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再度来袭:诸多类型女优排行

老省委书记李尔重的女儿跳楼自尽,他的悼文感动了无数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佛系”孟岩:无为投资之至简心法

黄鹏 交易门


孟岩的父母在银行工作,经常被摊派一些基金销售任务。熊市的时候,他们不得不掏钱买下没完成的部分。随着手里的基金越来越多,他们不知道怎么集中查看持仓收益。于是,身为北航计算机硕士的孟岩被动员起来,他为父母制作一份Excel表格,以便他们随时查看所持基金的当前收益率。

那是2005年,孟岩刚刚拿到微软的offer,加入MSN中国。他不太理解公募基金这个行业,但不得不抽出时间来应付父母布置的家庭作业。

在MSN中国,孟岩加入了一个前程远大的产品团队:MSN Messenger。那是当时全球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即时聊天工具,几乎每一个白领的电脑里都装着它。而QQ,这个跳动的小企鹅,当时只被视为中学生的玩具。

刚入职时,孟岩每天分析log日志,反馈给产品经理,为产品迭代搜集需求。他发现,Messenger的迭代节奏远远落后于QQ,这个在深圳成长起来的本土互联网公司。他们很难说服美国总部,为中国用户开发一些本土化的功能。

2006年,孟岩发现自己的A股账户开始挣钱,他父母也不再发愁股票型基金卖不出去。

那一年上证指数从1200点涨到接近2700点。在天涯社区等论坛,越来越多的网民开始讨论理财,包括如何在A股开户,如何认购基金。

“我来做一个产品,帮大家解决记账问题,这是一个好的idea吗?”孟岩问自己。

2007年1月,他和微软的两位同事开发了一款基金账本工具。3个月后他从微软离职,正式投入到web 2.0的创业中。

孟岩打算做一个基金理财社区:财帮子。这是他献给公募基金行业的第一个作品。用户注册后只要填写自己购买基金的名称、份额和买入时的价格,每天登录就能看到最新的持仓收益。

这个网站有着强烈的理工男风格,Slogan可爱又直白:你的理财好帮手。



心中有锚

   

“我们大概在半年的时间,差不多做到07年10月份的时候,正好牛市的时候,做了有将近100万的用户。在专业基金圈里的口碑非常不错。”孟岩回忆说。他们很快拿到美国一家著名VC2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

2018年,我在北京北四环外的一个创业园里见到孟岩。这里过去是某无线电仪器厂的厂房,现在被一堆互联网公司和茶餐厅占领。我照着地址推开其中一扇门,看到入口处的茶水间摆着微波炉和零食架,上面有康师傅方便面和黄飞红花生。进门右手边是一排长长的电脑桌,上面每隔两米就立着一台显示器。电脑桌尽头的椅子上躺着一只花皮猫,名字叫“铁锤”。我被引导到一间挂着“八心八箭”牌子的会议室。

孟岩的粉丝里不少是理性的中产阶级,他们持有合理的投资预期,不追求疯狂回报。

很快,孟岩端着一杯茶出现了,他身材消瘦,动作轻快,刚刚爬过40岁的门槛,那一头长发被按照中年人的标准剪短了。他提醒我穿上外套。

 “外面太冷,小心感冒。”

孟岩说话的时候,眼神蒙着一层知识分子式的忧郁,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冥想中。只有两种情形会让他的眼睛会突然亮起来:谈论价值投资的时候,或者他支持的球队夺冠了。

财帮子起势很快,转折也令人猝不及防。 2008年,投资方突然要求撤资。华尔街从贝尔斯登被收购的事件中闻到了灾难的味道。孟岩的公司陷入危机,他的网站难以为继。

恰好在2008年,A股暴跌。孟岩的股票基本上都在亏钱,最多的一只亏损超过90%,“非常非常惨”。

痛苦到极点,孟岩什么也做不了,于是就看书。2006年孟岩读格雷厄姆的《证券分析》,书中关于上世纪20年代美国证券市场的冗长叙述很快让他失去兴趣。更重要的是,股票还在蹭蹭地涨,那些挣到大钱的人似乎都没有看过这本书。2008年,他读了《证券分析》,还读了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等诸多价值投资经典著作。

“回到上世纪二十年代,咱们把现在的知识归零,所有人都会认为股市是个赌场。每天买卖的依据是什么?格雷厄姆提出了安全边际,提出市场先生,我觉得这个太天才了,太伟大了。”说这段话的时候,孟岩语气里散发着被启蒙的幸福。他形容格雷厄姆的出现,“好像一间屋子里突然照进一束光,让你心中有锚”。

而他之前的投资是没有锚的。买完一只股票,每天等着它涨。

自此孟岩开始独立的股票研究。他写了一个程序,详细计算投资收益率,包括时间加权和资金加权。这个习惯保留到今天。他能准确说出自己某个时间段内的准确收益率,这让他的投资有了准确的刻度。他选择成为一个价值投资者,用他的话讲,“我比别人更早走上了大道”。

“他活得像个价值投资者。”这是华尔街基金经理之间的一句玩笑话,形容某个同行省吃俭用,不买价格超越内在价值的商品。孟岩一直这么活着,他在很长时间内都开着一辆大众高尔夫,不舍得往自己的茶杯里加一把枸杞。



天台

   

大量阅读价值投资著作的2008年,孟岩还在北京参加一个价值投资讨论小组。当时大家倾向于四只股票:格力、天士力、恒生电子,还有中国平安。“当中最不看好的其实是格力,就是因为它的天花板太低,想象空间太小。”

时间证明,正是格力让孟岩挣到了最多的钱。他也曾经持有过百度、腾讯等利润高增长的企业,但都没拿住。“格力最有意思的一点是它一直低估。它业绩的增长率一直蛮高的,但它的市盈率一直是十几倍,我为什么在一只低估的股票上赚到了钱?后来我想明白了,是因为它一直低估,所以我一直卖不出去。”

但另一只价值股让孟岩的战绩险些归零。他加了很高的杠杆买入一只香港蓝筹股,不到一年时间获取数十倍的收益。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那只港股开始了长达6个月的下跌,终于击穿了孟岩的成本。在即将爆仓时,他清空了仓位。

一个月后,那只股票却创了新高。

“港股的底是尖的,A股的底是圆的。港股的底是被我们那样拼命出逃的人砸出来的,等我们出完货,它其实很快就会上去。因为我必须保命。”孟岩笑着说。

在人生的至暗时刻,孟岩走上了上地某写字楼的天台:“不是去跳楼,当时就觉得想找个地方清空一下大脑。那会儿想得最多的就是这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因为之前赚的钱太容易了。之前非常非常快地滚到了几千万的级别,那是2011年的时候,而且是大几千万的级别。那大几千万又在非常非常短的时间内变成了小百万的级别,只有本金了,全都没有了。”

孟岩研究起了自己的投资行为,他每天要花大量时间做功课:行业调研、个股信息追踪、安全边际的判断……还要在克服自己的心理弱点。

“我每次自我感觉好的时候,就离吃大亏不远了。比如我想买一个手机,我不是没钱,就是想通过一波操作挣出来,结果那一笔一定是亏。”

尽管股票投资战绩还算出色,但一想到错过的那些大钱,孟岩总觉得这像是个玩笑。他分不清楚从市场中赚到的钱里,有哪些来自他的能力,哪些来自运气。他渴望找到一个更加系统的、稳定盈利的投资策略。于是,他基本放弃了个股研究。

2010年以后,他逐渐将钱从股市中撤出,放进了公募基金。他发现,在一个熊牛周期下来,偏股型基金大多都有15%以上的平均年化收益率。

他分析过财帮子用户的数据,发现大多数基民也是亏损的。他们在牛市中蜂拥入市,熊市中相互踩踏着逃离,行为模式和股市中的散户如出一辙,最后成为被收割的“韭菜”——尽管孟岩特别厌恶“韭菜”这个说法。

与此同时,孟岩开始为家庭规划新的未来,他一边经营公司,一边办理移民申请。财帮子之后他还做过一个产品:FrontLog,一款基于iOS的办公协作工具。在递交申请后漫长的等待期,他接到一位基金行业前辈的电话,邀请他一起做基于互联网的金融科技产品。

最初他拒绝了。他没想好怎么做。



且慢

   

孟岩认为炒股是一种比存钱在银行收益更高的理财方式。和买基金相比,炒股更加刺激。

他开过A股、港股和美股账户,体验了伴随着大盘涨跌的狂喜和失望,最终回到原点:公募基金行业。

接到前辈电话后,孟岩一直在琢磨散户投资人的困境。他留意到,中国民众存款中的大部分流入了房市,剩余的钱拿来理财时。他们面对股票、政府债券、货币型基金、股票型基金等产品时,无法管理自己的预期,也不知道如何规避风险。

“中国公募基金成立以来偏股型平均年化收益15%+,但70%+的基民赔钱。这之间的原因是在产品端和销售端间,我们缺乏良好的投顾服务。”想通这一点,孟岩觉得可以和前辈一起做点事情。

新项目叫“且慢”,取意“慢即是快,少即是多”。他们严选市场上不同风格的投资策略,推出各类公募基金组合。用户根据自己的偏好选择,跟随主理人操作。

在创业园中,经常能看到几只猫咪躺在这个招牌下晒太阳,很多人以为这是一家咖啡馆。新公司最初的办公地点在中关村一家宾馆中,之后才搬到这里。

孟岩颠覆了基金销售的一些规则。用户打开网站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朴素的白底界面,没有业绩排名,没有红包促销。他去掉了一切喧闹的销售元素。他希望用户抱着合理的投资预期,在熊市里面慢慢地投入,在牛市里收获,赢得一个中长期来看15%左右的年化收益率。

“这就是我十年间形成的投资观。”孟岩说。

他本来打算自己操盘一支组合,但很快放弃了,因为别的主理人做得足够好,他自感无法超越。

这对孟岩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变。尽管他仍然热爱投资,但面对市场先生间歇性的狂躁和消沉,他选择了退身到幕后。



“吃掉自己做的狗粮”

   

孟岩的第一波用户来自于一款明星产品“长赢指数投资”,主理人是孟岩的“网友”、大V“ETF拯救世界”。第一次“发车”时,巨大的流量冲垮了服务器。

知名IT博主冯大辉与孟岩是十多年的老友。他在知乎上写道:“中国做公募基金的,多少都是带点儿情怀在坚持。因为公募基金千分之几的利润决定了这个行业真的不赚钱。长赢计划定期,不定额,只在低估的时候买入,适合想踏实赚钱的普通投资者。”

孟岩说,不到两年,他们的资金规模已经超越了大多数同行。他正在慢慢挖掘护城河,尽管这个行业毛利率很低,就像格力一样。“从商业模式上讲,我们其实是代销,毛利只有2‰、3‰的样子。”

孟岩延续了自己实证研究的风格,在自己的公众号上,每周都会贴出持仓收益截屏,跟截屏一起发送的还有读书心得、人生感悟、晒猫照片。孟岩似乎尝到了“粉丝效应”,已经有不少用户能通过照片分辨出“铁锤”和“老板”——公司收养的两只出镜率颇高的流浪猫。

看投资书籍,是孟岩唯一从青年时代保留至今的爱好。他最近推荐的一本书是《投资中最简单的事》。他很认同书中“先胜而后求战”的观点——这是引用孙子的话。作者邱国鹭(高毅资本创始人)主张,在行业胜负格局已定的情况下,再选择个股。

两次创业的经历,让孟岩学会用内部视角去审视一家公司,发现它的核心价值,从而解决价值投资最核心的问题:如何判断一家公司是不是好公司,以及如何给一家好公司定价。他说,鉴别一家好公司,或许需要一副被人生经历和时间校正过的眼镜。

比如当年在MSN的阴影下成长起来的腾讯,如今市值已经排到全球第五,而MSN已经在4年前退出了中国。以通讯器材起家的华为,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生产商。

“他们先是以低毛利甚至免费策略抢占市场,尽管产品质量或许难以和洋货相比,但他会快速迭代,想到什么修改,马上就做。国外的公司有非常非常长的决策链。”这是十多年前孟岩预感到并投身其中的时代风口,“一样的道理,我们的投资成功也要拜大时代所赐。”

眼下,孟岩的重心在做一家自己的“好公司”。

和当年买了基金不知道怎么随时查看收益率的父母相比,新一代中产家庭更加主动地获取理财知识,投资欲望也更加强烈。相对应,中国公募基金1998年诞生以来,数量已超5000只,管理资产规模超12万亿元。孟岩认为,A股的散户交易为主的特点将逐渐被“机构市”取代,而他打算在这个行业慢慢地走下去。

这一次,孟岩将自己的钱都放进自家产品中。用他的话讲,这叫“吃掉自己做的狗粮”。

多看一眼

“芯痛”!半导体人才都搞金融去了?

“港币保卫战”的深度思考

吃着包子被开除,春东二人组的“算法”革命

中国90后交易员的东京物语

*往期主角回顾:

徐宁 | 韩超 | 向勇 | 关工 | 宗旺 | 张展 | 比歌 | 查尔斯 | 墨有鱼 |曾盛敏 | 谢飞 | 麦克 | 夏淼 | 文波 | 杨朱 | 佩里 | 迪恩 | 陈达 | 柯安迪 | 魏嘉 | 王磊 | 克劳德 | 晚枫 | 杨春 | 婷姐 | 周密 | 曹晋波 | Alan | 刘夏 | YY | 韦哥 | Samuel | 李奥 | 汤隆 | 思凯 | 董可人 | 慧哥 | 索超 | 石枫 | 罗烜 | 邹志峰 | 陈旭飞 | 无谓君 | 萧雳 | 裘慧明 | MC | 李云 | 艾伦 | 李佐凡 | 峰哥 | 杜迁 | 王轩 | 蔡庆 | 王啸 | 小萨 | 童威 | 樊瑞 | Sky | 虎哥 | 薛永 | 胖虎 | 陆挺 | 许韬  | 巍子 | 土匀 | 闫安 | 张文 | 章友 | 马麟  | 马文亚 | 李轶睿 | 朱武 | 蒋敬 | 王辰 | 波特 | 陈韵 | 国泰 | 陈理 | 袁骏 | 徐英武 | 蔡华 | 但斌 | 神男 | 诸葛 | 徐东升 | 曹磊 | 朱晓军&邓海峰 | 吴悦风 | 小齐 | 洪灏 | 李骧 | 肖辉 | 雷春然&黄耀东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