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我朋友跟历史老师在宿舍偷吃双双被开除

放羊的故事(今年最火的文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8月9日 上午 11:4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未来二十年,中国最需要什么?

特约发布 凤凰网财经 今天

中国要想在未来跟美国去PK的话,核心问题是中国的下一代企业家,能不能出现像拉里·佩奇、扎克·伯格这样梦想着改变世界,胸怀天下、以天下为已任的企业家。


一、未来20年,中国发展的驱动力是创新红利


过去30年来,中国出现了三次创业潮。 1978年改革开放,实行包产到户,出现了第一波创业潮,80年代涌现了以柳传志和任正非为代表的第一代企业家。1992年以邓小平南巡讲话为标志,出现第二波创业潮,大量的官员下海,92派的创业家代表有郭广昌、陈东升、冯仑等。2001年中国出现了第三次创业大潮,标志是中国加入了WTO,互联网的力量涌现,这一波创业者以马云、马化腾、李彦鸿为代表。


30年里,中国确实经历了一个非常大的发展,其核心就是人口红利。因为解放了几亿农民的体力生产力,出现了几亿的工人,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这个阶段我们的关键能力实际上是中低端的制造,是Copy to China的能力。


但是未来20年,中国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应该是来自于创新红利,因为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了。未来应该解放几千万科研人员的脑力生产力,发挥出Think different的关键能力。


二、科技创业是未来20年发展的主旋律


未来二十年,科技创业会成为经济发展的主旋律,而中国目前主要的科技力量掌握在科研院所手里,所以谁靠近科研院所,谁就能发掘更好的发展机会。


举一个美国的例子。美国比中国领先很多年,是非常典型的科技创业经济发展的国家。正如竞争战略之父迈克尔·波特所说的,一个国家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要素驱动,第二个阶段是投资驱动,第三个阶段是创新驱动,第四个阶段是财富驱动。由于传统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已经无法驱动经济发展,中国目前正处于从投资驱动到创新驱动的发展阶段,开始进入到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上世纪80年代,美国就转型进入到创新驱动的时代,标志是美国1980年发布了《拜杜法案》,释放了大量的科技成果和专利,推动了美国经济的创新和发展。


这个法案让美国的科技型中小企业迅速发展起来,推动了美国的创新进程,使其摆脱了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经济危机,走出了一波新的经济发展的高潮。


三、科技创新的关键是提高科研成果转化率


中国经济的两大战略,第一个战略就是互联网+战略,我们认为这个战略属于麦肯锡提到的以客户驱动型创新和效率驱动型创新。第二个战略是中国制造的工程创新和科技创新。中国在互联网+方面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现在最缺的是工程创新和科技创新。


2015年中国科研经费的投入是1.4万亿,占全球科研经费的20%,科研经费仅次于美国,排全球第二,中国科研人员的数量已经达到全球第一。但我们面临的非常大的问题是,大量科研投入产生了巨量的科技成果,但是从科技成果到产业化却存在着“肠梗阻”,大多数科研成果没能成功转化为对经济有贡献的力量。因为我国的科技成果转换率非常低,发达国家科技成果产业化率为25%,我们只有5%,成果转化率发达国家达到80%,我们只有45%。


所以,如何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就是科技创新对经济贡献的关键点。而现在国内整个创投圈的现状是,80%的资金和天使投资都流向了互联网和TMT行业,只有极少数投向了硬科技。


1、硬科技战略是练“内家功夫”


今年芯片事件就很好地阐述了硬科技为什么是“内家功夫”了。与不能自制芯片的中兴相比,华为就能扛住美国的压力继续发展。


华为练内家功夫,敢于在研发上巨资投入。华为长期的马拉松式的研发投入,去年达到400亿。虽然刚开始华为对于海思芯片的持续投入水平都不高,前十年有可能都是在赔钱,但是华为厚积薄发,长期投入让海思的芯片性能已经达到高通的最新水平,因此华为的手机不会受制于国外厂商,而且迅速超越小米成为世界第三,中国第一。


2、发展硬科技需要长期资金支持


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从做贸易起家,挣快钱挣惯了,现在要真正转向硬科技战略,练内家功夫挣慢钱,这种思路的转换是最难的。所以过去一年多来,我一直在呼吁中国应该投入硬科技。中科创星也是中国第一个做硬科技孵化器和天使投资的机构。


什么是硬科技呢?硬科技不是比特经济而是原子经济,是具备核心技术的高科技,难以被山寨和模仿的。互联网可以通过烧钱烧出来,但是硬科技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才能产生成果,不是简单的烧钱就能烧出来。


四、要想诞生新的科技巨头核心是硬科技


2007年IPhone诞生,到2009年左右,智能手机的数量大概突破了一亿。智能手机作为新的硬件和基础设施,数量足够大就会形成移动互联网。现在所有市值过百亿美金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几乎都是在2009年到2010年成立的,比如微信、Uber、airbnb。现在是2016年,要想再做移动互联网创业,是不可能达到像微信那么高的市值了。


纵观硅谷的科技发展史,它就是从基础设施到服务,再从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到一个新服务,是一个软件硬件交替爆发的巡回往复的过程。


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基本已经过去了,要想诞生新的科技巨头,一定需要下一个新的大型的硬科技基础设施。在此基础上,才能诞生新的服务型科技巨头。


具体来说,一个是人工智能,这可能是比移动互联网大百倍千倍的行业,最近人工智能也越来越热,我们的基金在人工智能上做了很多布局,投了包括无人驾驶技术、娱乐和服务机器人、大数据等项目。


还有一个就是万物互联。依照整个科技发展的逻辑,当所有的电脑都联在一起,然后就出现了更小型的手机——掌上电脑,手机又把所有人都联到一起。因为电脑的发展一定是往越来越微型化、集成化去发展。下一步智能手机会变得更小,比现在手机的尺寸小一百倍,可能就会进入我们的人体,同时,每个人能控制身边所有的物体,能把自己与身边的物体全部联起来,也就是万物互联。当万物互联变成现实的时候,就会诞生一个更大的历史机遇。


而对于投资者来说,由于人工智能和物联网领域处于非常大的历史机遇下,因此也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投资机会。好的企业,往往能忽略短期波动,股价也能够穿越牛熊,为投资者带来极大的收益。


我们的研究院近日联合了科技行业的分析师,对与目前中国经济结构最相似的美国上世纪80年代所诞生的所有“十倍牛股”(多出现在科技领域)进行了研究,精选出了真正具有大牛基因的十家中国创新型上市公司。


由于文章篇幅过长,这里就不作展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扫描下方的二维码,直接领取公司名单。值得注意的是,名单里还会有我们对于公司基本面的一些独到见解。

*本文为特约发布,不代表凤凰网财经立场。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