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劝退了!!!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哈萨克斯坦,是和普京演双簧,还是真背叛?

seefarer 胜研集 2022-07-12

欧盟要摆脱俄罗斯的石油依赖,必须寻找替代来源,而OPEC已经直接拒绝,海湾地区产能提升有限,那么寻找一些前苏联小国,挖俄罗斯墙角,是一举两得。


一方面,小国不敢得罪欧盟,可以让欧盟如愿以偿得到替代石油天然气来源;


另一方面,前苏联,甚至是依然留在独联体经济体之内的俄罗斯盟国可以被策反,点燃俄罗斯内部矛盾。


撬小国的墙角


哈萨克斯坦就是这么一个国家,2021年,哈石油产量达8570万吨,出口量6760万吨,而且有能力进一步提高。

对欧盟来说,哈萨克斯坦几乎可以完美替代俄罗斯石油。


而对哈萨克斯坦这种经济军事弱国来说,俄罗斯和欧洲之间都不好得罪,最好的策略就是不表态,表面上和俄罗斯保持距离。


最明显的有三个信号:

第一个是哈萨克总统托卡耶夫下令寻找新的出口输油管道以绕开俄罗斯管道;

第二个是哈萨克希望与欧盟强化能源领域的合作;

第三个是托卡耶夫明确对普京表示,哈萨克斯坦不承认乌东卢甘斯克与顿涅茨克是两个“独立共和国”。


于是,欧洲就找上门来了。


7月4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曾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Charles Michel)通话。


米歇尔宣布支持肯定哈萨克斯坦所采取的政治深化改革方针,托卡耶夫则提议向欧盟出口石油,以缓解其能源危机,声称哈萨克斯坦可替代来自俄罗斯90%的石油进口。


不过,哈萨克斯坦现在还无法绕过俄罗斯直接出售石油给欧洲,因为管道必须先通往俄罗斯,然后从俄罗斯出售。


黑线标注的CPC管道,是哈萨克斯坦主要石油出口途径


如此一来,很明显的诉求就是,欧洲要帮助哈萨克斯坦修建一条直达欧洲的输气管线。


虽然很明显的远水解不了近渴,但是即使是火坑,欧洲也不得不跳,托卡耶夫在7月7日讲话中已指明方向:

修建跨里海管道,直通阿塞拜疆,从此通往欧洲。


7月8号,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代表会面,据两边政府的公开声明,双方讨论了在贸易、运输和过境、工业和其他领域的合作发展。


同时,新管道还可以往南延伸到土耳其,进一步向南欧输送。


不过,阿塞拜疆不一定愿意(竞争对手),所以欧洲应该出点力。


俄罗斯的出招


俄罗斯一家法院要求该国一处加工哈萨克斯坦出口石油的黑海码头停止运营30天,防止可能造成的“环境损害”。


负责运营该码头的里海管道集团公司6日表示,它“被迫执行法院的裁决”,但计划对其提出上诉。


哈萨克斯坦约80%的出口石油要通过位于俄罗斯南部港口城市新罗西斯克的这个码头,该码头每年运输6700万吨石油。


这很要命,反过来直接加剧了欧洲的石油危机。


当然,哈萨克斯坦也表现得很无辜,并进行了反击。


当地时间7月8日,哈萨克斯坦总统卡托卡耶夫签署法令并宣布,该国退出1995年签署的独联体跨国货币委员会的协议。


逻辑上很顺,哈萨克斯坦亲欧,俄罗斯把哈萨克斯坦石油出口堵了,哈萨克斯坦反击表示无辜。


真实情况到底如何?下面是笔者的推测。


托卡耶夫是否效忠普京?


笔者直接抛出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


看看托卡耶夫怎么上台的,又是怎么稳固政权的就可以知道了。


托卡耶夫被广泛视为他的前任纳扎尔巴耶夫精心挑选的傀儡,纳扎尔巴耶夫于 2019 年下台,但其家族在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仍保持着影响力。


今年一月份哈萨克斯坦以油价过高为由,爆发流血冲突导致超过230人死亡,托卡耶夫寻求莫斯科帮助迅速平定局面。


当时,数以千计的年轻哈萨克人在多座城市集会,推倒纳扎尔巴耶夫的雕像,与警察发生冲突并冲进政府大楼。


托卡耶夫要求俄罗斯领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安组织)派遣2000军队平息骚乱。


结果,托卡耶夫极大地削弱了纳扎尔巴耶夫家族的影响力,成为了一位成熟、独立的领导人,但是这一切都归功于普京。


有人认为,他关于乌克兰分离主义者的言论,视为旨在转移西方注意力的精心策划的政治奇观的一部分,不过是一场避免对哈萨克斯坦制裁的游戏。


同时,有很多俄罗斯人通过哈萨克斯坦开设办事处并处理他们的资金以绕过制裁。


一位哈萨克斯坦分析家声称,哈萨克斯坦的外交表现是在托卡耶夫 2 月初访问莫斯科期间决定的,任务是向托卡耶夫展示一个独立和大胆的政治家、外交官,他勇敢地回答问题,同时采取独立的政治举措。


2022年6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全民公投中,该国选民们以压倒性多数票支持修宪,从而使总统托卡耶夫获得了政治资本,后者的目标是走出他的前导师、开国领袖纳扎尔巴耶夫的阴影。


新宪法取消了前强人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终身享有“民族领袖 ”的特权,并分散决策权,加强不同群体在国会的代表性,未来还禁止总统亲属担任公职。


这个改变,为连任埋下伏笔,让托卡耶夫巩固了权力


你们说,托卡耶夫会背叛普京吗?

别忘了2000兵力就可以再次被推翻!


CPC管道多次停运


哈萨克斯坦的CPC管道今年以来已经多次停运,6月15日,俄罗斯联邦紧急情况部(EMERCOM)与CPC集团曾分别宣布在新罗西斯克海域发现了不少来自二战的未爆弹药。


然而,到了6月18日,俄罗斯宣布,上述未爆弹药中,有些距离CPC管道入海口仅100米,为了清除它们,需“间歇性”停止该管道运营。(6月17日,托卡耶夫发表不承认顿巴斯两个共和国言论


3月22日, CPC管道还因暴风天气对码头设施的破坏而暂时全面停运,3月28日恢复部分运营;


在4月18日(即双方重启俄哈铁路前两日)哈萨克斯坦派遣代表团赴俄讨论抢修等事宜后,CPC管道经抢修在4月26日全面恢复运营。


这次又彻底停运了,这是在欧盟秘书长米歇尔打电话来之后。

可以看出,俄罗斯停运和托卡耶夫的表演配合相当默契,即停了欧洲的油,又不会让欧美制裁哈萨克斯坦。

根据哈萨克斯坦能源部长布拉特·阿楚拉科夫(Bulat Aqchulaqov)的说法,有两条石油出口途径不经俄罗斯:


1、往东通过中哈石油管道送至中国,

2、往西通过里海上的油轮,运进阿塞拜疆巴库,衔接已有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等管线,再往欧洲转运。


这两条线路东受限于现有管道规模,西受限于巴库港的运营能力,每月总共大约能额外运送25万吨(186.5万桶)原油,相当于一个月CPC管道的5%。


这就是哈萨克斯坦给欧洲留的石油。


欧洲新管道?


最后看一下请求欧洲帮忙建立的新管道到底是为什么?


里海通黑海的管道要经过格鲁吉亚,有亲俄罗斯的分离势力在,也就是说,这条管道依然受俄罗斯控制。


向南通往土耳其的管线,让人不禁想起天然气的土耳其流,实际上是让欧洲加大了对俄罗斯控制的石油天然气的依赖。


2020年1月,《美国能源大溃败, 从土耳其、北溪II、以及上海能源交易中心开始!》一文中就写过美国能源的溃败,其中介绍了土耳其流的作用。


这也是现在欧美能源危机的根源所在。


而这次哈萨克斯坦作为OPEC+的成员,普京一手扶持上来的领导人,俄罗斯军队平定的政变,难道会为了欧洲出卖自己的灵魂?


这大概率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的画饼,普京与托卡耶夫的双簧,却又是欧洲的救命稻草!


即使是谎言,也不敢戳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