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乌镇再无土豪夜宴,丁磊饭局只剩三人: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香港问题的根源!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妖叔|有秘密的再婚炮

小妖 妖叔


妖叔

每个关注妖叔的女人

都会幸福得像妖精




1


桅子离异,带一个3岁女儿,住着租来的蜗居,在曾新的家具厂当会计。厂子不大,20几号工人,她除了管财政,还兼顾做着人资、办公室主任等杂事。

 

一天有人上门讨账,曾新躲着不敢出来,桅子把对方拦在厂门外,叉起胳膊与对方大吵了一架,气势汹汹把人骂走了。

 

有工人就开玩笑称桅子为老板娘,说反正老板也是单身,反正你干的也是老板娘干的事,凑成一对正好,天下没有比你俩更合适的了。桅子就呸地一声,作势要打人,嘴角却露出一个梨涡。

 

桅子知道曾新对她好,也看中他的人品,在外有些大大咧咧爱吹牛,但大智若愚,做事很精明踏实,没有不良嗜好。她也知道曾新很依赖她,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

 

曾新离婚后,7岁的儿子随他生活,去年前妻结婚时,他问桅子他应该随多少份子钱?桅子瞪眼骂他,没出息,是男人就应该去砸场子。曾子却一点脾气没有,乐呵呵地说,好歹她也是我儿子的娘,就当是个亲人走动了。

 

桅子看中的就是他的这份内心的情义和善良。不过她不好开口,她有自知之明,自己虽然比曾新年轻,但也年过三十了,腰围加了一层游泳圈,不再有年轻时的风姿。而且,自己带着个拖油瓶,曾新能接受吗?

 

不过,她还是有一点自信的,从曾新看她的眼光中,她能感觉到越来越浓的况味,通俗地说就是爱意吧。她也盘算着,自己带个孩儿,他也带个孩儿,平时两个孩儿都靠她照料,他的儿子几乎把她当成妈妈了。冲这点,她还是有点把握的。

 

再婚讲究的是双方外部条件平衡,以前有不少人给桅子介绍过对象,有的经济基础差,她看不上;有的嫌她带个孩子,有负担,都没有落到实处。只有曾新,与她条件匹配,他有实业,经济条件好,但她能在事业上帮他;她有拖油瓶,但他也带个孩儿,正好扯平。

 

不过,她还是有一点担心,她心中埋着一枚定时炸弹,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她和曾新的幸福。


2


中秋节夜晚,食堂师傅做了丰盛佳肴,大伙围成一大桌,吃团圆饭。曾新多喝了几杯,红着脸,言语不清地当着工人们的面,递给桅子一个精美首饰盒,打开,是枚镶钻的戒指。

 

没有下跪,没有表白,在众人接地气的哄笑声中,两人的关系算是确定下来了。

 

当晚,桅子和曾新上了床。曾新在厂里有间宿舍,家电家具齐全,平时就住在这里,但这天晚上,他在外面四星级酒店开了间豪华套房。他说,今天,你就是我的新娘,一定要有仪式感,不然对不起你。

 

桅子是过来人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他快四十岁了,身上却还有肌肉;他平时对人嘻嘻哈哈的,没想到在她身上这么强劲有力,让干枯已久的她有些失控。他还温柔,事后并不急着去洗浴,而是从背后抱住她,舍不得放开。桅子仿佛做梦,梦中水石潺潺,风竹相吞,炉烟方袅,草木自馨,人间清旷之乐,不过如此。

 

曾新准备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做新房。他没时间照管,全权把装修和婚礼筹备的事交给桅子。

 

桅子每天甜蜜而幸福地忙碌着,突然她的前夫现身了。前夫叫大梁,说要找她谈谈。

 

大梁说,听说你准备嫁人了,我坚决不同意,我是来找你复婚的。

 

桅子的美梦做不下去了。


3


桅子拒绝,说当初生不出孩子都是你的原因,你和你妈妈却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每天对我含沙射影,离婚也是你主动提出的,现在凭什么要复婚我就得听你的?

 

大梁是有备而来,他冷笑一声,说你可以不和我复婚,但我会马上把晓晓的来历告诉曾新,当他知道你是个淫荡的女人,看他还会不会娶你。

 

桅子的脸都白了,晓晓的来历,是她心中一道最隐秘的伤口。

 

当时她因为不育,快得抑郁症了。医院的化验结果已经板上钉钉,大梁的精子存活率低,可是婆婆和大梁一直对外宣称她是不能产蛋的母鸡,大梁家三代单传,现在要绝后了。

 

不久,她抓到大梁和单位女实习生滚床单的证据,万念俱灰,去酒吧买醉,与一位不认识的帅气男子发生一夜情,生下了晓晓。

 

有自知之明的大梁,验了女儿的血型后,发现不是自己的骨肉,就逼着桅子带着孩子净身出户。

 

幸亏曾新的收留,桅子娘俩才有了安身立命之地。此后她一边带孩子,一边拼命工作,过着单身女人的生活。有时生理上有需求,但她宁可冲冷水澡来浇灭身上的火焰,也不愿外出惹上是非。她决定,要献身,也得对方答应娶她,否则免谈。

 

大梁的威胁让她害怕了。她了解曾新,他的妻子给他戴了绿帽,他才离婚的,他最恨水性扬花的女人,如果知道桅子的这段经历,肯定不会再接受她了。


4


桅子腿都软了,她恳求大梁放过她,她可以把两年攒的三万元钱全给他。她知道大梁还没成家,和几个女人牵扯不断,花销比较大。

 

但大梁拒绝了,他已经铁了心要的是她的人。离婚后的几年,他的日子过得冷锅冷灶的,交往过的几个女人都不是正经过日子的,当他得知前妻找了个条件比他好的男人,心里既失落又不平衡,受到刺激的他下定决心要把前妻夺回来。

 

临走前,他温柔地搂了搂桅子的肩膀,“快回到我身边吧,我们还能好好过日子,我不能久等,给你一个月时间准备。”

 

他像个手中筹码丰实的赌徒。

 

桅子浑身颤抖了一下。

 

桅子开始每天过得魂不守舍,晓晓调皮,她第一次打了孩子。看着孩子咧开嘴角哭得眼泪鼻涕满脸,她心中升腾起一股复杂的感情,有怜惜,有憎恨,甚至有厌恶。她悔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一夜冲动,种下孽情?晓晓的亲生父亲在哪儿呢?这个爽完了就再没联系过她的男人,让桅子憎恨,当时她提过让他戴TT,可是他强行没有戴,留下一个定时炸弹,伴随着她以后的人生,步步惊心。

 

这时,曾新告诉桅子,要把儿子送到前妻那儿去生活了,当初离婚时儿子本来是判给前妻的,因为他的经济条件好些,所以前妻同意暂时让孩子在他这边。现在前妻已经再婚,生活和工作都稳定了,就想把儿子接过去。他同意了,“到底是孩子亲妈,肯定对孩子会好的。”

 

桅子更慌了。以曾新的条件,如果身边不带孩子,别说娶她,就说找个黄花大闺女也是很有可能的。她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还有竞争力吗?


虽然曾新一如既往对她好,但她已经自己把自己吓坏了。

 

她甚至有个荒唐的想法,她也没有拖油瓶了,是不是就和曾新平等了? 

她开始走火入魔。


5


她给远房的表哥打电话,她知道表嫂的情况,表嫂没有生育能力,两人都喜欢孩子,家里盖了三层的小洋楼,他们一直都想收养一个孩子,晓晓跟着他们不会遭罪。而且,她也能看得着。

 

桅子和表哥约好了,就这几天,她亲自送晓晓过去玩几天,先适应适应。

 

可是,临到真的要与晓晓分别了了,她舍不得,抱着晓晓痛哭,又跟表哥说迟几天再送来。

 

之后,好几次,和曾新在一起时,都没忍住自己的眼泪。

 

曾新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

 

曾新到会计室时,桅子正在卫生间,手机放在桌子上,不停有信息闪烁,曾新拿起手机,看到了桅子与表哥的聊天记录。脸色沉了下来。

 

桅子回来的时候,曾新问她,你要把晓晓送给他们?

 

桅子大惊失色,只得承认。曾新发火了,怒吼着,我以为你是个拎得清的女人,没想到在这件事上这么糊涂,晓晓是你的亲骨肉,我也很喜欢她,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这是他第一次冲她发火。

 

桅子想解释,曾新挥手阻止了她,“你别说了,大梁已经私下找过我了,你以前的事我都知道了。”

 

桅子气都喘不过来了,灭顶之灾正在笼罩她。她哆嗦着边流泪边说,可是,你也没有带自己的孩子,我带着晓晓对你也不公平。对不起,我马上收拾东西,离开厂子,离开你。

 

曾新气得脸通红,离开啥?谁让你离开了?

 

当时,曾新对大梁是这样说的,“晓晓的父亲是谁我不在意,我只知道她的母亲是桅子;桅子的过去我没法参与,以后我会保护她。以后不许你给她们娘俩再泼污水,否则对你不客气!”

 

他还告诉她,以后和桅子不打算再生孩子了,儿子不在身边,晓晓也不在,他会寂寞的。再婚不易,不要计较那么多,什么我的儿子,你的女儿,没有这个说法,我们是儿女双全,多好!

 

……

 

一个月后,曾新如期和桅子举行了婚礼,晓晓当花童。

 

桅子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end)

往期精彩:

实录|私奔的良炮
 情迷小姑父
4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