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装睡的人

港媒:惊心动魄,近年,美国对新疆“间谍战”,超乎想象!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又见花椒红

2017-12-06 赵富萍 清风a明月 清风a明月


又见花椒红


文/赵富萍


处暑前后,一嘟噜一嘟噜似红豆、若玛瑙般的花椒,便热烈着、灿烂着,傲然悬挂于季节的枝头。每当此时,那直逼人眼的艳红,总让我忆起年少时剪花椒的艰苦岁月。


母亲自打年轻时起就身体娇弱,几乎干不了什么力气活。每逢暑假,当别人家的孩子都在打沙包、滚铁圈,或是上蹿下跳捉迷藏时,我和姐姐得紧赶着把暑假作业完成了,然后帮衬母亲做部分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家人平日里铺盖的被褥拆了,拿到村外的小河里去洗干净。为了抢到“有利”位置,每次洗衣时必须比平时更早地吃过早饭,再一路冲刺,争取比她人先到一步。在那条通往河沟的羊肠小道上,被小石子滑倒是常有的事,但无论摔得多疼,总是爬起来拍掉身上的土又捡起脏衣服接着跑。那年头老百姓的洗衣粉、肥皂都得省着用,我们只能凭力气,并借助木棒槌把衣物上的污垢洗掉。日头好的天气,小河两边常常人头攒动、欢声笑语,锤打衣服的声音此起彼伏,传得悠远。我们的小手被河水泡得满是褶皱,被洗衣石磨得红到发青。打小干活就实诚的我,总想少用肥皂还要把衣服洗干净,费时费力自不必说。常常是日落西山、蛙鸣四起时才收起干衣服往家赶,遥望村庄中已是灯光点点。母亲做好一锅飘香的米琪在院外一遍遍翘首张望。有时实在等不及了就朝着河沟的方向一遍遍喊我的乳名。让我在擦黑的天幕下一边赶路,一边感受着母爱。


第二件事是把全家一年要吃的口粮(麦子)一瓢一瓢舀到院门前的石钵里,用石杵一上一下把小麦中残余的小土疙瘩和个别麦壳捣碎,然后再舀入簸箕把碎石捡出来,把土和麦壳簸去,以便冬春父亲直接扛到村里的磨坊磨成面粉。常常因去土扬壳弄得人灰头土脸;因石杵无数次地起落累得人腰酸胳膊疼,晚上躺下就像浑身散了架一样。大人看到我和姐姐相互捶腰解乏时,总会说:“一个小孩子哪里还有腰?!赶快拔猪草去。”那时候家长的话几乎就是“圣旨”,哪里还敢争辩?!拿起筐子就出院了。不像现在的孩子,和家长平等对话。

最让人心怯的是暑期做得最后一件事——剪花椒。相比而言,前两件事都不在话下。



父亲是个勤劳又精通农活的庄稼汉,每年在适合的时节,都要给每棵花椒树根上灌一担茅粪,再浇上充足的水。树在“吃”了“补品”后,自然生长得高大杆粗,且果实繁茂肥硕。每到花开的季节,如米兰般貌不惊人却也沁香袭人的花儿竞先开放。秋风到处暑之间,结出的果实渐渐长大,且由青到粉,最终变成艳红。有的甚至急着在枝头就“开口笑了”,露出怀抱里油光发亮的“黑娃娃”。这时候,就到了花椒收获的季节。


天刚蒙蒙亮,姐妹俩在酣睡中被母亲叫醒,起床后开始一人打扫庭院,一人拾掇居室,待里里外外都收拾干净,洗脸梳头后,早饭熟了。狼吞虎咽至腹饱,无论日头多毒都要穿上长裤长袖,拿起头一天晚上预备好的旧床单、剪刀、长把镰刀,灌上一小壶凉水,我们就出发了。


到了地头,用镰刀把树根周围的杂草除了,把床单铺到树下清理过的地面上,树身周围大嘟噜的花椒伴着清脆的剪刀声纷纷落下。红艳艳的花椒把两位少女圆圆的脸蛋映得绯红。


高处和枝头的椒果就有了挑战性。我们得使出猴子的机灵劲爬上树,找到一个能站得住的制高点,身体屈就于弯杆曲枝间,小心操作。总是很谨慎地侧身、扬头、弓腰……各种姿势用尽,难免还是会被满树的椒刺扎破或划伤皮肤,麻疼麻疼地。被剪刀磨破了的血泡疼得更钻心,但仍得咬住牙接着干。最让人头疼的是手够不着的地方,得用镰刀轻轻钩拽到身前,用个人力量或双人配合,巧妙地将它们全部“擒获”。


热辣辣的太阳升至头顶,越晒越毒,一壶水早就喝干了,肚子也开始咕咕叫的时候,该收工回家了。把床单四角一系,剪下的花椒就被裹成两个大大的包袱。年长一点的姐姐总是先帮我把包袱背上肩。那一刻,瞬间觉得背上被包袱上顶出的刺扎得生疼,但也只能稍稍挪挪位置,弯着腰将就着一步一步沿着山路往家走。每走一步冒出的刺扎一下,包袱似乎变得越走越重,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地上落,脸胀得像擦了比花椒更红得胭脂。又渴又饿,回家的路变得艰难而漫长……


但再累也不敢歇脚,一是天实在太热,干巴巴的崎岖山路上找不到一个阴凉地。最主要的是包袱一旦放下,就沉得再也放不到肩背上了。


午饭后累得一挨枕头就进入了梦乡。无奈梦做到半截又被母亲叫起来,要择花椒了。剪回家的花椒是不能捂着的,得尽快把枝叶和椒果分捡开,晾晒到阳光下,这样及时处置才能保证花椒色泽红、品相好。每到这个季节,椒香就会弥漫了整个小院的角角落落。浓浓的,香香的。


岁月易逝,回忆永存。过往的经历,让我在又见花椒红的日子里,回味无穷……

作者简介:赵富萍,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起利用业余时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曾在《格言》《足迹》《鸭绿江》等国家级刊物发表。在全国的各大报纸如《新民晚报》《金陵晚报》等均有刊登。著有个人作品集《追赶阳光》。


清风a明月投稿邮箱:

747310751@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