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昨天,胡锡进被放在火上烤一回了

今天全体法律人要彻底沸腾了!这波惊喜来得太突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5月11日 下午 11: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深度:“坚持法治等于放弃抗疫论”何以荒谬?

陀飞轮1984 陀废论4 2022-05-10 21:59

防走失,请加微博:陀飞轮时光,陀飞轮第二

  

今天刷到一篇奇文,标题很直白,就叫《在法治轨道上抗疫,无异于放弃抗疫》。根据经验,猜想又是哪位专家院士憋不住跳出来实话实说,结果查了一下,作者只是一个无名之辈,算是为专家院士们松了一口气。

 

根据另一条经验,无名之辈的谬论雷语,其实话实说程度、其广泛代表性,往往同样惊人,比如平度那位小小芝麻官的“100种办法刑死你”,就胜过无数锅情专家的鸿篇巨著。

 

“坚持法治等于放弃抗疫”是如何实话实说的,就不聊了,直接来讲为什么它很荒谬。

 

新冠病毒是新病毒,是人类的新威胁。对付新威胁,自然需要“随机应变”才能取得成效。

 

但法治的精神,恰恰与“随机应变”针锋相对。它要求遵守固有行为准则,政府必须在权力清单之内运行,不能因为任何“新威胁”而把“法无授权即不可为”的封条从政府身上撕掉。

 

从这个意义上讲,“坚持法治等于放弃抗疫”还真没说错。

 

但如此看待法治,属于对人类智慧的无知之下的机械理解。

 

人类智慧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能够传承和延续知识与经验。新冠病毒是新病毒,但它制造的情况却不是新情况。当今世界,凡是稍为有点“现代化”影子的地方,都会有传染病防治的法律,在将传染病分门别类的基础上规定相应的应对措施,这就是对积累下来的知识与经验的应用。

 

这些应对措施,诚然不可能具体化到哪个地方该消毒、检测的频率需要多少次的程度,但提供了作为指引的行动框架,在这个框架内“随机应变”,足以对付各种病毒。

 

不理解这一点,是对人类智慧缺乏正确认知,是自认退化到了树上。

 

“法治”不但是抗疫的有力武器,还是在抗疫中保障公民权利、平衡不同人群利益的唯一准绳。

 

由于病毒有着隐蔽性和传染性的特点,它会不断地提出对公民进行强制的要求,于是什么样的强制是允许的、什么样的强制又是禁止的,对遭受病毒影响程度不同的人群又该如何协调他们之间的利益,就成为必须予以解答的问题。

 

比如,为了切断病毒传播,能不能封路,能不能堵门,能不能扣车?全都必须用法律、也只能用法律来解答。

 

又比如,数据显示,面对新冠病毒,老年群体是最为脆弱的群体,他们本身就有多种基础疾病,抵抗力低下,重症与死亡的风险最大,那么该不该为了保护他们而压缩正常的医疗资源?如果压缩了正常的医疗资源,那些患病的壮年、少年、儿童的利益,又如何得到保障?同样也只能用法律来解答。

 

这些问题,本质就是“公民权利”或曰“人权”问题,是大是大非;在这些问题上企图用道德说教取代法律,那就是对正义的背弃,就会酿成种种离奇的人为闹剧和悲剧。

 

疫情以来,西方国家由于坚持法治原则,在相当长时间里确诊与死亡人数高企,这是悲剧,其中有政府犯错的成分,但在总体上仍属于自然灾害的范畴。

 

而且拉长时间看,由于人类对病毒的免疫能够通过时间逐步建立,疫苗与治疗用药也在不断出现,长期坚持对它打掐灭战又犹如唐吉诃德大战风车,在法治轨道内尽可能地恢复常态生活,是迟早得走的路。

 

再放宽视野,人类面临的突发威胁、非常时期,并非只有病毒,战争、海啸、地震都会带来同样的冲击,因此一个社会必须具备足够的弹性和韧性,才能有惊无险地渡过这些考验。

 

社会的弹性与韧性从何而来?靠无处不在、花样百出、任意而为的强制吗?当然不是,这样的强制,得到的绝不是弹性和韧性,而是硬性和刚性,通向的可能就是脆断。


能为社会来弹性和韧性的,无他,唯法治耳。

 

西方的民众,为什么疫情当前仍然坚守用“法治”抗疫?因为他们明白,如果今天可以为了病毒而放弃法治,那么明天可能就会为了其他而放弃法治,为了一时的安全,出卖的可能是世代的幸福。

 

而且他们还明白,所谓“一时的安全”,根本就是靠不住的,因为人性本恶,抛弃法治,就相当于把千万执法者从笼里释放出来,他们未必能击退病毒,却一定可以滥用权力。

 

这个炮制了谬论雷语的“无名之辈”,自然理解不了这些;要让他理解,除非哪天他被“法办”——那时他才会明白不出“法治”之轨的好。

 

此前文章:一场战争,两个世界:文明与野蛮


欢迎关注备用号

陀废论5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