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仓惊魂:女中产割肉纪实

不觉春晓 交易门

国庆后的上海一场秋雨一场凉。比天气更凉的是股市。还好因为几天前高层领导喊话打气,本周一,A股迎来短暂反弹。

事情就发生在这个周一的中午。我正坐下打算和同事一起吃午餐,突然接到巴姐电话。

你如果现在没事,能陪我去一趟南京路吗,我有点急。”她劈头盖脸就来这么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从电话中,我隐约听出巴姐语气紧张。

我认识巴姐快10年了。她在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工作,为人古道侠肠,对朋友总是热心给予意见。最重要的是,巴姐衷爱价值投资,朋友戏称她为“女巴”。

巴姐有事,不能袖手旁观。我几口解决午餐,不到10分钟,巴姐坐着滴滴到了门口。

一辆白色的比亚迪,巴姐坐在后排,脸色惨白。身边放着一包没打开的外卖。塑料袋外贴着的票据上,沾着雨水。看来她刚拿到外卖,就出门了。

巴姐虽然收入不错,但坚守80后节俭作风,平时严格搭地铁公车出行。今天居然愿意打车,还要从浦东打到浦西。这说明事态严重。

怎么了?我一上车,就问巴姐。

巴姐双眼发红,神情严肃说:“股票可能出问题了。

在接下来的两分钟,巴姐有点结巴地给我解释了她的处境。

巴姐约一年前在H信证券开了户。

H信证券?我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巴姐。你怎么会去那里开户?

H信证券是H信集团下券商。H信集团作为民营能源巨头,从2014到2017年连续四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集团董事长被称为中国最神秘的世界500强掌门人。然而,今年春天,董事长被调查了。

此后,包括上海H信在内的“H信系”卷入了违约、评级下调、股权冻结、诉讼等一系列事件,风波不断。

新闻铺天盖地,天哪,巴姐,你没看到吗?

巴姐跟我解释,开户是银行客户端推荐过去的。新闻她当然看到了,但她并没有认为这会影响到证券公司,毕竟是受证监会监管的机构。她还专门打电话去询问,客服说运行正常,大不了也就是换股东。

当然,H信集团老大出事时,巴姐没有立即斩仓的重要原因 ,就是今年股市一直跌跌不休。

巴姐深深拜服于价值投资的理念,坚信自己的蓝筹白马潜力无穷,只是暂时波动,她对基本面充满信心,并且甘于忍受账面浮亏。

就在几天前,港股王腾讯大跌时,巴姐还在她的群里告诫大家,风险分两种,一种是价格暂时波动的风险,一种是本金完全损失的风险。“现在越跌,其实我们是越安全了。”她说。

然而,巴姐的淡定也只持续到今天上午。

她登录进券商App,发现无法交易。App出错倒也可以理解。巴姐打电话给客服,竟然没有人接。没人接,巴姐就继续打。打了一个多小时,也还是没有人接。

巴姐一下就慌了。联想起之前一系列负面新闻,脑中上演对方已跑路、自己的血汗钱全部泡汤的戏。

这下她可吓得不轻,她在上海没有买房。多年工作积蓄,一大半都在股市。这要是真的跑路了,她想都不敢想。

警钟拉响,巴姐进入维权模式。她上网查到证券公司办公地点,马上打了一个车。打完车,又给我打电话,因为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让我陪她去壮壮胆。

我很想安慰巴姐,你别担心,肯定就是App出故障,过几个小时就好了。

但无奈,我最近也读了太多P2P平台爆雷的新闻,满脑子都是投资者维权的套路,心情起伏不平。

着急之下,我还掏出手机搜了一下H信证券的新闻。读了两则新闻,我的脸也白了。

这一路飘着雨,从浦东到浦西,司机开得摇摇晃晃,我心情忐忑,还有点晕车。

半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巴姐从网站上找来的地址。巴姐下车,肩上挎着有点褪色的黄色旧包包,手里还拎着那盒没吃的外卖。

大楼地段还算核心,但外表陈旧,保安不帅,果然是D级券商的派头。最恐怖的是,门口站了一群莫名其妙的人,似乎正在生气地议论什么。

巴姐开始打鼓了,说:那些人不会也是来维权的吧。

我壮着胆说,你别瞎猜了。咱们先上去看看,找到人再说。

巴姐拉着我,跟着一个小白领就冲进了门禁,跨进电梯间。我心虚地瞟了一眼前台的保安。但都要去维权了,谁还顾得上登记?

到了该楼层,出门往左,门口赫然挂着H信的牌子,也有看似工作人员的人若无其事地进进出出。我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公司没跑啊。

一个小姑娘正要往里面走。巴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住小姑娘就开问,你们这是H信客服吧?小姑娘莫名其妙地盯了我们两眼,说你们找谁?

巴姐噼里啪啦,说明来意。小姑娘说不好意思,客服不在这一层,你们要如此这般,往下两层。那才是我们营业部。

说完,小姑娘就若无其事地走回桌前,拿出毯子,要准备午睡的架势。

我们自觉离开,又下到客服部的楼层。外表看来,一片风平浪静。我和巴姐走进门,一个戴着工牌的年轻人出来。

巴姐毕竟还是知识分子,虽然内心万般焦急愤怒。像机关枪一样表达自己意愿时,还是保持了基本的风度和礼貌。

对方听完来意,恍然大悟,拍拍头说:哦,对不起,今天我们的App出故障了。技术部正在加紧修复。如果你们着急交易,可以用电脑端的交易程序。

什么?App坏了。所以,不是跑路吗?

听到这算是好消息的坏消息,巴姐一下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反应。

“那你们电话怎么一上午没人接?”我生气地问。

“我们客服电话被打爆了,可能就没接到,真不好意思。”小妹一脸歉意。

巴姐生气了:“不是打不通,是没人接。而且你们出这么严重的故障,客户完全联系不到你们,连个主动的通知也没有,这完全不能接受好吗?”

小姑娘听了理解地点点头,说哦是,这个有道理,我跟他们客服反映一下。真是不好意思。

我的天,我在一旁也听得有点生气了。“你们至少也该给客户发个短信,或者在App出个通知吧!”

巴姐皱皱眉,又小声问这个工作人员:你们现在到底行不行啊,H信集团这个事….

她那突然变低的音调,神秘的神情,好像是在讲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

小姑娘老练地回答说,母公司有情况,但我们是正常运营的。你放心,你的钱是安全的。

“维权”维到这,巴姐和我大眼瞪小眼。

公司没跑路,钱应该还在,人家也在努力维修App了。我也忘了提议要见见领导之类的。要不,回去吧?

问题好像解决了,但好像还没彻底解决。回程路上,巴姐一路沉默着,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

我说,巴姐,要不你还是换个券商吧。这里是上海啊,金融中心啊,那么多券商,愿意服务你的数都数不过来,你干嘛要找个D级的?

巴姐连连点头。

位于上海徐汇区的H信大院,傅淳强手绘

“维权”第二天早上,巴姐就果断斩仓了。这速度真的炫目。

我很难判断这是不是理性的决定。低位斩仓跟巴姐的价值投资理念背道而驰。尽管她因此躲开了本周的继续下跌。

但巴姐告诉我,经过前一天的折腾,她突然领会到了她从没考虑过的风险——对手方风险。交易门死忠粉的她,翻出之前我对前高盛交易员袁骏的专访。

她重新读了2008年金融危机中,袁骏处理和雷曼兄弟对手盘的那一段。“从来没理解他讲的counter-party risk,今天总算懂了。”她告诉我。

更重要的是,巴姐开始承认自己能力的极限。

今年以来,面对瞬息万变的宏观大局,波动加剧的A股港股,有点投资的朋友,都绷紧了神经,稍微一点风吹草动,个个如惊弓之鸟。

明显,巴姐对外部事件反应迟钝:H信集团老大被调查时,她早就该换券商走人。她对突发事件表现惊恐:就算出事,她那天选择去公司维权有用吗?在这个时间点斩仓明智吗?

种种迹象足以说明,她在做的事,已经超出她的能力范围。巴姐也许是一名优秀的程序员。但投资,或许真不是她该做的事。

当晚,巴姐给我传来的一篇深度报道《消失的金钱》。这是一篇针对P2P爆雷平台的调查,采访了多名把积蓄放进平台,最后血本无归的投资者。

出乎我意料,文章采访的受害人中,许多都是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包括大学老师。他们因为不满足银行理财的平庸收益,投了承诺给“高收益”的平台。好几个人存几百万进去,就是因为被“送手机”的宣传吸引。投之前,他们还煞有介事地做了“尽调”,实地考察,当时还很为自己的抉择骄傲。

巴姐发来的另外一篇维权故事,情节惊人的雷同。“难友们”坐着硬座从外地去北京找徐明星维权。投资虚拟货币平台OKEx亏了1.2亿的重庆币友杨静说:其中4000万“愿赌服输”,另外8000万她认为是被OKEx操纵爆仓的。她不愿意认。

但比文章更让人深思的,是巴姐发来的读后感:

其实我跟这些投爆雷平台的人真的没什么两样。我跟他们一样的脆弱,慌张,贪婪,盲目。同样地高估自己。我们真的理解自己承担的风险吗?我真的理解这个市场吗?我们费尽心思追逐所谓超额收益,以为会有安全感,真的不是南辕北辙吗?”她问我。

我无言以对。但我想,对这些答案,巴姐也已经有了答案。

巴姐的群再也没人讨论巴菲特了。

多看一眼

深圳故事,从一万到一亿

巨亏时,他们是怎么挺过来的?

“快钱有毒”,沪漂女销售的10年

“弄潮儿”袁骏:正该乘“风”破浪时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斩仓惊魂:女中产割肉纪实

    不觉春晓 交易门

    国庆后的上海一场秋雨一场凉。比天气更凉的是股市。还好因为几天前高层领导喊话打气,本周一,A股迎来短暂反弹。

    事情就发生在这个周一的中午。我正坐下打算和同事一起吃午餐,突然接到巴姐电话。

    你如果现在没事,能陪我去一趟南京路吗,我有点急。”她劈头盖脸就来这么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从电话中,我隐约听出巴姐语气紧张。

    我认识巴姐快10年了。她在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工作,为人古道侠肠,对朋友总是热心给予意见。最重要的是,巴姐衷爱价值投资,朋友戏称她为“女巴”。

    巴姐有事,不能袖手旁观。我几口解决午餐,不到10分钟,巴姐坐着滴滴到了门口。

    一辆白色的比亚迪,巴姐坐在后排,脸色惨白。身边放着一包没打开的外卖。塑料袋外贴着的票据上,沾着雨水。看来她刚拿到外卖,就出门了。

    巴姐虽然收入不错,但坚守80后节俭作风,平时严格搭地铁公车出行。今天居然愿意打车,还要从浦东打到浦西。这说明事态严重。

    怎么了?我一上车,就问巴姐。

    巴姐双眼发红,神情严肃说:“股票可能出问题了。

    在接下来的两分钟,巴姐有点结巴地给我解释了她的处境。

    巴姐约一年前在H信证券开了户。

    H信证券?我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巴姐。你怎么会去那里开户?

    H信证券是H信集团下券商。H信集团作为民营能源巨头,从2014到2017年连续四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集团董事长被称为中国最神秘的世界500强掌门人。然而,今年春天,董事长被调查了。

    此后,包括上海H信在内的“H信系”卷入了违约、评级下调、股权冻结、诉讼等一系列事件,风波不断。

    新闻铺天盖地,天哪,巴姐,你没看到吗?

    巴姐跟我解释,开户是银行客户端推荐过去的。新闻她当然看到了,但她并没有认为这会影响到证券公司,毕竟是受证监会监管的机构。她还专门打电话去询问,客服说运行正常,大不了也就是换股东。

    当然,H信集团老大出事时,巴姐没有立即斩仓的重要原因 ,就是今年股市一直跌跌不休。

    巴姐深深拜服于价值投资的理念,坚信自己的蓝筹白马潜力无穷,只是暂时波动,她对基本面充满信心,并且甘于忍受账面浮亏。

    就在几天前,港股王腾讯大跌时,巴姐还在她的群里告诫大家,风险分两种,一种是价格暂时波动的风险,一种是本金完全损失的风险。“现在越跌,其实我们是越安全了。”她说。

    然而,巴姐的淡定也只持续到今天上午。

    她登录进券商App,发现无法交易。App出错倒也可以理解。巴姐打电话给客服,竟然没有人接。没人接,巴姐就继续打。打了一个多小时,也还是没有人接。

    巴姐一下就慌了。联想起之前一系列负面新闻,脑中上演对方已跑路、自己的血汗钱全部泡汤的戏。

    这下她可吓得不轻,她在上海没有买房。多年工作积蓄,一大半都在股市。这要是真的跑路了,她想都不敢想。

    警钟拉响,巴姐进入维权模式。她上网查到证券公司办公地点,马上打了一个车。打完车,又给我打电话,因为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让我陪她去壮壮胆。

    我很想安慰巴姐,你别担心,肯定就是App出故障,过几个小时就好了。

    但无奈,我最近也读了太多P2P平台爆雷的新闻,满脑子都是投资者维权的套路,心情起伏不平。

    着急之下,我还掏出手机搜了一下H信证券的新闻。读了两则新闻,我的脸也白了。

    这一路飘着雨,从浦东到浦西,司机开得摇摇晃晃,我心情忐忑,还有点晕车。

    半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巴姐从网站上找来的地址。巴姐下车,肩上挎着有点褪色的黄色旧包包,手里还拎着那盒没吃的外卖。

    大楼地段还算核心,但外表陈旧,保安不帅,果然是D级券商的派头。最恐怖的是,门口站了一群莫名其妙的人,似乎正在生气地议论什么。

    巴姐开始打鼓了,说:那些人不会也是来维权的吧。

    我壮着胆说,你别瞎猜了。咱们先上去看看,找到人再说。

    巴姐拉着我,跟着一个小白领就冲进了门禁,跨进电梯间。我心虚地瞟了一眼前台的保安。但都要去维权了,谁还顾得上登记?

    到了该楼层,出门往左,门口赫然挂着H信的牌子,也有看似工作人员的人若无其事地进进出出。我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公司没跑啊。

    一个小姑娘正要往里面走。巴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住小姑娘就开问,你们这是H信客服吧?小姑娘莫名其妙地盯了我们两眼,说你们找谁?

    巴姐噼里啪啦,说明来意。小姑娘说不好意思,客服不在这一层,你们要如此这般,往下两层。那才是我们营业部。

    说完,小姑娘就若无其事地走回桌前,拿出毯子,要准备午睡的架势。

    我们自觉离开,又下到客服部的楼层。外表看来,一片风平浪静。我和巴姐走进门,一个戴着工牌的年轻人出来。

    巴姐毕竟还是知识分子,虽然内心万般焦急愤怒。像机关枪一样表达自己意愿时,还是保持了基本的风度和礼貌。

    对方听完来意,恍然大悟,拍拍头说:哦,对不起,今天我们的App出故障了。技术部正在加紧修复。如果你们着急交易,可以用电脑端的交易程序。

    什么?App坏了。所以,不是跑路吗?

    听到这算是好消息的坏消息,巴姐一下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反应。

    “那你们电话怎么一上午没人接?”我生气地问。

    “我们客服电话被打爆了,可能就没接到,真不好意思。”小妹一脸歉意。

    巴姐生气了:“不是打不通,是没人接。而且你们出这么严重的故障,客户完全联系不到你们,连个主动的通知也没有,这完全不能接受好吗?”

    小姑娘听了理解地点点头,说哦是,这个有道理,我跟他们客服反映一下。真是不好意思。

    我的天,我在一旁也听得有点生气了。“你们至少也该给客户发个短信,或者在App出个通知吧!”

    巴姐皱皱眉,又小声问这个工作人员:你们现在到底行不行啊,H信集团这个事….

    她那突然变低的音调,神秘的神情,好像是在讲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

    小姑娘老练地回答说,母公司有情况,但我们是正常运营的。你放心,你的钱是安全的。

    “维权”维到这,巴姐和我大眼瞪小眼。

    公司没跑路,钱应该还在,人家也在努力维修App了。我也忘了提议要见见领导之类的。要不,回去吧?

    问题好像解决了,但好像还没彻底解决。回程路上,巴姐一路沉默着,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

    我说,巴姐,要不你还是换个券商吧。这里是上海啊,金融中心啊,那么多券商,愿意服务你的数都数不过来,你干嘛要找个D级的?

    巴姐连连点头。

    位于上海徐汇区的H信大院,傅淳强手绘

    “维权”第二天早上,巴姐就果断斩仓了。这速度真的炫目。

    我很难判断这是不是理性的决定。低位斩仓跟巴姐的价值投资理念背道而驰。尽管她因此躲开了本周的继续下跌。

    但巴姐告诉我,经过前一天的折腾,她突然领会到了她从没考虑过的风险——对手方风险。交易门死忠粉的她,翻出之前我对前高盛交易员袁骏的专访。

    她重新读了2008年金融危机中,袁骏处理和雷曼兄弟对手盘的那一段。“从来没理解他讲的counter-party risk,今天总算懂了。”她告诉我。

    更重要的是,巴姐开始承认自己能力的极限。

    今年以来,面对瞬息万变的宏观大局,波动加剧的A股港股,有点投资的朋友,都绷紧了神经,稍微一点风吹草动,个个如惊弓之鸟。

    明显,巴姐对外部事件反应迟钝:H信集团老大被调查时,她早就该换券商走人。她对突发事件表现惊恐:就算出事,她那天选择去公司维权有用吗?在这个时间点斩仓明智吗?

    种种迹象足以说明,她在做的事,已经超出她的能力范围。巴姐也许是一名优秀的程序员。但投资,或许真不是她该做的事。

    当晚,巴姐给我传来的一篇深度报道《消失的金钱》。这是一篇针对P2P爆雷平台的调查,采访了多名把积蓄放进平台,最后血本无归的投资者。

    出乎我意料,文章采访的受害人中,许多都是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包括大学老师。他们因为不满足银行理财的平庸收益,投了承诺给“高收益”的平台。好几个人存几百万进去,就是因为被“送手机”的宣传吸引。投之前,他们还煞有介事地做了“尽调”,实地考察,当时还很为自己的抉择骄傲。

    巴姐发来的另外一篇维权故事,情节惊人的雷同。“难友们”坐着硬座从外地去北京找徐明星维权。投资虚拟货币平台OKEx亏了1.2亿的重庆币友杨静说:其中4000万“愿赌服输”,另外8000万她认为是被OKEx操纵爆仓的。她不愿意认。

    但比文章更让人深思的,是巴姐发来的读后感:

    其实我跟这些投爆雷平台的人真的没什么两样。我跟他们一样的脆弱,慌张,贪婪,盲目。同样地高估自己。我们真的理解自己承担的风险吗?我真的理解这个市场吗?我们费尽心思追逐所谓超额收益,以为会有安全感,真的不是南辕北辙吗?”她问我。

    我无言以对。但我想,对这些答案,巴姐也已经有了答案。

    巴姐的群再也没人讨论巴菲特了。

    多看一眼

    深圳故事,从一万到一亿

    巨亏时,他们是怎么挺过来的?

    “快钱有毒”,沪漂女销售的10年

    “弄潮儿”袁骏:正该乘“风”破浪时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