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罩中国:低层麻木无助,中层压抑紧张焦虑,高层虚伪贪婪恐慌

2018-03-02 张颖怡 妙无言 妙无言

高高在上的房价好像没有任何下跌的迹象,自媒体上天天在喊,某某地方房价已经拦腰截断,可是自己所在的地区明明还在上涨,偶尔去凑个热闹看看,还要排队预约,假装要购买,反馈说还要等待抽签。


天天听说这鬼城那空城,好像瓷器国马上就要玉碎瓦破,但身边的高楼不见停工,相反一幢接着一幢拔地而起。经常朋友小聚不是听说张三就是李四,又是买房又是买车,听久了也就麻木了,心想这鬼怎么都不找上门来,让我们瞧瞧到底长什么模样。


从偶尔到经常,现在听到有人说这个月压力山大,又要还几千的车贷房贷,心里窃喜,幸好不用还房贷车贷,昨晚还开着微信,抢了几个红包。虽然经常潜水,只要开口讨个吉利,还是有人慷慨解囊。


肯德基的大门天天敞开着,以前一个星期一次打牙祭,换成了一个月打次牙祭,专家说那是垃圾食品,现在流行绿色食品,大夫说现在吃大概已经来不及了,肿瘤医院的床位天天爆满,连走廊都住满了,还要主任开条子才能挤进去,花钱吃药打针还得千恩万谢不治之恩。


信用卡每月都会准时寄来帐单,还清了还有下月,周而复始,没完没了,每次听到手机叮的一声,“你的账单已还款...”、“本月手机欠费...”的短信总是充满温馨的提醒,让人既心安又恐惧,何年是头?看看孩子菜黄菜黄的脸色,无奈躺下打开手机,刷了圈微信,除了几个经常露面的刷幸福外,其它一片沉寂,唯有新闻联播的幸福感天天都有,大有马上奔小康的味道。


听说股贾跃亭的票跌停了,办公室里有人骂娘有人开玩笑,幸好他被列入黑名单了,不能坐车回国履职了,否则账单比我们收的还多。但有报道,听说他的前景一片光明,他公司研发的FF小车,马上就要大卖,马上就要发发起来了,可惜我们用不上。


办公室里的故事越来越离奇诡异,听说富婆去泰国旅游,吃饭都用抢,一盘虾一上来就抢光一盘,原来光盘行动是这么来的,都发扬光大到国外去了,看了图片咽了咽口水,低头刷了下微信,发了首歌《我们不一样》以示自己的清高。


办公室的段子能手老王说,现在勤劳不能致富了,一下颠覆了三观。勤劳不能致富,那靠什么致富呢?他说了一个段子,听得云山雾罩的。


他教大家一个成为亿万富翁的方法。他说先花10万到东北办个扇贝养殖公司,花100万找人做东北固定资产证明账产证明账本财报,花1000万给东北某县某银行行长,从银行获得养殖贷款10亿。拿出1亿给券监会交易所券商等相关人士,公司上市获得批准,融资10亿。拿出1亿到美国成立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宣布研发新能源汽车,花2亿请涨停敢死队炒作公司股票,炒到市值100亿,套现30亿,剩余股权质押贷款20亿,买去美国的机票,将到手的60多亿人民币换成10亿美金,投资转移到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宣布公司饲养的1亿只扇贝离家出走,年报亏损10亿,公司破产退市。被银行列入失信人名单,终生禁坐高铁,无法回国,只能拿着10亿美元在美国遗憾的度过余生。


好有道理,难怪我们买不起车、买不起房,原来思路决定出路。大格局就是不一样,大手笔!照此思路小挣一个亿真的没太大问题。可是找个10万容易,找个100万从何下手呢?100万都找不到,谈何找1000万呢?想不通,吓的赶紧把孩子流产了,生个二胎,万一又是儿子,将来娶个媳妇还得花上几十万,培养费就更不用说了,万一在外打架,老公又不是李刚咋整呢......


消息灵通人士听说老板的老家盖房子了,四周邻居都反对他们扩建,老板有钱,三下五除就摆定了镇里村里的干部,一幢占地好几百平的别墅几个月就完工了,相邻的邻居拿上补偿款都被迁到别的地方去了,留下老板一家整日天高云阔觥筹交错地活着。


老板的儿子要出国了,借了不少人的身份证,换了许多美金给儿子,说遇上了好时代,这个时候换真是值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赶上了好时光。以前吃糠嗯菜,现在大鱼大肉,但又说现在吃腻了想换回去,说还是五谷杂粮好,可以降血糖抗高压,没病就是福,又听得云山雾罩的,但想想肿瘤医院人满为患的场景,老板说的也对。


今年的春晚搞的有声有色,没见什么吐槽,估计也没什么槽可吐了,我也没感动,因为我没看。听说微博上搜不到,上百度也找不着,估计大年三十主管茅台酒喝高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倒是在深夜里感动了一下,从微信上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大爷,住在一个土坯房里,四面漏风,在寒冷的冬夜,手里拿着收音机,坐在一张破椅子上,正兴致勃勃的地收听人民广播,还嘴带微笑,频频点头称是。有信仰的人就是不一样,只要心中有爱,走到哪里都有祖国。


办公室的张和老王,两人整天嘀嘀咕咕,感觉很烦。仔细打听,原来孩子快大学毕业了,正愁着到底是考公务员还是继续考研攻读博士。老张的丈人是某局副,建议老张先让孩子上班,先就业再择业,进单位后,再慢慢转正。现在公务员不好考,姥爷可以先给外孙预定个“萝卜坑”,但是这个外孙有志气,说要出国,不想呆国内,他担心一进单位就没有上进心,会跟姥爷一样,一辈子当局副到退休,不死不活的,没有一点生气。


而老王则大胆开明,支持自己的女儿到国外去走一走,实在不行再回来。可是女儿偏偏要留下,说男朋友家里家产万贯,何必活得那么累,想为男朋友多生几个孩子,好守住家业,弄得老王哭笑不得,整天喜怒笑骂、疯疯癫癫,大家郁闷的时候就拉上老王喝上两杯,让他谈谈局势、形势之类的,老王几杯下肚后,谈古论今天、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扯上一宿不肯罢休,第二天灰头土脸来上班,说老婆让他交出所有的零花钱了,每月只限定五百元零花钱,以后请客不再主动买单了,同事纷纷取笑问他,“回字有几个写法啊,老王”,老王一摆手,去去去,年轻人懂什么,结婚了你就知道了。


办公室里的张姐最为可怜。离婚快3年了,人快奔四十了,好不容易积攒的私房钱被老公全撒股市里没了,孩子不肯跟男人,只能自己养,又找不到下家接手,房贷每月五千多,老公只肯出一千,抚养费一千,还时有时无的,经常为此吵架,每次看她上班时眼睛红肿就知道,家里肯定又有事了。孩子才刚刚念初中,家里的双亲又都双双失去劳动力,体弱多病,又没有退休金和社保,每月的开销捉襟见肘,单位AA制的饭局从未见她参加,偶尔有人请客,她也不敢出席,因为她担心回请不起,但又不忍心吃饭时丢下她,所以聚餐时大家都好尴尬,请也不是,不请也不是。


听说她母亲刚刚动过手术,花了二十几万,医保又没给全报,每月都在刷信用卡,寅吃卯粮,日子过的真是揪心。大家为了帮助她,群里发红包时总有人故意大喊一下,“红包来了,快抢啊”,但没人去抢,都让张姐先抢,日子久了,张姐慢慢也感觉到了什么,再发红包时,再也不敢第一个去抢了,原先发红包后一片喜气洋洋,现在反而压抑万分。


江苏无锡来的小刘很讨人喜欢,刚刚进来,工资不高,但工作积极性高,悟性也好,年轻人经常帮大家跑腿打杂,情商很高,订餐买饭、发包收件、修电脑安软件、代打文件,只要他会做的,一声“胖刘,过来帮忙一下”,他会屁颠颠地跑过来,大展拳脚一番,深得大家喜爱。去年公司评的“三八红旗手”的奖旗,大家故意放在他桌上调戏他,说军功章上有他的一半,他嘻嘻哈哈的郑重地帮大家挂在了墙上。


但听说他家里家境也不咋滴,父亲有股骨头坏死症,走路不便,不手术将来可能会瘸的,手术费用要十几万,到现在还不敢找女朋友,他说怕养不起一家子。偶尔看见他独自一人在公司的走廊边上闷闷的抽烟,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像是刚刚失恋的大男孩,心酸的让人彻夜不安。爱看《今日头条》的他,看到兴奋处,最常冒出的口头禅“厉害了,我的国”,让人印象深刻。


听说老板今年又选上政协了,这两天乐呵呵的,大家给他支招,说开会回来,让他在那儿吃什么、喝什么,回来也请大家吃什么、喝什么。老板头摇的跟的跟梆郎鼓似,连摆肥胖的双手,说“不不不,按照惯例,我们还是海底捞好,海底捞好”,其紧张之状举,令大家捧腹大笑!唯身边的小刘这回不笑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要辞职回老家去创业,我的笑容瞬间疆住了......

推荐阅读:

  1. 陈小鲁代表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给文革中被批斗的该校老师们鞠躬道歉

  2. 西方世界最深得人心的一句话:自由的国家没有黄昏!

  3. 马斯克的宽带互联网卫星真的能让“熊猫们”畅游网络吗?

恭请打赏


修改于

笼罩中国:低层麻木无助,中层压抑紧张焦虑,高层虚伪贪婪恐慌

笼罩中国:低层麻木无助,中层压抑紧张焦虑,高层虚伪贪婪恐慌

2018-03-02 张颖怡 妙无言 妙无言

高高在上的房价好像没有任何下跌的迹象,自媒体上天天在喊,某某地方房价已经拦腰截断,可是自己所在的地区明明还在上涨,偶尔去凑个热闹看看,还要排队预约,假装要购买,反馈说还要等待抽签。


天天听说这鬼城那空城,好像瓷器国马上就要玉碎瓦破,但身边的高楼不见停工,相反一幢接着一幢拔地而起。经常朋友小聚不是听说张三就是李四,又是买房又是买车,听久了也就麻木了,心想这鬼怎么都不找上门来,让我们瞧瞧到底长什么模样。


从偶尔到经常,现在听到有人说这个月压力山大,又要还几千的车贷房贷,心里窃喜,幸好不用还房贷车贷,昨晚还开着微信,抢了几个红包。虽然经常潜水,只要开口讨个吉利,还是有人慷慨解囊。


肯德基的大门天天敞开着,以前一个星期一次打牙祭,换成了一个月打次牙祭,专家说那是垃圾食品,现在流行绿色食品,大夫说现在吃大概已经来不及了,肿瘤医院的床位天天爆满,连走廊都住满了,还要主任开条子才能挤进去,花钱吃药打针还得千恩万谢不治之恩。


信用卡每月都会准时寄来帐单,还清了还有下月,周而复始,没完没了,每次听到手机叮的一声,“你的账单已还款...”、“本月手机欠费...”的短信总是充满温馨的提醒,让人既心安又恐惧,何年是头?看看孩子菜黄菜黄的脸色,无奈躺下打开手机,刷了圈微信,除了几个经常露面的刷幸福外,其它一片沉寂,唯有新闻联播的幸福感天天都有,大有马上奔小康的味道。


听说股贾跃亭的票跌停了,办公室里有人骂娘有人开玩笑,幸好他被列入黑名单了,不能坐车回国履职了,否则账单比我们收的还多。但有报道,听说他的前景一片光明,他公司研发的FF小车,马上就要大卖,马上就要发发起来了,可惜我们用不上。


办公室里的故事越来越离奇诡异,听说富婆去泰国旅游,吃饭都用抢,一盘虾一上来就抢光一盘,原来光盘行动是这么来的,都发扬光大到国外去了,看了图片咽了咽口水,低头刷了下微信,发了首歌《我们不一样》以示自己的清高。


办公室的段子能手老王说,现在勤劳不能致富了,一下颠覆了三观。勤劳不能致富,那靠什么致富呢?他说了一个段子,听得云山雾罩的。


他教大家一个成为亿万富翁的方法。他说先花10万到东北办个扇贝养殖公司,花100万找人做东北固定资产证明账产证明账本财报,花1000万给东北某县某银行行长,从银行获得养殖贷款10亿。拿出1亿给券监会交易所券商等相关人士,公司上市获得批准,融资10亿。拿出1亿到美国成立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宣布研发新能源汽车,花2亿请涨停敢死队炒作公司股票,炒到市值100亿,套现30亿,剩余股权质押贷款20亿,买去美国的机票,将到手的60多亿人民币换成10亿美金,投资转移到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宣布公司饲养的1亿只扇贝离家出走,年报亏损10亿,公司破产退市。被银行列入失信人名单,终生禁坐高铁,无法回国,只能拿着10亿美元在美国遗憾的度过余生。


好有道理,难怪我们买不起车、买不起房,原来思路决定出路。大格局就是不一样,大手笔!照此思路小挣一个亿真的没太大问题。可是找个10万容易,找个100万从何下手呢?100万都找不到,谈何找1000万呢?想不通,吓的赶紧把孩子流产了,生个二胎,万一又是儿子,将来娶个媳妇还得花上几十万,培养费就更不用说了,万一在外打架,老公又不是李刚咋整呢......


消息灵通人士听说老板的老家盖房子了,四周邻居都反对他们扩建,老板有钱,三下五除就摆定了镇里村里的干部,一幢占地好几百平的别墅几个月就完工了,相邻的邻居拿上补偿款都被迁到别的地方去了,留下老板一家整日天高云阔觥筹交错地活着。


老板的儿子要出国了,借了不少人的身份证,换了许多美金给儿子,说遇上了好时代,这个时候换真是值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赶上了好时光。以前吃糠嗯菜,现在大鱼大肉,但又说现在吃腻了想换回去,说还是五谷杂粮好,可以降血糖抗高压,没病就是福,又听得云山雾罩的,但想想肿瘤医院人满为患的场景,老板说的也对。


今年的春晚搞的有声有色,没见什么吐槽,估计也没什么槽可吐了,我也没感动,因为我没看。听说微博上搜不到,上百度也找不着,估计大年三十主管茅台酒喝高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倒是在深夜里感动了一下,从微信上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大爷,住在一个土坯房里,四面漏风,在寒冷的冬夜,手里拿着收音机,坐在一张破椅子上,正兴致勃勃的地收听人民广播,还嘴带微笑,频频点头称是。有信仰的人就是不一样,只要心中有爱,走到哪里都有祖国。


办公室的张和老王,两人整天嘀嘀咕咕,感觉很烦。仔细打听,原来孩子快大学毕业了,正愁着到底是考公务员还是继续考研攻读博士。老张的丈人是某局副,建议老张先让孩子上班,先就业再择业,进单位后,再慢慢转正。现在公务员不好考,姥爷可以先给外孙预定个“萝卜坑”,但是这个外孙有志气,说要出国,不想呆国内,他担心一进单位就没有上进心,会跟姥爷一样,一辈子当局副到退休,不死不活的,没有一点生气。


而老王则大胆开明,支持自己的女儿到国外去走一走,实在不行再回来。可是女儿偏偏要留下,说男朋友家里家产万贯,何必活得那么累,想为男朋友多生几个孩子,好守住家业,弄得老王哭笑不得,整天喜怒笑骂、疯疯癫癫,大家郁闷的时候就拉上老王喝上两杯,让他谈谈局势、形势之类的,老王几杯下肚后,谈古论今天、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扯上一宿不肯罢休,第二天灰头土脸来上班,说老婆让他交出所有的零花钱了,每月只限定五百元零花钱,以后请客不再主动买单了,同事纷纷取笑问他,“回字有几个写法啊,老王”,老王一摆手,去去去,年轻人懂什么,结婚了你就知道了。


办公室里的张姐最为可怜。离婚快3年了,人快奔四十了,好不容易积攒的私房钱被老公全撒股市里没了,孩子不肯跟男人,只能自己养,又找不到下家接手,房贷每月五千多,老公只肯出一千,抚养费一千,还时有时无的,经常为此吵架,每次看她上班时眼睛红肿就知道,家里肯定又有事了。孩子才刚刚念初中,家里的双亲又都双双失去劳动力,体弱多病,又没有退休金和社保,每月的开销捉襟见肘,单位AA制的饭局从未见她参加,偶尔有人请客,她也不敢出席,因为她担心回请不起,但又不忍心吃饭时丢下她,所以聚餐时大家都好尴尬,请也不是,不请也不是。


听说她母亲刚刚动过手术,花了二十几万,医保又没给全报,每月都在刷信用卡,寅吃卯粮,日子过的真是揪心。大家为了帮助她,群里发红包时总有人故意大喊一下,“红包来了,快抢啊”,但没人去抢,都让张姐先抢,日子久了,张姐慢慢也感觉到了什么,再发红包时,再也不敢第一个去抢了,原先发红包后一片喜气洋洋,现在反而压抑万分。


江苏无锡来的小刘很讨人喜欢,刚刚进来,工资不高,但工作积极性高,悟性也好,年轻人经常帮大家跑腿打杂,情商很高,订餐买饭、发包收件、修电脑安软件、代打文件,只要他会做的,一声“胖刘,过来帮忙一下”,他会屁颠颠地跑过来,大展拳脚一番,深得大家喜爱。去年公司评的“三八红旗手”的奖旗,大家故意放在他桌上调戏他,说军功章上有他的一半,他嘻嘻哈哈的郑重地帮大家挂在了墙上。


但听说他家里家境也不咋滴,父亲有股骨头坏死症,走路不便,不手术将来可能会瘸的,手术费用要十几万,到现在还不敢找女朋友,他说怕养不起一家子。偶尔看见他独自一人在公司的走廊边上闷闷的抽烟,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像是刚刚失恋的大男孩,心酸的让人彻夜不安。爱看《今日头条》的他,看到兴奋处,最常冒出的口头禅“厉害了,我的国”,让人印象深刻。


听说老板今年又选上政协了,这两天乐呵呵的,大家给他支招,说开会回来,让他在那儿吃什么、喝什么,回来也请大家吃什么、喝什么。老板头摇的跟的跟梆郎鼓似,连摆肥胖的双手,说“不不不,按照惯例,我们还是海底捞好,海底捞好”,其紧张之状举,令大家捧腹大笑!唯身边的小刘这回不笑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要辞职回老家去创业,我的笑容瞬间疆住了......

推荐阅读:

  1. 陈小鲁代表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给文革中被批斗的该校老师们鞠躬道歉

  2. 西方世界最深得人心的一句话:自由的国家没有黄昏!

  3. 马斯克的宽带互联网卫星真的能让“熊猫们”畅游网络吗?

恭请打赏


修改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