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世钰 | 这是凌晨四点零八分的中国(诗一首)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现场有坏人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办案时遇到的那些精神病犯罪嫌疑人

2018-02-05 LCC 京律师


在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人在看报纸,另外两个人不停地在做撒网、收网、把网里的捕获物择出来的动作。一看就知道那两个是精神病人,于是很多人围在周围指指点点。


有个警察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问那两个“撒网”的人在干嘛。

那两位说:没看到我们在捕鱼吗?

警察转过头来问看报纸的那个人:你认识他们?

看报纸的人说:对啊,我带他们出来散心。

警察说:他们精神有问题吧?在公共场合,会吓到别人,你赶紧带他们回去。

看报纸的人回头看了一眼说:对不起,我这就带他们回去。说完放下报纸做拼命划船的动作。


这是一个关于精神病人的笑话,作为本文的开场吧。最近看了一本书叫《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讲的是一个作者采访各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故事。


从作者采访的这些病例来看:精神病患者通常伴随着非常丰富的妄想,以及能够“自圆其说”的世界观。


比如其中的一个案例,患者杀死了他的女友,将尸体的内脏去除,用盐进行了处理,再用保鲜膜和胶带缠好,穿上了一件白色的睡裙,放在了卧室的地板下。之后,邻居看到这个男子每周都会他的女友家里,但是他的女友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于是报了案。


患者说自己杀了女友,女友很喜欢自己杀他。所以他每周都要去杀一次她,但是他却坚持认为自己的女友没有死。每周,她都穿着那件白色的睡裙和自己待在房间里。


他的世界观认定,杀并不导致死亡。死亡并不导致消失。


故事有点渗人,说实话,看完了这本书,我一个人在书房里都有点害怕。欢迎各位粉丝给我留个言,聊聊天……


我国刑法第18条第1款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定的,不负刑事责任。因此在办案中遇到的一些犯罪嫌疑人言行举止异常的,或是无法解释动机的案件,为了证明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能力,我们都会要求进行精神病鉴定。


但事实上,很少遇到那种语无伦次、完全失控的嫌疑人。他们大多神态镇定,回答自如,但却做出了常人完全无法理解的极端行为。


比如很多年前曾经遇到过一个故意杀人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嫌疑人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小伙子,20岁出头。在房间里把一把刀插进了他的一个男同学的脖子,同学随后不治身亡。


刑警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因为死者和自己的关系很好,但是自己的妈妈生病了,对方却没有去看望,他一生气就用刀捅了对方的脖子。


警方显然对这样的回答无法理解,但却始终无法找到合理的动机,甚至怀疑了是否是同性恋情杀。最后案件在报捕时我们委托专家进行了精神鉴定。鉴定结果精神正常。


我至今都无法理解,一个精神正常的大学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极端举动。


那本书里有一句挺渗人的话: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精神病。


把这句话理解一下就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精神上的问题。比如锁上抽屉之后,一定要用手拍三下才放心;比如听到好听的音乐会幻想自己就是那个歌星在舞台上大放异彩。


实际上,由于当今社会越来越紧张的各方面压力,很多人都会出现这些轻度的强迫症和幻想症状,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现象。


这些都远远没有达到法律上精神病的程度。而且在不干扰自己和他人正常生活的情况下,这些现象并没有危害性。


但是刑事案件的发生,总是充满着偶然性和突发性。突然的情绪失控,或者受到他人语言动作的刺激,可能就导致了一起案件的发生。


譬如一个摆地摊男子故意伤害的案件,他说,就是因为买东西的人在给钱时,一个轻蔑的眼神让他完全失控,一拳打伤了对方的眼睛。


年轻的时候读了些书,看了些人,总是觉得自己懂得很多。但事实上,人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每一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的陈述都值得我们认真地去聆听,去揣摩当时他是怎么想的。


常年的重复办案,很有可能使得我们的工作僵化为抄写证据、和对照法条。但人都是不断变化、极端复杂的。


案件拿到手后,还是应该先从经验法则的角度去推断一下犯罪嫌疑人的各种行为动机是否合理,然后再去审查案件的证据。从而,避免了程序审查的片面性,也给了我们更多发现案件疑点的机会。


有什么精彩的办案故事欢迎下方留言。

往期精彩推文:

《一篇很污的案例分析》

《“吃鸡”中的人生哲学》

《非典型故意杀人案(一)》

《办案时你都被嫌疑人称呼过什么?》

《提审有传染病的嫌疑人是什么体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