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无花果:我们如何搭救亡人?

无花果 老无所依


这个话题源于广泛流传于中国穆斯林民间的一项活动——搭救亡人。我们常常看到很多行教门的人,无论是阿訇还是哈吉还是经常做礼拜的人,或是到某家某户去,或是聚集在清真寺里,或是聚集到坟地里,问他们干嘛呢?他们往往会回答说,“搭救亡人呢。”

 

搭救亡人似乎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功修,可是我翻遍古兰经,翻遍圣训,却没找到这项功修。那么,他们是根据什么搭救亡人的呢?到底该不该搭救亡人?能否搭救亡人?如果真的该搭救亡人,我们该怎么搭救亡人?我想简单地谈一下。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一个问题,我们是没有能力搭救亡人的。搭救亡人是真主的事情。古兰经上提到的搭救这个词“naja”(搭救,拯救),主语往往是真主,比如说提到搭救以色列人:

 

当时,我拯救你们脱离了法老的百姓。他们使你们遭受酷刑.(2:49)还有:然后,我将拯救敬畏者,而让不义者跪在那里面。(19:72)古兰经提到所有人都是要进地狱的,但真主拯救那些敬畏的人,脱离火狱,真主还在古兰经上提到:

 

当我的命令降临的时候,我因为从我发出的慈恩而使撒立哈和同他一起信道的人脱离当日的耻辱,你的主确是至强的,确是有权的。(11:66)

 

他说:鲁特的确在这个城市里。他们说:我们知道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我们必定要拯救他和他的信徒(29:32),古兰经上用“拯救”这个词都是指真主在拯救。至于后世的拯救无非是两条路,要么进天堂,要么下地狱,而进天堂和下地狱之间的大权由谁控制?控制在真主手中。这是古兰经有明文规定的,第一章就提到:“报应日的统治者。”(1:4),即为王为帝的权力在后世是只属于真主的。古兰经还有一段 “在那日,任何人对任何人不能有什么裨益;在那日,命令全归真主。(82:19)所以,后世进天堂或是进地狱,权力都掌握在真主手中。因此,谁能搭救亡人呢?真主。

 

后世的地狱就像是一个庞大的监狱,就像今世一样,如果没有法官的同意,谁能从监狱里提人呢?除了法官,谁也没有这个权力往外提人,释放犯人。那么,我们想要搭救后世的人,摆脱火热的刑罚,我们有这个权力吗?我们是法官吗?

 

一个人去世了,躺在那里,怎么搭救他?我们平时所说的搭救亡人,不是指的把他救活,而是说搭救搭救他,好让他在后世进天堂,不要让他下地狱。

 

真主是后世的大法官,没有法官的允许,任何人不可能从监狱里释放犯人。同样没有真主的同意,谁也不能搭救亡人使他们摆脱火狱的刑罚。我们人类所能做到的,无非是按照真主的指示,才能得到真主的拯救。古兰经上叙述了一种拯救的途径,比如说:“信道的人们啊!我将指示你们一种生意,它能拯救你们脱离痛苦的刑罚,好吗?你们信仰真主和使者,你们以自己的财产和生命,为真主而奋斗,那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如果你们知道。”(61:10-11)

 

这是一段非常著名的经文。它提到可以通过一种生意搭救我们,但生意并不是主动的搭救者,其背后的操纵者仍然是真主。我们可以做这样一种生意,像商业贸易一样,做了之后,真主藉此搭救我们摆脱痛苦的刑罚。

 

这里所说的摆脱疼痛刑罚的“生意”是什么呢?是信仰真主和使者,并且用自己的财产和生命为真主的道路而奋斗。这就是拯救我们的途径。所以说相信除真主外的任何人或是任何物能够搭救,这是错误的。所以常人也好,阿訇也好,都是不能搭救亡人的。

 

有人说通过诵读古兰经搭救亡人,这里需要注意不能混淆概念,古兰经是真主的语言而不是真主,因此诵读古兰经也是不能搭救亡人的。另外,有人把搭救的权力寄托于圣人,有人说我们要赞圣,原因是在后世指望圣人的“shafa`ah”,指望圣人给我们求情,指望圣人搭救我们,那么我现在告诉大家,圣人也不可能搭救我们。

 

搭救的权力在真主手上。因为没有任何一段经文说后世的火狱是由圣人掌管的。古兰经只说掌管后世火狱的是一些凶悍的天使,而这些天使也只是服从于真主的命令。

 

所谓的圣人搭救,只是圣人在真主面前求情,从而让真主搭救我们。

 

圣人求情的说法存在一定的市场。人们认为,我们现在把圣人巴结好,到时候圣人帮我们说说情,真主一看,圣人的面子还能不给吗?于是就把我们饶了。所以常常听阿訇讲到,我们要凭着圣人的“舍法尔提”进天堂,这里指的就是求情、说情、调停。

 

圣人的说情和调停到底怎么回事呢?有的人理解为,只要圣人一求情,十恶不赦的罪犯都会被饶恕;圣人如果不说情,即使你干了一辈子好事,还是进不了天堂。那么说情的理由是什么?什么样的人才能获得圣人的说情?这就表现在赞圣上,只要你赞过圣,你就能得到圣人的说情。如何赞圣?只要你听到圣人的名字,主的使者(Rasulullah)、先知、圣人(Nabiyy)或是穆罕默德的名字,你就马上为他祝福说,“Sallallahu alayhi wasallam”或者“Allahummasalli ala muhammad”。但是,这其实只是一个赞圣词或者称作祝福语,意思就是“愿主赐他平安”。问题在于,我们只要赞过圣了,圣人就会搭救我们吗?这句话很好学,很多人觉得说了这句话就没事了,放心了,反正我赞过圣人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曾听一个伊玛目讲过,他不知杀了多少人,玷污了多少妇女,总之坏事做绝了,没做过一点好事,真主让他下地狱,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圣人掏出了一个小纸条,小纸条上就记载着这个人曾经赞过圣,然后说,“真主,别让他进地狱了,因为他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刻赞过圣,赞美了我圣人一次”于是真主让他进了天堂。这就是赞圣的故事。即,你曾经赞过圣,圣人就在危急时刻向真主替你求情,真主看在圣人的面子上饶恕了你,让你进天堂。它表面上看起来合请合理,因为这是双方的礼尚往来,其实它过度地夸大了圣人的能力。

 

我们来探讨一下圣人是否具备这个权力,在古兰经上有一段:“你们当防备将来有这样的一日:任何人不能替任何人帮一点忙,任何人的说情,都不蒙接受,任何人的赎金,都不蒙采纳,他们也不获援助。”(2:48)这段经文重复了好几次,“这样的一日”即“审判日”,审判日那天,什么都是真主说了算,真主主持公道,不论说情、赎金、帮忙都不会被接受,既然任何人的求情都是无效的,那么圣人也包含其中。但是,先不论圣人求情会不会被采纳,出于圣人仁爱的天性,他是会主动向真主求情的,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圣人爱他的民众,爱他的信徒,他在世的时候曾经多次为我们求饶,在后世审判的时候亦然,这是一种由衷的、发自内心的情感,真主难道会禁止吗?我想不会的。

 

由于在古兰经上找不到真主禁止圣人求情的字眼,于是我们不妨相信真主允许圣人在后世为我们求情。古兰经第二章二百二十五节说:“不经他的许可,谁能在他那里替人说情呢?”(2:255)意思是谁也不能在真主那里说情,除了他的允许以外。根据这段经文,我认为圣人是被允许的,可以在真主面前说情。但是,这绝并不意味着圣人求情一定会奏效。圣人作为人类的同胞求情即便在情理之中,他可以表达自己的愿望,但饶恕与否是真主的事情,圣人并不能强迫真主去饶恕他为其求情的那个人,因为真主有法律,如果随意了,则失去了法律的意思和真主的威严。古兰经说:他们的主应答了他们:我绝不使你们中任何一个行善者徒劳无酬,无论他是男的,还是女的。(3:195)

 

在毫无可疑的一日,我将集合他们,那时人人都得享受自己行为的完全的报酬,毫无亏枉。(3:25)

 

就是说真主不会对我们的善功视而不见,也不会对我们的恶行充耳不闻。

 

现在,有的人夸大圣人的能力,把圣人当作一个庸俗势利的小人——只要我们赞了一次,他就一定会为我求情。这种观点的本质是在和圣人做交易,认为赞的人上天堂,不赞的人下地狱,实质上是在污蔑圣人。

 

有人认为除了圣人以外还有圣人的堂弟、阿里的后代可以替我们求情,这是受了什叶派的影响,一些文学作品提到,到了后世,法蒂玛会在真主那里讨公道,她左手牵着哈桑,右手牵着侯赛因,两个烈士的母亲向真主诉冤。

 

还有学者、贤者、烈士也都可以排好队形,一个个向真主求情;真主的爱友(卧里)——真主敬畏的人,都是可以说情的人。我的意见是,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因为这些品德高尚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做出为我们求情的举动。心怀华夏,就会为整个华夏求情;心怀波斯,就会为波斯民族求情;心怀天下,就会为天下求情;只有那些自私自利的民族主义者才会认为只有自己的族人才可以进天堂。

 

但是,学者、烈士等人的求情和圣人的情况是一样的,他们虽然可以表达自己的愿望,但决策权还是在真主手上,真主要按照法律的标准执行,要根据某个人今世的善恶来定刑,而不是根据求情的多少。

 

除此之外,求情的做法还有哲那则,指的是殡礼拜或是葬礼拜,就是活人为亡人求情的一个活动。那么,现在大家看到,可以求情的人很多,并不是某个人的特权,甚至包括我们自己,都是可以求情的,但是,即使如此,所有人都影响不了真主的决策。

 

这样看来,求情是我们对亡人的义务,哲那则是履行这项义务的方式。人去世后,我们首先要出席,为他举行一次殡礼拜,接下来要尽快将他埋葬,到此,为亡人做的事情就结束了,我们的义务履行完毕了。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在其他场合向真主祈祷,向真主表达自己的美好愿望,请真主宽恕他们。当然,我们也可以找他人代祷,比如找一个你认为十分接近真主的人,十分虔诚的人,请他在做礼拜的时候提及你想要祝愿的亡人。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所有的礼拜都是自愿的。

 

有些人片面夸大了哲那则的作用,说只要有四十人以上同时做殡礼就一定能搭救亡人,这是误传。当然其中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同时有四十个人主动为其祷告,为其求饶,则说明这个人在人群之中享有一定声望,继而他被真主饶恕的可能性就大,但其实功修和搭救并不存在绝对的联系。有些人刻意发动群众,比如多花钱请多个阿訇,这就是不是亡人的威望所致。

 

另外,还有些人给亡人礼拜;有些人给亡人斋戒;有些人给亡人朝觐等等。我只能说,我并没有刻意阻止你们的意思,你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想做的事,但那确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给亡人朝觐,在圣训上是被允许的。这是因为亡人在世的时候有的一定财产,在不能亲自用自己的财产去朝觐的前提下,有的人会嘱托自己的后代拿着自己的财产代替自己去朝觐,这是可以的。用亡人生前的钱财所做的功修同样是有效的。但是,如果亡人生前没有嘱托后代帮他朝觐,也没有为朝觐留下钱财,后人私自去给亡人代朝,比如现在中国的很多哈吉,第一次朝觐可能是为了自己,第二次就是为了亡人,有的为了自家的前辈,甚至追溯到了清朝的亡人,占用活人的指标为亡人代朝,可以说是白折腾。

 

给亡人斋戒,这个行为似乎也有根据,但是和朝觐有所不同。古兰经上记载过一个关于斋戒的变通办法,就是:难以斋戒者,当纳罚赎,即以一餐饭,施给一个贫民。(2:184)难以斋戒者指的是年迈无力的老人,或身患绝症的病人等。这类人无法斋戒,可以采取款待他人的方式,这样是可以的,但这是指的活人,而不是指的亡人。

 

现在有的人把这个变通的办法类比到礼拜上,他们认为既然斋戒可以用钱财来代替,那么礼拜为什么不能呢?他们用小麦的数量来代替,把小麦的数量乘以时间,算出总数,再折合成现金,然后施舍出去,因此悬而未结的案子就会落地,这叫作“伊斯嘎退”,也有的地方翻译成“伊斯噶退”,有的地方称为“伊斯科”,这个词在阿拉伯语里的意思里就是“使什么东西掉下来”,意为让某些事物不再悬而未决,而是尘埃落定。这是后人想出的典故,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转伊斯嘎退,或者叫转钱。

 

比如,一个人拿着用布包着的几万块钱扮演出散者,周围围了一圈阿訇,由他们扮演穷人,这个人把钱递给第一位阿訇,用阿拉伯语说一句“把钱给你”,阿訇收下后用阿拉伯语回复到“我收下了”,然后再以相同的方式还给出散者,而后依次以这种方式轮流与扮演穷人的阿訇进行“出散”。意思是“我出散给你,你再出散给我”,如果出散一次是十元,一来一回就是二十,和十位阿訇轮流进行这种出散,则在此基础上乘以十,这种欺骗真主的做法是自欺欺人的,实际上一分钱也没有出散。另一种方式则是“转经”,原因是那些人认为钱再多也是有价的,转钱不是最有效的方法,不如转经,因为经是无价之宝,所以选择转经,采用的方式和上述“转钱”的方式一样。他们认为出散一个无价之宝,真主说不定就可以原谅亡人了,更何况我们出散了这么多无价之宝。

 

真主的古兰经是不是无价之宝?是的,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它超过一切。但这个无价之宝指的是真主降下的经文,某个人按照经文去做,他会因此而受益终生,这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正因如此,古兰经可谓是无价之宝。但现在的转经明显是偷换概念,他们所转的“经文”,是人类印制的印刷品,并不是真正的古兰经文本身,不是真主的大法,也并非是什么无价之宝——书的后面都有该书的标价。即便是沙特版的古兰经,上面写有“非卖品”的字样,但“非卖品”是指免费不要钱,更不是 “无价之宝”。所以这种方式,也是在瞎折腾。

 

因此,不论是明知故犯,故意坑骗真主,还是因为无知,这样的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

 

一般人家有人去世之后,都会向当地阿訇告知,送到坟地里下土的时候,要在坟地里念古兰经。除了送葬场合之外,还有“游坟”活动。中原一带叫“走坟”,华北一带叫“游坟”,西北一带叫“上坟”。所谓“游”、“走”、“上”,都是要到坟地里去念经搭救。一般群众很重视这个事情,很多阿訇整天也在忙活这个事情,所以,很多不懂教门的人觉得这是一项功课,似乎伊斯兰教有这样的规定。事实上,伊斯兰的功课之中本来没有上坟这一项内容。但如今,这似乎成了一项重要的功课,很多人去寺里找阿訇,阿訇经常不在,问他干什么去了,常常是上坟去了。甚至到了开斋节,寺里面十一点了还没有开拜,说是阿訇不在,上坟去了,开斋节几乎都变成了上坟节了。

 

这实际上也是有原因的,从前不信教的时候清明节上坟,信教了之后,清明节不上坟了怎么办?于是改成开斋节上坟,再后来,北京的穆斯林又改成了双休日上坟,以至于阿訇周六周日是比较忙的,这是一个从清明节演变到开斋节,再演变到双休日的过程。信了伊斯兰教与不信伊斯兰教的行为差别在于,以前是清明节发冥币,现在是发人民币;以前是请和尚道士,现在是请阿訇;以前是念佛经,现在是念古兰经。其实这并不是穆斯林的习俗,而是汉族人自己把丧葬的习俗带了进来,本质上没有区别,只是换了一种方式。

 

关于丧葬的正确做法,圣人已经在这方面做了示范。圣人经历了很多亡人,其中就有他的亲人,包括他的妻子、叔父、女儿、儿子;这些人都曾不幸先他而离开了人世。圣人有没有去给他的这些近亲上过坟?或是到坟地里去念古兰经?有没有在这些亡人四十天或一百天的时候摆宴席请大家吃饭?如果有的话我们可以模仿,但圣人从未这样做过。

 

有人说这是我们活人的一种表达方式,设席待客,托众求辞,一起向真主祈祷,表达自己的愿望。这种理解方式实质上是“亡人能否被搭救,全看我选票拉得多不多”,同样与古兰经上叙述的亡人能否被搭救的情况是相悖的。

 

现如今,我们常常见到清真寺里面的乜贴名单,有的名单用方框圈了起来,这就是活人为亡人出散的钱财。他们认为活人的回赐可以转到亡人的名下。那么,如果祈祷真主原谅的亡人不是穆斯林怎么办?有人说回赐还可以“自动”转到其中的穆斯林亡人的名下。抱着这个念头的人,一、不懂得公道;二、不懂得经典;三、不懂得回赐。真主是公道的,不会将他人的善功安顿到别人身上。经典上也没有这种做法,圣人也没有把自己的功修归于某个亡人的事例。古兰经上反倒明确宣布各干各得:

 

一个负罪者,不再负别人的罪;一个负重罪者,如果叫别人来替他负罪,那末,别人虽是他的近亲,也不能替他担负一丝毫。(35:18)

 

另外,他们也不懂得“回赐”的意义。“回赐”就是立竿见影的效果,比如读了古兰经明白不能继续作恶,从此有所改善,这就是回赐。当然在后世也有回赐,但是这个回赐是与亡人无关的。比如两个亡人,做同样多的坏事,但是一个有儿子,一个没儿子;或是一个后代请得起阿訇,一个请不起阿訇;如果谁花的钱多真主就能够饶恕谁,那么真主和贪官有什么区别?这是把伊斯兰教庸俗化的表现,真主不是我们请客送礼就能收买贿赂的。

 

实际上,他们的钱也没有花给真主,而是花在了阿訇即神职人员的身上。当你请阿訇帮你祈祷的时候,事实上阿訇的祈祷未必有你为自己的亲人直接祈祷更加有效,相比于阿訇的祈祷,你自己为亲人所做的祈祷会更加虔诚。况且,阿訇是否真的为你做了祈祷呢?我看也不一定。因为有些神职人员的动机并不是真正的祈祷,有的只是为了钱才做的祈祷,他们不关心亡人是否被搭救,他们更关心你给的钱是否能够填饱肚子。

 

还有人在那里念《古兰经》他根本不知道《古兰经》念的是什么,他就是纯粹一个宗教职业者,拿古兰经赚钱花而已。有很多人幼年的时候没有条件接受良好的教育,上学上不进去,做生意也不行身体也不行卖力气也不行,最后没办法,各行各业都淘汰下来的渣滓们就到了清真寺去了,寺里大多是平均体重不超过60公斤的孩子,小学没毕业的或小学刚毕业的十二三的或十三四的就到寺里做“海里凡”去了,还有的是残疾人缺胳膊少腿的,也都被寺里收容。

 

我小的时候,有一个亲戚是瞎子,瞎子没有谋生能力,就只有自幼念经,之后就到处走坟维持生计,另外就是给人宰牲,宰牲的时候别人给他递过去刀子,帮他找准位置,他就这一刀下去拿钱。有一次,他甚至宰到了自己的腿上。到坟地里去也得有人领着,带到坟地里找准位置,他就跪下开始念经,念完收钱。他不识字,所有的经文都是从师傅那里死记硬背下来的,这经文什么意思他也不知道,他的求情是否有效您就自己琢磨去吧。

 

有的人认为,只要念了《古兰经》就有回赐,不管懂不懂都有回赐,这种人是把《古兰经》当符咒念了,他不知道《古兰经》的作用是什么。实际上《古兰经》它是拯救活人的,因为《古兰经》第三十六章雅辛章第六十九到第七十节说得非常明白:我没有教他诗歌,诗歌对于他是不相宜的。这个只是教诲和明白的《古兰经》,以便他警告活人,以便隐昧的人们当受刑罚的判决。(36:69)

 

这句话就说得非常明白,古兰经是为了警告活着的人,《古兰经》里还非常明确得说过:盲人和非盲人不相等,黑暗与光明也不相等,背阴和当阳也不相等,活人和死人也不相等。真主必使他的意欲者能听闻,你绝不能使在坟中的人能听闻。(35:20-22)

 

《古兰经》里的这些句子告诉我们,死人和活人是不一样的,因为活人欢蹦活跳,能够去遵经,而死人躺下来就是一堆臭肉,他什么也干不了,甚至也根本没有办法听到《古兰经》,所以我们把《古兰经》不给活人念,反倒念给死人念那是大错特错的。

 

你见中国政府颁布法律的时候,有没有对着亡人去喊的,开人代会的时候有没有把直播车开到人民公墓,开到烈士陵园里用大喇叭对着园子里的烈士们喊的?没有!只有穆斯林这么整,把真主降给活人遵守的法律,命令人们礼拜,命令人们斋戒,命令人们朝觐的经文,全部拿到坟地里边念给亡人念,亡人是听不到的。有的人说,亡人虽然身体听不到,但他的灵魂能够听得到,我们是在念给他的灵魂听呢!好,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退一步说,就算你念给他的灵魂听,灵魂听到能有什么用?你如果念到:信道的人们啊!当聚礼日召人礼拜的时候,你们应当赶快去记念真主。(62:9)你念一下亡人就能起得来吗?他一起来估计你就倒下了,因为他若起来那就是诈了尸了,那还不把我们吓死啊?!

 

所有的经文都是针对活人的,我们不应该念给亡人,所以伊玛目艾布哈尼法认为在坟地里念经是可憎的行为。大伊玛目的很多人不愿意听,有很多人问我,我们到底能否在坟地里念《古兰经》?我这个人从来不断人,我的侯坤也很宽,所以我没有说得那么严格。我给他说,坟地里也不是绝对不能念,你要真想念呢你就给活人念,坟地里有活人的话你就念,怎么叫有活人呢?就是有人跟你一块到坟地里去,你想过过瘾,那你就给大家念一段,让大家都照着你念的去遵守。如果一个活人也没有,你如果还想念,你就自己念给自己听,从而警告你自己,因为你是活人,但是念给亡人就是不对的了。

 

有的人说我们是念给真主听,你弄错了,真主不需要我们念给他听,因为他降示《古兰经》是让我们听的,是指引我们的,你念给他干嘛呀?真主要我们指引他吗?

 

有的人说我们念《古兰经》是一种功修,我们要把这回赐归于亡人,我还是那句话,你说归于谁就归于谁吗?比如说《古兰经》让人去礼拜,你听了《古兰经》后就去礼拜了,变成一个礼拜者了,这种回赐能够归于亡人吗?亡人生前是如果从来不礼拜,你念给他之后他立即就成为一个礼拜的人了!

 

在我讲课之前,有一个朋友看到题目之后私下给我说,你这节课不是讲课,你是在断某些人的财路。我想,这实际上才是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这些东西屡禁不止,为什么这些恶习在穆斯林群体中间广泛蔓延,是因为这个习俗已经成了一部分人的生财之道,所以即使很多人遵守的是“大伊玛目”的“麦子海布”,尽管“大伊玛目”就认为坟地里念《古兰经》是可憎的,尽管他们标榜自己是最虔诚的大伊玛目的信徒,但到坟地里他们仍然大肆地念经收钱。

 

埋葬亡人的时候,送葬的人群叽叽喳喳,填土的声音噗噗嗵嗵,阿訇跪在坟前念诵《古兰经》嘤嘤嗡嗡,《古兰经》似乎成了填土者劳动时的号子,成了劳动时的背景音乐。

 

每逢到亡人周年的时候,人们把阿訇请到家里面或是请到坟地里去让他念经,他念完经之后就给他包了一包毛爷爷,有的人声称他不是赚《古兰经》的钱,不是发死人财,他说我得的这是“海迪耶”(馈赠),中国的阿訇们清真寺里没有收入,他们就指望这个生存呢,不拿海迪耶我们喝西北风不成?

 

实际上这能叫馈赠吗?馈赠是人家或者看你可怜,或者出于友谊,发自内心给你的礼物,人家跟你素不相识,非亲非故,凭什么给你钱?你做出什么德高望重让他景仰钦佩的事情了吗?无非是一个法谛哈,他就给你100块钱,这不是赤裸裸的代价吗?

 

马果园当年遵经革俗,他曾经提出了八个字:吃了不念,念了不吃。你请我来念经,我不吃饭,你请我吃饭,我不念经。我若吃了你的饭,恐怕这顿饭成了我念经的报酬了,因为这顿饭有了报酬的嫌疑,同样,你请我吃饭,我就不念经,以免念经吃了吃饭的报酬。他坚决反对念经受酬,所以念完经不收钱的。

 

很多地方的新派都是这么做的,念完《古兰经》不收钱。而老派则是堂而皇之地收钱,他们说我们干的就是这份差事,我们收的就是这份钱,我们都不收钱老百姓给谁啊?我们不收钱我们靠什么吃饭啊?所以他们收得理直气壮,收得天经地义。他们认为这就是中国穆斯林的现状,这就是我国的国情。

 

你说真主禁止把《古兰经》换取低廉的代价,他说这怎么能算低廉的大家呢?人家都给100块了,这还能叫低廉吗?给多少算多吗?

新派说吃了不念,念了不吃,老派就说,你吃饭总得念泰斯米吧?那你岂不是也念了经了吗?

 

有的地方的新派进行了另外一种变通,不是说念经不能受酬吗?那么我们到群众家,干脆光受酬不念经,所以他们吃了之后直接拿纸包走人,而老派则要扯着喉咙喊了半天才拿纸包走人。所以群众更喜欢老派,毕竟老派吃了拿了还给大家念了几段,而新派吃完了一抹嘴拿了钱走人,一段也不念。

 

穆斯林的纪念亡人,和异教徒的方式是非常相似的。佛教徒做水陆道场的时候众僧一起念经,穆斯林往往也是一个团队,有的轮流念经,有的一起伙念,不同的是少了招魂幡,少了纸车纸马,少了铙钹,少了木鱼,少了冥币,但是没有冥币却有人民币,有了人民币就有了动力,所以那些热衷于搭救亡人的人对此热情高涨。

 

很多人为了搭救亡人甚至扭曲了自己的灵魂,我们家乡的一个清真寺比较冷清,但却是一个求学的好地方,可就是留不住海里凡,后来我跟一个满拉交心,我问他为什么这个寺里就没有几个学生呢?他把眉头微微一皱,叹了口气说,你们这个坊啊!唉,一年到头就没见一个亡人呐!他说这话的时候简直懊恼得不得了,真是棺材铺老板皱眉头,恨人不死啊。

 

寺里不死人他为什么这么生气?没死人他就没差事,没差事他就没有收入啊。很多人他把伊斯兰理解为某种差事,就这种差事念经就是负责这种差事,他们的差事好像就只和亡人有关。

 

中国穆斯林对亡人的格外重视,大概源于中国人内心深处的祖先崇拜,渴望亡人获得很好的归宿于是就把大量的钱财花在搭救亡人之上。比如说古尔邦节宰牲,正常的举意是为真主宰牲献祭,但是很多人却是在为亡人宰牲,曾经有一个姊妹,她的家庭条件不太好,古尔邦节没有能力宰羊。而她的哥哥姐姐每年古尔邦节都宰羊,举意为亡故的爸妈而宰牲。后来,她也有钱了,就来给我说,我今年有钱了,也想给我爸妈宰羊,我只想知道是该先给我爸宰呢?还是先给我妈宰呢?

 

我听到这里就乐了,于是给她说,你别给你爸宰,也先别给你妈宰了,你爸你妈那儿的羊已经多得圈不住了!你想想,你哥哥姐姐那几年都为你爸妈宰了那么多头羊了,没有羊圈能圈得住吗?

 

由于中国人对亡人特有的格外的关怀,使得搭救亡人的活动蔚然成风,浩浩荡荡,长盛不衰。甚至很多地方教门都完了,没人礼拜没人斋戒,但唯独人们对搭救亡人热情不减。即使左倾时代,阿訇们还在偷偷地搭救亡人。有的人说,正是搭救亡人的活动一直持续,才使得教门传承了下来,可是要我说,这些事情不如没有,它就算是再支撑下来,这也不是教门,不是教门的东西延续了下来,只能祸害教门,对发展伊斯兰毫无意义。只有消除了这些非伊斯兰的东西,真正的伊斯兰才能得以彰显。

 

归根结底,我们各位应该心中有数,我们可以表达对亡人的哀思,对亡人的缅怀,祈求真主原谅他们饶恕他们,慈爱他们,祈祷真主拯救他们,剩下的事情就交给真主吧。不要再去做那些浪费粮食浪费钱财的迷信活动,更不要为了一部分人的财路,而延续这丑恶的陋俗。你们无知地把自己的血汗钱花在他们身上,他们赚了钱到时候还骂你们,说这都是群众自愿的,说这就是教门,说教门就靠这个东西延续支撑传承着呢,事实上不是他们传承了教门,而是他们祸害了教门。祈求真主使我们拥有一个真正的教门,祈求真主使我们传承真正的教门,祈求真主饶恕我们所有在世的人和亡故的人。阿敏!

 

 无花果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一日


无花果近期热点文章:


诗朗诵:斋月赞歌(无花果)

无花果:飞鸟之歌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可以休矣

无花果:高贵之夜

无花果:山洞章的启示

无花果:耶利米哀歌

无花果:模仿谁,就是谁?

无花果: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无花果:传教是一种奢谈?

无花果:改名的故事

无花果:从德尔加多说起

无花果:朱元璋是回族?

无花果:怎样对待圣训

无花果: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拉伯语译文)

无花果:疯狂的禁忌

无花果:驳斥尔撒升天下凡的谬论

无花果:浅谈佛教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影响

无花果:试论马坚译本的翻译特点

无花果:是否能用汉语礼拜?

无花果:大道至简

无花果:拒绝山寨的伊斯兰

无花果:反无斗士的伎俩

无花果:小萝莉的愿望

无花果:今个我泼烦


--------------------------------------------------------

无花果,生于1974年,河南省开封市人,西安社会科学院伊斯兰文化特约研究员。曾就读于北京伊斯兰教经学院、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伊玛目茂杜迪大学,一直致力于宣教事业以及伊斯兰文化研究等工作,主要作品有《天启的信仰》、《中华穆斯林的现状与展望》、《绿色中华的召唤》、《一神论信仰概述》、《与基督徒的辩论》、《谁是受谴怒者》、《写给慕道者》、《梦学探析》、《伊斯兰的妇女立场》、《在中国皈依》、《风雨兼程》、《伊斯兰是爱的宗教》、《伊斯兰与生活》、《伊斯兰与各宗教比较研究》、《我的宣教历程》等书,译作有《古兰经降示背景》等,2018年翻译《古兰经》全文,并发表多篇有关伊斯兰教历史和教义方面的文章。


无花果的最新公众号,为防失联,请扫码关注:


Modified on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