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别奇怪了,他这么牛是因为他有“无制约权力”这个“生父”

陀飞轮1984 陀废论4 2019-06-09

 

他是个小混混,身世神秘,随母姓,世人不知其生父何许人也,却英雄不问出处,年纪轻轻就演出一幕幕让人惊叹的大戏,也曾把昆明城搅得天翻地覆,是货真价实的人生赢家。

 

他,就是韦小宝。

 

韦小宝的生父究竟是谁,是一个大谜团:非但是世人不知道答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非但是他自己不知道,连他母亲韦春芳也不知道。

 

曾经,韦小宝想解开这个谜团。他问韦春芳:我的老子到底是谁?

 

韦春芳瞪眼回答:我怎么知道?......那时你娘我标致得很,每天有好几个客人,我怎么记得这许多?

 

韦小宝只能退而求其次,想知道生父的“种族”。

 

韦春芳很耐心地回忆说:汉人自然有,满洲官也有,还有蒙古的武官呢......那时候有个回子,常来找我......那个西藏喇嘛,上床前一定要念经,一面念经,眼珠子就骨溜溜的瞧着我。你一双眼睛贼忒嘻嘻的,真像那个喇嘛!

 

乖乖隆地咚,不问不要紧,一问汉满蒙回藏全齐了,“生父是谁”的问号,依然大得很。

 

但韦小宝的人生轨迹证明,有了某样东西,“生父”是谁这个问号多大都不是问题。

 

韦小宝是人生赢家,是毫无疑问的。

 

论官职,受封一等鹿鼎公,钦赐巴图鲁勇号,赐穿黄马褂;论财富,富可敌国;论江湖地位,是“平生不识陈近南,纵称英雄亦枉然”的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关门弟子;论社会职务,是天地会青木堂香主、神龙教白龙使;论爱情,拥红抱翠,一人独揽如花似玉七大美女,人生是360度无死角的圆满。

 

这个圆满,首先要归功于他的聪明机灵;假如他是和郭靖一样木讷鲁钝,终其一生,也就当个丽春院的看门人。

 

但仅仅有聪明机灵,绝对是远远不够的;要是没有那样关键的东西,他撑死了,也就当个成功的“扬州混混”。

 

那样关键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就是“无制约权力”。

 

韦小宝的飞黄腾达,始于成为了真龙天子康熙的身边人。

 

这个“身边人”的身份,非同小可。韦小宝在宫中的名字叫“小桂子”,是冒名顶替的;真正的那个小桂子,已经化为一滩血水。

 

冒名顶替一个在宫中行走的人而未被发现,可见“小桂子”这个名字所代表着的那个人,压根就没有任何存在感,活着如同死着。

 

可一旦成为皇帝的“身边人”,就彻彻底底地换了个样,“存在感指数”瞬间爆棚,无人不识,连有过国史院大学士、保和殿大学士、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等一大串吓人头衔的索额图,都得来巴结讨好。

 

巴结讨好也不算得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才重要。韦小宝人生的第一桶金来得特别轻松,也特别凶猛,只一票,他就完成了四个“小目标”。

 

当时他和索额图奉旨查抄鳌拜,索额图主动出点子说:这二百多万两银子,零头仍留着,把“二”字变成“一”,那一百万两你我五五开就好了。

 

一百万两的一半是五十万两。有人以粮食价格换算,康熙年间一两银子大概相当于今天的850元,折算下来,就是4.2亿人民币。

 

显然,这笔巨款来得如此轻松,要拜那个来自皇帝的“无制约权力”所赐。

 

但韦小宝人生的高光时刻,还是在昆明城。

 

他奉康熙之命,以“赐婚使”身份出使云南,护送建宁公主前往昆明与平西王吴三桂的公子完婚。

 

结果在昆明城,当公主使蛮把吴公子活生生给阉了之后,他这个赐婚使非但安然无事,还把吴公子挟持到京城充当人质。

 

要知道,他的对手,可是堂堂的一代枭雄吴三桂。

 

让吴三桂无可奈何的,就是那个“无制约权力”。他虽然早已下定决心自己要当皇帝,但眼前还是人臣,不忍气吞声夹起尾巴装孙子,就可能壮志未酬而人头已经落地。

 

正是“无制约权力”这样东西,让韦小宝这个生父是谁都没人知道、生母又是个低贱妓女的小混混,牛得要命。

 

“无制约权力”,就是他最有用的“生父”。

 

韦小宝的“生父”,级别自然是高得吓人,不是一般人复制得了的。

 

但实际上,要活得滋润,未必需要多高级的“无制约权力”,够用就好;如果你不是要干什么抄鳌拜压三桂这样的高级活,而是想判了刑不用坐牢、犯了死罪不用死,只要搞得掂相应级别的官员,就可以了。

 

因为任何权力都有自己的地盘,所谓官大不如管大,你搞掂了在相应领域里不受制约的那个权力,它就能搞掂你的要求,让原本要在里面蹲变成在外面浪,让原本要在地狱熬变成在天堂爽。


一个权力无制约的社会,如何颠倒黑白翻转生死,皆有可能。

 

所以,要是实在搞不清“生父究竟是谁”这个问题,也别奇怪,明白“无制约权力”就是那个最有用的“生父”,心里就亮堂了。

推荐阅读:唯我独尊必将失败


往期文章:

把伊朗当成一家企业,就知道“反美”才是最惨烈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伊朗的粪坑之路,其实和那个老大哥是同一套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