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中国最错误最害人的翻译: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5月16日 下午 10:5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日益伊-斯-兰-化的中-国-西-北-危-机

大师在流浪 大师好嗨

敬请读者朋友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大师好嗨




大师好嗨

近几天的网络上,一个甘肃临夏幼儿园小女孩背诵古兰经的画面震惊了中国网络,幼儿园里面学习古兰经!标题:甘肃可爱的背经小女孩 


       尽管甘肃教育厅赶紧发表声明:禁止宗教活动进入校园。但是这种官方声明却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中国西北日益严重的伊斯兰化! 


        事实上,伴随着国际恐怖主义的不断蔓延,以及西部人口结构的变化,在中国的西部新疆、甘肃和宁夏等地,宗教影响力正在显示出愈来愈难以控制的局面。 

      

 中国部分地区的宗教正在走向极端化,甚至出现阿拉伯化的倾向。 


受国际宗教化思想的熏陶,国内部分穆斯林聚居区正在出现生活宗教化特性,继清真餐厅之后,清真银行,清真厕所,清真超市,清真澡堂等不断出现,形成了以清真寺为中心、高度自我组织化的特殊居民区。 


西部地区宗教则脱离了本土化,出现了阿拉伯化的倾向。在宁夏,阿拉伯语在公共领域与出版领域逐渐以民族语言而非外语的面貌出现;而阿拉伯语学校和布卡罩袍女装的大量涌现,无不标志着该地区宗教化程度的加深。


由甘肃省临夏州政府鼎力支持的影片《情定临夏》则引发了国内舆论的热议。在这部影片中,出现了大量未成年人参与宗教的画面,并以布卡罩袍作为民族女装。该片被大陆部分网民认为是"宗教影片",而此片导演尹哲的宗教言论则加深了这一舆论印象。


其次,中国西北部分地区的宗教团体已经具备了基层行政能力,部分地方政府面临被宗教组织架空的危机。根据临夏城市生活综合门户网站的报道,甘肃省临夏州东乡县汪集马奇清真寺宗教人员,曾因为电视节目中存在不符合教法内容,收缴当地居民家中的电视机,予以销毁;云南沙甸宗教人员,也曾在沙甸地区以教义为名,在该地区强行推行禁酒令,并清除民间存酒;2015年,西宁爱里食品超市因运货车中存有部分猪肉制品,被当地宗教人员组织民众打砸,造成了较大的社会影响。 


在以上事件中,当地基层政府不止一次地默认甚至配合宗教人员的“执法”行为,宗教已经显示出凌驾于世俗政权之上的政治权威,甚至拥有比政府更强的民众管制力。


最后,中国西北部分地区的人口结构,面临着宗教化结构质变的危机,甚至很可能出现车臣化、科索沃化的严重后果。由于一些宗教组织的军事化动员能力,使得这些宗教人群在司法、经济、社会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非宗教人员则相比弱势,这种情况下,非宗教人员的宗教化,或者逃离就避不可免了。 

在宁夏回汉杂居的村子里,汉族已经完全按照回民的习惯生活。同样,根据《纽约时报》中文网新疆喀什人王茜的文章《把我知道的新疆说给你听》,由于担心恐暴,大量汉人不得不回流内地,造成新疆汉人锐减;而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侯杨方,则认为由于计划生育加剧了不同族群间的生育率不同,新疆地区族群结构在未来很难保持稳定。


  1991年,苏联刚刚解体的时候,俄罗斯族尚占车臣人口的一半,然而随着车臣暴乱不断,当地俄罗斯人不断逃离,车臣最终不可逆地形成了完全以宗教族群为主的人口结构,即便俄军击败当地的分裂武装,现在也只能依靠贿赂卡德罗夫的独立王国来维系局面;塞尔维亚族发源地科索沃的宗教化过程同样类似。而从长远来看,中国西北地区人口出现宗教化的质变并非天方夜谭。



开眼看世界,加“大师好嗨”微信13827223056看更多真相和常识已经加了其他微信的,别加这个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秒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