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扑朔迷离!赵薇发帖“没跑”,随后又删帖…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20部香港经典三级片【未满18岁最好不要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李敖复旦大学演讲视频

2018-03-19 李敖 妙无言 妙无言

引自公众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来自:海外网、环球网


李敖在复旦大学的演讲(节选



|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姜义华主持语 | 

我是研究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史的,我很早就注意到李敖先生。在他还是台湾大学历史系一年级学生时,就因为撰写了《播种者胡适》和《胡适的经历和著作》两篇文章,充分肯定了胡适作为新文化播种者的历史功绩而崭露头角。


我在讲中国现代思想史的时候,将李敖先生作为胡适、殷海光、雷震等人所代表的自由主义传统的继承者,而且是一个身体力行者。李敖先生曾经被胡适评价为“比胡适之还了解胡适之”。


作为一个坚持思想和学术自由信念的顽强斗士,李敖先生身陷囹圄多年,但是这些逆境锤炼了李敖先生犀利的批判性格。他所撰写的《传统下的独白》《独白下的传统》《孙中山研究》《蒋介石研究》《孙立人研究》和《末代皇帝研究》等一些书籍,都致力于用大量他所掌握的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打破其他人制造的种种神话,恢复历史本来的面貌。这些著作是史论,更是政论,这些著作使李敖先生成为自由主义最有影响的一位代表人物。


李敖先生著作等身,还有独立鲜明的个性,一贯敢于思前人所未思,想前人所未想。李敖先生虽然年逾古稀,但是身体看上去还像中年,他的精神和思想仍然保持着年轻人的犀利和活力。


今天,李敖先生演讲的题目是中国人文的机会,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怎样充分重视人文的发展,是我们大家一直关心的重大的问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文化论、九十年代人文精神的大讨论都发端于我们的复旦大学,这两场熊熊烈火都是由复旦大学点燃起来的。今天参加李敖先生演讲会的包括我们学校的人文学院许多教授和青年学生,博士生、硕士生和本科生,我相信李敖先生的演讲必定会受到复旦的欢迎,现在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李敖先生演讲。


| 李敖演讲部分 |

阔别56年后重回故地,深感“国家的富强是多么的重要”


姜义华院长是我的老朋友,所以我可以开一句玩笑,他为了把我今天讲话故意的学术化,所以变成了这种样子,和他坐在一起。其实我和大家说,他讲得太长了,并且他的普通话讲得不够好。学问一级棒,语言不好。(笑)


我和大家说,我最怕这种讲堂,原因讲过,作为一个演讲的人,他要很礼貌地照顾每一位,当讲堂是这个样子的时候,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我就觉得我自己是一台电风扇。(笑)


今天我在这里很倚老卖老地说,我看过的上海你们都没有看过。远在56年以前,当我离开上海的时候,我看到一幅景象就是在这个外滩,上海的警察骑着大马手里拿着皮鞭打群众,群众怎么来的?清早5点钟戒严的时间一解开,四面八方涌向上海的银行,干什么呢?去挤兑黄金。这些黄金是当时国民党政府搜刮了人们的财产,就是说你家里有黄金,除了你手指上的金戒指以外,全部向政府来兑换金元券。如果不兑换的话,黄金没收,人法办。这些黄金被国民党政府搜刮走了以后,忽然一夜之间要卖出来了,就是你买到一张以后,到外面卖可以卖2两的价钱,所以上海人疯了,就拼命挤兑黄金。当时上海有一组警察叫做“空中堡垒”,就是骑着大马拿着皮鞭打,打都打不散,我亲眼看到一个灭亡的政府,一个亡掉的中华民国在最后兵败山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和他们一起逃到台湾,当时我没有选择权,因为我只有13岁。


当我现在又回到了上海,56年以后我回到上海,大家知道我的感觉吗?就是我看过那么凄惨的画面,你们都没有看到,你们也不会感觉有什么不同,可是对我而言,我才知道国家的富强是多么的重要,今天在上海我看到了!请鼓掌。(笑)


中国文化好意境,我希望我和大家一起文采风流


我这一次回到祖国的讲演是分三场,刚才姜院长给我定的题目都是假的(笑)。我真的题目是三个定位:第一个定位是,我在北京大学要讲“金刚怒目”;我在清华大学要讲“菩萨低眉”;我在复旦讲什么?要讲“尼姑思凡”(笑)。为什么要讲“尼姑思凡”?讲到我们理想及现实一面。在元曲里面我们可以看到那些挖苦尼姑的一些话,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她看到一些男青年以后,她把眼看着眨,眨巴眼看他,眉来眼去,叫思凡,就是比较务实的一面。(笑)


大家想想看,“倚老卖老”这四个字多么有趣,倚是靠着老,可是也是大模大样的,好像坐在椅子上,这就是我所说的中文有它的好的语言,有它好的表现法,有它好的意境。并且当中文电脑化以后,我们才发现简体字不好认,繁体字好认。根据原结构出来它好认,当我们不写它的时候,它就好认。所以我们想想看,我们要不要把中文的优点用现代的科技把它开发下去,我们有很多意境是洋人所没有的。好比英文有一个AJAR,就是门是半开的,中文没有这个字,我们可以用中文的意境。所以我们写书,写《西厢记》,说“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这就是中文的意境。好比说,宋朝的黄山谷,他忽然说香来了,一听说香来了,每个人都这样子嗅,他说不对,香气闻就不是香气,香气是你坐在这儿,香气是主动你是被动,这样感觉出来的香气才是香气。这么细腻的感觉在我们中国文学里面可以看到。同样的黄山谷也说,当他做官被贬官,有一次到城门楼里把他关在里面不让他动,外面在下雨,人出不去,他把脚从窗户伸出去,因为雨水淋到他的脚,他说我生平没有感觉这么快乐,大家想到这个意境吗?这是了不起的意境。所以我们在中国的语言和文字里面,中国的思想里面可以保留这么多的意境,用现在的科技我们把它发扬光大。


 我死诸君为我狂,我死了以后你们想我想得发疯


我已经70开外了,我已经垂垂老去,我讲话我赞成什么,我反对什么,我敢说绝对是独来独往,我不受人左右。可是我再讲一遍,我讲的该凶的时候凶,该温和的时候温和,该开玩笑的时候我会开玩笑,可是当你笑过以后,你才想到你的眼睛里面可能有泪。


我今天讲这些话,大家可能是最后听到了,因为我已经垂垂老去。我要讲的话,我这三场讲演结束在今天,和大家搞不好就是做最后的告别。为什么这么悲观?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听送我一千块的胡适先生讲演,我听了以后八个字:不可不听,不能再听。(笑)为什么不可不听?那么有名气的大学者讲演怎么能不听呢,不能再听,第二次讲还是那一套。(笑)我在这儿学问是最大的,告诉各位,什么原因?我没有什么杂务,一天关着门自己在进修,所以念书念的比他们全多了。用我这种成熟的智慧,请大家注意,你们老笑,我告诉你,陆游一首诗,“樽前作句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此狂”,我在你们面前我和你们开玩笑,你们别笑说樽前作句莫相笑,我死诸君为我狂,我死了以后你们想我想得发疯。 (笑)


如果活到100岁,对时空流转的感觉


各位,我和你们讲,今天复旦大学100岁。你们知道100年有多少不同吗?你们穿的鞋有左右脚,100年前不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穿的鞋不分左右脚,想得到吗?事情不大,可是你们知道百年之间有多少变化吗?我们复旦大学真正的创办人马相伯先生,他自己活了100岁,他可以经历这些,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那些活100岁的人他们的感觉。美国的罗斯福总统任期很长,他有三个副总统,第一个副总统叫做加纳,第二个是华莱士,第三个是杜鲁门。加纳是一个大胖子,又抽烟,又喝酒,又超体重,活100岁,所有卫生的原则对他都不适用,这些活100岁的人,从马相伯到加纳,看到这些人时空流转什么感觉。别以为我喜欢听你们,看你们复旦大学100岁,早在几天以前,一个100岁的人吸引了我,在今年的9月18日,知道一个人的100岁吗?她没有活100岁,可是是她100岁的冥诞,她的名字叫做嘉宝,当年的一个大明星,她把自己毁掉了。嘉宝对我的吸引力超过复旦大学。(笑)可是我的一个笑话也许引起你们的兴趣,一位老寿星活了100岁,他要分节祝寿,他对他的眼睛说你100岁了,happy birthday,对他鼻子说,鼻子鼻子啊,100岁了,happy birthday,最后他一低头说,你要是活着,你也100岁了。(笑)


我捐的是新文化时代的胡适,不是跟蒋介石交朋友的胡适


提问:第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说,你是白话文写作以来的中国写作第一人?这个结论怎么得出来的?第二个你觉得自己比鲁迅高明很多,我们知道鲁迅是伟大的思想家,请问,你凭什么讲自己比鲁迅高明?


李敖:我常常有耳背,我的耳朵常常听不到对我不利的声音。(笑)为什么我说我是500年来写白话文的前三名?因为我在陈述一个荒谬,拉丁文有一句谚语,因为它荒谬所以我才相信。这件事情很荒谬,所以我深信不疑。第二个问题请你收看凤凰电视台里面我这一阵子对鲁迅的批评,我只告诉大家,鲁迅有他的时代性的功劳,可是今天我们还抱住他,我们太落伍了,我们觉得我们不应该这样落伍。大家注意,我说胡适说得很清楚,我这次花了35万人民币捐铜像给胡适,我捐的是新文化时代的胡适,不是跟蒋介石交朋友的胡适。鲁迅的功劳我们没有否认,可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李敖。(笑)


我已经很谦虚了,我叫李敖大全集,没有叫大李敖全集


提问:我这个不是问题,我知道您藏书很多,包括一些名人的手记您也收藏了很多,想问问您有没有考虑过什么时候能把这些资料和书籍捐给我们大学?最好是我们复旦大学,再好一点就我们姜老师在人文学院历史系给我们资料室捐给我们,因为我是历史系的学生,所以对这个很关心。还有您前几年说写的两本书?


李敖:我懂你的意思,你不是历史系的学生,你是商学系的学生。(笑)书都不写了,我的脊椎疼,不写了。我已经写了1500万字,今天要捐给贵校的《李敖大全集》,40本。事实上我写了80本,3000万字,要写的都差不多了。为什么叫做李敖大全集,不说李敖全集?像鲁迅这样,为什么带个大字?为什么你这么神气,那么不谦虚?我告诉你,我已经很谦虚了,我叫李敖大全集,没有叫大李敖全集。(笑)


我随时会骑上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死,再见


提问:非常荣幸是最后一个问题,但是我有两个问题。(笑)李敖先生,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余光中的一句话,说越是天才越怕死,他说莎士比亚是一位天才,他的蓝墨水冲不淡他对死亡的恐惧,今天我看见您3000万字的李敖大全集,我仿佛看见一个句点的落下,是您对死亡的恐惧让您有这个动力写这3千万字吗?当然我希望您长命百岁,因为我很喜欢您的书。我还看过您的节目,其中有相当部分的内容在北大的演讲的时候有雷同,比如说提到过艾森豪威尔等,这些在书上都有,请问这是您老板刘长乐有安排,还是您真正成熟的智慧可以信手拈来?


李敖:我的老板刘长乐是安排了我这次回到祖国来演讲,到处白吃白喝,别的他安排不了。我的思想、方法,刘长乐他太年轻了,和我不完全一样,虽然我们是同党。我告诉你,刚刚你说我怕死,你在我文章里面看到我怕死,我14岁的时候写的文章,我14岁的时候怕什么死,所以我认为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对生命的看法。我告诉你,基本上对人生,我这个年纪有某种程度的悲观,我不相信基督教,可是新旧约全书最后的启示录第六章第八节有一段说,见有一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死。我告诉你,我随时会骑上灰色马,再见!


近期回顾:

刀口舔血不易,敬请打赏鼓励

以下是妙无言备用公众号的二维码,请扫描并关注一下,以防不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