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9年7月25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由帝国而党国,由党国而民国

陀飞轮1984 陀废论4 今天

   

“由帝国而党国,由党国而民国”这句话,简洁地概括出中国国民党及其前身,在中国现代史上的轨迹及是非功过。

 

中国国民党是从孙中山于1914年组建的中华革命党改组而成的,但再往前追溯,它的源头是更早成立的兴中会和同盟会这些孙中山为推翻满清政权而组建的革命团体。

 

为满清钉上最后一颗棺材钉的,是武昌起义。同盟会不是武昌起义的直接领导者,但这场起义是孙中山革命事业的内在延伸是毫无疑问的。

 

因此中国国民党的前身,在终结中国二千年帝国体制上,起到了关键作用。

 

推翻帝国是破旧,建立民国是立新,可惜这个“立新”发生了变异,新瓶装的是旧酒。

 

出生在内忧外患之中的民国,先天既不足,后天亦多灾,在北洋军阀轮流坐庄十几年后沦为了“党国”,民国有名而无实。

 

对此,孙中山及后来的中国国民党,要负相当大的责任。

 

宋教仁案之后,孙中山发动了所谓的“二次革命”,用武力在共和框架之外解决政治冲突,开下了恶劣先例,以共和缔造者的身份破坏共和,导致先天本就不足的民国,沉疴缠身。

 

然后是在改组中国国民党的时,全盘引入了苏俄的党国体制,拉开了党国时代的大幕。

 

搞这一套,孙中山有着堂而皇之的理论依据。

 

这套理论依据,就是“革命阶段论”。

 

孙中山一向认为,中国之所以积贫积弱,不是因为国人自由太少,而是因为国人自由太多,“一盘散沙”。

 

在这个认识的驱动下,再加上一再的军事失败,他诊断出的病症是“党内同志不听话”,开出的药方是“统一思想”。

 

1917年之后兴起的苏俄,成为施行他这一药方的现实样板,“以俄为师”于是水到渠成,这就有后来将国民党改造成“列宁式政党”的故事。

 

党国体制中的主角,出现了。

 

将党国体制落地的,则是至死都高举“遵行总理遗训”大旗的蒋介石。

 

蒋介石的确是在遵行孙中山的遗训,因为支撑国民党的党国体制的,正是孙中山那个将“革命”分为“军政、训政、宪政”三个阶段的“革命阶段论”。

 

这三个阶段,第一个和第三个都没什么可说的;任何武力革命,必定是“军政”,而美国和法国革命之后,世界上所有的革命,无不宣称以宪政为归宿。

 

他的独创,在“训政”一说,其逻辑的起点,就是前面说的中国人因“自由太多”而为“一盘散沙”,非经训练,无以达致宪政。

 

这个说法,看起来十分正确:中国人的确是一般散沙,而哪一个地方的人要进入宪政,也都必须经过训练——就算是宪政国家的典范英国,也得经过几百年的漫长演化。

 

然而其谬误却无比巨大。首先是中国人的一盘散沙,是源于没有自由之下的个性丧失和权利意识缺如,而非“自由太多”。

 

其次是所谓的“训练”,指的是宪政实践,即在宪政的框架内经受磨练,在反复、挫折、失败之中学习、成长,而不是将宪政关在门外,然后自己在门里自封为“教练”,在岸上练习游泳。

 

宋教仁遇刺之前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新生的民国固然稚嫩,问题重重,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训练”,有议会政治,有政党竞争,有新闻自由,有权力分立;假若他没遇刺,又假若孙中山没有发动二次革命,中国的历史可能就会改写。

 

孙中山的“训政”理论,划定了一条与宪政保持距离的红线,并将自己及自己的党派指定为教练,触犯了一条大忌,就是无视“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的铁律。

 

可以假定孙中山的其他理论都是对的,当时的中国,的确就是需要一位教练来进行宪政的训练。

 

那么这位教练,无论如何必定是独家垄断了权力,他又有什么办法防止这个独家垄断了权力的教练,不腐败,不作恶,主动放下权力,拥抱宪政?

 

要知道所谓的宪政,就是“限制政府权力,保护公民权利”;要让一个权力垄断者在没有制约的情况下,限制自己的权力,保护公民的权利,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孙中山及其国民党,不可能是例外。

 

历史当然证明了国民党不是例外。

 

北伐完成后,统一了中国的蒋介石,踌躇满志地在1928年宣布开始训政,然后就是一路“训”到1947年底“中华民国宪法”生效;由于1948年蒋介石又出台了《动员勘乱时期临时条款》,冻结了宪法的关键条款,所以实际上1947年之后,仍然是“训政时期”。

 

那这个训政,什么时候结束?从法律上说,是台湾当局通过决议终止“动员勘乱时期”的1991年,前后长达63年。

 

这一个甲子,是国民党的党国时代。

 

当然,在实际上开始结束党国时代,是在蒋经国当政的后期。


在1988年逝世之前,他已经解除报禁党禁,结束戒严,公开表示“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要以“专制结束专制”。

 

在他逝世之后,党国体制在台湾地区终于寿终正寝,让位于有名有实的民国,中国国民党及其前身,也终于走完了由帝国而党国、由党国而民国的百年历程。

推荐阅读:特朗普开撕女议员四人组背后的“内涵”和“悲哀”

往期文章:

至暗时刻,凭什么度过?

伊朗的粪坑之路,其实和那个老大哥是同一套路

唯我独尊必将失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