有上天应受拜,“万物非主,唯有上天。”

 

有人说天是中国多神教徒用的词,我们模仿他,我们就和他们成了一伙,那么我们用不用“真主”这个词,“真主”这个词就是基督徒曾经用过的,《三国演义》里边称呼刘备也是真主,我们模仿的是谁呀?我们用“安拉”这个词不用?你要是用这个词,就和阿拉伯多神教徒一样了,你也成了多神教徒了吗?阿拉伯的基督教徒也把安拉称呼为“安拉”,你是否也成了基督徒了?西北很多穆斯林将安拉称呼为“胡大”,而“胡大”这个词是哪里来的呢?是波斯民族对安拉的称呼,他是琐罗亚斯德教徒对神的称呼。称呼胡大的人是否是在模仿拜火教呢?

 

我们知道,中国人所称呼的上天指的就是造物主。圣人说心中有芥子般的信仰都能进天堂,所以我们要对心中有一些信仰的人,要去疏导,去纠正,去引导,让他更好地去拜天。你告诉他你认识天,你知道如何去拜天,让他们和你一起到清真寺里去拜天。你何必在乎这个称呼呢!

 

由于上天是中国同胞对造物主的称呼,考虑到这一点,我有一个打算,准备将我的古兰经译文中提到安拉的地方,翻译为上天,因为迄今为止,我没有发现哪个词能比上天这个词形容安拉更合适。

 

当然传统穆斯林更习惯用真主这个词,那么我打算将古兰经翻译分为两个版本,一种是真主版,一种是上天版,如果是传统的穆斯林,感觉称呼上天不习惯,那么不要紧,你可以选择真主版的。如果你有新穆斯林朋友,或者是非穆斯林朋友,他们想了解伊斯兰,就可以选择阅读上天版的。上天版的会让中国人读起来朗朗上口,格外亲切,提到上天,就会想起来他们心目中的神,而提到真主,他们可能无动于衷,认为是外来宗教。

 

我们应该对伊斯兰有个清醒的认识,什么是伊斯兰?真主对全人类的启示。伊斯兰在哪里?伊斯兰在世界各地,伊斯兰也在中国。真主启示过阿拉伯,真主也启示过中国。中国人自古以来就认识伊斯兰,就有实现伊斯兰的理想,很早以前就认识真主,闪烁着天启的光辉。因此,我们中华民族不能妄自菲薄,应该拾起我们的传统,只有认识到我们传统文化的根,才有希望复兴中华民族。而只有从文明和信仰上着手,才是真正的复兴。

 

真主的普慈遍及世界各地,也覆盖中华同胞,中华民族和其他民族一样享受真主的慈爱,我们没有理由抛弃他们,而是应当团结所有的华人,共同建设中华。传播伊斯兰,不是在传播外来的宗教,而是在返回中华民族的根,恢复中华,也就是恢复华夏的天道,恢复敬天事人的传统,顺承天意,替天行道,做上天在大地上的代治者,实现中华的复兴,实现天下的太平。

 

 

无花果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

无花果近期热点文章:


诗朗诵:斋月赞歌(无花果)

无花果:飞鸟之歌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可以休矣

无花果:高贵之夜

无花果:山洞章的启示

无花果:耶利米哀歌

无花果:模仿谁,就是谁?

无花果: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无花果:传教是一种奢谈?

无花果:改名的故事

无花果:从德尔加多说起

无花果:朱元璋是回族?

无花果:怎样对待圣训

无花果: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拉伯语译文)

无花果:疯狂的禁忌

无花果:驳斥尔撒升天下凡的谬论

无花果:浅谈佛教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影响

无花果:试论马坚译本的翻译特点

无花果:是否能用汉语礼拜?

无花果:大道至简

无花果:拒绝山寨的伊斯兰


--------------------------------------------------------

无花果,生于1974年,河南省开封市人,西安社会科学院伊斯兰文化特约研究员。曾就读于北京伊斯兰教经学院、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伊玛目茂杜迪大学,一直致力于宣教事业以及伊斯兰文化研究等工作,主要作品有《天启的信仰》、《中华穆斯林的现状与展望》、《绿色中华的召唤》、《一神论信仰概述》、《与基督徒的辩论》、《谁是受谴怒者》、《写给慕道者》、《梦学探析》、《伊斯兰的妇女立场》、《在中国皈依》、《风雨兼程》、《伊斯兰是爱的宗教》、《伊斯兰与生活》、《伊斯兰与各宗教比较研究》、《我的宣教历程》等书,译作有《古兰经降示背景》等,2018年翻译《古兰经》全文,并发表多篇有关伊斯兰教历史和教义方面的文章。


无花果的最新公众号,为防失联,请扫码关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