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月18日 上午 2: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翟天临后又有华南理工,教育公平有多难?

深海斯基 凤凰网财经 今天

来源:老斯基财经 laosijicj,作者: 深海斯基,已获授权转载



公平,在任何年代都像钻石一样珍贵。

 

学术界的老前辈爱因斯坦说过,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


如果能重来,年轻演员翟天临一定会抑制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把那个会让他人设分崩离析的发问咽回肚子里去。


“什么是知网啊?”


他本可以老老实实待在娱乐圈里,靠自己比同辈小鲜肉强出不少的演技,等待着名利双收。


一个人只能端一碗饭。


出演一部戏的片酬相当于学子们半辈子的收入,一顶博士帽不过是他用来贴金的道具,可一纸学历却是无数平凡人改变自身命运的唯一阶梯。


被嘲笑得鼻青脸肿的翟天临尚未走远,当我们等着看北影和北大怎么收场的时候,南国的几个学生遇到了麻烦。


 


在2019年考研成绩即将公布的节骨眼上,有人举报了一位长江学者。



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张军等领导,在该学院2018年研究生复试结束后,篡改了8位考生的考试成绩,5人调高成绩后被录取。


其中一名复试成绩原为小组第一的学生,被调分后改为了不及格未被校方录取,该生在投诉学校招生办后,又被改分补录。


文中还爆料称,2018年3月22日,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举行研究生入学复试,在工作人员收齐所有复试组成绩登分后,院长张军召集院党委书记练伟杰、纪委书记杨毅仁、副院长余志文开会讨论篡改分数。


期间余志文与杨毅仁当面命令工作人员删除原始数据,并检查翻看手机和电脑。当晚一共篡改8位考生的面试成绩,之后张军逼迫工作人员和副院长先后辞职。


一群高学历的大学教授,竟然完全无视规则,简单粗暴直接修改最终结果,不但侮辱观众人格,还侮辱了观众的智商。


目前,张军、练伟杰、杨毅仁、余志文等涉事四人已停职并接受调查。


 

教育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具有异乎寻常的地位。


上个好小学,读个好中学,考上好大学,在学历快速贬值的今天,还要再考个硕士博士,似乎后边的房子车子都来得顺理成章,藉此完成自身命运的蜕变。



然而,这条几千年来形成的道路被推翻,只需要翟天临们轻轻一脚。只要奋斗便可在学业上一路坦途的基本常识,在今天面临着严酷的拷问。


聪明和努力变成了成功的必备因素,再也不是唯一因素。


同在一条赛道上,有人抢跑,有人开车,有人抄近道,有人请别人代跑,还有人直接买通裁判。


起跑的发令枪响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谁赢谁输。当看着别人一马当先的同时,我们要面对的是一路荆棘。

 


1978年到1998年的20年里,北京大学的农村生源还可以占到三成。从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便快速下滑,2000年到2005年间,原本三成的比例变成了一成。


农村掉队了,但它不会说话,城市却会。


天价学区房、各种特长班、层出不穷的入学新政,同样把城里人搞得晕头转向。即便在北京,重点学校的一本率可以达到100%,而非重点的学校,100%的本科率都保证不了。


在教育面前,大家仿佛都一样束手无策,可总要有人来揭掉遮羞布。


高考是阶层性的考试,农村地区越来越难考出来。我是中产家庭的孩子,在北京这种大城市能享受到的教育资源,决定了我在学习时能走很多捷径。现在很多状元都是家里厉害又有能力的人,所以知识不一定改变命运,但没有知识一定改变不了命运。


面对采访,当年的北京高考状元熊轩昂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虽然很扎心,但他说出了大人不敢说的话。


我们的社会,已经分化了。


 


2014年5月30日,时任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的蔡荣生被逮捕,大学招生的黑幕,被掀开了一角。


在蔡荣生主持工作期间,大量的自主招生名额给了东北学生,尤其是他的老家吉林长春。



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是他的工作特色。


如成绩超过重本线较多,蔡荣生会建议办自主招生20分加分,价钱为5万到20万元;如成绩较差,花50万到80万元可通过艺术特长生、国学院自主招生等方式最多降200分录入人民大学。


就这样,蔡荣生赢得了关系户们的一致好评:“确实能办事。


就这样,蔡荣生用上了价值五万块钱的VERTU手机,开上了教授们都买不起的奥迪A6。


就这样,多少人赖以改变命运的梯子被蔡荣生一脚踢开,让中国顶尖学府为此蒙羞。


 


公平就像水和空气,因为我们处处离不开它;公平又像钻石一样,因为它太稀少了,我们总是看不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